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玉不见了

    更新时间:2017-06-08 14:56:44本章字数:2364字

    凌月呆呆地想着心事,一个女孩从她面前经过,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看向女孩,这不是安思瑶吗?她跟上去叫道:“思瑶妹妹!”

    女孩回身一看,疑惑道:这人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她上下打量着凌月,突然喜道:“你是那个会飞的姐姐?”

    凌月笑道:“对啊,你还记得我?”

    “当然啦!不过,你换了身装扮,我差点认不出来了!”思瑶很兴奋。

    凌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不好意思道:“因为某些原因,我要假扮成男生。”

    “假扮成男生?还别说,真挺像的呢!”

    “思瑶妹妹,你最近可好?”

    “····还是老样子,你呢?警察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警察不但没有为难我,还帮了我很多。”

    “是吗?那就好!”

    凌月看思瑶两手提着黑黑的袋子问道:“你这是?”

    “我帮我妈倒垃圾呢,她在那边卖烧烤。”

    “想不到你小小年纪这么能干!”

    “这有什么啊,我从小就帮家里干活了,每天晚上都会来这里帮我妈。”

    思瑶把垃圾丢进垃圾桶后接着说道:“烧烤摊是我爸妈两个人在做,可我爸经常去喝酒,就剩我妈一个人,辛亏有我帮她,不然她一个人哪忙得过来啊!”

    凌月听到思瑶说烧烤摊忙不过来,忙问:“那可以让我来帮你们吗?我刚好在找工作!”

    思瑶惊讶:“啊?你在找工作啊?”

    凌月点头。

    “虽然我很想你来,但我们家开不起工资······”

    “没关系,管我一餐饭就行!”

    “你不要工资?”

    “嗯!”凌月坚定地点头。

    思瑶带凌月到烧烤摊,跟妈妈说明情况,思瑶妈妈一听,不需要开工资只需要提供一餐饭,就能多一个人手,便满口答应了。

    凌月很开心,终于找到工作了,虽然没有赚钱,但总算有了用武之地。

    回去她兴高采烈地把这件事告诉飞扬,飞扬知道烧烤摊一般很晚收工,怕她走夜路有危险,不太赞成,飞燕却很鼓励她,一直跟哥哥唱反调。

    凌月让他们不要争了,她既决定要去,便一定会去,让他们不要为自己担心。

    一开始她什么都不会,只能帮着收拾下卫生,招呼下客人。

    她觉得自己太没用了 ,思瑶跟母亲那么辛苦,她却只能干看着,便想多学些,思瑶母亲没空教她,就让她跟思瑶学,思瑶很有耐心,慢慢教她怎么穿串,怎么烤肉,终于她通过用心学习,掌握了烧烤摊所有的工作,除了收钱······

    飞扬下班后经常带着飞燕来吃宵夜,等她收工一起回家。

    凌月害怕飞燕看穿自己的女生身份,便让思瑶替她保守这个秘密。

    思瑶口风紧,连母亲都以为凌月是男生。

    飞扬看到凌月在烧烤摊十分开心的样子,感到很欣慰,也就没再反对她来这里。

    这天她照常烤着串,却遇到了一位难缠的客人。

    他穿着白色背心,迷彩马裤,脚上吸着一双人字拖,是一个面貌清秀的男生。

    他懒羊羊地选好肉串递到凌月面前:“新来的啊?可要帮你大爷烤好,不是以前的味道,我可不给钱!”

    凌月抬头看见他,眼神一愣,忙从他手里接过肉串,故意低垂着头烤肉。

    男生见她有些古怪,便低下头仔细端详起她的脸,脱口而出道:“咦?你不是那个大儿子吗?怎么在这里?”

    凌月听到他叫自己大儿子,感到十分无语,心想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专爱调侃人,不理他。

    男生见她埋头干活,不搭理自己便大声嚷道:“喂!你不记得我啊?”

    凌月见他那么大声,不耐烦地问道:“我应该记得你吗?”

    男生爽朗一笑:“哈哈,我没记错的话,这是我兄弟台词。”他说完,又问:“你怎么记得台词,不记得人啊?我们见过这么多次了!”

    “两次。”凌月冷冰冰地说。

    “你记得啊,那还装作不认识!”

    “我记得你,但不认识你。”凌月不想跟他有太多交流,语气很冷淡。

    “我叫姜伍,你可以叫我伍哥,现在认识了吧?”姜伍十分厚脸皮:“你叫什么啊?”

    “你不说的话,我以后都叫你大儿子啦!我住这附近,会经常来的。”

    “凌月。”

    “哈哈,凌月,这么女性化的名字,怪不得你这么娘娘腔呢!”

    凌月无语地瞪他一眼,继续不理他。

    “对了,上次那个胖妞呢?没跟你一起啊?”

    “谁是胖妞啊?”

    “就上次和你在酒吧那个女的啊!”

    “你就不能尊重别人吗?非要取外号?”凌月忍无可忍。

    “难道她不胖吗?”

    “跟你聊天一点意思都没有!走了。”他拿起打包的烧烤就要走,思瑶母亲提醒他:“小伙子,你还没给钱哦!”

    “他请客。”他指指凌月。

    凌月呆愣:“我没说要请客啊?”

    “你我之间,我说了算!”

    “你!”凌月追出来,问道:“我为什么要请你啊?”

    姜伍无赖地说:“朋友之间,这次你请,下次就我请嘛!”

    凌月张开手拦住他:“不行,你不给钱不给走。”

    “月月,不是我说你,这么小气怎么交得到朋友呢?”姜伍嬉皮地拍拍凌月,绕开她。

    凌月还想追上去,姜伍回头摇摇手指,挑眉坏笑道:“别追我啊,除非你想去我家过夜。”

    凌月听了,气得咬牙握拳,却不再追。

    思瑶走过来:“算了,也没多少钱,别管他了。”

    “可是你们辛辛苦苦一天,也挣不到多少钱啊。”

    凌月跟思瑶母亲道歉:“阿姨,这钱我明天给你行吗?”

    思瑶母亲看着凌月苦笑一下,什么也没说,继续干活。

    凌月怏怏地,快要收工的时候,飞扬又来接她了。

    看着凌月怏怏不乐,关心道:“今天怎么了?怎么不开心啊?”

    凌月尴尬地说:“你···你可以借我些钱吗?”

    “可以啊,要多少?”

    “30块。”

    飞扬哑然失笑,他定定地看着,只见她憨态可掬,飞扬从钱包拿出几张百元大钞:“这500块之前拿给你,你不要,一直给你留着呢。”

    “我不要这么多,要不,先借你100?”

    凌月拿了100块给了思瑶母亲,便收工跟飞扬一起回家。

    “飞扬,谢谢你,你帮我这么多,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报你。”

    “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我帮你,从不是为了回报。”

    凌月怔怔地看着飞扬,飞扬轻松一笑:“你就当我,乐善好施,不要有心理负担。”

    他看凌月感动地看着自己,害怕她多想,补充道:“好了啦,你快乐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报我啊?”

    凌月心里有难以言说的感动,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还能说什么,只能在心里默默感谢老天让她遇到这么好的人。

    她眼睛发酸,却硬生生地把眼泪憋回去,对飞扬报以微笑。

    他们到家,已是凌晨两点,凌月去洗澡的时候愕然发现戴在颈上的玉佩不见了。

    凌月在澡房失声惊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