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万宝斋

    更新时间:2017-05-24 09:09:58本章字数:3096字

    青城位于蛮丘的最南边,与西楚相邻。是蛮丘重要的军事要塞。所以,青城在饱受战火折磨的同时,也得到了国家的大力保护。在乱世中,却有一家铺子,既没有因为战火消亡,反而愈加红火。说起来,也是传了好几代人呢。名字叫做--万宝斋。这万宝斋做的可不是一般生意,铺里的掌柜是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眉心有一点猩红,如火一般。

    那日,姬舞雪正在戏园里看戏。忽然听到有人来报:“小姐,有人砸了我们的铺子。”戏台上正在演一出状元郎为爱血溅当场的戏码,正好溅到来报信的小厮身上,星星点点的,并不突出。而戏台上,却一片猩红,还有其他人的哭声。

    红衣的女子皱了皱眉头,在贴身丫头的搀扶下起身。“这出戏已经演了这么多次,竟然没有人能够演得合我心意。哼,打发了出去吧。”说完,便转过身问刚刚的小厮:“现在去看看吧,究竟是哪一个不长眼的。”眼里升起了一团冷意。

    “这万宝斋的老板呢,我要见他!”“麻烦您稍等一下,我们已经着人去请当家的了。”一家并不起眼的铺子里,小厮与客人正在周旋,一地的狼藉正是面前这位客人的杰作。“我当是什么人呢,也敢在我们铺子撒野。”门帘外,一身红衣的女子款款走进来。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身体却已长开。肤白如雪,眸子里仿佛有一汪清冽的泉水,说话的时候朱唇轻启,倒像是在跟你说今天遇到的开心事一般。只是说出来的话,已经冷到了极点。那个砸了店铺的客人愣了一下,他不知道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说话里为何透露出一种严酷的气场。

    一阵铃铛的声音响起,这位客人才像醒过来一般,发现刚刚的红衣女子已然坐下,早有人捧来热茶,她用手拨了拨茶盖,手上的铃铛随之发出清脆的声音。“姑娘,我要见你们的老板。”那位客人清了清嗓子,仍是不屑一顾的口气。“我就是这儿的老板,客人今天砸了我们的铺子,是有何见教?”“你?”客人露出惊讶的表情。“不错,客人今天来的目的,是替令妹来的吧。”姬舞雪轻轻啜了一口茶,面上并未露出任何表情。客人越发惊讶了:“你是如何得知?”“算算日子,令妹也是该醒过来了。”姬舞雪并未回答他的话,自顾自地说着。“哼,你还有脸说,若不是之前母亲大人轻信于你,我凌云家也不会落到如今的地步了。”那位客人忽然怒不可遏地说道。“哦?难道令妹没有醒过来么?”姬舞雪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仿佛在看一只卖艺的猴子,充满了同情和探寻。“何止没有醒过来,她现在,都无法入土为安。”男子像是悲痛到了极点:“母亲大人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竟也随她去了。父亲无法接受这样的打击,也一病不起,现在已是药石罔效,太医说……怕是命不久矣了。”一时之间,声泪俱下,却不复刚刚那个张扬跋扈的模样了。

    “那倒可惜了,我与凌云珊却是有几分投缘的。记得她来看病的时候,还赠与了我一串珊瑚手链。怎知今日,竟遭此毒手。”姬舞雪摩挲着手上的珠串,像是陷入了沉思。“你还有脸说,若不是你那狗屁的医术,我家怎会遭此劫难。”凌云公子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公子应该高兴才是,现在已经承袭了凌云王爷的爵位,又是太子面前的红人。”“你胡说什么,我凌云家变成这般模样,都是拜你所赐,我今日来,就是要讨还公道的。”

    “珊儿虽然是女孩子,可从小就得到你全家人的喜欢。你心里总认为自己得不到重视。珊儿一直都很善良,不论是对待家人,甚至是外面的乞丐,因此更加得到家人的喜欢。你明明知道你是家里唯一的儿子,王位迟早都会是你的,可你还是等不及,因为你嫉妒你那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妹妹。所以你用一根平常的蜡烛悄悄地换了你妹妹的往生烛,因为这往生烛表面与一般蜡烛无二。你母亲自小疼爱你的妹妹,见她活不成了,也就服了药想随她而去。你的父亲发现了这件事,你为了让他闭嘴,索性买通了他身边的婢女,在他的茶里下了毒。而这毒又是慢性的,与他最喜欢吃的蔬菜恰好相克。于是他一朝毒发,太医也瞧不出一个子丑寅卯来。你便取而代之。”

    “你,你胡说。我那么疼爱珊儿,也尊敬父母,这在青城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我怎会做出此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凌云公子面色一变:柳州离青城也需要三天的路程,此等事情由于牵涉重大,他都是亲力亲为,连自己家中的人有涉及的全部处死。她一个小小女子又是如何得知?“我可不是来为你答疑解惑的,我只知道凌云公子好一番手段,竟将整个凌云家玩弄于股掌之间。凌云公子其实只是凌云家的养子吧。”姬舞雪抬起头笑了笑,外人看起来不过是一脸天真的小女孩儿。“你,你在说些什么,我凌云志乃是凌云家唯一的嫡子。”凌云公子的面色开始变得扭曲。

    “凌云家的第一个儿子,早就夭折了。”姬舞雪云淡风轻地说着,轻轻抿了一口茶:“这茶,是珊儿小姐赠与我的呢,她说这顶级的雪雾茶,最是好喝。”凌云志倒退了一步:“一定是这个贱人,一定是她。”“凌云夫人的第一个孩子,确实是个男孩儿,只不过生下来就夭折了。王爷怕夫人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便谎称孩子八字太轻,不好养,需要送到外面养几年,若干年后方可接回来。夫人每每都去看望这个孩子,王爷就好生劝慰,说看了之后会对孩子不好。夫人便每年去观音寺里祈福。直到后来有了凌云珊,她一出生便得到全家人的宠爱。可是夫人的心却还是挂念着那个莫须有的儿子。珊儿不忍看母亲日渐憔悴,便去求父亲,让他将哥哥接回家来。王爷哪里忍心珊儿跪在自己的面前,便将此事告知于她。珊儿大惊,却机灵聪慧,才与父亲商定从外面领养一个儿子,对外称是夫人的第一个儿子,现已得到庇护,可以接回家中。”姬舞雪不疾不徐地说道。“不错,你既已知道,告诉你也无妨。我被选中来到凌云家,满心以为自己可以衣食无忧,过得开心快乐。可是那凌云夫人,差不多已经快疯了。竟然要我与她同食同住,不许我学习刀枪剑法,更不允许我与其他孩子一起玩。那凌云珊,她明知道我不是她的亲哥哥,却还要来交代让我听她母亲的话,一副令人嫌恶的嘴脸。至于那王爷,更是处处提防着我,我一直装着孝顺,才能活到今天。”凌云志的表情变得狰狞,转而又哈哈大笑起来:“可是,那又如何,他们全都死了,金银珠宝,权势与名利,都是我的了。”

    “我姬舞雪最见不得的,便是那些得了便宜卖乖的人。你不想想,在进王府之前,你的生活何其悲惨。你在街上被乞丐欺负,与乞丐争地盘,争食物。经常被打得头破血流。甚至夜晚还要与蛇虫鼠蚁为伴。”姬舞雪站起来,眉心的红痣越发鲜艳,唇角眉梢都带着凌冽:“你以为是自己的原因才会被王府的人选中?是珊儿,我说过她很善良,对乞丐都很好。她每次出门都会带着碎银子,遇到乞丐都会施舍。她第一次注意到你的时候,是你被别的乞丐打得要死,只是为了争半个馒头。”她的眼眸澄澈却仿佛燃出火苗。

    凌云志身躯一震。姬舞雪冷冷地说:“凌云公子还是请坐吧。”顿了顿,她又抚了抚手腕上的珊瑚珠串,用一种极其可惜的口气说:“人啊,总是不知满足,也总是会被一些东西蒙蔽双眼。你大概不知道,珊儿是喜欢你的。”“胡说,那个不过是表面上温柔善良,骨子里一副假正经的女人。”凌云志气急。“啧啧,你是不承认吗?那可是一个我见犹怜的女孩子呢。男人呐,都是这样吧。”姬舞雪若有似无地摇了摇手上的铃铛。凌云志错愣了一下,慢慢坐在凳子上,像是开始了回忆:“那年,我被接进王府,珊儿对我很好,我只是以为是自己运气好才被挑进来。没想到与她有关。她拉着我脏兮兮的衣袖,叫我哥哥,我自是喜欢她的。只是后来,她那几近发疯的母亲,又要给我张罗婚事,说李家的小姐知书达理,张家的千金貌若天仙,非要我们见一见。那些名门闺秀,不过都是自诩清高之流,之所以来赴约不过是看在凌云将军的面上,一见面就迫不及待地开始奚落我,故意以自己所长来羞辱我一个在外面长大且无所建树的公子。我那些不堪的过往又在人前被生生撕裂开来,那些耻辱让我愈发憎恨这些贵族豪门。所以,我雇人割了他们的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