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原来是把鸳鸯剑

    更新时间:2017-05-25 18:56:54本章字数:3252字

    书上说:从贝从戎,以戎毁贝,为贼。

    在李行陆的印象中,贼是一个反面得不能再反面的一个字,他即使在书中读到有关贼的故事,也会气得浑身发抖。如今这事突然落在李行陆的头上,他却茫然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其实他还没有了解到钱的重要性,只觉得自己的东西被偷走了,心里面有些不舒服。

    回过头看去,身后也只有密密麻麻一片在夜市中攒动的人群,这要想找到那个贼,还真有点大海捞针的意思。

    当李行陆还在城门口一筹莫展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王二苟极具特色的声音。

    “兄弟,我找你半天了,你怎么在这里。”王二苟说道,面上满是抑制不住的兴奋,“我告诉你,咱哥俩大富的机会来了,你听我细说......”

    “打住,我也有个事要告诉你。”李行陆说道,“我的钱和铸骨丸都被偷了。”

    王二苟一愣,随即愤怒道:“我去?敢在太岁爷爷面前动土了,那小贼长什么模样,穿什么样的衣服。”

    “我也不知道是谁偷的,估计早就混进人群里了。”

    王二苟隔空打了几拳,道:“这无耻小贼,要是让我抓到,我会让他知道什么是残忍!”

    说罢也无奈的挨着李行陆站着,两人一齐看着远处的漆黑发呆,这两人怪异的动作也引得一旁的士兵一头雾水。

    看来师傅说得也不完全是错的,这世上的人还是好坏参半的,这件事的发生令李行陆对待这个世界的态度完完全全的转变了,而对某人某事态度的转变,大多仅在一念之间。

    刀疤脸纵然可恶,但还没有恶劣到极致,而在李行陆看来,这个小贼似乎已经是坏到了骨髓里。

    “回去吧。”王二苟拍了拍李行陆的肩膀,他以为李行陆的失落是因为被偷了大把大把的钱,而李行陆真正失落的原因是在于被坏人打碎了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善意。

    李行陆点了点头,准备跟着王二苟朝玄武南道走去。

    砰。

    一个重物坠地的声音响起,并且似乎就在二人身后的不远处。

    随即传来的是一位男子哀嚎的声音,李行陆回头,看到了一名穿着灰衣的男子正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滚,看上去像是被踢断了肋骨。而一旁的士兵则是有一点茫然,也许李行陆和王二苟没看到,但这几名士兵却是眼睁睁的看见这名男子从天上掉了下来。反观这名男子,他的两条腿似乎是断了,正无力的耷拉在地上。

    李行陆正想上前搀扶一下,却被一个女子的声音所打断了。

    “想偷姑奶奶的东西,你再去修炼个百八十年还差不多。”两名女子从天空中飘然落地,而其中一名略高一点的女子正满是恼怒的说道。

    未等众人开口,她又冲着那几名士兵骂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还不来抓走?”

    而那几名士兵则是一脸茫然的看了看面前这位怒气冲冲的女子,完全是被她的气场所压制了,此时竟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世人都知道,能够拥有这种气场的人,绝对不会是平常人家。

    “你们是傻了吗?”那女子似乎有些抓狂了。

    而另一名女子走了出来,微微安抚了一下同伴,然后从腰间取下一块镀金的腰牌,递给了其中的一名士兵。

    那名士兵看了一眼那块腰牌,立马变得恭敬起来,双手递回那块腰牌,然后又对着其他几名士兵低声说了几句话。

    随即,那几名士兵的长矛对准了那名已是毫无反抗能力的男子。

    李行陆觉得那声音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随即他在那名男子的腰间看到了自己的钱袋,富财所给的钱袋十分显眼,大红色,并且还绣了富贵钱庄四个字。

    “耽误了我给小姐买药,你们都是死罪。”那名略高的女子冷哼一声,视线扫过那几名士兵。

    原来如此,李行陆似乎知道为什么会听起来耳熟了。

    而另一名女子却是笑着说:“抓到了就好,现在当务之急还是把这些东西物归原主。”

    “真是有眼无珠。”那名略高的女子骂了一句,便不再说话了。

    李行陆这才走了上去,朝那两位女子拱手道:“我的东西也是被这人给偷了。”

    那名略高的女子撇了他一眼,说道:“什么东西。”

    “钱袋和一盒铸骨丸。”

    “怎么证明这是你的。”

    “钱袋里有三十两白银,是富贵钱庄所给,而那盒铸骨丸,是我在大郎药铺所买。”李行陆道,“两位姑娘若是不信,可以随我去大郎药铺一问......”

    “得得得,拿去。”那名略高的女子有点不耐烦了,赶紧打断了李行陆。

    而李行陆接过后向那两位道了谢,这才回到王二苟身旁。

    李行陆此时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既有失而复得的快乐,又有对此人的憎恨,甚至他见到此人惨状,又莫名的产生了一种怜悯。

    王二苟说:“就是他?”

    李行陆将钱袋和铸骨丸收好,点了点头。

    “苍天有眼啊。”王二苟小声嘟囔道。

    “我们走吧。”

    “既然钱回来了,我们就继续谈那个大富的计划吧。”王二苟变脸变得比猫还快,刚才还是一脸苦愁,现在却又是一脸兴奋了,“我问你,你知道有一句古话是怎么说的吗,要致富......”然后示意李行陆接下一句。

    “先......先修路?”

    王二苟无语。

    “什么先修路,是先下注。”王二苟说道,“我刚发现一个地下赌场,要不,咱哥俩去碰碰手气?”

    “赌场?”

    “就是花小钱赚大钱的地方。”王二苟解释道。

    “真的有这种地方吗?”

    “哎呀,你还不信我,走走走。”王二苟拉着李行陆的肩膀准备往夜市中走去。

    ......

    “这位公子请留步。”当二人经过那两名女子身旁的时候,那位看起来比较温柔的女子叫住了李行陆。

    “啊?”李行陆回头,“有什么事吗?”

    王二苟也是一脸懵的看着她。

    “恕我唐突,公子能否将腰间的剑借我一看。”那女子说道,而后又在同伴的耳边说了几句。

    “无妨。”李行陆取下了腰间的剑,连鞘带剑递给了那名女子。

    那女子将剑拔出,平放于胸前,然后开始细细打量这把剑的剑身,而随着打量的时间越来越长,这名女子的神情也变得越发凝重起来。

    片刻后,这名女子将手放进嘴中,拿出时,手指已经被咬破了。

    她将流出的血滴入剑格中的凹槽里,登时,佩水苍玉的剑身开始颤抖,竟发出了嗡嗡的声音。

    那女子道:“这定是佩水苍玉无疑了。”

    李行陆回道:“正是”

    “公子可知道这剑的来历?”

    “这剑是别人所赠,我并不知道来历。”

    “这......”那女子哑然。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李行陆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说道,现在的这种感觉让他有点想离开。

    “公子且慢,公子定会觉得诧异,为什么我会叫住公子并且要看公子的剑。”那女子急忙说道,“这是因为我家小姐也有一把和公子一模一样的剑,甚至连剑鞘都是一模一样。”

    王二苟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似乎对这女子说的话产生了兴趣。

    而李行陆听完这个解释,越发觉得莫名其妙了。

    “公子这把剑叫佩水苍玉,而我家小姐那把剑叫佩山玄玉,这两把剑乃古时铸剑大师离先生所铸的最后两把剑;公子的这把剑是雌剑,而我家小姐的剑是雄剑,这也是离先生所定下的规矩,是谓男用雌剑女用雄。”那女子说道。

    李行陆沉默,原来这佩水苍玉竟是如此珍贵的一把剑,富财送给自己的时候只说是一把好剑,自己用后也只觉得剑刃的利度和剑身的韧度比寻常剑强一点。

    既然这把剑的价值超然,自己就更不会把它留为己用了,等群英会结束就送还给富财吧,李行陆如此想。

    “也就是说,这是把鸳鸯剑。”那女子又说,“鸳鸯剑如果只有其中一把,自然和普通剑无二,只有两剑结合,鸳鸯剑才能使出它本身的威力。”

    李行陆道:“姑娘所说的,我听懂了。”

    随后两人面对面的沉默了,那名女子在等着李行陆开口,而李行陆还在疑惑为什么对话戛然而止了。

    一旁王二苟更是被这些话给震惊到了,他此时觉得自己的心脏快受不了了,因为李行陆一天之内给了他两个不小的惊喜。

    良久后,那名女子似乎明白了,李行陆只是听懂了自己的话,而没有听懂自己说这些话的意思,于是,她的脸上第一次有了恼怒的情绪,却又一闪而过了。

    “这鸳鸯剑乃先帝赠给我家老爷的,但在十几年前,佩水苍玉被贼人所盗走,鸳鸯剑也仅剩了佩山玄玉一把。”那女子说道。

    “我明白姑娘的意思。”李行陆思索了一会,说道。

    “公子明白就好;放心,我们是不会亏待你的。”那女子松了口气,体内正欲奔腾的气息也逐渐平缓起来。

    “但是,这把剑,我不能给你。”李行陆认真的说道。

    王二苟心中暗骂了一句“傻子”,在那女子微露恼怒的时候,他就准备带着李行陆跑路了,这倒好,李行陆却是直接撞到了枪口上。

    “为什么?”那女子有些震惊,一时竟没反应过来,刚才不是还说得好好的吗,这会怎么就突然变调了。

    “因为现在在我手上。”李行陆从那女子手中拿过佩水苍玉,“那就是我的。”

    说罢,李行陆朝那两名女子行礼,随后便朝着玄武南道的方向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