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i,你好呀

    更新时间:2017-05-25 22:18:52本章字数:5298字

    “小伊洛,你看,太阳公公回家了,我们也回去咯!”夏洛指着远处渐渐消失的咸蛋黄对一个两岁的扎着两根羊毛辫的女孩说。洒在身后暖暖的阳光也敌不过身后墓地带来的透彻心扉的寒凉,脚丫落在千疮百孔的叶被上,嘎嘎地作响,那是心碎的声音……

    第一章:hi你好呀

    夏洛第一次发现聂伽伊的存在是在大一的暑假。那是在暑假时,夏洛无意中翻看专业细分名单,聂伽伊,三个红字猛地映入她的眼帘,从金融学方向转到中文方向?!嗯。这个女生有点意思,竟然从最热门的专业转到最冷门的专业方向。能做出这样决定的到底是个怎样的女生?

    开学第一天,上午在阶一教室举行班干竞选,其实也谈不上竞选,甚至是班长哀求着同学帮忙做班干。没意思!竞选到一半的时候,夏洛腾地站起来,在古代汉语课代表的下面胡画上自己的名字,她就喜欢这一门课!谁也不能跟她抢!不过照着眼前大部分人都是低头族的状态,估计这古代汉语课代的职位也跑不了了。哼!夏洛简单地说完自己的名字,要竞选的职位后,随后就在第一排落座。

    就在竞选进入尾声的时候,代理班长褚杨拿着话筒环顾一圈教室后,顿了顿说道:“还有人要竞选吗?!要是大家都没有意见的的话,那班干竞选就到此结束咯!”夏洛眯着双眼面无表情地看着黑板上的名单,上面有不少人她是认识的,基本上都是大一时有过做过班干的经验的。

    “没意见,没意见。”

    “怎么都行,快点结束吧,我还没吃早呢!”……底下一群人七嘴八舌地说着。

    “吱呀吱呀”,后面有人起来了。

    “大家好,我叫聂伽伊,是大二才从金融系转专业来的,我个人是比较喜欢古代汉语的,所以我想和上面这位夏洛同学竞选古代汉语课代这个职位,谢谢大家了。”夏洛低着的头猛地抬起来,不禁眯着眼睛打量起在黑板前一笔一画刻写聂伽伊三个字的女生。微微泛黄的过肩的长直发,前额披着齐眉的刘海,上着灰蓝短袖,下穿米白短裤,戴着黑框眼镜,皮肤白皙,谈吐简要清楚。“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夏洛看着眼前的聂伽伊,不自觉地念出了《硕人》的诗句,有点儿意思,夏洛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那现在古代汉语课代有两人竞选了,还有人要参与竞选的吗?”褚杨抿着嘴唇再环顾一圈四周,还是一片黑压压的草丛,最后又看了看夏洛与伽伊。“要是没有人要竞选的话,那我们现在为夏洛还有新同学伽伊进行投票吧。你们两个可以先走了,待会结果出来我再告诉你们。”

    伽伊回到座位上拿手机和背包的时候,夏洛已大步迈出大门,直奔饭堂了。待会吃什么好的呢?吃面吧!好久没吃辣了!

    伽伊看着夏洛远去的背影,打开手机微信班群,在上面找到夏洛的微信号,点开却看不了她的朋友圈,却停住了脚步,没了下一步举动,夏洛走得越来越远了。

    “夏洛,你要不要当个英语课代表呀(表情:哭笑不得)”,褚杨在微信里问她。

    “千万不要!我英语最差劲!!(一连串嚎啕大哭的表情)我就算做不了古代汉语课代表,也不要当英语课代(一连串哭笑不得的表情)。

    “好吧(哭笑不得的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当不上古代汉语课代表,夏洛的心里反而下了一块大石,古代汉语课代做不做也不要紧,想学总能学好的,只不过做了课代更方便与老师进行学习上的交流而已;对聂伽伊,这个温婉而充满自信的女生,她没有丝毫不满与讨厌,更多的是好奇。而好奇代表着什么?

    “你们认识那个新来的女生聂伽伊吗?”夏洛转过身歪着头问宿友,手机黑屏的那一瞬间还可以窥察到画面停留在微信名是“卡哇伊”的个人详细资料那里。

    “聂伽伊?不太熟悉,刚刚转来的应该大家都不太熟悉吧。”宿友晓慧蹙着眉头回答,晓慧的眉毛比一般人的要粗犷的多,又粗又黑,她蹙起眉来,眉间就像两股发辫紧紧地拧在一起。

    “听说她是从金融专业转来的,好像说是比较喜欢中文。唉,真搞不懂为什么从热门的专业转到就业最困难的中文。”宿友李静也转过身来。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嘛!”夏洛说着就咧开了嘴,“夏洛,你怎么突然就谈起聂伽伊了?不会是因为今天她跟你抢了古代汉语课代做吧?!”李静眨着眼睛坏笑着说。接着整个宿舍都爆笑起来。

    “你们要怎么想就怎么想好了,只是对她这个人感到好奇而已。”夏洛低着头摆弄手里的手机说。“不过,我听说她和我们班的李玉箫关系很好,好像是高中的朋友。”宿友钟玉看着夏说,“哦。”夏洛嘟着嘴唇点了点头。

    “玉箫,你和夏洛熟悉吗?我做了古代汉语的课代表,她会不会生气,甚至讨厌我呀?”阳台上伽伊歪着头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说。微微泛黄的直发在微醺的黄灯下呈现出温暖的棕黄色,一滴滴来不及擦干的水珠顺着黄的发亮的,微卷的,丝丝缠绕的柔发滑落到肩膀上,白色衬衫的两侧肩膀都开出了水莲花,一小朵一小朵连成大朵。

    “嗯?不是太熟悉,不过在我看来,她不是那种小里小气的人。放心啦!她不会这么容易生气的,如果她真的生气也没办法呀!毕竟你是大家投票选出来的嘛!”玉箫在旁边搓着衣服有点吃力地说。

    “ 那她人好吗?容易相处吗?”伽伊凑近玉箫的耳边轻声问道。

    “嗯?”玉箫侧着脸看看伽伊说“挺好的一个人吧。比较随和和热心,不过有那么点沉默寡言就是了。”

    “你怎么知道人家沉默寡言?你又和她不熟悉。”伽伊别过脸说,又一滴水珠滑滑梯一般滑过秀发,滴落在肩膀上。

    “那你又问我干嘛?!快点擦干你的头发,洗完衣服睡觉啦!整天就磨磨蹭蹭。”“知道啦!知道啦!”伽伊向阳台外眺望。

    九月份的夜空总是那么清澈,透明……

    送走了热情似火的九月,迎来了温柔似水的十月。

    在九月里,夏洛进入了校的青年志愿者协会,成为一名普普通通的青协志愿者,这是她高中以来一直想要做的。还有,意外地,她成为了中文系的女子足球队的一员。而伽伊却什么组织或者社团都没有参加,她也没这个意愿。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十一”长假会这么长,往年感觉都是“飞瞬即逝”的,可能是今年没回家的原因吧,夏洛想。

    十月八号上午上课,夏洛像往常一样坐在教室中间的位置,她不喜欢靠前的,那样在老师面前什么小动作都会被察见;也不喜欢坐在后排,那样什么也听不见,也没法集中精神,所以中间的位置最合适她了。但上完整个上午的课,夏洛时一个字也记不住,她的心思早已不知飘落哪里去,她的灵魂早已从她的身体里出逃了。 整个早上都看不见伽伊的身影,她应该在路上吧。

    夏洛的朋友圈里有一条这样写到:当你发现一个人会整天出现在你面前,不仅是因为你的眼里有她,更重要的是她也住进了你的心里。从何时起,伽伊不知不觉地出现在夏洛的眼里。

    其实夏洛怎么会不懂得这份感情意味着什么,但无奈就遇上了那么一个人。夏洛认为人生最美好的事就是遇见,遇见那么几个人,无论对的还是错的,他们总会把我们带到更远方去,去流浪,去闯荡,去改变,去成长……

    才在前几年,夏洛才被另一个人折服,也是那个人领着夏洛走上不归的弯路。直到遇见伽伊以前,夏洛还停留在那个人带给她的伤痛中,在那里的最深处,最黑暗的角落里,夏洛像一只全身挂血的小猫,在最角落里蜷曲着瘦小的身躯,一下下的舔舐着别人给的伤口,只有隐藏于黑暗中,才有可能减少被伤害的机会。

    在下午,夏洛与宿友晓慧一起前往教室的途中刚刚碰见拎着大包小包的伽伊,她站在教室门口朝着夏洛走来的的方向微笑,玉箫走在夏洛的前面。这样也好,夏洛心想。虽然待会要上的是万恶的英语课,但此时心里却乐开了花!夏洛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学中文的还要学英文,还要考四六级,博大精深的内涵丰富的国语都没学好,还要追求精通英语。当然这也是出于她英语不好的原因才这么想的。人生嘛,人总会乐极生悲的。

    “夏洛?!”英语老师的魔爪最终还是伸向了夏洛。英语老师每节课都会提问几个同学,而每节英语课提问时间,教室总是死一般寂静,能听见的都是叽里咕噜的咽口水的声音,砰砰咚咚的急速的心跳声,嗦嗦的清脆的纸张来回翻动地声音,笔袋或者笔掉落的声音……就是听不到大家都想听到的自告奉勇的勇猛之声,恐怕也不会听到的。

    天哪!怎么办?!夏洛缓缓地站起来,双手紧紧握住桌子的边缘,撑着手又呆呆地看了一会屏幕上的题目,还是不会。沉寂在体内的血红细胞都活跃开来,一股脑地往顶上方冲,喊着闹着要为大脑君助一臂之力,夏洛感觉脑袋溢满的血红细胞都要往外喷发了!周围坐着的同学都按捺不住地纷纷小声提醒夏洛,可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根本听不清楚,更像是处在炎炎夏日的空地上,四周传来的都是吱吱喳喳的鸟鸣声,那么聒噪,那么单调,徒增人的烦躁。

    “嗯?”英语老师皱着眉头,嘟着嘴唇,身体稍稍前倾地盯着夏洛看。越紧张头脑越混乱,夏洛急得手心,后背都冒汗了,也没想出个相对合适的答案,只能盯着英语老师,大眼盯小眼,僵持了那么两分钟,英语老师手一挥也就让夏洛坐下了。然而接下来夏洛几乎每次抬头看屏幕都会与英语老师得目光相撞,满屏得尴尬让夏洛忽地又低下头。

    这一节课夏洛也听不进去了,一个是因为英语老师,一个是因为刚刚注视站着的她的同学里也有伽伊。突然她就后悔下午见到伽伊了,

    在伽伊面前糗大了。

    下课后,晓慧要留下来开班干会议,玉箫也是。但夏洛一下课就飞一般地闪出了教室,刚刚太丢人了!但在下半段楼梯那里,夏洛抬头就看见了站在楼梯口的洛伊,洛伊也看见了她。但两人对视一秒钟后,纷纷闪开了目光。夏洛只得低着头飞跑着赶往下一条楼梯口,她一直感受得到来自后方的直直的盯视,她的后背的衣服都快要被盯视得燃烧殆尽了!今天她准备走另外一条近道抄返宿舍!

    可有时候缘分就是那么巧合!

    好笑的是,在近道的拐弯处,夏洛抬头就碰上了刚刚的伽伊,怎么也逃不掉了!随即两人都停下脚步看了看对方,不由自主得咧嘴笑了,两个人都好像在说怎么那么巧呀!自然,她们两人只好同道一起回宿舍了。

    这是她们第一次走得那么近,第一次谈话。

    “你怎么也走这条道回宿舍了呢?”夏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左手一直紧握手机,右手紧紧抓紧挎包的肩带,不断来回摩挲。

    “我也以为你去饭堂了呢?怎么也走这条道回宿舍了?”伽伊微微侧着头微笑着说。

    伽伊的声音比较细小温柔,但咬字清晰,透露着一股自信;而夏洛显得略微过于紧张与拘谨了。夏洛侧着头,她的目光碰上了伽伊明亮清澈的眼睛,忽地又调转了头,转而盯着前方,握着东西的双手抓得更紧了。微风吹拂,把弄似得把伽伊的长发吹起,放下,吹起,放下,有那么几丝秀发紧紧贴住了伽伊的脸庞,伽伊只能用手一丝一丝地把长发撩到耳后,她的耳朵粉粉的。夏洛看着这一切,她的心都给醉了,感觉整个人躺在秋日的湖中心的小船上,和煦的阳光,徐徐的微风,天空偶尔飞过一两只欢快歌唱的小鸟,鱼儿时不时跃出水面,争看这大好秋光,整张小船在湖中心那么摇呀摇……

    “对了,今天上午怎么没见你上课呀?”夏洛问。

    “我吗?嗯,我请了上午的假,这次放假后可能要等到春节才能回家了。”伽伊抿了抿嘴唇说道。

    夏洛一个侧头就可以看见伽伊那弯弯的蛾眉,那高挺饱满的鼻子,那弧形有度的薄唇……

    “你有参加什么社团或者组织吗?”伽伊盯着夏洛说,脚步也随之放慢了。其实伽伊早就知道夏洛进了校青协,进了系的女足队。当她从玉箫的口里听到夏洛参加了足球队,一脸惊讶地把玉箫的手机抢过来,来回翻看夏洛近期的朋友圈,关于女足招新的,校青协宣传的几乎霸占了后半个九月的朋友圈,看来是事实了。伽伊指头不停地上下移动,眼里闪烁着不一样的光芒,单眼皮的小眼睛的瞳孔也放大了,嘴角不自觉地往上扬。

    “你干嘛?!”玉箫被伽伊这一突然的举动吓得身子往后一缩,她和伽伊相识这么多年,很少看见淑女风的伽伊有这么勇猛的举动。“你要看什么跟我说就好了,这么激动干嘛!”玉箫给伽伊翻了一阵白眼。

    “没有,只是好奇,怎么会有女生主动参加足球队,看起来夏洛也不像是有练过呀?听别人说,踢过足球的女生小腿肉都比较明显呀。”伽伊盯着手机屏幕说。

    “我怎么知道啊,可能人家喜欢呀!我发现开学以来,你好像对她比较感兴趣哦。”玉箫一脸坏笑并且眨着眼睛盯着伽伊说,“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是不是对她有什么想法?!”

    伽伊停止了滑动屏幕,愣了愣,把手机往玉箫手里一塞,转过身背对着玉箫说:“我只是好奇心比较强而已。”

    “嗯,”夏洛仰起脸看着天空说:“青协和,系的女子足球队。你呢?”夏洛都没听说伽伊参加了任何社团和组织。

    “我什么也没有参加,对他们也没什么特别感兴趣的。对了,你怎么会参加足球队呀?”伽伊哭笑不得看着身边的女生说。这个女生有着一张圆脸,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双眼皮,高挺的鼻梁,大嘴巴,常常会露出暖心的笑容,中等的身材,比一般的女生体格看起来多了一份刚强,也是一头柔长的黄发,身高两人都几乎持平,都在一米六三左右。

    夏洛不好意思地低着头笑了笑说:“因为足球队的师姐之前帮了我一个忙,还有因为可能长得比较健壮的原因,无意中被辅导员相中了做足球队员。”

    “没有呀!你一点也不健壮!真的!”伽伊摇着头红着脸说。

    夏洛不好意思地扭转了头,伽伊也低着头含笑。

    “对了,你在哪一个宿舍?”夏洛踢着脚边的一片落叶说。秋意渐浓,偶尔有一两片灰黄的落叶落在肩膀,头上,再随风缓缓地滑落。

    “303,你是在201,吧?”“嗯!”两人一时无语,静静地走着。微凉的秋风吹来,将头发撩起,放下,撩起,放下……两人在楼梯口那里道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