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前生无忧

    更新时间:2017-05-28 15:04:47本章字数:2583字

    凌月在睡梦中被摇醒,睁开朦胧睡眼,一个白衣男子映入眼帘,他靠坐床边,乌墨般的长发从耳边垂下,面容清俊绝伦,气质温润如玉,约三十上下年纪,他嘴角含笑,眼神温柔地看着凌月,用手将凌月凌乱的发丝轻抚到耳后。

    凌月轻柔地唤了一声:“爹”,慵懒的她一边揉眼睛,一边打哈欠,低喃说:“我还没睡够呢。”

    “你继续睡吧,爹是想告诉你,爹又要出谷几日,你不是不满我以往总不当面跟你说,留信就走吗,现在我学乖拉,不会再不告而别了。”

    “爹又要出谷?”凌月‘腾’的一声就坐了起来,拉住爹的手央求道:“爹,这一次带上我好不好?不要总是留下我一个人。”

    男子用修长的食指刮了刮凌月的鼻子,宠溺地说:“别闹,爹会尽快赶回来的。”

    凌月摇晃着男子的手臂撒娇:“爹,我都这么大了,你就带上我吧,我也很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

    “月儿,你知道我不是去玩,我有很多事要办,你的武艺还不够精深,跟着我太冒险了。”男子轻柔地抚摸着凌月的头:“乖,爹答应你,今后待你武艺成熟,一定会带上你,现在真的不是时候。”

    凌月没再说话,松开拉住爹的手,低垂着眼眸。

    “月儿,乖乖等我回来,好吗?”凌月虽觉得委屈,却还是乖巧的点点头,突然她像想起什么般,一骨碌跳下床,说道:“爹,你等我,我给做早饭,你吃过再走吧!”

    清英微笑着轻轻摇头:“好,好,好,你慢慢煮,我等着。”

    凌月至小与爹长居在无忧谷,不食人间烟火,爹就是她的唯一,是她的全世界,幸得爹无比宠爱,生活快乐无忧,只是爹偶尔会出谷一段时间,留下凌月一人在山谷中,这恐怕就是凌月唯一的不快乐了。

    爹名唤清英,曾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侠客,在19岁那年救下父母双亡的凌月,那时凌月年仅3岁,受了伤,倒在血泊中,逃过一死。

    清英发现女孩尚有气息,将她救活,取名凌月,开始清英只是将她背于身后,继续行走天涯,后发现这处世外桃源般的山谷,便决定在此养育凌月长大成人。

    清英从不提自己不是凌月亲生生父的事,待凌月关爱备至,不是生父更甚生父;关于身世,凌月只知自己并非清英亲生女儿,其余一概不知,她得清英这样的父亲已是幸事,前尘往事已不再重要。

    她最不解的是爹为何总是独自出谷,小的时候,爹总说等自己长大就会带自己一同出谷,现如今自己已经18岁了,已是大人了,爹还是不肯带自己出去,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的武功太差了吗?还是另有其因呢?

    凌月站在山谷边缘的屏障内,望着爹远去的方向,出神良久,她尝试着用手去破解屏障,却被反噬,一股强大的力量弹出将她击倒在地,凌月用手捂住被击中的地方,虽只是轻微疼痛,但心里却因不能出谷感到挫败又惆怅。

    爹不在的日子凌月觉得异常孤单,只有在这时,她才会向往山外的世界,也只有在这时候,凌月才会用心习武,她不停挥舞着手中的剑,重复着爹教过的招式,竟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三天过去,凌月还在练武,这时,一个身影突然从山外飞扑进来,摇摇晃晃走向凌月,凌月定神一看,竟然是爹!

    凌月丢下剑,慌忙跑去扶:“爹,你怎么了?!”

    看到爹煞白的脸,捂着胸口的手里不断溢出鲜血,凌月心头大震,不禁倒吸口凉气。

    清英强撑体力看着凌月,牵动嘴角唤了一声:“月儿”,便呕出一口鲜血,晕了过去。

    “爹!”凌月突然受到清英身躯的重压,身形一晃,差点摔倒,她吃力抱起清英,将他抱至竹屋床上,解开衣服,查看伤口,伤口大大小小好几处,被剑和飞镖所致,最深的一处是位于心口旁的剑伤,这伤已经刺穿身体。

    凌月失声惊呼,眼泪不由落下,她紧咬嘴唇,齿间深深陷入唇瓣,她只学过简单医术,面对这始料未及的变故一时手足无措,但她深知爹的伤势不能耽误,便压抑住内心的痛苦不安,急忙找来草药,为爹清洗伤口,面对爹鲜血淋漓的伤口,凌月的手不住颤抖,好不容易才清洗包扎妥当。

    “爹,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快醒来啊!”凌月泪眼婆娑看着床上气息微弱的清英,不住哽咽。

    她煎好治疗伤口的草药,准备给爹喂药的时候,忽听一声巨响,从谷外传来,这异响如同惊雷般划破寂静的夜空,凌月立马放下药汤,正准备出去一探究竟,手却被轻轻拉住,凌月惊异,瞬间回头看向清英,只见清英柔柔的望着她,凌月连忙握住爹的手,惊喜的叫道:“爹,你醒啦?”

    清风的声音沙哑无力:“月儿,别去。”

    凌月急迫地问:“爹,你怎么会伤成这样?发生什么事了?”

    “月儿,原谅爹不能再保护你了,这有危险,快离开这。” 

    凌月听爹这样说,拼命摇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落下。

    清英吃力的抬起手,擦拭凌月的眼泪:“别哭,我的月儿最坚强了,后山有出口,快从那逃出去。”

    凌月坚定地摇头:“不,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爹!”

    突然一群黑衣人闯进来,凌月警惕的拾起地上的剑,惊问道:“你们是谁?!”

    领头的黑衣人看到凌月,神色微变,闪现出一抹狡黠的目光,问道:“想必你就是凌月了?”

    凌月不理会他的问题,心下骇然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她打量来人,这些人加起来总共有二三十人,全部手握兵器,绝对来者不善。

    凌月充满戒备,紧握手中长剑,随时准备出招。

    黑衣人见凌月的样子轻蔑一笑,向周围的人吩咐道:“她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带走她。”

    他顿了一下,看向床上的清英,眼神里充满杀意:“干掉清英”。

    清英艰难起身,伤口被牵动,嘴角不断有鲜血溢出,他强忍剧痛,挡在凌月身前。

    “爹!”凌月紧张爹的伤势,知道他是在硬撑,感到十分痛心,不自觉的用手搀扶住他。

    清英嘴角带血却目光柔和看着凌月,轻声说:“月儿,想办法逃出去,这里交给我。”他推开凌月搀扶的手。

    凌月摇头:“不,我不会让他们再伤害你”,说着凌月举剑向领头黑衣人刺去。

    黑衣人躲闪开,却没有还手,故意让她,看到其他黑衣人想动手,还出声喝止:“别伤她!”

    清英借机使剑刺向领头人,旁边的黑衣人看到立马用剑挡开,顿时几个黑衣人一拥而上,想要将清英置于死地,清英重伤在身,每次出招都会牵动伤口,但他仿佛忘记了痛疼,接连快速出招,将一众黑衣人压制住。

    领头人的武功在所有黑衣人之上,他撇开凌月,飞身半空将一股极浑厚的内力凝聚在剑上,对准清英的方向奋力掷出,凌月见状飞跃至清英跟前,用身体挡住剑,被剑狠狠从身后刺入,刺穿胸口。

    凌月顿感胸前剧痛,一口鲜血喷出,倒在了清英的怀里,黑衣人们傻了眼,都停止了动作。

    清英来不及相救,让凌月因替自己挡剑而一剑穿心,顿觉痛切心扉,竹屋里响彻他撕心裂肺的哭喊:“月儿,你怎么这么傻!”

    凌月躺在清英的怀里,胸前血流如注,她的声音极其微弱:“爹·····’她凄然一笑,看着清英缓缓闭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