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问世

    更新时间:2017-05-23 13:19:26本章字数:3380字

    若问这神州大陆究竟有多大,怕是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

    在这神州大陆上,有一处名为域内的地方,此地占万里疆土,又拥高山远水无数,乃万物俱和之壤,自人类始出以来,这里便是百家争夺之地。

    千万年以来,无数个或繁华或荒芜,或仁和或暴虐的政权早就随着时光的变迁一一消逝了;而世界就像是天穹中的星宿一样,无时无刻不在斗转星移,一个国家衰败的同时,许多新的政权也悄然新生了。

    前朝末期,昭宣皇帝驾鹤西去后,幼子景文皇帝继位,国家政权却被朝中权臣赵肆眀一手掌控,弄得朝廷上下尽是乌瘴之气。景文皇帝继位后三年,黄河水涝,庄稼颗粒无收,房屋被毁,百姓流离失所,沿河诸县皆出现了易子而食的惨况。地方 政府无力处理,中央又不管不顾,这无疑是把数不尽数的百姓置入了深渊。

    次年,北方幽州、次州、戎州三大护府相继宣布脱离前朝政权,又过一年,南方三州宣布脱离前朝政权,内域九州仅剩神州、冀州、阳州苦苦支撑,前朝政权岌岌可危。年末风雪夜,景文皇帝宣布退位,前朝政权彻底崩解,自此,域内陷入了各方征战的境地。

    在多种文化的相互冲突交融下,许多依附于政权的门派如风靡云涌般的出现了,称为百家争鸣,大门派如藏经阁望月楼等有十二家,小门派就更是数不胜数了。六十年前,赵肆眀之子赵乾得《炎黄录》残卷,先统中原三州,后两边发力合并整个九州,据说,赵乾凭借《炎黄录》一跃至圣境,举手投足间皆有石破天惊之势。

    内域再次完成大一统,赵乾为启运神武皇帝,年号为元佑。初年,神武皇帝设立英雄榜,广揽天下英雄,后又以寻找上古奇书《炎黄录》为名,创立护国寺,联合并控制了各门派,此际,护国寺成为当今世上当之无愧的第一大门派。

    而我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

    此时已是第二天的早晨,风雪似乎变小了许多,李行陆和苏先生对坐在大厅中,精心雕琢的木桌上摆着一套茶具,两人面前小巧的茶杯此时正腾着热气,而苏先生倒是没有心情喝上一口。

    “行陆兄弟,这信真是要送给太后娘娘的吗?”苏先生问道。

    李行陆抿了口热茶后放下茶杯,回道:“既然师傅叫我送信给她,那便是真的了。”

    苏先生脸上的表情很古怪,似乎在想着什么,而李行陆也没有主动搭话,只是看着外面飘扬的片片白雪。据苏先生所说,神武皇帝在几年前便驾鹤西去了,现在在位的是圣德皇帝,国号也从元佑变成了太平兴国,当今太后则是在朝上垂帘听政,辅佐这位年轻皇帝。

    “可是太后娘娘并不是那么好见到的。”苏先生道。

    “为什么?”

    “宫中守备森严,除早朝的官员和皇亲国戚外,外人几乎很难进到宫中。”苏先生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知道行陆兄弟武艺高超,可这宫中也是高手如云,据说连侍奉的宫女都身怀绝技。”

    李行陆想了想,说:“要是真如苏先生所说,那要送出这封信还真不是个容易事。”

    “恕我无能为力。”苏先生说道。

    “苏先生不用自责。”

    对话到这里便戛然而止了,苏先生默默的将有些冷掉的茶倒掉,然后又倒上了一杯。此时厅中只有三人,苏先生的妻子正在照看小六,而那个叫小花的女子此时正候在一旁,时不时为火炉填上一些木炭。

    这样看来师傅确实是有点强人所难了,且不说能不能见到太后娘娘,单纯从路程上来看,从乾县到神州都府,即使快马加鞭也要好几个月。并且自己身上连一文钱都没有,若不是机缘巧合的遇到了小六一行人,自己还指不定在哪受冻挨饿呢。

    李行陆想起下山前师傅说的那句:“信若没有送到,你也不用回来了。”,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口喝掉了杯中的热茶。只是李行陆没想到这茶会这么烫,几乎快喷了出来,但手在大腿上一掐,硬是生生的将滚烫的茶咽了下去。

    “行陆兄弟,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苏先生之前一直在沏茶,这时突然开口说道。

    “哦?苏先生请讲。”李行陆说着,而苏先生则是不急不慢的在他的茶杯中倒上七分满的茶,然后才开始说下文。

    “三年一次的群英会不知行陆兄弟听说过没有,此乃当今修炼者最为关注的事情了。”苏先生说道,“明年春天便是群英会州府的选拔,其实距上次群英会还不满三年,但护国寺还是决定在明年春天举行群英会,具体原因我就不太清楚了。”

    李行陆看着他,没有说话。

    “而群英会的榜首可以参加朝中宴会,到时候,朝中大臣和皇亲国戚皆会到场,圣德皇帝则会像往年那般亲自在英雄榜上写上榜首的名字,太后既是垂帘听政,必定也会在场。”苏先生说道。

    “苏先生懂得真多,佩服。”李行陆抱拳道。

    “读死书而已,不值得佩服。”苏先生笑道。

    “苏先生所说的修炼者,我不太懂,还劳烦苏先生解释。”李行陆说道,只见那苏先生微微一笑,一个略带奇幻色彩的世界便在他的口中娓娓道来了。

    相传数千年前,天穹之外有一奇石破云而来,大小宛如月亮一般。奇石在黄昏之时出现在天穹的东南一角,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响,又移到西南方去了。数分钟后只觉天地震撼,奇石落在山中一小村中,有人远远的看见火光从山中蔓延而出,走近一看,那小村已经不复存在了;而奇石则在山中砸出一个大坑,往坑下看去,只见其中闪着星星点点的光芒,且热浪倾泻而出,在空中形成了一个旋风。

    自此,附近的村落出生的小孩皆异于常人,或力大无穷,或能聚气成形。

    数年后有一行人进山打猎,发觉山中野兽竟变得强悍无比,狩猎的一队人死伤惨重,狼狈而归。此后,每当狩猎队进山时,都会带上一两位有着异与常人能力的能士。星河流转,转眼千年过去,域内人民多半继承了这种体质,而拥有这种体质的人则被称做:修炼者。

    “这......”李行陆半晌说不出一句话,似乎被这种改变认知的事情给震撼到了,“真是难以置信,我在书中从未读到过这样的事。”

    苏先生笑了笑,说道:“都是些怪谈奇说上的东西,只能当作笑谈罢了。”随后苏先生又说,“不过那大坑确实存在,修炼者也确实存在。”

    “可能是我孤陋寡闻了吧,苏先生可是修炼者?”李行陆说道。

    “我并不是修炼者,甚至于整个乾县都已经十几年没有过修炼者了。”苏先生说道,话语中满是藏不住的失望,“乾县这个地方天高皇帝远的,就算是有修炼者,修炼者自身也很难察觉到自己的潜质,就更加不会去修炼了,久而久之,这种能力便淡化了。”

    “那怎么样才能判断自己是修炼者呢。”李行陆问道。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行陆兄弟既然能一拳击毙白熊,必定是修炼者无疑了。”苏先生喝了一口茶,说道。

    “多谢苏先生相告。”李行陆再次抱拳道谢。

    “行陆兄弟客气了。”

    ......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修炼者根据自身体质的变化,将修炼这一过程分为了炼体、纳气、融灵、凝丹、小成、破虚、超凡入圣这七个阶段。不过这七个阶段越往后修炼,难度越高,甚至于大部分修炼者在纳气这一阶段便遇到了瓶颈。

    域内自先帝神武皇帝入圣后,陆续又有几大强者达到了破虚巅峰的境界,而护国寺大护法万千山则是达到了半步入圣的恐怖境界。如此看来,李行陆似乎像是一个生活在原始森林中的野人,对修炼这事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当然,这些也都是些不重要的题外话了。

    ......

    数百里开外,望月阁。

    在一处幽静的小屋中,一老者正闭着眼躺在木椅中,口鼻均匀的吐吸着,看起来好像睡着了一样。而这座木屋孤零零的耸在山顶,四周被浓密的雾气环绕着,在不远处的山崖边还长着一株松树,正随着微风摇晃着枝头;此时,万般俱静,偶尔会有几声鸟鸣响起,初见此景的人莫不会认为自己步入了仙境。

    远远的便见一白衣青年飞驰而来,脚下劲风四起,在陡峭的山壁上直升而上。半柱香的功夫便到了山顶,正了正身形后缓步向木屋走去,似乎是怕惊到了此间的风景。

    “朝廷的讨伐书到了?”老者睁开眼,不急不慢的说道。

    “掌门神机妙算,这确实是朝廷的讨伐书。”青年回答道,将手中镶着金边的文书递上,谁知那老者只是摆了摆手,看起来并不打算看这讨伐书。

    “没什么好看的,打仗能有什么好理由吗,我都看腻了。”老者虽是这么说,但语气并无半点不耐烦的意思。

    “那......我们要不要应召。”青年迟疑了会,问道。

    “这件事我没有权力决定。”老者不咸不淡的说道。

    “掌门,只要您一声令下,长老殿是绝对不会有半点反对的声音的......”青年急着说道。

    那老者从木椅上站起来,理了理自己的衣冠,然后对那青年说道:“扫俗,你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这明显是皇帝不想让我消停啊。”说完便在那青年疑惑的眼光中走到了木门旁。

    “扫俗,摆茶迎客。”老者推开门,说道。

    山中突然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一眨眼的功夫,只见一名身着锦衣华袍的男子腾云而至,远远地便冲着那老者喊道:“岳掌门,好久不见。”

    那老者只是一笑,说道:“万千山,你倒是越活越年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