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酒中豪杰

    更新时间:2017-05-30 11:51:31本章字数:2067字

    云队带凌月来到街边的夜市摊,找了一处位置坐下,因为是矮凳,凌月坐下后,裙摆全部落在地上,云队拿菜单递给她:“看看,要吃什么?”

    凌月怯怯地接过菜单,心想,上面的字怎么一个都不认识呢?

    云队看她的样子,噗呲笑出声来:“妹妹,你菜单拿反了!”

    “啊”凌月意识到自己出糗了,忙把菜单递回云队面前:“吃什么都行”

    云队笑望着凌月打趣道:“你不会是不识字吧?”

    凌月涨红了脸,尴尬地低下头。心想,难怪爹不总肯带我出谷,原来是怕我闹笑话!

    云队笑容越发深了:"不是吧?我还当你是紧张才会拿反的呢,敢情你真不识字啊?”

    凌月撅嘴辩解道:“我不是不识字,只是不认得这些字啦!”

    "这都是很平常的字啊,难不成你是从国外来的啊?"云队瞪大眼睛看着凌月,戏谑之意溢于言表。

    可看到凌月满脸通红,紧咬着下嘴唇,一副窘迫的样子,不忍心再逗弄她,收敛脸上的戏谑,摆摆手:“好啦,放轻松啦!我跟你开玩笑而已嘛,瞧你那紧张样”说完,云队叫来服务员:“帮我炒两碗炒粉,再要一瓶啤酒”

    “好的”服务员转身端来一瓶啤酒,云队接过,熟练地用牙齿咬掉瓶盖,给凌月沏了一杯:“要喝吗?”

    凌月盯着杯子里黄澄澄的啤酒,充满好奇,她问:“这是酒?”

    云队笑着点头,指着酒瓶说:“度数不高,口感不错,和宵夜很配哦”

    凌月举起抿了一口,冰冰凉凉的,是一种从未品尝的滋味,惊叹道:“真的不错呢”,说完一饮而尽。

    云队看她喝完还吧唧嘴,一副细细品味的样子,忍俊不禁:“喜欢就多喝点!”说着又将她的酒杯沏满。

    凌月举起酒杯放至眼前,看着晶莹剔透的啤酒不断冒出的泡沫,感到十分神奇,含笑着大口干掉。

    云队竖起大拇指:“好酒量!”

    "老板,再来两瓶啤酒!"

    云队头一次见到女生喝酒这么豪迈,十分佩服,两人你一杯我一杯,还没等炒粉上来,就干掉了三瓶啤酒。

    凌月喝得太快,头晕了起来,她眨眨眼睛,觉得眼睛在不停打转,头也晕眩起来,她很不舒服,想要站起身,不巧裙摆被椅子压住,一个踉跄,扑在了桌子上,手一推把桌子给推了出去。

    云队来不及躲闪,桌子上刚炒好的炒粉洒了他一身,惊得他直叫唤:“啊!”

    凌月看自己推倒了桌子,吓得忙退后,又踩到了地面的啤酒瓶"啊"一个打滑,四脚朝天马上朝身后的餐桌倒去。

    云队见状,忙冲上前拉住她的手,把她拉入怀中,动作太急,凌月的脑袋猛撞云队胸膛,只觉天旋地转,她扶着脑袋:“啊!好晕啊···”

    老板娘赶过来收拾桌子,嘴巴里骂骂咧咧,云队赔笑道歉,他一只手扶着喝醉的凌月,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100块钱,递给老板娘:“真是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不知这钱够不够?”

    老板娘接过钱放进口袋,叹声道:“以后小心点便是了”

    云队谢过老板娘,便拍拍凌月的脸说:“小妹妹,醒醒,该回家了”

    可凌月已经昏睡过去,她软趴趴的靠着云队,他愣了神,心叹道,还没问清她家在哪,难道只能把她带回自己家吗…

    云队看着怀中略显稚嫩的脸庞,咬咬牙,将凌月拦腰抱起。

    云队的家离这不远,平时都是走路上下班的,可是抱着一个古装打扮的女生走回去,实在太扎眼,便打了个滴滴,来到小区楼下。

    这还是他第一次抱女生回家,十分难为情,生怕撞到熟人,做贼似的,东张西望,左顾右盼。

    好不容易,才抱着昏睡的凌月回到家,他把凌月慢慢放到书房的客床上,给她盖好被子,便去清理自己的一身污迹。

    澡房里的镜子上倒映着他强壮的身躯,这是常年锻炼出来的体魄。健硕的肌肉恰到好处,搭配他190的身高、笔直的大长腿,十分性感挺拔,光看身体一定是充满男人味的阳刚形象,可他偏偏生了一张娃娃脸,头发自然卷,睫毛也很长,秀气的五官,微微上翘的嘴角,不论怎么打扮都透着孩子气,26岁的年纪看上去却挺多是个20岁的大男孩。

    早年交过女朋友,可嫌他工作太忙,人缘太好而遗憾分手,近年母亲介绍的对象,都是年龄相仿,却看上去足以做他姐姐的人,因为性格太好,都做了朋友,队里的下属都拿他开玩笑,说他光长得帅没用,相亲没有一次成功。

    但他本人不急,恋爱谈不谈都无所谓,单身反倒过得自在逍遥,更何况心动的女子哪里找,自己眼光这么高!

    “哈哈哈,要不要这么帅啊?”云队对着镜子摆造型,托着下巴叹气道:“唉,哪里都挑不出毛病,也是一种苦恼啊!”

    云队摇头:“不行,太自恋了,得收敛一些”说着,云队披上浴巾,走出浴室,他经过书房看向床上的凌月,只见凌月深锁眉头,手紧紧地抓住被沿。

    云队嘀咕道:“是在做恶梦吗?不会是认床吧?”他注视片刻,无奈的耸耸肩,便朝卧室走去,一边走一边摔着湿漉漉的头发。

    这一夜凌月不停的做恶梦,叫喊了一夜的爹。

    云队清晨醒来,便来到书房看凌月,只见她眼角布满泪痕,脸仍然红通通的,觉得奇怪,便用手背去触探她额头的温度,顿觉滚烫,心下讶异:“这么烫!发烧了?”,云队想到家里没有退烧药,便跑下楼买来红外线温度计,和退烧药。

    给她一量体温:“39度”,心里咯噔一下:这么高!

    他忙找来冰毛巾敷住她的额头,又倒来热水,将药融化在水里,一勺一勺喂她。

    凌月睡得昏昏沉沉,高烧令她浑身难受,嘴里像有火焰燃烧般干裂,突然感受到温热的水,让她条件反射般快速吞咽,潜意识里以为是爹在给喂自己喝药,下意识伸出手摸索着,嘴里喃喃叫道:“爹,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