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花痴妹妹

    更新时间:2017-06-04 23:03:34本章字数:3151字

    “阿扬,我们下车了,你在哪?”飞扬的母亲和妹妹下了火车。

    “我在出站口,你们走出来,就可以看到我了。”飞扬提前二十分钟到车站接她们。

    飞扬刚挂电话,便看到母亲背着大包小包和妹妹走出来,飞扬立即向他们招手示意,并喊道:“这里。”

    听到声音,看到哥哥,飞燕老远冲过来,抱住他:“哥!”

    飞扬揉揉飞燕的头发:“燕儿。”他搂着妹妹,走到母亲的跟前,帮她提东西:“妈,怎么带这么多东西啊?累坏了吧?”

    “不累,这才多重啊,而且路程也不远。”这是个朴实的中年妇女,她穿着休闲的运动装,很和善的样子。

    “那我们回家吧!”飞扬提上行李就准备带她们回家。

    飞燕拉着他撒娇道:“哥,我饿了,先带我们去吃饭吧!”

    飞扬捏捏飞燕肉乎乎的脸颊,打趣道:“小吃货!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就知道吃,半年不见,又发胖了。”

    飞燕不服道:“哪有啊?我明明瘦了好不好?”看着飞扬笑嘻嘻的样子,飞燕斜了他一眼:“哥,你是不是不想请我们吃饭才这么说?”

    “怎么可能,你哥有这么小气嘛,我是担心你吃太胖啦,小胖妹。”

    听到哥哥取笑自己是小胖妹,飞燕十分火大,鼓着腮帮子说:“我一来你就取笑我,还叫我小胖妹,我不认你这个哥哥啦!”

    飞扬望着妹妹气愤的模样憋住笑,假装伤心道:“不要啊,你可是我唯一的宝贝妹妹,怎么能不认哥哥呢!”

    “谁让你一见我,就说我胖啦!有你这样的哥哥吗?”飞扬赌气说。

    “好啦,哥知道错啦,原谅我嘛。”

    “原谅你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不许再说我胖,还有,带我们去吃大餐!”飞燕坏笑着。

    “可以,听你的,小肥猪。”飞扬嬉皮笑脸。

    “啊!你还说!找打!”飞燕一听,便握着拳头向飞扬揍去。

    飞扬故意装疼:“哎哟,好痛啊,妹妹手下留情。”

    飞扬母亲无奈地看着他们,想到他们两兄妹这么大了还是老样子,整天打打闹闹的,真是哭笑不得。

    飞扬带她们就近找了一家餐厅,让飞燕点菜,飞燕点了一大堆爱吃的,摆满整整一桌。

    “我可怜的钱包,又要大出血了。

    飞燕扮了个鬼脸:“谁让你气我,知道错了吧?我要吃穷你!”

    飞扬母亲心疼道:“燕儿,你也太淘气了吧,点这么多,吃不完多浪费啊!”

    “没事,妈,吃不完可以打包嘛。”飞扬叫来服务员拿了打包盒,每样菜都夹了一些打包。

    飞燕好奇道:“哥,还没开动,你就打包啊?”

    飞扬眯着眼睛笑嘻嘻说:“对啊,我怕撑坏你。”

    飞燕见哥哥又想开自己玩笑,哼了一声,不理他,专心大快朵颐。

    飞扬和母亲随便吃了一些,就已经饱了,而飞燕吃得肚子圆滚滚还想吃,她可真是个贪吃的妹子,120斤的体重,还不知道节制。

    母亲看不下去了,柔声劝道:“燕儿,吃不下就别吃了。”

    飞扬看着飞燕狼吞虎咽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妹妹,你是猪变得吧?”

    听到哥哥这样说,飞燕翻了他一记白眼,放下手中碗筷,打了个饱嗝。

    飞扬结了账,带领她们回家。

    在路上,飞扬母亲不停追问飞扬的感情问题,让他备受困扰,飞燕在一旁幸灾乐祸。

    回到家,听到开门声的凌月,飞快走出来迎接。见到飞扬母亲向她深鞠一躬,嘶哑着嗓子称呼道:“阿姨好!”

    飞扬母亲见家里有人,还是个不认识的男生,疑问道:“你是?”

    飞扬忙抢着为母亲介绍:“妈,这是我朋友,凌月,现在暂住这里。”

    飞扬母亲恍然大悟般点点头,朝凌月笑道:“你好。”

    飞燕靠到飞扬身上,小声问道:“饭是打给他的吧?”她偷偷打量着凌月,样貌好清秀啊!

    “嗯。”飞扬笑着点点头,然后问凌月问道:“还没吃饭吧?”

    “还没,你们呢?”凌月答道,她故意粗着嗓子说话,再加上感冒还没好,本身就很嘶哑,颇有男生的感觉。

    飞扬举举手中的饭盒说道:“我们在外面吃过了,给你打包了一份。”说着他把饭拿到厨房微波炉里加热。

    凌月走过来,悄声问道:“怎么样,现在我的声音很像男生吧?”

    飞扬看看客厅里的母亲和妹妹,见她们在看电视,便说:“把嗓子再压低一点,尽量少说话。”

    凌月领会地点点头。

    飞燕一边看电视一边偷瞄凌月,看她眉清目秀,心下狐疑,她偷偷问飞扬:“你这朋友是男是女啊?”

    飞扬被她这问题,问得一怔,忙说:“这还用问,当然是男的啦!”

    飞燕意味深长地笑说:“长得真像女孩子。”

    飞扬有些胆战心惊,看来,要瞒过妹妹的法眼,还得下一番功夫啊。他提议道:“我们出去逛逛吧,你们难得上来,我今天休息,刚好可以奉陪,明天就不行了,要上班。”

    “好啊好啊!”飞燕听到能出去玩,连声赞成。

    飞扬母亲也笑着答应:“行。”

    三人收拾着便要出门,飞燕看凌月没有反应,便问:“哥,他不去吗?”

    飞扬说:“他这两天感冒还没好,让他在家休息吧,我们去就可以了。”他本就为了减少她们在一起相处的时间,才提议去逛街,怎么可能还带上她。

    “哦。”飞燕有些小失落,她可是典型的花痴,看到帅哥,就忍不住想入非非。她的目光又落在了凌月身上,学校里很少见这么白净清秀的男生呢!

    飞扬带母亲和妹妹到处瞎逛,故意拖延时间,到了晚上,吃过晚餐才慢悠悠地散步回家。

    在路上,飞燕想到家里住了哥哥的朋友,便问起:“哥,我们晚上睡哪啊?”

    飞扬正为此事发愁,他的房子只有两室一厅,现在他与凌月各住一间,已经没有空房。

    “我正想这事呢,对了,你们准备来玩多久啊?”飞扬问道。

    “我估计得开学吧。”飞燕说着看向母亲:“妈,你呢?”

    “我过两天就回去了,还得照顾你爸呢。”

    “哦,那你们睡我的房间吧。”飞扬说。

    “那你睡哪啊?”飞燕问。

    飞扬笑了笑:“我睡沙发就可以了。”

    “何必呢?你跟凌月一起睡呗。”

    飞燕说得轻巧却让飞扬一怔:“啊?”

    “啊什么?你们男的住一间,我们女的住一间,刚好啊!”

    飞扬母亲也不希望儿子睡沙发,赞同道:“是啊,你和他商量下吧,睡沙发太累了!”

    飞扬不好再说什么,回到家,他拉着凌月到一边商量。

    “我妈和我妹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她们想住你那间。”

    “哦,好啊。”

    “可是,他们让我俩住一间啊。”

    凌月惊讶道:“啊?不是吧?”

    “我本来说要睡沙发的,我妈不让····”

    凌月忙说:“那我睡沙发好了,其实我睡哪都可以的。”

    飞扬为难地挠着头:“这样我怕她们起疑心啊,会想我们两个大男人怎么倒不好意思了,非要有人睡沙发····”

    “······”凌月没了主意,她咬着下唇,扭捏着。想到自己毕竟是女生,从小与爹都是单独睡一间房的,突然要跟男生同睡一间房,感到十分难为情,

    “不想被拆穿,只能这样了,你就把自己当成真正的男生好了,别想那么多!”

    凌月怯生生地来到了飞扬的房间,飞扬打趣她:“你这副样子,是怕我吃了你啊?”

    凌月闻言,脸更红了,别扭地低下头。

    “好啦,我睡地上,你睡床。”飞扬拿出凉席铺在地上,凌月羞赧道:“还是我睡地上吧?”

    “别跟我抢啊,地上这么凉快。我睡还差不多,你一个病人,怎么能睡?”飞扬铺好躺下,惊呼道:“哇,好凉快!”

    飞扬看着凌月傻愣着,弯起眼睛笑了笑:“我要睡了,你忙完也快点睡吧。”说完,他盖上毯子侧身闭上眼睛,却仔细听着屋内的动静。

    凌月站着静静地看着他,害他不得不继续装睡,良久,凌月才上了床,她感冒还没好,身体很疲乏,躺上床不一会就睡着了。

    而飞扬却满怀心事睡不着,他见房间没了动静,翻过身,朝凌月的方向看去,黑夜里只有微弱的月光洒在她的侧面,她安静地睡着,呼吸轻缓,长长的睫毛柔软地覆盖着眼窝,是那么宁静动人。

    第二天,飞扬要去上班,飞燕非要跟着去,留下飞扬母亲和凌月两个人在家,飞扬母亲拉着凌月唠嗑。

    “小伙子,你来这里多久了?”

    “我···我来了几天了。”凌月很紧张,生怕自己的身份露馅。

    “哦,你是怎么跟我家飞扬认识的呀?”飞扬母亲好奇道。

    “我···我跟他···我跟他是在警局认识的。”

    “在警局?”

    “嗯,我不认识回家的路了,是他好心收留我····”凌月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如实说。

    飞扬母亲十分诧异,但她想到儿子一向热心肠,也就不觉得奇怪了,可是这个人,他竟然说找不到回家的路?这就太古怪了!是离家出走呢?还是被拐卖了?飞扬母亲满心的疑惑,但她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微笑说:“孩子,我想飞扬很快会帮你找到家,送你回去的。”

    “嗯。”凌月感激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