• 14. 过节的礼品

    更新时间:2017-05-24 07:10:02本章字数:1194字

    EATKFC公司监理公开招标流产,邀请招标也随即泡汤,多家监理公司以事务繁忙为由婉言谢绝参加投标,只有光明公司一直响应着,志在必得,于是我们准备直接委托给光明公司。

    师弟说马上国庆中秋了,监理单位要尽快定下来,师弟毕竟老谋深算、高瞻远瞩,他担心光明公司放假事情又要往后推,所以他要阿太和我随他出差到光明公司去进行交流摸底,争取在假期前把监理的事情敲定下来。虽然私下的我认为没必要多此一举,但是,领导既然说了,只能服从。

    按照师弟的思路,我们没有直接奔向光明公司,而是在家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坐着师弟调来的车直奔光明公司。

    监理范围、监理内容双方都清楚,不存在争议,唯一令双方关注、争论的是监理费用的确定。师弟声东击西、故作玄虚的说些模糊隐约暗示的话,意思EATKFC公司的监理单位还在准备公开招标,不知花开哪家,但是我们一致倾向于和光明公司合作,要求光明公司再次降低下监理费用,以提高中标的可能性。有时,商场上大把的消耗时间为的是更大的利益,光明公司的领导深谙此道,此时双方比的是耐性,坚持就是胜利。所以,他们一直笑眯眯的打着擦边球,诉说他们投入的人力、物力,根据国家规定,监理费用不能再降了,一副要我们理解的表情。

    在监理招标之初,我看过《建设工程监理与相关服务收费标准》等相关国家规定,做过计算并且将计算过程给过师弟和阿太的,因此,见师弟有些冷场,我一面在心里埋怨资料到某些人那就睡大觉,一面晃着手中刚刚计算的数据慢吞吞地接口说:“嗯,我们计算的和您们有些出入,也许是我们使用的系数不同的原因。”

    问题迎刃而解,光明公司不能以专业方面的术语来蒙混我们了,双方互相看着哈哈大笑,心照不宣。最终,各退一步,光明公司痛痛快快地调了监理费用,双方在交流备忘录签字认可。

    大功告成,也到了吃饭时间,宾主自然前去把酒言欢,为合作、为友谊频频干杯。

    酒饱饭足,我们也该告辞,光明公司领导笑着说佳节到了,给大家购买了些不成敬意的礼品,提前预祝节日快乐!以师弟马首为瞻,我们心安理得收下了看来价格不菲的海鲜品,任由光明公司的员工将四份礼品放入汽车的后备箱。而后握手告别。

    不能不佩服师弟的老谋深算,谈笑间举重若轻地解决了监理单位的招标问题,又不花分文为大家准备下丰盛的节日礼品,此时我才明白师弟带车前往光明公司的深意,不仅仅是为了方便,姜还是老的辣。在师弟的醉态中,我看到狡黠的神色一闪而过,他在不动声色的暗示:抓住时机,回家过节,处处留心皆学问,学着点!

    师弟的自鸣得意,我大不以为然,诚然,这些海鲜品带回家,老婆高兴、儿子更是雀跃。但是,我总感到一种正大光明的索要,无所顾忌,只不过没有撕开脸面直接索要。

    把海鲜送回家我们赶回工地,抽时间在同胖头闲聊时,我将这事告诉了胖头,胖头不屑的说:“有些老领导就是喜欢到处吃吃喝喝,再拿点,我很反感。”

    面对胖头的慷慨激昂,想到他常说他如何如何拒绝一些厂家的吃请,恍惚中,我有一种不知真假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