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相亲

    更新时间:2017-05-21 21:21:02本章字数:7449字

    蔺羽不止一次在我面前抱怨苏湛的“恶行”,每次都说得义愤填膺,慷慨激昂,然而,只要苏湛一出现,她立马变回那个惟命是从的马屁精。

    在蔺羽的身上,我深刻地认识到单恋是甜蜜的折磨,不过她这个还算不上单恋,顶多说是单相思,而且折磨占据99.9%,剩下0.1%的甜蜜,还是她自己的YY。

    所以当她信誓旦旦地跟我说自己要move on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意外,想到以后我的耳朵再也不用受“苏湛”长“苏湛”短的摧残,油然而生一种解脱的感觉。

    不过这个女人move的速度实在令人惊叹,前一秒还在悲壮地跟过去告别,下一秒就要拉着我陪她去相亲。

    自从上次出门撞了车,我就被苏湛禁足整整两周,完全不讲情面,连athur和alina都有机会出去玩,偏偏我必须待在家里思过,思过就思过吧,连门也不让出就过分了啊。可是谁让我打不过他呢,忍无可忍,从头再忍。

    今天苏湛带着两个小家伙去游乐园,一时半会也回不来,正是出门的好时机,机会难得,不容错过。禁足太久,外面的世界对我的诱惑实在太大,以压倒性的优势战胜了苏湛的禁令,于是,半小时后,我就坐在了蔺羽新买的奥迪车内。

    蔺羽对新车的爱惜程度简直达到了变态的境地,我不过是稍微用力一点,她就大惊小怪,我忍不住吐槽:“你该不是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吧?”

    蔺羽惊讶地反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扶了扶额,难以置信:“名字是公瑾吧?”

    她更诧异了:“你又怎么知道的?”

    “……”

    从初中开始,这个女人就对千百年前那个文武全能的周郎倾慕不已,家里书柜上摆的全是关于三国和周瑜的书籍,偶像的力量是伟大的,这种仰慕让历史从来只得及格分的蔺羽对三国的了解程度堪称专家水平。她一度想要把自己的名改为“蔺瑜”,无奈细胳膊拎不过她妈的大腿,没改成,为此没少抱怨。

    如果就是这样也不算什么,更令人发指的是,她把她家活的死的宝贝都起名叫“公瑾”,比如她养的乌龟,床上的邦尼兔,还有她的爱车。找男人也要找跟周瑜像的,要有才华,有美貌,有能力,也就是大家常说的高富帅,虽然她坚称周瑜跟高富帅是不同的。

    我不知道周瑜跟高富帅的区别,但我知道能把乌龟养死的蔺羽想要找到对象的愿望是很难实现的。

    相亲的场所选在市里一家颇有名气的西餐厅,不过根据高贵而优雅的athur先生所言,这家店的牛排火候不够。这家伙嘴很刁,品味格调很高,也不知道是像谁,反正是不像我这个吃盒饭都觉得香的人。

    在来的路上,蔺羽简单跟我介绍了这个相亲对象,海归博士,在研究院工作,本地人,有房有车,个子很高,从照片上来看长相还是比较耐看的,也比较符合她的择偶标准,怪不得她这么积极地跑过来。

    然而,城市套路太深,我们太天真。

    谁能跟我解释下,照片里眉清目秀的阳光青年怎么变成了挺着啤酒肚一脸肥肉的秃头大叔?

    我看着蔺羽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生怕她一时冲动会拿刀去砍了那个给她介绍对象的远房表叔,赶紧安抚她:“也许人家是内在美呢,我们不要这么片面嘛。”

    蔺羽面色狰狞地盯着我,凶狠地说:“我不要内在,我要的是外在!”

    我搂着她的肩,无比同情:“你这倒霉孩子,唉。”

    她靠在我的肩上,悲戚戚然。

    许是我们的无视太明显,对面的海龟优雅得体地咳了咳,开始发表讲话。

    蔺羽一直低着头玩手机,我秉着礼貌待人的态度,一边不甚灵活地拿着刀叉跟铁一般的牛排奋战,一边听海龟侃侃而谈,他在校期间应该是演说家,抑扬顿挫,洋洋洒洒,从莎士比亚延伸到西方文学史,从爱因斯坦延伸到宇宙大爆炸,逼格高到一定境界,我等凡世俗子无法启及。

    在他激情洋溢的演讲过程中,我吃完了自己盘子里的食物,接着又把蔺羽的食物给吃了,结果撑得不行,打起嗝来。海龟终于停下来,优雅地皱了皱眉头。

    看到蔺羽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我善意地建议:“要不今天就到这里吧,您肯定也很忙吧。”

    对于我打断他的话,他不太高兴,在我说完AA制的时候,脸上的乌云立刻风吹云散,表示赞同。离开的时候,海龟没有留下他的联系方式,我倒是舒了口气。

    一直表现得生无可恋的蔺羽,在海龟走了,立即原地满血复活,拉着我要去美食广场吃饭,说是化悲愤为食欲,吃饱了自然就开心了。我揉着圆鼓鼓的肚子,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她。

    她不放弃,继续摧残我的耳朵,试图装可怜换取我的同情心,我见她今天实在可怜,迫不得已点了点头。

    没想到这个女人要去的地方是酒吧,大半天的去酒吧,居然还真让她找到了一家开门营业的酒吧。

    人很少,我们就坐在吧台前,她一杯接一杯的喝,跟喝白开水似的,眉头都不皱一下,酒保小兄弟被她的勇猛气场给惊到,时不时瞥上两眼。

    本来我不想管她,让她喝个够,后来才想起来她要是醉了,就只能我来开车了,可是我的驾驶证被苏湛没收,我这么遵规守法的人,不可能做无证驾驶这种违法的事情来。

    不过为时已晚,她猛灌了几杯之后就开始耍酒疯,我差点都忘记了她一瓶啤酒就倒的体质和令人生畏的酒品。

    她趴在吧台上扯着脖子喊:“苏湛你这个无情无义,冷血绝情,没心没肺的死面瘫!老娘对你这么好,啊?你竟然还嫌弃!”

    我在一旁附和:“对对对,他就是一个无情无义冷血绝情的人,那你干嘛还喜欢他?”

    她撑起脑袋,盯着我看了一会,突然伤感起来:“对啊,我为什么要喜欢这个不爱我的男人呢?”

    蔺羽一直是一个乐观开朗的人,爱说爱笑,很少会见她露出这种悲伤的表情,我有些心疼:“苏湛哪里配得上你啊?蔺羽可是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少女,追求的人一抓一大把,哪里轮得到那个面瘫?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找一个高富帅。”

    蔺羽眼神复杂地看着我,突然就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直流,最后说了句:“阿瑾,对不起……”

    我听得一头雾水,想要问她发现她居然睡了过去,这下真的惨了,我得扛着这个100多斤的女人去停车场,然后还要把她送回家,想想就头疼。

    终于,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成功地把这个死沉死沉的女人塞进了后座里,站在车外大喘气,突然明白了她的那句“对不起”是什么意思。

    车座上躺着不舒服,她皱着眉头哼哼,嘴里时不时念叨着“苏湛”,脸上还挂着泪痕,我叹了口气,她怎么这么死心眼呢,天涯何处无芳草,非要在苏湛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吗?唉……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能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跟这辆兰博基尼这么有缘,上一次开着我的通用撞到它的屁股,今天开着蔺羽的奥迪擦了它的侧身,也许是前世的我对着它回眸了1000次,换来了今生的两次“擦肩而过”。

    想到苏湛今天早上出门之前的叮嘱,我觉得这次要被他知道的话,我必定在劫难逃。

    我冥思苦想着如何跟苏湛解释,忽然有人敲了敲车窗,我放下车窗,看到一张异常俊美的脸,当真是美得惊人,这种不分性别的美,像极了神话故事里的深海鲛人,别名美人鱼。

    “呵呵,小姐,看够了吗?”对方戏谑道。

    我老脸一红,赶紧收回目光,清了清嗓子:“有,有什么事吗?”

    美人指了指后面,挑了挑眉说:“你刚刚好像碰到我的车了吧。”

    我在心底哀叹一声,赶紧道歉:“对不起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美人笑了笑,倾国倾城,有些不怀好意:“跟我说没多大用途,车不是我的,你去跟它主人道歉吧。不过,我善意地提醒你一下,他前两周就被人撞过,现在还在气头上呢,你可要小心点,祝你好运。”

    美人,你可能不知道,我就是上次那个撞他车的人。

    我走到车窗前,敲了好一会,车窗才放下来,里面的人看到我似乎并不意外,甚至还笑了笑:“苏小姐,真有缘分啊,我这车买回来,两次受伤,都是你的功劳。”

    我擦了擦冷汗,谦虚道:“哪里哪里……”

    话音刚落,他的脸色青了几分,看我的眼神都带着杀气,我下意识后退了两步,好巧不巧地踩在美人的脚上,美人连连喊痛,我赶紧往旁边挪了一下,又把美人的另一只脚给踩了,我见他疼得直冒冷汗,欲走上前道歉,他连连后退:“你不要过来啊!”

    我窘在了原地。

    债主下了车,看着我似笑非笑:“你怎么走哪都会出些事故?”

    “……”

    这话就扎心了啊,大哥。

    美人突然凑过来,好奇地问:“你们俩,认识?”

    “不认识。”我老老实实地说。

    “认识。”债主突然冒了一句,见我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又补充道:“还是很特别的关系,你说是不是,苏小姐?”

    我承认我的记性一向很差,但是对于帅哥,我肯定是过目不忘的。债主虽然性格不太好,但是颜值高啊,这完美的身材,精雕细刻的相貌,放在人群中肯定是最亮眼的那个,我又怎么可能会忘记?

    我翻阅了大脑里的记忆手册,确实没找到此人的存档,我这么实诚的人,即使对方是帅得没天理的帅哥,我也不会故意攀关系的。所以,我很抱歉地说:“对不起啊,先生,我好像真的不认识你……”

    他盯着我,研究的眼神仿佛X光一般,我被他看得不自在,伸手摸了摸后颈,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不过走之前要把赔偿说清楚。我看了一眼刮痕,不是很明显,维修费应该不贵,我应该可以赔得起,那就不必惊动苏湛了。

    “额,那个,先生,你这个车维修费多少?我把钱先给你。”

    “不要叫我先生,我有名字,不过你可能也不记得了,那我好心提醒你一下,我叫宴霖暄。”

    听他说完,突然想起以前看英美剧的时候,陌生人见面第一句就是问对方叫什么,当时就觉得还是西方人直接,一开始就相互报出姓名,后面交流也就方便得多,就连谨慎的日本人之间初次见面,都会主动报出自己的名字,还会交换名片。反观中国人,两个人可能聊了大半天,分开的时候发现还没问对方姓啥名甚。

    一次萍水相逢的偶遇,一场相谈甚欢的畅聊,也不过是旅途中一段小插曲。我们可能是把名字看得太重,觉得一旦互相报了姓名,那就是要好好地交朋友的,而如果一方没有主动说,另一方也不太好意思问,大家心照不宣地微笑聊天,然后离开,永远不会知道对方是谁。

    我其实并没有打算知道他叫啥,不过人家主动报了姓名,我也得有所反应:“额,宴先生,你看这维修费?”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看了看蔺羽那辆红色的奥迪,问:“新买的车?”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是新的,不过不是我的。”

    他突然又问了句:“他怎么允许你开车的?”

    我愣了一会才明白他说的“他”是谁,没细想就回道:“我偷偷跑出来的。”

    他勾了勾嘴角:“果然如此。”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个问题问得奇怪,他是怎么知道苏湛禁止我出门的?我为什么要跟他说自己是偷跑出来的啊……

    我正懊恼着,他突然揉了揉我的头发,动作自然熟练,一瞬间,震惊了在场的三个人,是的,包括他自己。

    我保持着呆滞的表情,他清了清嗓子,顾左右而言他:“你一个人?”

    这才想起来车里昏睡的蔺羽,如果她得知我跟帅哥聊天聊得把她给忘了,估计又要说我见色忘友,诚然她说的是实话。

    “跟朋友一起,她喝醉了,我要送她回家。”

    “你确定你能开车?”

    “应该可以……”

    “你没带驾驶证。”

    “你怎么知道?”

    “我送你们吧。”

    “……”

    我没听错吧?是我出现幻听,还是这个人脑子被撞坏了?

    “你没听错。”他淡淡地补了一句。

    这下该是惊恐了,这个人居然能猜出我的想法,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诸葛,你把我的车送到4S店,等下我打车回去。”

    美人的名字居然是诸葛?等蔺羽醒了我一定要跟她说。

    “哟,终于想起我来了,”美人做了半天的电灯泡,得到说话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你们故人重逢,卿卿我我,也不管我这个外人在场了是吗?宴霖暄啊宴霖暄,我以为你不近女色呢,还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来着……”

    宴霖暄没理会他,迈开长腿就往奥迪走去,见我愣在原地不动,回头看我一眼:“你不回去了?”

    我赶紧小跑着跟上去,上车前,对美人挥手说再见,美人冲我点点头,笑得意味深长。

    “额,那个,我……”车里太安静,只听得到蔺羽粗重的呼吸声,额,也许是呼噜声,却也难以抵挡尴尬的气氛在车厢里蔓延,我清清嗓子,想找个话题活跃活跃气氛。

    “你真的不记得了?”宴霖暄先开了口,眼睛看着前方,看不清情绪。

    又是这个问题,我真心不认识你啊,大哥!

    我摆弄着手机挂件,有些无奈:“真的不记得。你可能认错人了。”

    他看我一眼,说不清楚是什么表情,怪怪的,不过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我松了口气。

    车子在红灯前停了下来,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方向盘,淡淡地说:“你的孩子几岁了?”

    想起athur和alina,心底一片柔软,我看着手机屏幕上两个孩子的笑容,扬起嘴角:“8岁了。”

    “8岁?”他皱着眉头,沉思良久,又问道:“孩子的父亲呢?”

    其实我最怕别人问我这个问题,因为对于孩子的父亲,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苏湛说我在怀孕的时候出了一场意外,造成脑震荡导致部分记忆丢失,那一年里的很多事我都记不清,只要一想就会头疼得厉害,渐渐地也就不再去想。

    苏湛说那个男人负了我,所以家里没有他的一张照片,身边的人对他也是闭口不谈,我起初经常会问,后来就不再问了,正如苏湛所说,不好的人,不好的事,忘记也许是最好的结果。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那个已经忘记的人,心里就会很难过。

    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简单地解释道:“时间太久,也就记不得了。“

    他见我兴致索然,不再追问。

    一路无言。

    半小时后,到了蔺宇家楼下,她去年刚买的两室一厅,虽然房子不大,但在这个城市,一套两室一厅抵得上小城里的一栋别墅,她攒了几年的积蓄也只够付个首付而已。

    我把她的胳膊放在我的肩上,搂着她的腰,把她从车里拽了出来,她睡得昏昏沉沉,嘴里还念叨着苏湛的名字。这个死心眼的女人,居然还敢信誓旦旦地说自己要move on?

    蔺羽的个子比我高,这个姿势让她的重量都压在我的身上,刚走一步就差点摔倒,之前要不是酒吧小哥帮忙,估计我还得顶着被骂的风险找苏湛来抗她。

    身上的重量突然一松,我转头看过去,宴霖晅一把拉过蔺羽背在背上,眉头都没皱一下,我不由得感慨:男女这个差距不要太明显。

    他谨慎地四处看了看,然后一言不发地朝大门走去。他步子太大,我得小跑着才能跟得上。

    刚把蔺羽安置好,手机就响了,看到“苏湛“的名字,我赶紧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宴霖晅不要说话,才接通电话。

    苏湛的语气听上去比较平静:“你跑哪里去了?“

    我老实交待:“陪蔺羽相亲去了,她喝醉了我送她回家,现在就在她家里。“

    “她去相亲了?“苏湛有些意外。

    “是的。“我点点头,紧接着反应过来他又看不见。

    他冷冷地说:“为什么要带上你?“

    想到蔺羽因为他买醉,他却如此冷漠,我一时气不过,替蔺羽抱不平:“她对你的心思,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冷漠?你知不知道她喝醉了喊的是你的名字?“

    他沉默了几秒钟,淡淡地说:“我并没有让她爱我,她爱我是她的事,与我无关。“

    我突然不想跟他说话,也不再生气愤怒,觉得很是疲惫:“她说的没错,你就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

    他没有回应,而是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懒得跟他多说:“athur和alina他们俩回去了吗?“

    “没有,爸妈带着他们俩回家了,明天再去接他们。“

    “既然如此,那我晚点再回去。“话一说完,也不管他如何反应,我就把挂了电话,防止他再来电,顺便关了机。

    我靠在阳台上平复心情,愈发觉得苏湛配不上蔺羽,决定以后一定要帮蔺羽走出苏湛的阴影,找一个如意郎君,过上幸福的生活。

    转过身,就看到宴霖晅靠在门上看着我,眼神复杂,欲言又止。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抢先说道:“你不用安慰我。“

    他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我要安慰你?我是想说我帮了你这么大忙,你要怎么感谢我?“

    原来是我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了,也难怪,这个人怎么看也不像一个会无偿提供帮助的人。

    我没心思跟他纠缠,单刀直入:“你想要我做什么?我提前把话说清楚了,本小姐不卖身不卖艺,烧杀掳掠,坑蒙拐骗的事绝对不做!“

    他看着我,眼带笑意:“放心,不需要你卖身,也不会让你做坏事。“

    这人真是的,说话非要说一半,直接说完不就结了,我腹诽了一番,追问道:“到底要我做什么?“

    他靠过来,低下头,在我耳边轻声道:“我只要你陪我两个星期。“

    我的脸腾得一下就红了,他靠得太近,温热的气息吐在脖颈上,半边身体发麻,差点站不稳。耳后是我的敏感点,所以我最怕别人在我耳边说话,如果是蔺羽那个家伙,我定会一巴掌把她扇到十万八千里外。不过此刻全身发软,哪里有力气扇他,双手环胸后退了几步,靠在阳台上,对他怒目而视:“你不要耍流氓!“

    他站直了身体,双手插进口袋里,好整以暇地说:“我哪里耍流氓了?“

    居然还不承认!我气得胃疼,愤愤道:“你靠那么近干吗?“

    他突然收起了笑容,淡淡地说:“走吧。“

    我没反应过来:“去哪?“

    他率先走了出去,丢下一句:“带你去个地方。“

    我跟上去,觉得有必要跟他划清界限:“我要回家了,不去。“

    他转头看着我,无情地拆穿我的话:“你刚刚不是说不想回去吗?“

    我噎了一下,辩解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我说的是晚点回去,你听不懂人话啊?“

    他不说话,直直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好像在说:继续装,我还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看不得他这幅志在必得的可恨模样,不再搭理他,打开门就往外走。走到电梯口,他很快就跟了上来,突然拉住我的手,带着讨好的意思,柔声说:“你别生气,那个地方,保证你会喜欢。“

    他的手大而温暖,温度从左手传到心脏,让我有一瞬间的恍惚,眼前闪过一个模糊的画面,身边有一个男孩,牵着我的手,穿过大街小巷,我却始终看不清他的长相,我迫切地靠近,想要看看他的模样,却被一个力道拉了回来。

    宴霖晅双手放在我的肩上,低头看着我,担心地说:“你怎么了?“

    我推开他的手,揉了揉眉心,淡淡地说:“没事。“

    我没想到他居然带我去爬山,山不高,风景却很美,没用多长时间就走到了山顶,路上游人很少,反而能够好好地欣赏风景。

    寻了个阴凉的地方,也不管脏不脏,我随意地坐在地上,他看了我一眼,也跟着坐了下来,从手提袋里拿出两罐啤酒,一路上也没见他去过超市,什么时候买的?

    他拉开拉环,递给我一罐:“给,你尝尝,味道不错。”

    我喝了一口,果然跟平时喝的啤酒味道不一样,没有涩味,入口绵柔,还带着果香。

    他看着我,笑道:“怎么样?好喝吧?”

    我点点头:“嗯,跟一般的啤酒不一样。”

    他盘起腿,看着远方,淡淡地说:“那是自然,这是我费了好大劲才得来的。”

    我也盘起腿坐着,看着山下繁华的都市,有种脱然于世的感觉,把烦恼统统抛在脑后,大声地喊了几声,说不出的畅快。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等到头晕眼花的时候,我才想起自己小得可怜的酒量,居然不知不觉地喝了好几罐。幸好我喝多了也不会耍酒疯,只是会嗜睡。

    眼皮越来越沉,头也越来越重,我困得东倒西歪,脑子里昏沉沉的,不知道自己在哪,什么都不想,只想睡觉。忽然之间,感觉身体被温暖包围,我以为是自己的床,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安心地睡了过去。

    在梦中,我居然看到了宴霖晅的脸,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话,我凝了精神去听,却也只是听得断断续续的。

    “……你竟然把我忘了,我等了这么多年,你居然把一切都忘了……”

    “……我想过很多次……你陌生的眼神……谁来解答我的疑问……“

    “……苏瑾,我该拿你怎么办……“

    我想说些什么,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困住了身体,用尽力气,终于喊了出来……

    他似乎愣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惊喜,继而把我紧紧抱在怀里,在他宽广温暖的怀抱里,我沉沉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