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七窍生烟

    更新时间:2017-05-28 09:10:38本章字数:3444字

    一时间,宴厅里的气氛紧张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你们是受谁人指使?”程思明气得浑身发抖,指着那些人问。他万万没想到,在他的管辖之内,竟然有人明目张胆地来这里找事,敢在他这个太岁头上动土,明显是不把他这个警察局长放在眼里。

    依旧是带头那个花脸回答他:“我们是受天上观音娘娘指派而来。怎么,不高兴了啊?要不你去问问程思远,看看他是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才惹怒了天神娘娘。”

    “一派胡言,统统跟我去警察局。”程思明说着拿出手机准备给自己的手下人打电话。

    带头人身体灵巧地一个弹跳,一脚将他手中的手机踢飞,嘴里喊道:“局长大人,您还是省省力气吧,要不然惹怒了我们女神娘娘,连你一起跺。”说完转身冲那些人一挥手,“走,任务圆满完成,打道回府。”说完和那几个人若无其事地扬长而去。

    程浩愤怒地走过来将那些花圈踢倒在地上,然后目光直逼不远处的吴美云——

    他居然看出来跟我有关系,很好。吴美云给他一个戏弄的笑意,然后低头继续看她的手机,耳朵在关注着宴会厅里的一举一动——

    程思远在一旁正安慰着程思明,好让他这个局长弟弟面子上在众人面前好过得去:”思明,这些人说不定是我在生意场上得罪了哪个小人,才让这些小丑来这里捣乱的,不要跟这些人计较,犯不着为她们生气……“

    ”就是就是……“其他客人也急忙附和。

    ”是啊,像程总这样的大人物,拥有那么多的公司企业,被小人算计,那是在所难免的事情,程局长跟这些人生气,那就太不值得了。“

    ”是啊是啊,程局长息怒……“

    那些人乘机使劲地拍起马屁来……

    程思远的助理秘书赶紧去喊那些保安:“你们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过来把这些东西给扔出去。”说完自己带头去拿横七竖八被程浩踢倒在地上的花圈……

    高翔和其他人也赶紧过去帮忙……

    旁边还有好几个女人围在一起在低声窃窃私语着:”你们看见没?刚才那些人都是女人装的……”

    “是女人,那些小身板是满不过我们女人眼睛的,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程浩听见了她们的对话,目光还是时不时地看向不远处的吴美云。

    程思远也听见了那些女人的对话,心里在奇怪,是哪个混蛋在跟他过不去?竟然找些女人来闹事,还装扮成那样……

    大家心里也都各自在猜想着、分析着,一边看着那些人手忙脚乱地将地上的花圈搬走。

    吴美云坐在那里又听见那些女人在说:“这些女人胆子真大,不知道程总怎么得罪她们了?”

    “肯定是程总没让那些女人满意呗……”其中一个女人神神秘秘眉飞色舞自作聪明地说着……

    然后那些女人都会意地笑了。

    吴美云听在耳朵里,心里骂道:一群蠢猪。然后冲身边的老鹰勾了一下手指头——

    老鹰心领神会,连忙将头靠近了她。

    吴美云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不要告诉任何人有关于美云的事情,这里的人对美云一无所知。如果他们知道了美云的事情,就是你说的,后果你明白的……”

    “明白明白……”老鹰心领神会地冲她连连点头。

    程浩看着他们交头接耳地说着什么,心中生气,真想走过去拖起这个女人将她扔出去。

    吴美云知道他一直在关注着自己,此刻她又转头冲程浩投过去鄙视嘲讽的一眼。

    程浩看见她这目光,心里气得七窍生烟,在心里叫嚣着:你给我等着,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不一会,宴会厅里的那些花圈就被拿走了,程思远赶紧开口说话,好驱散尴尬郁闷的气氛:“哈哈哈……这些小人演了一出丑戏,让大家见笑了。可能是我平时在商场上得罪了一些小人,没办法啊!商场如战场啊!得罪人那是商战场上经常发生的事情了!所以大家莫要见怪,我们该吃吃,该喝喝。来人,开香槟……”程思远强压住心头怒火,装作若无其事地招呼着大家。

    酒店里面的服务员早就等候在一旁了,此刻听见他宣布开始,连忙打开香槟。

    程思远让程浩端起第一杯香槟酒,然后才让服务员将香槟送到每一个客人手中。

    宴会厅里的气氛重新变得热闹起来……

    吴美云没有去接服务员端给她的香槟,而是站起,拿着她的小皮包准备离开。

    老鹰一把拉住她的手:“别走啊,一会带着我一起走,我好久没有看艳火凤凰的歌舞了,很是想念啊!”他煽情地大声说道。

    “一会他们会带你去凤凰酒吧的。”吴美云说完甩开老鹰的手臂,缓缓走向电梯门口。

    程思远看见她走了,心里舒了一口气,这个女人给他一种说不出的压力感,就像一枚定时炸弹,她在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冒出来什么气人的话呢,还是走了的好。

    他装作没有看见,急忙端起手中的酒杯对着所有的客人高声喊道:“来来来,让我们一起碰杯,庆祝我儿子长大成人,完成了我望子成龙的心愿……

    程浩见吴美云向电梯口走去,他急忙放下酒杯跟了上去。

    吴美云刚刚进了电梯,他就挤了进去。

    吴美云没有理睬他,伸手按了电梯按扭,一楼。

    电梯们合上,然后快速下沉。

    程浩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背影,愤怒地开口问道:“我们父子怎么得罪你了?为什么要让那些人给我送花圈?”

    他果然猜出来了:“你没听见她们说的话吗?想知道原因去问你爸。”

    电梯三楼到一楼,片刻间就到了,电梯门刚刚打开,程浩急忙伸出长胳膊按上了电梯门,然后堵在电梯门口,脸色暗沉地盯着吴美云的面孔,冷冷地说道:“我想听你说。”

    “我不会告诉你的。让开。”吴美云冷冷地命令他。

    “我要是不让呢?”程浩紧盯着她的面孔,心里好想狠狠地揍这个女人一顿,竟然敢在他的宴会上送花圈。

    “我再说一遍,你给我让开。”吴美云的语气强硬起来。

    程浩也不买账,就那么堵在电梯门口,不说话,一时间俩个人僵持在了窄小的电梯里,气氛紧张压抑,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情绪骚动……

    吴美云不想跟他僵持在里面,她可没时间陪他玩,于是伸手去推他——

    哼,我就不相信你们这些女人会是什么好女人,程浩想到这里,顺势一把将她拖进自己的怀里,想轻薄调戏她一番。可是一股更强烈的栀子花香味直冲他的鼻孔、心脾,还有那软绵的身体感官,让程浩愤怒的思绪立刻纷乱起来,前一秒还想整人的他,下一秒就心慌意乱了起来。

    这个女人身上的味道怎么那么熟悉?还有这抱着的感觉,怎么也……

    程浩一时间呆住了,呆呆地想着,什么花圈,轻薄,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看着吴美云的面孔,他心里在拼命地想着香味的来源——

    吴美云被他放肆无礼的一抱触怒了,想推开他,可是推不开,程浩死死地搂着她的腰。为了不泄露自己的功夫,她只好先由他抱着,抬起愤怒的眼眸看向他——

    于是俩个人又对上了心灵的窗口——

    四目相对,一个是恨意无穷!

    一个在飞快地翻寻着脑海中的记忆——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混蛋,你竟敢轻薄我,想快点死吗?早知道你就是程思远的儿子,那天晚上我就应该让你去见阎王,我却……

    程浩看着她深不见底的眼眸充满恨意,里面还有着数不清的复杂情愫。

    凌厉的目光像刀子般刺进了他的心脏,好恐怕的眼神啊!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如此恨我?眼睛里的复杂情感又是为何?

    她到底是谁?

    程浩可是个大学士,这些年在国外不但拿到了很多学位,而且还特别喜欢研究人的心里,所以,吴美云看他时,眼睛里偶尔闪过的复杂情愫,他都觉察到了。

    “放开我……”吴美云再次命令他。

    “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么恨我?”

    难道他认出我来了?吴美云心里一惊,急忙转开目光,不再看他。这个混蛋很聪明,希望他没有认出我来。

    “你回答我啊……”

    看样子不动点功夫,今天是甩不掉他了!吴美云想到这里,手向他的腰上摸去——

    程浩忽然感觉到,左侧的腰上好似被五支利剑刺中,痛的他不由得放开了她的身体,靠在了电梯的墙壁上,他惊恐地看着她:“你……你……”他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吴美云没有看他,快速地按开电梯门,然后潇洒地快步走了出去。

    程浩捂着吃痛的腰部,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眼前,才收回目光,然后轻轻地扭动了一下腰部,还好,没有伤到骨头,这个女人真的会功夫!

    我在国外这些年无聊的时候也学过跆拳道,感觉还不错,没想到在她面前,竟然不值一提!程浩在电梯里唏嘘不已!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怪不得那个老鹰对她敬畏有加。

    程浩靠在电梯里的墙壁上,脑海里回放起刚才吴美云说过的话,“……想知道原因去问你爸。”

    我爸爸到底怎么得罪这个女人了?原先还以为她是爸爸新交的情人呢!我竟然猜测错误,妄为我一直在研究人性!程浩想到这里轻轻摇头。

    他缓和了腰上的痛感,重新回到了宴会厅,看见爸爸正端着酒杯在跟老鹰说话,他想知道爸爸到底跟那个凤姐有过什么过节,于是急步走了过去……

    突然听见爸爸在说:“熊总,看样子你和那个凤姐很熟悉啊,能不能跟我讲讲她的事情?”程思远开始打探吴美云的历史背景,他没有忘记刚才那个让他名誉扫地的漂亮女人,他很想知道那个女人的一切。

    程浩急忙停住脚步,故意端起一杯酒站在他们不远的地方听着,他也很想知道爸爸的提问,所以没有过去打扰他们。

    “程总啊,我说你招惹谁不好?偏偏要招惹上美云!你招惹上艳火凤凰,麻烦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