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忽来险情

    更新时间:2017-05-30 20:28:18本章字数:2081字

    赵欣站起身,双手搂紧文文的腿,悠然地向前方走去。

    赵欣背着文文,走了大约有一里地。

    他实在是累了,文文不忍心再继续让他这样行走,就挣脱下来。看着赵欣直喘粗气,文文心疼地趁他没注意,飞快地在赵欣的脸上吻了一下。

    赵欣站在那里有些发呆,还在回味这短暂却是香甜的吻。

    文文却快步朝前走去,甩着手臂,蹦蹦跳跳。

    赵欣在发呆中很快清醒,他迈开大步,去追文文。

    文文却在马路一旁停住,像是在仔细打量什么。当赵欣赶过去后,文文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用嘴像马路前方一侧指指。

    前方发现两辆轿车追尾。

    肇事的车辆是一男一女,而被撞车辆是两个中年男子。两名男子急忙下车,看见他们的车辆尾部,被撞得变了形,可是问题不是很大。

    一男一女谦卑地躬腰,像是赔礼道歉。两名男子挥了挥拳头,其中一个,照着肇事的男人的前胸捶打一下。被捶击的男子险些跌倒。

    奇怪的是,那两名男子并没有等待交警来处理,而是又慌忙上车。当他们的车启动开走时,文文捂住嘴喊叫了一声“哎呀!”

    “怎么了?”

    赵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我看见那辆车的车尾,突然露出一个白色的布条,还晃动呢。。。还露出一段手指头!”

    “真的吗?”

    “这还有假?他们被撞了,也不等索赔,就急忙驱车离开。。。”

    “文文,我觉得这里肯定有问题!”

    “报案也来不及,我们都没带手机。你快盯住,看是向什么方向行驶。”

    “看来是向高速路的方向走了。”

    “你会开车吗?”

    “我十几岁就开始练。”

    文文这时已经走出人行道,而那一男一女也开车远去。正好过来一辆出租车,文文摆手,让司机过来。

    “我先上车,你说车轱辘坏了,他下车就把他甩在一边,然后去追。”

    文文语音刚落,出租车已经停在他们身边。

    文文打开副驾驶的座位,一步跨进车里。

    “师傅,后边的车带扎了。”

    赵欣像是提醒司机。司机一点也没有防备,因为是大白天,沿路布满摄像头。

    司机连忙下车,赶到后面查看,赵欣趁机一把推倒他。司机歪倒在一米开外的地方,赵欣则飞速赶进驾驶室,一踩油门,汽车飞速旋转在马路上。

    “马上报案!”

    文文摇下车窗,回头对司机喊。

    司机还以为,不但遇到劫车的,更严重的是还要劫色。他忍住疼痛,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拔打了报警电话。

    司机又给伙计们打了求助电话,报告了被劫车辆的行驶方向。不一会,又一辆出租车赶过来,他们一起沿着赵欣的方向追赶。

    赵欣玩出了他多年练就的车技,不停地超车。说也奇怪,文文一点也没有感到害怕。她的眼睛,在仔细查看前方。

    赵欣熟悉这条路段,他料定那辆车就在前面,因为从刚才出发的地方,碰巧没有其它岔路,再行驶几十公里,就是省际高速公路。

    “发现目标!不要太近。”

    文文在下达命令。

    “看啊,那个白布又长了许多!像是还在向外塞!”

    “又拉进去了!”

    “看见了!出来一段绳子!”

    文文在不断报告她的发现。

    如果没有刚才看见撞车的情景,谁也不会理会被撞车辆的这个细节。假如没有发生撞击尾部的事情,这辆汽车也不会露出一个缝隙。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巧合。而被撞车辆的两个男子,在没有要求赔偿的情况下,就慌忙开车走开,这就使赵欣和文文断定这里面有问题。

    “收费站就要到了,得和他们撞车,逼他们停下。”

    文文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沉着和勇敢。

    “不行!要是后面是人,就会有危险。”

    “那怎么办?”

    “文文,你害怕吗?”

    “有你,我什么也不怕!”

    “好,系紧安全带,一会身体向后用力。”

    “干什么?”

    “叫他们顶撞我们的车尾!”

    “好的!”

    眼看着就要到达高速路的进口,赵欣已经巧妙地将车辆行进在那辆车的前头。

    在距离高速路进口,只有三百米的时候,赵欣对着文文喊起来。

    “文文!向后用力!”

    赵欣突然一下子踩住刹车。

    后面的车猝不及防,紧接着撞向赵欣开的车辆。由于快到了收费口,车速都不是很快,虽然没有巨大的冲击,可也是力度不小。

    赵欣开的车的尾部,被撞进一扎多深。那两个人由于没有防备,被惯性的力量撞得晕了过去。

    此时,已经提前埋伏好的公安人员,突然从路边停靠的一辆车中窜出来,直奔赵欣和文文。

    当公安人员走进出租车的时候,更为惊奇的一幕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只见后边的车辆,尾部的后备箱盖子一下在升起来。可能是被前后撞击后,后备箱盖子锁失灵。

    在尾部盖子刚刚升起来后,里面滚落出一个双手双脚被绑住,嘴上塞住毛巾的女人,脸上血迹斑斑。

    公安人员,立即控制住这两辆车。赵欣和文文,并没有惊慌。

    文文长出了一口气,她安静地走下车来。公安人员并没有立即对她采取措施。文文已经看到车后的一幕。

    此时,被绑女人嘴上的毛巾已经被取下。

    她立即失声痛哭,对公安人员说:“畜生,绑架我。”,然后又一下子瘫倒在公路上。

    “是坏蛋!绑架女人!”

    文文对着车里的赵欣喊。

    赵欣转头看着文文,用了一个俏皮的眼光;文文则向赵欣打了个OK的手势。

    直到下午,赵欣和文文才从公安部门出来。

    他们提供了证词,也接受了询问。人们敬佩他们的机智勇敢,更为被绑架的女人脱离危险而庆幸。

    事情很简单,两名歹徒,盯住了一个开小车的中年妇女。

    当她把车开到一个僻静之处时,歹徒先是假装碰瓷,继而绑架了她。除去这个女人所带的钱物外,歹徒还准备敲诈她的家人。

    他们把女人塞进汽车的后备箱,开着抢来的那个女人的小车,向市外开去。他们要找个乡下的荒野之地,先安置住女人,再进行勒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