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羞辱他们

    更新时间:2017-05-26 09:58:36本章字数:3303字

    第二天晚上,天还没完全黑下来,一辆白色的奔驰已经缓缓地停在了远祥大酒店的门口了,车子里的人儿没有风风火火地急着下车,而是习惯性地坐在车子里看着车窗外面——

    她嘴角扬起一个诡异迷人笑意,心里说道:程思远,我来了,我们的游戏又开演了——

    她虽然戴着漂亮的紫红墨镜,别人不能痛快地一堵她的芳容,但从她一流的气质和穿着看去,认识她的人,一眼就能认出她就是凤凰酒吧里的经理——凤姐。

    吴美云今天变成了凤姐的模样,此刻她坐在车子里正悠闲地看着三三两两的客人谈笑着向酒店里走去,突然视线被挡住了,原来是酒店里热情的迎宾小伙正满脸笑容地站在她的车窗前,礼貌地冲她哈腰,准备为她打开车门。

    她微笑着缓缓下车,手中拎着漂亮的小手袋向酒店里走去——

    刚进到酒店大堂,就看见程浩和祥远集团总监高翔,站在那里正迎接那些客人呢,见她来了急忙过来迎接:“凤姐来了。”然后转头对心不在焉的程浩喊道,“这是凤凰酒吧的凤姐,快过来认识一下。”

    程浩这才将傲气的眼眸瞟了过来,嘴里什么也没说,冷冷地看了一眼凤姐,心里想着,怎么把娱乐场所里的人也给请来了,难道这个女人是爸爸的新欢?想到这里他不屑地转头看向别处。

    高翔见他这个表情,有些尴尬,怕凤姐不高兴,急忙打岔道:“酒席在三楼,凤姐请。”

    吴美云一句话也没说,她看都不看程浩一眼,蹬着她那漂亮尖细的白色高跟鞋“咔、咔、咔,优雅大气地从程浩身边走了过去。

    程浩猛地转头向她背影看去,心里奇怪地冒出一个问号:她身上的味道怎么那么熟悉?

    他这才仔细地看了一下凤姐的背影,只见她身材高挑性感,身上穿着白色段子旗袍,上面刺绣着蓝色云彩,一只金凤凰在上面展翅飞翔,栩栩如生。

    脚上穿着一双白色高跟鞋,金色包边,和衣服很是协调,高贵且典雅。头发松松散散地低挽在一侧,像一朵漂亮的菊花,一只晶莹剔透的水晶夹恰到好处地卡在发根,若隐若现。

    她走起路来非常好看,就像是一首美妙的诗篇,一幅美丽的风景画!

    程浩一边看着她的背影,一边低声问身边的高翔:“她是酒吧里的人?”

    吴美云没有跟那些人挤在电梯里,而是独自一个人向楼梯口走去,她感觉到来自背后的目光,也听到了程浩的话。她慢腾腾地走着,听到了程浩和高翔的对话。

    “是的,你可不要小看她,她虽然是凤凰酒吧的经理,可是没有一个客人敢得罪她,听说她身上有功夫,还会弹一首漂亮的古筝。还有其她九凤个个都非同寻常,尤其是那个总经理,听说是个神秘莫测的人物,没有人知道她长什么样,还会我们大中华的国粹——变脸艺术。”

    “哦?这么神秘?再有本事也只是娱乐场所里的女人。”程浩鄙视不屑地说道。

    站在楼梯上的吴美云听见程浩不屑的音调,微微挑眉,目光闪过一束冰冷的寒光,然后缓缓地拾阶而上,耳朵里又传来那个总监高翔的话——

    “你想错了,这十凤可不比那些个娱乐场所里的女人,谁有钱就能带走的,她们若是不愿意的事情,谁也别想得逞。”

    “你不是在吹嘘吧?”程浩还是不相信,如今这个年代还会有这样的女人吗?

    混蛋,你以为,天底下的女人都跟那个坏女人一样的犯贱吗?楼梯上的吴美云在心里怒骂道。

    “千真万确。前不久,也就是凤凰酒吧刚刚开张的第一个晚上,有个地产大亨看上了十凤中的老五,让手下人强行带走,没想到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地产商突然被一颗糖果给打到了脑壳上,然后就痛苦不堪地倒在地上,嘴吐白沫,拼命求饶喊救命。”

    楼梯上的人,刚刚要上第二层楼梯,忽然听见:“程局长,您来了,您夫人呢?怎么没有一起来呀?”

    “她今天身体不舒服。”

    吴美云再次停住了脚步,在楼梯上静静地听着下面的对话,然后微微勾起嘴角,眼中染上一层不屑嬉戏的色彩。

    “叔叔……”听见程浩的声音在喊。

    “嗯,你早就应该回来帮你爸爸了。”

    “酒宴在三楼,我爸在上面呢。”

    “局长大人,好久不见……”

    “程局长,一阵子不见您越发年轻了哈?”

    “哈哈哈……是吗?走走走,大家一起上去吧……”

    那些人众星捧月似的,跟着程思明一起去了电梯口……

    楼道里的美人正准备挪动脚步,忽然又听见下面程浩在问:“高叔,那个地产商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凤姐来到他身边,伸手在他的脑袋上轻轻那么一点,就好了。你说奇怪不奇怪?后来就没有人敢在酒吧里撒野放肆了。”

    “这么说,刚才那个女人还有点功夫?”

    “当然了,不然会给她们总经理发请帖吗?”

    吴美云没有再听下去,快步上楼去了。

    她来到宴会厅,见那些客人正围着程思远兄弟俩个在相互拍马屁,她选择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

    她刚刚坐下,就看见程浩从电梯口急匆匆地进来了,随即目光四处巡视着,当看见她时,目光安静了下来,然后看向一边摆着的自助餐——

    爸爸还记得我喜欢自助餐!程浩转头用亲切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程思远。

    吴美云看在眼里,心里在问:‘难道这就是父子的亲情吗?她正冷眼旁观着,突然见一个年轻姑娘冲了进来,嘴里兴奋地喊他:“程浩……”

    是她——王美丽?那天酒店里这个表姐怎么没有出现啊?恐怕是故意躲起来的吧?

    程浩听见声音,皱起了眉头,好像已经知道来人是谁了。

    王美丽笑嘻嘻地来到他面前,她是这个酒店的经理,所以她会来去自如地出现在这里。

    她看着程浩满脸花痴地傻笑着,原来她,喜欢他——

    吴美云摘下脸上的紫红墨镜,放进随身的小皮包里,然后继续冷眼旁观他们……

    此刻程浩看着面前站着的王美丽心里在想着,如果她不是李若兰的女儿,他可能会听爸爸的话,娶了这个从小就喜欢自己的姑娘,偏偏她妈妈是李若兰,他就怎么也喜欢不起来了!

    “咋咋呼呼的叫什么?傻笑什么?该干啥干啥去。”他不耐烦地冲王美丽低声吼道,然后自顾自地走开了。

    王美丽看着他的背影撅嘴,手指心不在焉地拉扯着胸前的卷发。

    “丽丽……”

    她转头,看见妈妈浓妆艳抹地穿着一身火红走了进来,她迎了过去:“妈,你的妆好像有些浓了。”王美丽低声提醒着妈妈,同时不希望妈妈这么快就厚颜无耻地又出现在酒店里了。

    “浓什么?我喜欢这样。你看现在的那些明星,那个不是浓妆艳抹啊?你妈妈我又没整容,艳点又何妨?刚才程浩跟你说什么来着?”

    “他……他让我不要傻笑。”王美丽转头看向不远处的程浩,再次撅嘴。

    “他说的没错,傻笑有什么用?能虏获男人的心吗?想留住男人的心得好好地动动你的脑子才行。”李若兰口气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她低声数落着女儿,目光巡视着不远处的程思远,见他正看向她这边,皱眉头呢,好像在说:你又跑来干什么?还不嫌丢人啊?

    她也用目光回答程思远:你气什么气?今天晚上的宴会我怎么可以不来呢?

    俩个人眉目传情着,一边的吴美云尽收眼底。

    就知道说我,你不也是没有抓住程伯伯的心吗?还弄得满城风雨,王美丽在心里不服气地嘟囔着。

    母女俩个在一边开始嘀嘀咕咕起来……

    程浩看了一眼吴美云,然后也一个人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听着他爸爸在跟那些人说笑着……

    他的心、却在不自觉地注视着不远处的吴美云,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对这个女人感起兴趣来了,也许是刚才听了关于她的故事吧,也许是因为她身上有着自己想闻的味道,他也说不清楚,到底为什么?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见李若兰的声音在问:“丽丽,那个女人是谁?”

    他不由得转头看去,见她们母女俩个正看着那个凤姐,好像刚刚才发现她。李若兰看着她的目光里满是羡慕嫉妒恨。

    “我没见过这个女人,她没来过酒店,我不认识她。”王美丽见他回头看她们,嘴里一边回答母亲的问话,一边冲他妩媚地笑着。

    他赶紧避开她的视线,然后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眼吴美云。

    没想到的是,他的目光正好与吴美云的目光对上了,摘去墨镜的她,面孔完全呈现在他的视野里了,她确实是个美人坯子。

    程浩想躲闪开吴美云的对视,可是被她眼眸中的那份戏弄和深不见底的怪异表情给迷惑住了:这个女人心里在想些什么?为什么用这种目光看我?是在勾引我吗?有意思。

    小子,你是看不懂我的内心的。吴美云在心里说完这句话,美丽的头颅轻轻一转,目光转向了李若兰那边,听见她在低声对她女儿说:“这个女人肯定是你程叔叔的新欢,要不然她不会出现在这里。”

    很好,她在吃醋,那你就多喝些吧。她丢给李若兰一个冷厉的眼神。

    她只一眼,让李若兰仿佛被利剑深刺了一下,震撼到了,她强烈地感受到了这个陌生女人眼中不怒而威的杀气。

    这个女人好厉害,看样子她和程思远的关系已经不一般了,所以才敢这样轻视我。李若兰自作聪明地想着,更密切地注视起吴美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