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密林

    更新时间:2017-05-23 13:14:42本章字数:3246字

    当漫天的风雪席卷了整个幽州护府时,北方三州的冬季才算真真正正的来临了。而冬季对于孩童来说似乎是一个美妙的季节,学堂休课、年关将至,上至都府街道,下至乡村小道,四处可见奔走嬉戏的孩童。

    这里是乾县,幽州府北方的一个县城。此时是正午,看守北面城门的士兵躲在临时搭建的草棚里烤火取暖,对零星几个出入城门的人不管不顾,只有偶尔快马过关时才抬起头撇上一眼。

    冬季是人困马乏的时候,北方蛮人再如何勇猛,也绝不可能选在此时南侵,这一点连五岁的小孩都知道,所以他们更加肆意的疯玩起来。说着,五六个约莫十几岁的小子慢慢靠近了北面城门。

    这几个小子猫着腰,慢慢的靠近了城墙,而其中一个穿着棉衣的男孩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几个大步走到了城门口,又从口袋中拿出用树叶包好的烤鸡,朝着草棚走了进去。

    “哟,小六。”一个胡子拉渣的士兵看到了他,熟络的打着招呼。

    要说小六此人,父亲是学堂的先生,母亲开着一家裁缝铺,家境在乾县算得上富裕;偏偏小六对读书写字毫无兴趣,反倒是迷上了练武,可在这偏远小城,身体强壮才是人们眼中最强的武功。城中的百姓自然是把小六练武看作是一种笑谈,远远的看见也要打趣一下,小六每次都会坚定的说,自己会练成绝世武功,然后在一片哄笑声中直起腰板的走了。

    “小六,最近有没有练什么绝世武功,快来让我们开开眼界。”一位士兵打趣道,小六却没有像以前那样发怒,反而装作没听见一样,因为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任务是如何吸引住守门士兵的注意力。

    其实这城门大敞着,可以直接走过去,守门的那些士兵最多也只是骂上一句小兔崽子,偏偏其他几个小子的父母悍得不行,若知道他们偷偷跑出城门,非把他们的腿打断不可。小六不怕父母,自然也就担起了这个任务。

    “嘻嘻,军爷们寒风中站岗幸苦了,我带了一只烤鸡,特地来犒劳犒劳各位军爷。”小六说着把那只烤鸡拿了出来,那烤鸡的香味顿时弥漫了整个草棚,更别说还冒着腾腾的热气。士兵们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然后接过了那只烤鸡,感叹道:“还是你小兔崽子有良心,现在军粮稀缺,我们吃了快一个月的粗粮,嘴都快吃出泡了。”

    “可不是嘛,喏,我还带了一点酒,各位军爷先吃着。”小六递上酒的同时咳嗽了一声,那几个在城门等候的小子鱼贯而出,快速的接近草棚,然后小跑着出了城门。

    一个小胖子在出门后脚下一滑,翻倒在了一旁的沟渠中,幸亏沟渠中的水早就干了,只是发出一声闷响。但随即他的哎哟叫痛的声音响了起来。

    “什么声音,我出去看看。”一个士兵站了起来,正准备出去时被小六拦了下来。

    “可能是城外什么人摔跤了,我去看看就行,军爷先吃着。”小六其实并不明白这些士兵的惰性,此时他生怕这士兵执意要出去,看到了还未跑远的一群人,那可就全完了。

    但那士兵只是点了点头,又坐了回去,这时小六才松了口气,出草棚后走出了城门。

    ......

    乾县外有一片密布的树林,位于乾县的西北方向,秋季时,乾县的猎户便会前往这片树林打猎。但是猎户们也只敢在树林的近中处打猎,并不敢深入,一是城中老人说深处有传说中凶悍的白毛大熊,二是林中地形复杂,树木交错,即使是做标记也会有迷路的风险。

    小六这行人此时走在去往密林的路上,都说世上本是没有路的,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而小六他们走的这条路,正是猎户们走了数十年所走出来的路。

    其实小六跟着猎户们去过几次密林,每次都是安全并且轻松的回来了,所以小六并没有觉得此行有多么危险。

    “六哥,密林中会不会有老虎啊,我娘说,老虎会吃人。”那个小胖子说着,眼睛还瞟着四处,生怕突然冲出个什么东西。

    “胖子啊,你说老虎它睡不睡觉。”小六问道。

    “睡......睡吧。”小胖子想了想,说道。

    “那它睡觉了你怕它干嘛。”小六说,但是看着胖子一脸懵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大耳朵,解释给他听。”

    走在小六身后的一个男孩清了清嗓子,说:“先生说过,冬季,万物萧条,野兽们在春夏秋三季觅食,在冬季冬眠。”

    胖子似懂非懂的噢了一声,然后就默不作声了,似乎还在回味大耳朵刚才的话。

    “那会不会有蛇啊......”

    “有也不会吃你,你太油了。”小六真想给他一脚。

    ......

    从城门出来后,有近乎一公里的平地,然后就是许多大小不一的土丘,这个季节爬土丘可不是一个容易事,到处都被一层薄薄的冰给覆盖了。

    但是这几个小子都是爬树翻墙的好手,爬土丘虽不成问题,但还是花了许多时间,因为还有一个胖子。

    当一行人爬到最后一个土丘上时,胖子便肚皮朝地的躺在了土丘上,浑身上下正冒着热气,脸也变得通红,似乎已经是精疲力尽了。

    “胖子,该叫累的应该是我吧,你也不看看你身上那肉,我拉你的时候可充分的感受到了你的重量。”小六说着抹去了额头上的汗。

    “六哥,我是心有余,力气不太足啊。”小胖子无奈的说道。

    站在土丘上才能感受到密林的大,高大的树木连绵不绝,一眼过去远远不能看到尽头,密林边缘有一些土做的房子,那是猎户用来休整和分配猎物用的,里面或许还有猎户留下的猎刀。

    冬季几种不冬眠的动物中有一种便是野兔,就算大雪狂降数十日,野兔们还是能翻开冻土吃那些野草;但野兔速度极快,要硬抓的话当然不太好抓,于是猎户们做了许多工具来捕捉野兔。这就是人类能够驾驭在动物之上的原因,因为人类拥有智慧。

    一行人休息了片刻,便从土丘上滑了下去,胖子是一个会制造麻烦的人,下坡的时候又摔了个狗吃屎。

    他们先到了最近的一个土屋,小六推了推门,发现门是锁着的,但是这并不会影响什么,五六个少年一齐用力,把这个木门给踢出了一个大洞。

    小六先钻了进去,发现里面只有几块草席和几把生锈了的铁刀,弹簧弓倒也有几个,反正都是一些不那么重要,并且廉价的东西。

    距离上一次捕猎还不太久,地上还有许多未冲洗干净的血迹。

    小六给他们一人发了一把铁刀,自己则拿了弹簧弓。

    “待会进到密林里,多用手中的刀探路,千万不要大声说话,更不要奔跑,以免打草惊蛇。”小六说。

    “蛇会不会吃人啊......”胖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小六没再忍,上去给了胖子一脚。

    “打草惊蛇只是个形容词,你那么胆小,干脆就留在这里好了。”胖子一听他们要把自己丢在这,立马又装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率先走进了密林。

    小六无奈的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

    ......

    密林中的气温明显要比密林外暖和一点,在原始时期,人类也是靠着山林生活,而这山林除了孕育了人类,同样也孕育了许多猛兽。林子中的没有多少冻土,只是地形有点复杂,并且有落叶掩盖在上面,一不留声就会摔进坑里。

    小六走在最前面,除了做标记,他还负责探路。

    “六哥,都走了这么久了,别说野兔,连根野兔毛都没看见。”胖子吃着随身带的点心,口齿不清的说道。

    “说曹操曹操到,蹲下。”小六突然低声喝道,然后一把将身后胖子拉了下来,其余人也十分迅速的蹲了下来,“野兔,还挺肥。”

    小六手指的方向,有一只肥硕的灰毛兔,正在那里吃野草。野兔距离这里大概有十几米的距离,好在一行人并没有惊到这只兔子,小六示意他们原地不动,自己则慢慢的朝野兔靠近。

    到距离野兔只有几米远时,野兔警惕的竖起了耳朵,朝四周张望。小六此时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到手的野兔就这么跑了,在后面的胖子一行人也一脸紧张的看着野兔,万幸在,胖子并没有制造出麻烦,野兔也继续吃起了草。

    小六这时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尖锐的小石子,这种小石子小六打磨了许多,用的就是来打野兔。这种小石子在于体积小,并且前端锋利,要是命中头部,野兔基本上会当场毙命,而这个时候,就是考验技术和运气了。

    小六把小石子放在弹簧弓上,然后抓着包着皮革的一端往后拉,同时又眯着眼睛瞄准了野兔的头,而那只野兔还浑然不觉,继续吃着草。

    打猎主要讲究一个机会,而这个机会就是不要犹豫不决。

    嗖。

    那颗小石子在与空气摩擦中发出的声响惊动了野兔,它正想撒腿就跑,石子却已经飞了过来,而野兔刚才这一动,石子只是打中了它的腹部。

    随即,野兔飞一般的跑进了密林中,但是血却撒了一地,想必这野兔的内脏已经受了伤。

    “我靠,差一点点。”胖子说道,那懊悔的程度像是自己没打中一样。

    “没事,野兔受了伤,跑不太远,我们按着血迹找过去就是了。”小六说着领着一行人朝密林中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