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天寒白屋贫

    更新时间:2017-05-23 13:15:40本章字数:3727字

    “我靠,跑哪去了。”胖子气喘吁吁的说道。

    此时,一行人沿着血迹追了大概几里路,发现这野兔的生命力比想象中的顽强多了,又或者是生命最后时刻的回光返照,但这些都不是现在所要考虑的问题。

    风雪正在变大,已经透过密布的树叶落到林子中,而一行人已经追到了密林的腹地,向前向后望去都是连绵不断的树。刚开始还能看见一两个猎户筑的土屋,而现在却是一个都看不见了,这说明猎户们也不会在这种地方停留太久。

    林中的光线比较暗,隐约可以看见天空已经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这是暴风雪来临的前奏。

    风从四面八方袭来,吹得树叶飒飒作响,凌咧的寒流伴着如鬼叫一般声音充斥了整片密林,原本寂静的密林似乎变得嘈杂生动了起来。

    小六也没有想到会突然遭遇暴风雪,暴风雪在北三州人民的印象中是无情并且残酷的,每当暴风雪来临之时,家家户户只能闭门不出,乾县的四处城门也紧闭起来,街上看不见一个行人,仿佛死城一般。

    “暴风雪要来了,我们往回走吧,要是能走出密林更好,走不出去找一间土屋也行。”小六说着往回走去,“按着血迹往回走,不要急,不会遇到什么东西的。”小六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因为他自己也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似乎真的会有什么东西出现,而其他几人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大耳朵的嘴巴微微搐动了几下,但最终还是没有出声。

    都说北三州的人民像狼,隐忍并且勇敢,要是连最基本的理智都丧失了,那又有什么脸面自称为狼的后裔,更何况,这种观点早就伴随着成长深入了年轻人的意志中。

    这群年轻人面色铁青,伴着寒风走在归返的路上,连最话痨的那个小胖子也闭上了嘴,默默的跟在小六的身后。

    “好冷啊。”小六边搓手边说道,自己的头顶和衣服上已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雾,而一行人呼出的气也只是伴着冷风在空气中翻了几个跟头便消失不见了。

    路不是那么好走,更何况说风劲巨大,逆风而行本就是一件难事,而地上那团血迹也被雪水冲刷得模糊不清了,小六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

    从正午出城,到现在,差不多已经过去了五六个时辰,天色本就阴沉,随着傍晚的到来,变得更加昏暗了起来。走出密林看起来已经不是那么现实了,小六决定先找间土屋呆上一晚,等天亮了再出密林。

    “六哥,你看这是什么?”胖子的呼喊声在小六的身后响起,小六回头望去,在胖子手指的位置看到了一处微微凹陷的泥土,并且那里野兔的血迹十分集中。刚才小六一直在左右顾望,并没有注意这点细节,反倒是被胖子发现了。

    “嗯......我看看。”小六蹲下来一看,心中一惊,难怪血迹能够蔓延这么远,原来野兔跑到这遭遇了一只体形巨大的野兽,经过一番挣扎后野兔断了气;而那只野兽则是叼着野兔走进了密林深处,似乎还是一个有幼崽的母兽,“靠,来的时候怎么没发现。”

    “六哥,你在说什么。”大耳朵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个靠字,大耳朵也不愧于大耳朵,听力确实比其他人好上不少。

    “没事,继续往前走,赶紧找个土屋躲一下。”小六大声回答道,心中想着还是不要告诉他们为好。

    而在距离这行人不远处的密林中,一个白色的影子急掠而过。

    ......

    数里外的乾县。

    乾县已经炸开了锅,苏家老六和富贵在内的六个男孩离奇失踪了。起初他们的父母还以为只是在外面玩,并没有太在意,可是随着暴风雪的来临,他们的父母想叫他们回家时却发现,已经找不到人了。

    县长的宅子外已经围了十几名男男女女,都是这六名男孩的父母,县长一头汗的站在宅子外,似乎想尽力的劝说他们不要慌张。可是这暴风雪是有过冻死人的例子,孩子现在下落不明,父母焦急的内心又怎么是几句话能安抚下来的呢。

    “县长大人,你一定要帮帮我们啊,孩子找不到,我......我也活不下去了。”一个瘦弱的妇女哭喊着,但马上又被其他声音盖了下去。

    “方德宝,我待乾县不薄吧,那护城队每年的花销,可都是我富贵钱庄买的帐,现在我儿子丢了,护城队可不能不管不顾吧?”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大声叫喊着,俨然是胖子的父亲。

    “县长大人,出动护城队吧......”

    “县长大人,你可要帮帮我们啊......”

    父母的哀求声和肥胖男人的叫嚣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县长方德宝也是一阵头疼。其实出动护城队又有什么困难,可困难的是,根本不知道这几个小子的去向,该怎么找,又要从哪里找起呢。

    “各位,各位,稍安勿躁......”县长的声音就像沙砾入海一般,连波澜都没有。

    此时,一个胡子拉渣的士兵从街口冒了出来,随后远远的喊着:“县长,我知道他们可能去哪了。”

    县长如蒙大恩一样的松了口气,喜道:“快说,快说。”

    那名士兵跑到众人面前,咽了口口水,便说:“下官在今日正午时在北门见到了苏六,当时我听到城门外有重物坠地的声音,正想出去查看,苏六却劝住了我,说要代我去看,随后便跑出城门了,下官......下官有罪。”这名士兵说完这话,肥胖男子的怒火一下子燃烧了起来,直接一脚踢在了这名士兵的身上。

    这名男子是乾县最富有的人,甚至于,连县长都不敢得罪他,更何况只是一个守门的士兵,那名士兵不敢反抗,只能站在原地任由他发泄。

    “我每年给你们护城队几百两银子,你们他妈,连几个小孩都看不住。”肥胖男子将那名士兵踢倒后,还想上去补上几脚,却被众人拉住了。

    “县长,北门外只有平川北河和密林,不如将护城队分成两队,一队带着猎户去密林找,一队去北河找。”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说道,心中也确实为自己的儿子捏了把汗,要是这群小子真是去了密林,风雪这么大,且不说冻死,密林的诡秘也会把他们困死在里面。

    县长抹了把汗,急忙说道:“苏先生说得有道理,就按苏先生说的办,你你你,快去通知护城队和猎户,赶紧在北门集合。”说着指向那名倒地的士兵,那名士兵一听,连滚带爬的飞跑了出去。

    ......

    密林中的这行人此时正躲在一个土屋中,土屋只有几块草席,虽然四周有墙,但这群小子还是被冻得瑟瑟发抖。风透过土屋的进风口灌入,把地上燃尽的灰烬卷得到处都是。他们已经把屋内能够点燃的东西全部烧掉了,但也无济于事,风太大,木头又蒙了霜,火势根本大不起来,没过几下便熄灭了。

    “六......六哥,你......你说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啊。”胖子打着寒颤勉强的挤出一句话。

    “要死你也是第一个死,话这么多,热气都跑走了。”小六白了他一眼,搓揉着那双因取火而磨破皮的双手。

    胖子一听,连忙闭上了嘴,连呼吸也只是轻微的呼吸,最后憋红了脸,才猛的呼吸了几口;冷风进入体内,胖子感觉更冷了,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我不想死啊,我还有好多好吃的没吃啊......我不想死啊。”胖子低声的抽泣道。

    一行人似乎受到了胖子的感染,也都纷纷哭了起来,大耳朵更是嚎啕大哭,哭得鼻涕眼泪都黏在了一起。

    小六也是一脸的戚然,但好在,他还能保持一点理智。

    “别哭了,我出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些干树枝。”小六站了起来,朝他们说道,“你们这么哭,也不怕把白毛大熊惹来。”小六此时心中也是发慌,外面温度极低,屋内人的眉头上都结了冰霜,更何况屋外?

    胖子闭上了嘴,默默的把自己的棉外衣脱了下来,递给了小六。

    小六看了他一眼,没有做声,接过胖子那件宽大的棉外衣穿上,然后走到了门口,隐隐约约听到胖子说了句:“六哥,要小心啊。”

    小六做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后,推开了门,轻松的说道:“不要担心,我会小心的。”

    推开门的那刹那,时间仿佛静止了,那个笑容定格在了小六脸上,门外一个硕大的身影挡住了微弱的光芒,同时也把小六瘦弱的身子笼罩在了阴影之中。

    ......

    恐惧、又或者是临死前宁静。

    狂风呼啸着吹过小六的脸颊,如刀割一般。

    死寂,一切如河归大洋一般沉静了起来,静得连自己的呼吸都感受不到了。

    真的就要这么死了吗,生死这种东西,怎么这么快就到了自己的面前啊,真是搞不明白。什么狗屁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自己要是真的信命的死去,似乎不太符合自己的性格啊。

    嗷。

    这声吼叫似乎打破了短暂的时间停止。

    而在那巨兽发出吼叫声的同时,小六猛的将门关上了,然后用自己的身子死死的抵住门。

    “快来抵住门。”小六大喊着,同时,那巨兽用自己的双爪猛的向门拍去,而在门后的小六也被这股蛮劲击飞到了一边。

    屋内的一行人从震撼中醒悟了过来,连忙跑到门边,用身子抵住门,而刚才摔倒的小六也赶忙爬起来帮忙。巨兽发出了震怒一般的吼叫,拍打木门的频率也加快了起来,每一次拍打,这群男孩的身子便会向后退几步,然后他们便又冲上去抵住门。

    木门在巨兽的拍打下已经磨损不堪,木屑也随着狂风起舞了起来,小六的眼睛被一根尖锐的木屑刺入眼中,鲜血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

    这群男孩的脸涨得通红,似乎下一秒就会力尽,但他们谁都没有放弃,依旧死死的抵住那扇轻薄的木门。

    门外的巨兽猛的直起身子,然后用双爪和自己的体重力压而下,一瞬间,门后的男孩们便如割草般的被震飞了,木门也被拍出了一个打洞,小六一行人就这么暴露在了巨兽的面前。

    小六这才看清楚,这是一只体长达到三米多的巨熊,并且身上裹着白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白毛大熊吗?

    白熊朝着小六一行发出最后的吼叫声,震得小六赶紧捂住了耳朵,但嗡嗡的耳鸣声还是在小六的脑内响了起来。

    白熊朝屋子内探进身子,每一步都带着死神的气息,甚至小六都闻到了白熊口中腥臭的味道。

    他们已经放弃抵抗了,而大耳朵早就躺在一旁一动不动了,也不知道是装死还是真的吓晕了。

    事已至此,小六也认命的闭上了眼,迎接死亡和剧痛的来临。

    “咦,大白熊?”一个带着疑惑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