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发言人本色

    更新时间:2017-06-04 20:16:21本章字数:2029字

    “好极了!”

    “我的英语不好,可我记得这样的句子:Promise yourself to accept life as it comes and truly make each day special。”

    “奥,努力让自己接受---生活的本来面目,奥,让生命的每一天变得意义非凡。”

    “是这样的。”

    “极其精彩!真的祝福你,幸福的男士,你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女友,值得你一辈子去珍爱!去过浪漫的美好生活吧!”

    。。。。。。

    当莱利告辞后,赵欣和文文也准备返回学校。

    他们先把垃圾放进附近的回收桶,又把随身所带的物品整理好,推着自行车,一边走一边聊了起来。

    “文文,这个生日太值得纪念了。”

    “谢谢你的奉陪啊。”

    “人要是有两辈子,我都会奉陪你的!”

    “下辈子你可能变成女的呢。”

    “那也不要紧,我会更爱你。”

    “怎么,嫌我这辈子爱的不够啊?”

    “这辈子有我来照顾你。”

    “那下辈子才让我照顾你呀?”

    “彼此照料,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

    “文文,你说今天也是凑巧,西方的记者还参加了你的生日庆祝。”

    “这是本公主的新闻发布会!”

    “对呀!你向全世界发布了你爱我。”

    “想得美,我是发布我自己。”

    “那为何还要提及我?”

    “提及你是因为。”

    “因为什么?”

    “你好笨!是因为你是我的。”

    “哈哈哈,你是适合当新闻发言人的,语言犀利。”

    “怎么?就不能有这个想法?”

    “必须有啊!到时候,我要以记者的身份去问你问题。”

    “问什么问题?请先告知。”

    “有这样的程序吗?不是乱套了?”

    “我怕你到时候的问题啊,全是‘你爱不爱我’?哈哈哈。”

    “还有啊,我要这样提问:‘请问,你是怎么看待婚前性行为的?’”

    “我想,这个问题,应该由计划生育部门来做回答。”

    “计划生育部门,是管理多生孩子的,它要回答的是婚后的问题。”

    “奥,也许共青团部门可以回答。”

    “共青团是来阐述理想的,此问题不是他们的范围。”

    “那就找找妇联吧。”

    “要找妇联?还不是要被抽耳光?”

    “知道要被抽耳光,怎么还会问这样可笑的问题?”

    “尊敬的新闻发言人,我就是想听听你的回答。”

    “无可奉告!”

    “好,我还有下一个问题。”

    “请讲。”

    “我想知道的是,一个能看风景的小屋会是多大?”

    “那要看风景有多大。”

    “要是风景只有足球场这么大呢。”

    “那小屋就像守门员后面的面积。”

    “要是飞机场那么大呢?”

    “先生,你这是明知故问啊。”

    “我不知道,请回答。”

    “飞机的面积,你是清楚的。”

    “还有个问题,就是只有小屋,没有风景怎么办?”

    “你的心里,装满了风景。”

    “要是只有风景没有屋?”

    “那是融化在风景里面了。先生,你在梦中。”

    “还有个问题。”

    “你烦不烦啊?”

    “奥,对不起。文文,我现在是你爱的奴隶,真的!”

    “我是奴隶的仆人。”

    “奴隶还有仆人?”

    “对呀。”

    “哈哈哈,文文!这个发言人你是绝对合格的。”

    “这是仆人应该做的。”

    “我这个心甘情愿的奴隶是当定了!”

    “没有谁是谁的奴隶,只有谁是谁的唯一。”

    “我知道,文文。我会好好珍惜你的爱,也会努力回报你。”

    “这个生日,我得到的好多!”

    “文文,我得到了新的生命!”

    他们一路谈笑风生,欢快地回到学校。

    公子哥和文文的两个女同学,在文文上了赵欣的车后,非常失望和妒忌。

    公子哥也黯然失色,他耷拉下脑袋,掩饰不住失落的情绪。他得意地盘算立刻落空,也不敢再去想找文文的麻烦。

    公子哥看着那两个女生,一股压抑的怒火油然而生,他吼道:“看你们安排的好事!”

    “我们也不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啊。”两个女生狡辩说。

    “好啦,你们回学校去吧,我还有事。”

    公子哥说完,一步跨进自己的车里,扬长而去。

    两名女生,呆呆地看着远去的轿车发愣。她们都埋怨,文文不讲义气,答应好的事情,为什么就突然变卦了呢?同时,心里又发出羡慕后的嫉妒。也搞不明白,文文看似平静,背后还会有如此惊人的势力。

    公子哥和两名女生,并未善罢甘休。他们表面上依然如故,背地里却传言,文文被富豪包了。这种事情,会立即扩散,成为饭后和闲来聊天的话题。

    文文也隐隐看出,她被误解,造谣者就是公子哥和那两名同学。

    她对此毫不在意,也懒得打听,依旧我行我素。

    一天,辅导老师把文文请到办公室。

    他是一个年轻的男教员,是文文班级的辅导老师。办公室里只有辅导老师和文文。

    “文文,最近学习情况怎么样啊?”

    “报告老师,还可以。”

    “有没有遇到什么难解的问题?”

    “目前还没有,谢谢老师。”

    “还有一个问题,不过不属于学习的范畴。当然,作为老师,不仅是学习情况需要关心,生活情况更应该关怀。”

    “老师,我不知道你的意思。”

    “是这样的,文文,当你们跨进校园的时候,岁数还小,家长呢,就是把义务教给了我们。”

    “是的,老师和父母,都是我们的引路人。”

    “你说的对!要是不负责任,枉为师长之尊。看来,你能够接受我的提问。”

    “老师想说什么,就只管说就是了。”

    “是这样的,你们都还年青,是在健康成长的未来栋梁。在这个年龄段,极易出现自己所把握不好的事情。比如会受到社会的诱惑和做出以后令自己后悔的选择。”

    “老师,我不明白。”

    “还是实话实说吧,文文,我听说你在外界,有富豪朋友。”

    文文立即知道了老师的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