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女友生日

    更新时间:2017-06-02 20:18:30本章字数:2057字

    文文的生日就要到了,赵欣着实兴奋起来,不停地打探怎么去庆贺。

    “文文,你的生日一天天临近,我既兴奋又紧张。”

    “兴奋可以理解,那紧张怎么解释呢?”

    “就是我该如何表现啊。这是我们相识以来,你的第一个生日。我必须重视!”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吾皇万岁!你是我一个人的国,为臣岂敢怠慢。”

    “奥,还有许多臣民有所不知,不知道向普天下发个告示如何?”

    “回禀圣上,这个国家只有你我两个人。”

    “奥,我喜欢这样的国家。”

    “只要龙颜喜悦,敬请吩咐。”

    “好,接旨!”

    赵欣低垂下头颅,双手掌心冲天,装作接旨装。

    文文用力挥起两只手,使劲拍击了一下,然后迅速抽回手。

    “哈哈哈,圣旨还没有拟定。秘书这几天休息啦。”

    “皇上,你还有哪门子的秘书?”

    “怎么?皇帝就不许有秘书?这是新规定。”

    “臣,就是秘书。”

    “好,那就听令。”

    “臣在洗耳恭听!”

    “本皇的生日,特此规定:不许大操大办,本着大生日小世界的原则,只许你我两个人参加;又凭着小生日大世界的理念,不能在屋里只能去野外。”

    “臣算是听明白了。”

    “还有,不能坐轿,只能骑两个轮子的车子。”

    “臣是知道了,臣还为皇上备好庆贺蛋糕。”

    “这是必须的。”

    “这是必须的!”

    说完,他们竞相哈哈大笑起来。

    文文的生日,适逢礼拜天,天空晴朗,阳光明媚。

    他们早就追备好了酒精炉,小锅,矿泉水,调料,果汁,杯子,纸盘子纸碗,塑料布,小板凳,洗好的蔬菜,切好的肉等等,还预备了许多垃圾袋。

    他们租赁了自行车,商议好前去的路线和地点。按照文文的建议,赵欣定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蛋糕。

    天刚蒙蒙亮,他们就悄悄动身,各自骑上自行车,直奔郊区。

    此时汽车较少,行人稀疏,空气清新。

    当快到郊区一个旅游景点的时候,太阳已经放射出温暖的光辉。他们先是围绕景区,一路欣赏风景,一边谈笑风生。

    当看到一个安静的地点,远离易燃物,又有一小片荒地,非常适合炊饮,就安营扎寨。

    文文开始练就餐饮活计,麻利地布置。虽说是她的生日,可是她要显示出一个女孩的持家本领和周到的细致。

    接近中午,文文的生日宴会就筹备完毕,只待开始。

    赵欣举起酒杯,里面是浓浓的果汁。

    “来,文文,生日快乐!”

    “快乐!”

    他们愉快地喝干了杯子里的果汁。

    文文切下一块蛋糕,递给赵欣。

    “有你,我更快乐!”

    说完,文文还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她是不善于说这种话的,即使是心里满是这种要想表达的话语,她也会憋在心里。可是,她的行动,却是分毫不差地来加以证实心中所想。

    至于语言是行动后的说明,还是行动前的阐述,她也分不清楚。语言和行动或是行动和语言,是不可分割的一个铜钱的两面。

    当然,玩笑和幽默,则是另外一档子事儿。那是生活里的调料,也是人生的超度和潇洒,更是她和赵欣在一起开心的果子。

    赵欣是理解文文的内心的。

    他认为文文的内心虽然清澈,可是更让他着迷的是深邃。

    可以一眼望见她的内心,就像看见湖底的水草,绝不是看见了就可以随意碰触和采摘的。

    人不能随身穿戴铠甲,拒人于冷模和坚硬之外;也绝不可以是棉花,柔软得让他人揉搓挤压。女孩子外表的羞涩和内里的坚强,在文文的身上,体现的出神入化。

    在他看来,这就是一种魔力,也是作为女性的本该天生就具备的母性光彩。

    随性和简单,也是赵欣看出来并为之欣赏的。没有望外的奢求,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努力,保持自己心中一片纯洁的领地,拒绝嚣嚷。随性不是随意,简单不是单纯。

    最为关键的是,他们感到内心的踏实,没有丝毫对于彼此的疑虑和猜忌。

    “你是我一生的快乐!”

    赵欣接过文文递来的蛋糕,小心地分成两小块,然后又递给她。

    “我们一起吃。”

    文文开心地接过来,一边吃一边用闪烁快乐的眼神看着赵欣。赵欣也是边吃边凝视文文。在这种相互对视中,他们进入了相互的心扉。

    这回该是文文给赵欣不停地添加好吃的了,她微笑着看赵欣大口朵颐的样子。

    赵欣胃口大开,只要是文文递过来的食物,他就毫不客气地送进口里,然后再嚼进肚中。文文则像是喂孩子一样,格外满足。

    “你的生日,我的盛宴。”

    赵欣拍拍鼓起来的肚子,开玩笑。

    “就怕君王吃不痛快,要是怪罪下来,可如何是好。”

    “我要是吃的不痛快,还不是怕女皇嗔怪。”

    “君王在此,何来女皇?”

    “君王现在俯首称臣,女皇请!”

    赵欣夹起一片切好的水果,送到文文的嘴边。

    “文文,再次祝生日快乐!要闭上眼睛吃。”

    文文幸福地闭上眼睛,翘起嘴巴,要含住送来的水果。她用两片嘴唇,却含住一个微热的物体。那是赵欣的舌尖,他已经把水果偷偷调换。

    文文很快意识到赵欣的恶作剧,不但没有拒绝,反倒用自己的舌尖来回应了一下。

    “你这个坏蛋!”

    文文睁开眼,缩回身子,佯装嗔怒。

    赵欣还沉浸在美好的感觉里,刚一睁开眼睛,一块大蛋糕塞进他的嘴里。他支吾了一声,开始费劲地吃起强行到来的蛋糕。

    文文哈哈大笑,还捂住自己的肚子,怕是笑声撑破肚皮。

    天空中,飞来几只自由盘旋的鸟,发出悦耳的鸣叫。好像是在探望他们,也像是给文文送来祝福。

    文文的笑声,却引来了不速之客。

    一个身背旅行包的中年妇女,向他们走了过来。她说着蹩脚的中国话。

    “你们好!打扰了,这是在过生日吗?”

    赵欣和文文发现有人在走进他们后,也听见了这个声音。抬头一望,是个外国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