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大显身手

    更新时间:2017-05-31 22:30:08本章字数:2678字

    云队在凌月床前坐下,看着她额头不断冒出汗珠,十分痛苦的样子,安抚道:“没事的,我在这里”他伸手握住凌月四处摸索的手,凌月抓住云队的手,在睡梦中开心得落下泪来。

    云队心叹道:她真的是迷路了吗?短暂失忆?看她一直叫爹,不由笑叹:恋父情结很深呢!

    云队在床前守了一会,看到凌月情况好转,便起身去煮粥,煮好粥端到餐桌上,提笔写了个纸条:“凌月小妹妹:我去上班了,抱歉不能照顾你,有需要随时打电话,这是我的号码:18976896543,云飞扬。”

    时光匆匆,转眼又到下班时间,飞扬记挂着凌月的病情,一路小跑回家,推开门,家里如往日一般,没有灯光亮起,他直径走向书房,没看到凌月,便喊了一声“凌月”,没有应答····

    飞扬在屋内四处找了没见人影,来带餐桌前,看着原样摆放的粥,和纸条,他拿起纸条嘴里喃喃道:“也不知道她看了没有····”飞扬愣了愣神,心想,或者她真的不识字呢····他寻思了一会儿,耸耸肩:“估计她是回家了”,便出门吃饭去了。

    这时的凌月正一个人走在大街上,逢人便打听去无忧谷的路,这是她能想到回家的唯一办法。

    两个年轻男子主动凑上来说他们知道路,可以带她去找,凌月一听惊喜万分,想都不想就跟着他们走了。

    飞扬来到家附近的夜市摊,看到两个同事正巧那喝酒聊天,含笑道:“好你们两个,在我家附近喝酒,也不叫我!”他拍拍其中一个人的肩,这是那位皮肤很白的警察,名叫严亮。而坐在对面的是那爱开玩笑的警察:左乐。

    严亮故作无奈状:“谁让你一下班就往家赶啊,金屋藏娇啦?”

    左乐哈哈大笑:“快从实招来,是不是好事将近了?”

    飞扬坐下:“哪有什么好事啊?”他眼睛一转,坏笑道:“如果你们请我的话,倒算一桩”

    “哈哈,没问题啦!他请客,老大随便点啊!”左乐推推严亮的肩。

    严亮推回去:“我请客你出钱”

    飞扬看着他们笑着摇摇头,便朝着服务员喊道:“老板,二两炒粉,一瓶啤··”啤酒二字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老大要不要这么省?怕他请不起啊?”

    “不是,不想喝了,喝多了伤身”

    “你看云大多为你省钱”,左乐调侃完严亮接着又说:“你们猜我今天遇见了谁?”

    严亮问:“谁啊?”

    飞扬没有参与他们,接过炒粉就吃,他实在是饿了。

    “就是昨天在警局那个古装女啊,我看到她跟着两个男的去开房”

    飞扬闻言一口炒饭呛到喉管:“咳咳”

    “云大,别吃这么急嘛!”严亮看飞扬呛到,忙帮他拍背。

    飞扬急忙把炒粉一放,问道:“你说真的?”

    “是啊!我刚在路上看到的”左乐指指身后。

    飞扬着急起身:“你看清楚了?”

    “对啊,她还穿着昨天那身衣服嘛,很显眼啊!我看着她跟两个男的进了酒店”

    飞扬拔高声音,一脸焦急:“你怎么不拦着?”

    左乐没料到飞扬反应会这么大,有点摸不着头脑,无奈道:“我··我怎么知道她是不是自愿的啊?这种闲事不好管吧?”

    “快告诉我在哪?”飞扬深感急切,他也不知道为何反应如此之大,或许是自身正义感爆棚,他直觉凌月不是那样的女孩,如果她是被强迫的···他不敢往后想了,问到地址,马上打车赶过去。

    这边,凌月跟着两人来到酒店房间,一进到房间,其中一个男的忙栓上门,露出猥琐的表情,而另一个也快速从身后抱住凌月,调戏道:“好妹妹,让哥哥宝贝宝贝你”,面对这突忽其来的状况,凌月有些懵,她挣脱开,躲到一边,急问:“你干吗?”

    “干吗?除了干你,还能干啥”

    “哈哈”两个人痞笑着。

    凌月害怕地瞪着他们。

    两个人一前一后向她扑来,扯破了她的领口,凌月慌了神,大惊失色:“啊!你们?”凌月这会才意识到他们的侵犯之意,用手护住胸,震怒道:“这里根本不是无忧谷!你们骗我,还想轻薄于我?我让你们好看!”

    “哈哈,你想让我们怎么好看呀?妹妹”说着又朝她扑过来。

    凌月向后一跃躲闪开,让色狼扑了个空,:“哎哟!”

    另一个见状忙跑至凌月身后 :“哼,看我不抓住你!”,说着便要抱住凌月。

    凌月敏捷回头,挥出衣服的长袖缠住男子的腰:“哼!是你抓住我,还是我抓住你?不收拾你们,你们当我好欺负!”说完,用力向前一甩,将男子甩出衣袖,撞到墙上后落地,重摔让疼得他哇哇直叫。

    另一个见状虽有些傻了眼,但还是站起身举着椅子砸过来,凌月侧身一躲,便又甩出衣袖缠住他,一使力,将他像扔东西一样扔到墙上,而后重摔地面。

    “哎哟”两人被摔得晕头转向,满地打滚。

    凌月见他们这么容易就被制服,用拇指一刮鼻尖,昂下巴道:“哼!让你们欺负人!”

    “不敢啦不敢啦!女侠,饶命啊!”

    凌月看他们求饶的样子,心下窃喜,噗呲一声笑出声,双手叉腰道:“以后也不许这样啦!”她学着教训人的气派说完,便快步走到门前,想开门,可是门被链条锁拴上,她弯下腰去想怎么开门。

    “蹦蹬一声”门从外面打开,一个人迅速冲进来,把凌月用力撞摔在地,凌月吃疼惊呼:“嗷!”

    飞扬看到倒在地上的凌月,着急地问:“你没事吧?”

    "有事啊"凌月揉着脑袋调皮的说。

    飞扬快速扶起凌月,惊问:“怎么了!”

    凌月抬头对上他关切的眼神,调皮道:“还问怎么了,你撞的啊”她指指额头。

    飞扬惭愧道:“抱歉,把你撞伤了,疼吗?”说着他用手去轻触凌月额上红肿的地方。

    “虽有一点,但我想很快就会好的”。凌月说着莞尔一笑。

    飞扬微微一愣,也跟着微微一笑,低头的瞬间看到凌月衣衫不整,胸前破裂的领口,脸色微愠,凌月察觉到他的眼神,连忙用手捂住胸口。

    他移开目光,看向屋内那狼狈的两人,眼神冰冷,察觉到他们身上有伤,有些不解,问凌月:“你们认识?”

    凌月摇头:“不”

    飞扬扶住她的肩“不认识?那他们有没有受欺负你?”

    凌月略显尴尬:“没有”

    飞扬听她说没有,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你怎么会跟他们到这里来?”

    “我在街上问路,他们说可以带我去找无忧谷,我便跟着来了”

    飞扬听了有些讶然,对那两名男子十分火大,呵斥道:“你们竟然当街诱骗女孩到这种地方,意图····”飞扬没有说下去。

    “太可恶了!”骂完他掏出口袋里的警察证,一脸严厉:“跟我去趟警察局吧!”

    凌月一听警察局,打了个哆嗦,拉着飞扬说:“算了吧,我没事,更何况我已经打了他们,算是教训过了,放了他们吧。”

    “你打了他们?”

    凌月点头,她真的不想再去警察局了。

    飞扬仔细打量两名男子,他们身上有多处淤青,心下惊异:这伤是凌月打的?

    飞扬一思忖,便拉着凌月:“我们走。”

    凌月跟着飞扬乘坐电梯下楼,电梯门打开,一伙混混模样的人目不斜视走进来,飞扬拉着凌月侧身出了电梯,用余光打量了他们,当他看到站在中间的人,心里咯噔一下,是雷彪!

    而这伙人根本没有在意他们,除了其中一个最年轻,最清秀的人在进电梯时认真看了他们,特别是古装打扮的凌月。

    其实这伙人是那两个痞子叫来的,在凌月开门要走的时候,其中一痞子偷偷发信息给大哥报信,说找到一个美妞要给大哥助兴,没曾想却被她给打伤了,要大哥一定带人来惩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