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重逢

    更新时间:2017-05-21 21:01:19本章字数:3800字

    当我把行李从输送带上拿下来的时候,刚刚还在身边的两个家伙不见了踪影。

    生气过了头,内心反而平静。

    我承认平时很少带他们出门,但这并不能作为他们俩每次出门就变成脱缰野马的理由。虽然不出门,但是家里的大草原足够他们俩转个大半天,骑骑马,溜溜狗,喂喂牛羊什么的,不应该是很惬意洒脱的生活吗?不过很显然,这两位更喜欢大城市,逛街的劲头让我都汗颜。也不是没考虑过搬到城市中心去,不过听说现在房价就跟骑着火箭似的,一冲飞天。我仔细数了数兜里的钱,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拖着两大箱行李,身上还挂着大大小小的包,也能走得脚下生风,我都忍不住佩服自己。

    当我第三次看到范冰冰明艳动人的脸时,突然意识到我应该是迷路了。这个认识让我心生愧疚,想当年我也是地理优等生的好吗?

    放眼望去,人来人往,莫名有些头晕,我只得放弃,拿出手机给那两个家伙打电话。

    “喂?你们俩跑哪里去了?”

    “你迷路了吧。”

    “臭小子,限你俩3分钟之内出现在我面前!”

    “现在不行。”

    “为什么?”

    “alina在等着要签名。”

    “啊?谁的签名?”

    “好像是一个姓宴的男明星。”

    敢情这两个人招呼都不打就把我一个人丢下是为了追星?

    “我说,你确定她的个子能挤得进去?”

    “我自有妙计。不跟你说了,等我们5分钟。”

    “你们——”

    我一句话还没说完,这小子就撂了电话。

    我气得肚子疼。

    翅膀硬了是吧?现在就拿我的话不当回事,那今后还得了?

    我寻了个空位坐下来,慎重地思考以后的教育方针。

    两个家伙回来的时候,苏湛居然跟在他们的后面,这世道真是不公平,我辛辛苦苦找了半天也没看到人,他们倒是碰上了。

    走在前面的alina捧着个本子笑得跟傻子似的,athur则一脸淡定,双手插在裤兜里,走个路也能走出T台的感觉来,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刚刚经过的几个小女孩频频回头看着他。

    唉,才这么小,就会撩妹,看来长大后我不仅不用担心他找不到对象,反而要费心给他挡桃花才是。

    苏湛的神情有些恍惚,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我很是好奇,这世上还有他害怕的东西?

    我看alina很是宝贝这个本子,好心提议:“要不要帮你把这张纸给裱起来?”

    Athur瞥了我一眼,不留情面地拆穿:“黄鼠狼给鸡拜年。”

    这小子谚语学得倒是挺多,不过谁告诉他这个词可以对长辈说的?

    为了以后不被人指着脊梁骨说我教子无方,我觉得很有必要好好给他们普及一下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

    我瞪着他,他露出无辜的表情,疑惑地问我:“我怎么了?”

    我正准备给他好好说说道理,苏湛突然走过来,沉默不语地将我肩上的大包小包都搬到自己身上,然后拉着行李箱就往外走,我见他面色不善,不敢招惹他这个火山,就推着两个家伙跟在他后面。一边走一边趴在athur耳边打探敌情:“你舅舅他怎么了?你们惹到他了?”

    一直沉浸在甜蜜世界中的alina终于回到人间,摆出一副深沉的样子:“舅舅是嫉妒了。”

    好好的姑娘家装什么深沉,明明是个欢脱的个性,非要学她哥哥,真是好的不学尽学坏的,我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拍在她头上:“好好说话。”

    她抬起头委屈地看着我,大眼睛里蓄着泪,泫然欲泣的模样,可怜见地,令我十分内疚,自认是万恶的灰姑娘她妈,揉了揉她的头发,温柔似水地说:“对不起啊,疼不疼啊?”

    她还没有说什么,一旁的athur忽然抖了抖,我一个眼刀扫过去,他仿佛没有看见一样,继续走他的秀场。

    看着他们俩,我很是忧愁,这才多大点,我怎么一点气势威严都不剩?这真的是我教出来的孩子吗?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啊,唉,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我忘了问苏湛嫉妒的对象是谁来着。

    在家里不过待了2天,这两个家伙就跟得了软骨症似的,瘫在客厅的地毯上唉声叹气,见我走近,越发叹得响亮。

    我实在无法忍受下去,他们这种行为严重影响到我的创作,害得我无法聚精会神地思考杜锋下一步的计划,我要是再想不出来,蔺羽可能会提着刀冲到我面前要跟我拼命,想到那个残暴的场面,我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觉得首要任务就是要把这两个小祖宗给伺候舒服了,只有他们舒服了,我才能安心地工作。

    关于要去哪里这个问题上,他们俩在游乐园和海洋馆两者之间争论不休,中途我试图提出几个建议,均被他们无情无理地否决,索性坐在沙发上刷微博,过了几分钟,他们俩居然还在僵持着,我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在玻璃桌上,“啪”的一声过于响亮,把我们三个都给惊住了。

    我本来只想做做样子,谁曾想用力过猛,手掌火辣辣地疼,眼里包着一把泪,硬是拿出一种不容反抗的语气:“去海洋馆,就这么定了。”

    Alina还有些不乐意,我指了指窗外的明亮日光,一本正经地跟她说道理:“小祖宗,你看看外面这温度,这火候,出去不到半小时就能蒸熟了。你这么白皙娇嫩的皮肤,要是晒黑了的话,下次遇到你那偶像拍照也不好看了,你说是不是?”

    她低头思索了十几秒,偶像的力量占了上风,兴高采烈地跑进自己的房间去换衣服,一阵风似的就没影了,athur看着她的背影,又看了我一眼,感慨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我一口水差点喷在手机上,嗓子里的水呛得一阵猛咳,缓了好一会儿,我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地看着他,觉得这个孩子最近学汉语学得有点走火入魔。

    为了将他从这条不归路上拉回来,我苦口婆心地说:“你在短短时日里就掌握了这么多词汇,的确值得表扬,不过athur啊,有些词的使用场景要注意下。”

    他用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我,萌萌地问:“为什么?”

    看到他呆萌的表情,我实在忍不住,不顾他的拼命反抗,抱住他狠狠亲了两口,不出所料地换来他的怒视。一张小脸涨得通红,偏偏要摆出一副生人勿进的酷样子,也不知道这么别扭的脾性是跟谁学的。

    在我等得快要睡着的时候,alina终于出来了,打扮得跟要参加舞会的公主似的。粉色的小皮鞋,白色的长袜,粉色的蓬蓬裙,脖子上还挂着一条银项链,柔软的长发披在肩上,美得不要不要的。

    她见我看得入迷,开心地转了两圈,背上一大片白皙的肌肤露在外面,格外显眼。

    我皱皱眉,这么小穿这种衣服显然不太合适。

    为了不打击到她幼小的心灵,我绞尽脑汁思考好的措辞,跑进她的房间翻出一条款式简单的碎花裙,使用花言巧语地诱惑她:“alina,你看这条裙子吧,朴素中带着优雅,优雅中带着可爱,可爱中透着甜美,跟你的气质是多么多么地相衬啊。”

    她被我说动,有些犹豫,打铁要趁热,我继续说:“你身上这件也很好看,不过我们去海洋馆看海豚,你想不想摸一摸它们?”

    她点点头。

    我一鼓作气,仿佛已经看到胜利的曙光,心里窃喜,面上依旧诚恳:“那你穿这件就不方便了哦。”

    “那,那我就换这件吧。”

    胜利!我仰起头无声地笑了两声,一低头就看到athur若有所思地看着我,看得我有点不好意思,装作找钥匙避开他的视线。

    这小子,跟人精似的。

    古人有云:出门前要看黄历。我想今天的黄历上应该是写着:不宜出门。

    苏湛以前总是数落我开车太过勇猛,简直就是马路杀手,我一直不当回事。在国外的时候,车速120也算是正常,完全忘记了国内市区限速60,直接导致我刚经过一个十字路口就跟前面的车碰了瓷。两车相撞之前的几秒钟,我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他们俩,见他们稳稳当当地坐在安全座椅上,便放心地撞了上去。

    不过很快我就后悔了,前面那辆车屁股后面的金色斗牛闪瞎了我的眼,吓得我双腿一软,扶着车门哀叹,把我卖了够赔吗?

    我正在为今后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而感到无比忧愁的时候,从前面那辆车里下来一个戴着黑色帽子、黑色墨镜、黑色口罩,穿着格子衬衫和卡其色五分裤的男人,身材完美似模特,一举一动自带电影加长特效,甚是拉风,一下车就吸引了前后左右的目光,导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这让我有很大的压力,本来只是影响到一个人,现在看上去大有堵住整条路的趋势,作为罪魁祸首的本人,很是愧疚。

    Athur一副了然的表情,外加嫌弃的眼神,默默地拿起手机要给他舅打电话,一想起苏湛那张千年面瘫脸,我下意识就要阻止他,却被alina突然的尖叫声吓得一个趔趄,加上今天好死不死地穿了双恨天高,不出所料地崴了脚。在身体倒下的同时,我面目狰狞地伸出手去抓车门,却眼睁睁地看着它从指间滑过,我不由得叹了口气,今天果然不宜出门啊。

    想象中会摔成四瓣的屁股并没有挨着地面,我看着上方完全被黑色包裹的脸,对方镜面似的的墨镜上倒映出我狰狞的表情,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赶紧抓着旁边的车门站直了身体,换上笑容可掬的表情。

    我正琢磨着怎么说才能让对方原谅我的无心之过,最好连赔款也能少要点,就听到alina对着这个男人甜甜地喊:“晅哥哥,晅哥哥……”

    我觉得很神奇,这个人把脸包得这么严实,这小妮子是怎么认出他的,另外,我怎么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这么帅的哥哥啊。我看了看周围,忽然明白了他下车以后围观群众增多的原因。

    敢情此人是个名人啊,这就悲剧了,我仿佛能够看到网上关于我的一片骂声,估计这些人的口水都能把我淹死。

    为了让自己能够死得好看些,我拍了拍脸,挤出一抹自认为可怜兮兮的笑容,主动认错:“对不起啊,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您别生气,损失我来承担,呵呵……”

    等了半天也不见对方反应,我只得仰起头去看他,没想到他摘下了墨镜,正好跟他的目光撞到了一起,夹杂着震惊,怨恨,冰冷的眼神看得我毛骨悚然。我突然意识到此人可能要报仇雪恨,可是我压根不记得自己在何年何月何日做过什么伤害他的事情,这可怎么办才好?

    我转了转眼珠,思考对策,余光瞥见alina一脸花痴的模样,心生一计,避开他的视线,笑着说:“您看,我闺女还是您的粉丝呢。呵呵……”

    那人终于开了口,语气冰冷,一个字一个字地说:“这么多年不见,孩子都长这么大了,真是要恭喜你了,苏瑾。”

    最后两个字,仿佛是从齿缝间蹦出来的,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让我在这39度的烈日下感受到了森森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