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都府行

    更新时间:2017-05-23 13:20:39本章字数:3386字

    回到苏家后,李行陆向苏先生说了三天后随商队去都府的事,起初苏夫人还以为是自己没有招待好客人,显得有些愧疚。

    李行陆连忙解释道,这几日风雪渐小,且富贵钱庄刚好有商队前去都府,自己跟着商队,也不会走太多冤枉路,听完,苏夫人才宽下心来。可小六却看起来有些失落,李行陆托小花去问后才知道,原来这小子想跟着自己学武。

    李行陆在这三天时间内给小六讲了拳法中的一招,名为余门寸拳,此招乃前人启发于五禽戏,具有短手劲道的威力,小六听后,恨不得立马开始练习这套拳法。

    李行陆将此拳的要领写在一张纸上,又点了几个重要的地方,便留下小六自行领会去了。

    除去给小六讲拳法的时间,李行陆大部分时间都在与苏先生的交谈上,苏先生对李行陆的师傅颇感兴趣,而李行陆则是说自己也不知道师傅的全名,只听鲜有的几个访客叫过他白先生。

    而通过这几天的相处,小花和李行陆也渐渐熟络了起来,李行陆这才发现了小花顽皮天真的本性。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冬季的早晨总是冷清一点,此时,天穹也只是微亮。

    李行陆怕打扰到苏家人的休息,更怕小六死缠烂打的挽留,于是留下一封信后走出了苏家。而那具放在苏家院子中的白熊尸体则早就被富贵钱庄的伙计拉了回去。

    李行陆走在长平街上,此时他身着一件白色长袍,外罩一个黑色的斗篷,背后则背着那把佩水苍玉,那斗篷却是苏夫人硬要他带上的。李行陆再次肯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人世间的好人还是占大多数的。

    “行陆兄弟,来啦?”李行陆刚走上阶梯,便听到富财的声音远远的传来了。

    粗略的一瞥,那马车旁竟是有十几名高大的男子,有的穿黑色长袍,有的穿毛皮大衣。

    “富掌柜。”李行陆朝富财打了个招呼,“什么时候启程?”

    “哎,不要着急嘛,先听我介绍一下这几位。”富财笑着说,“这位,是我们商队的队长,黑脸关三是也,其境界则是达到了纳气巅峰,乃我们商队数一数二的强者。”说着队伍中那位皮肤黝黑的男子走了出来,朝李行陆拱手见礼。

    “没富掌柜说得那么厉害,我听闻小兄弟一拳打死白毛大熊,心里那才真叫一个敬佩。”关三笑了起来,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关大哥好。”李行陆说道。

    听富财一一介绍后,商队里大多数还是友好的和李行陆打了个招呼,只有一个看似柔弱的男子并没有理会他,只是默默的用手帕擦着剑鞘上的灰尘。听富财一说才知道,这是幽州玄山门中的弟子,名寒澈,今年才十九岁,境界却是达到了融灵阶,本是出世修炼的他,却被富财不知道用什么手段骗进了商队。

    众人休整一会后上了路,由于李行陆不会骑马,只好和关三坐在了同一匹马上。

    一行人从南门出城,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守门的士兵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

    此时官道两旁皆是白雪,而官道上则是结了一层冰,商队的马都安上了带铁刺的蹄铁,走在这冰上并没有出现打滑的现象。出城一段时间后,官道被乡间小道所替代,两旁种植小麦的田地早就被冻土所覆盖,远远还可以看见几个冒着灰烟的土屋,但道上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行陆小兄弟,不知你现在是何境界?”关三边牵着缰绳边问道。

    “我......”李行陆正想说话,却被寒澈冷冷的打断了。

    “他的体内并没有任何气息波动,估计连炼体都没有炼。”寒澈说道。

    “是这样。”李行陆无奈的笑了笑,说道。

    “这怎么可能,你既然能一拳打死白熊,自然不可能连炼体都没有炼啊。”关三诧异道,话说出口却格外耳熟,似乎几天前富财也这么说过。

    “他右手虎口有着极厚的茧,想来是个练剑的行家。”寒澈说道,眼神却没有看向他,似乎在自言自语一般。

    “确实如寒兄所说的那样,我此前一直生活在雪山上,近些日子才下山。”李行陆说道,右手却尴尬得不知道放在哪里好。

    关三听后,说道:“原来如此,听富掌柜说你要去参加英雄会?”李行陆说是这样,然后关三又说,“这位寒澈小兄弟也是要去参加英雄会,正好你们可以同行。”

    “如此甚好。”李行陆说道,但那寒澈并没有说话,也不知道他是拒绝还是接受。

    “关大哥,这个炼体究竟是何炼法。”李行陆问道。

    关三想了想,炼体的一系列便从他口中说了出来。

    炼体,被称作修炼者的根基。凡是修炼者,并先经过炼体这第一重山,而所谓炼体,是将修炼者体内经脉骨骼完全重造,以方便气息在体内流动;相反,普通人的经脉有数处断点,气息不能通过全身,自然就无法进行纳气这一阶段。炼体是一个极其痛苦的过程,说成是削骨之痛也不为过,但天下修炼者,还极少有过炼体未成的人。

    炼体主要是有两种,一是被动炼体,所谓被动炼体,是修炼者在某个年龄段时,身体自主的发生剧烈变化,这称之为被动炼体;二是主动炼体,主动炼体主要是借助药物和外力,迫使身体重组,这称之为主动炼体。队伍中的这些人,大多还是在十五六岁时被动的炼体,而像寒澈这些门派弟子,在自身条件允许时便使用药物进行炼体,以达到先人一步的作用,寒澈说自己是在十二岁炼体,但还是比所有同门师兄弟要晚上不少。

    “关大哥,那我怎样才能炼体呢?”李行陆将关三所说的消化后,问道。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凡炼过体的人,体内多多少少会有气息流动,寒澈小兄弟说你体内并无半点气息流动,那你自然是还没有炼过体的。”关三说,“到都府后,你可以试着借助‘铸骨丸’炼体,你既然能猎杀白熊,那身体素质绝对是没问题的。”

    李行陆听后半晌没有说话,似乎在想着什么。

    “万一,你是在隐藏气息呢。”寒澈的声音响了起来,却令商队一行人吃了一惊,而关三的眼中更是闪过一丝凌厉;要知道,隐藏自身气息,那可是凝丹境以上才能够做到的。

    “啊?”李行陆一愣。

    寒澈的眼神在李行陆全身扫过,摇了摇头,说道:“这只是猜测罢了,看他这幅呆呆的模样,明显不是凝丹境的高手。”

    李行陆一头雾水,只是那寒澈没有再说话,只是一脸漠然的看着前方。

    “哈哈,行陆小兄弟也不要着急嘛,一切都要到了都府再说。”关三说完,双腿一夹马肚,向南方飞驰而去了。

    ......

    从乾县到都府,只需五天时间,商队一行人晚上在沿途的各县城留宿,白天则是继续赶路。住在客栈的时候,李行陆按照寒澈所说的“汇气于顶,散于各方”打坐修炼,却发现,自己并没有产生任何不一样的感受。

    一路上,李行陆发现寒澈这个人,虽说外在是冷了点,但还是有问必答的。

    随着商队南下,李行陆渐渐感受到了温度的上升,那件黑色的斗篷也被收了起来。此时距都府已是很近,官道也在众人的眼前蔓延开来,沿途也看到了不少正策马狂奔的青年,大概都是来参加州试的。

    不过据关三所说,此行还是有所遗憾的,因为这一路过来,别说抢劫的人,就连神色不正常的人都没有遇到。这让关三开始有些愧疚起来,毕竟雇主花重金雇自己来护行,自己却没有起到该有的作用,又或者,关三这人只是单纯的好斗。

    而其他人却不像关三那样,面上皆是带着笑意的,约好货物送到后去醉仙楼喝酒,寒澈却拒绝了,只是说自己没空。李行陆一听,连忙表示自己也要继续去领悟炼体,一行人也只是善意的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

    一行人在正午到了都府,远远的便看到了高耸的城门,城门上有一间红瓦绿檐的房子,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而城门正中间刻着三个烫金的大字:幽州府。

    官道一路延伸到城内,道路的两旁种满了柳树,但却又不像长平街口的柳树那般萧条。站在城门口,李行陆才真正感受到了城门的高大,与之相比,自己似乎小得像一只蝼蚁。

    城门口站着几名身披铠甲的士兵,此时正警惕的看着过往的人。按理说,商队进城是要被拦下检查货物的,但关三这行并没有受到阻拦,那些士兵也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便放行了,后来李行陆才知道,这批货物是要送到神将府的,也就是当今幽州府的府主。

    商队一行人进城后便下了马,李行陆一眼过去,街上拥挤的人潮令他吃了一惊,心中则是感叹起大都市的繁华起来。

    “行陆小兄弟,寒澈小兄弟,这里是三十两白银,请收好。”关三掏出两个钱袋,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李行陆诧异道。

    “保护商队的酬劳啊,拿着就是了。”说着将一个钱袋塞到了李行陆的怀中,而寒澈则是默默的接了钱袋,转头朝一条街道走去了。

    “受之有愧啊。”李行陆说道,眼神微微瞟过寒澈的背影。

    “没有什么受之有愧没愧的,不要跟钱过不去。”关三说道,而在事后证明,苏三所说的这句话确实是极有道理的。

    “那还劳烦关大哥替我向富掌柜道谢。”李行陆说道。

    关三豪爽一笑,道:“这是小事,我一定替你转达。”

    说完,商队一行便朝着东侧的街道走去了。

    都府的街道,按照东西南北分别被命名为玄武东、玄武西、玄武南以及玄武北,李行陆此时呆立在人潮中,心中像是失去方向般的迷茫起来。

    我现在要去哪?李行陆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