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没你的世界

    更新时间:2017-06-07 17:18:11本章字数:2476字

    凌月还在洗澡,飞燕来到浴室外,想偷看他到底是男是女,她刚趴在门上往里看,凌月已经穿上衣服,准备推开门,她忙直起身,站在门外。

    凌月走出来疑惑地看着她,心想,她干嘛趴在门外啊?

    飞燕知道自己的心思可以被看穿了,也不惧,直直地盯着他的胸看,这么平,如果他是女的,应该不会这么平吧?

    凌月感受到她的眼神,问道:“怎么了?”

    飞燕无视他的问题反问道:“你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啊?”

    “啊?”凌月一愣,想不通她为何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我看你对女生好像没兴趣啊?你····”飞燕探究地看着他:“是不是有同性恋?”

    “同性恋?”凌月懵懂道:“同性恋是什么?”

    “靠!你可真是个呆子!什么都不懂!”飞燕激动地说:“就是···就是你喜欢和你性别相同的人吗?”看凌月一脸迷糊的表情,飞燕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想:这人真是白痴。

    见他还是不理解飞燕直截了当地问道:“那你喜欢我哥吗?”

    她懵了懵,低下头:“我···我很感激他。”

    “只是感激?那你还害羞什么?”飞燕问。

    “我没害羞啊。”凌月突然意识到自己是男生身份,抬头辩解道:“我当然不喜欢他了,我只是单纯把他当作我的恩人!”

    “是吗?那就好,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我哥心眼好,乐于助人,他对你好,也只是出于同情,你不要对他产生异样的感情!”

    凌月看着飞燕:“我不会的。”

    “嗯,记住你的话。”

    飞燕刚走开又回头说道:“还有,你一个男生,应该要学会自立,不要老想着依靠别人,更不要哀哀怨怨的,这样连我都看不起你了。”

    “······”凌月咬住嘴唇,是啊,我要学会自立,不能老是依靠飞扬帮助。

    第二天一早,凌月告诉飞扬自己想去找工作。

    飞扬不解:“你怎么突然想去找工作?”

    “我天天住在你家,吃你的,喝你的,给你造成太大负担了。”凌月说着愧疚地低下头,声音越来越小:“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我家,我总不能一直这样住下去···”

    “·····”飞扬欲言又止,他看见飞燕站在一旁,一脸得意,心里知道肯定是飞燕跟她说了什么,她才会突然想去工作。

    他分析道:“找工作没有你想象那么简单,你没有身份证,也没有学历和文凭,再说很多字你也不认识······”

    “就没有不要这些的工作吗?”

    飞扬尴尬一笑:“估计没有。”

    凌月揪着手指,自嘲的笑道:“看来我终究是个累赘。”

    “别这样想啊,你在这住着,造成不了我多大负担。”飞扬急忙安慰。

    “哥,我可知道你每个月还房贷,压力不小啊!”飞燕插嘴道。

    听飞燕这样说,飞扬走向她,帮她拉到一旁问:“是不是你跟他说了什么?不然他怎么会突然想去打工?”

    “我没说什么啊,就算说了,也是事实,难道他不会想啊,整天厚脸皮的赖在你家。”飞燕越说越大声,好像故意要凌月听见。

    “飞燕!”飞扬大声打断她。

    “哥,难道他永远找不到家,你就让他永远住下去?”说着,飞燕激动地用手指了指凌月:“你打算养他一辈子啊?万一他从一开始就是装的呢?”

    “够了,你越说越过分!”

    飞扬忙安慰凌月:“我妹她有口无心,你别放在心上。”

    凌月见他们为自己争吵,十分内疚,她望着飞扬嘴角微微扯出一抹苦笑,便朝门口走去。

    “你去哪?”飞扬急问。

    “我····出去逛逛。”凌月亮出手机:“别担心我,我有这个。”

    看着凌月关门离开,飞扬责问飞燕:“你怎么回事啊?”

    飞燕呛回:“我是在帮你!”

    飞燕看哥哥板着脸在沙发上一声不吭,坐到他身边撒娇道:“哥,带我出去玩吧?”

    飞扬没有理会她,拿出遥控机播放电视。

    飞燕不满哥哥的态度,抱怨道:“哥,我觉得你变了,以前你总是变着法地哄我开心,对我有求必应,现在我让你带我去玩,你都不肯!”

    飞扬听妹妹这样说,静静地看着她,良久才说:“不是我变了,是你变了,你说话之前能不能考虑下别人的感受?有些话说了有多伤人,你不知道?”

    “好啦!”飞燕知道自己不服软,哥哥肯定会不依不饶,便说:“我今天话说得有些重了,以后会注意的。”

    飞燕不满哥哥对凌月那么好,甚至重视他超过了自己!她满肚子委屈,找不到地方发泄,可她明明知道哥哥的为人,就是这样的好好先生,宁愿委屈自己,也不愿为难别人。

    唉!凌月是有那么一点可怜啦!自己也不要太小心眼了!只要哥哥对自己还像以前那么好,就够了,何必跟他过不去呢!她想到这,她也就释然了,拉着飞扬陪她去玩。

    凌月看到很多店面都在招服务员,她每一家都去问,但是因为她没有身份证,没有一家店面愿意录取她,她十分受挫,满腔的干劲也渐渐消磨。

    她不知不觉中来到第一次出现的地方,想起了那个被父亲追打的女孩,那个女孩因为在家经常受到父亲打骂,宁愿离家出走,不再回家。

    她是有家不想回,我是无家可归。凌月凄凉地想着。

    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渴望着能够回家,因为有个疼爱自己的爹。

    而自己对他的感情仅仅只是对父亲的依恋和崇拜吗?

    她不清楚。

    她只是非常非常想念他。

    她还记得,小的时候,自己经常做噩梦,在雷雨交加的夜晚,她倒在血泊之中,分不清是血水还是雨水,不停地洗刷着自己,周围弥漫着强烈的血腥味,让她一想到,就会作呕。

    她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亲人一个个倒下,又站起来与黑衣人不停地厮杀,只有自己无力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那个梦是如此地真实,让她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重回,恶梦不停地折磨着她的心智,让她每一天都生活恐惧与惊吓中······

    是爹不厌其烦地哄她,安慰她,陪伴她度过每一个噩梦轮回,直到她的梦中不再出现那个雨夜。

    是他把自己从黑暗带向光明,教会自己武功,陪伴自己长大,让自己体会到幸福和温暖的滋味。

    让她误以为他就是全世界,是她唯一的港湾,是能与之相守到老的人。

    可是这一切的美好在一瞬间崩塌,从真实变成回忆·····

    回想往日种种,爹的话记忆犹新:“月儿别怕,爹会护你一世周全。有爹在,没有任何能伤你一分一毫!”

    凌月拿出爹交给自己的那块玉,玉还是一如往昔,晶莹剔透泛着蓝色的萤光,爹说,这块玉是他的生命石,只要他还在,玉就会照往常一样发光,如果他不在了,玉的光泽就会消失。

    爹,你在哪里?你还好吗?你······还记得凌月吗?

    你说过,不管你在哪里,玉都会代替你陪着我······

    可我该如何适应没有你的生活?

    这世界,没有你,我还会有幸福吗?

    爹,如果,月儿再也无法回到你身边·····

    你也一定要好好生活

    就像你希望我一个人的时候,也能会好好的,一样。

    哪怕在另一个世界,我也会听你的,好好活下去,就像你从未离开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