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传授手艺

    更新时间:2017-06-11 23:55:27本章字数:2838字

    为什么会是他的电话呢?

    凌月瞪着手机中的号码,眉头紧锁。

    犹豫了一会,她拨通了电话。

    “喂?”

    “我是凌月,你…去赎了玉佩?”

    “呵~来我家说吧!”

    姜伍说完挂了电话。

    凌月满腹狐疑地来到姜伍家,才敲门,门就开了。

    姜伍似笑非笑道:“我们又见面了。”

    凌月瞪着他,并不做声。

    姜伍说:“你可真没礼貌,见到伍哥都不叫。”

    “你什么时候成我哥了?”

    姜伍一笑,手里亮出玉佩:“别不识好歹。”

    凌月一看,伸手去夺,姜伍立即闪开,让凌月扑了个空。

    “你认为你抢得过我吗?”姜伍挑眉笑问。

    “玉佩真在你这里?”凌月惊讶,玉佩是他买的?!

    姜伍笑而不语。

    凌月抿抿嘴,怯怯地说:“伍哥,可以把玉佩还给我吗?”她虽不服气,但为了拿回玉佩,必须低头。

    “哈哈~可以还你,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做我…”姜伍意味深长地看着凌月,抬起她的下巴说道:“小弟。”

    凌月诧异:“啊?小弟?”

    “是啊,以后跟我混,混好了,我就把玉佩还你。”

    “混?”凌月不明白。

    “是啊,我看中你有毅力,做我小弟,以后跟我闯天下,怎么样?”

    凌月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并不回答。

    “怎么?这还犹豫啊?我看中你是你的幸运,你应该感到荣幸啊!多少人想做我小弟,我都不要呢!”姜伍一副得意自大的表情。

    凌月盯着姜伍,微微眯起眼睛,眉头轻轻皱起,缓缓说道:“我做你小弟,你就会还我玉佩吗? ”

    姜伍闷哼一声,说道:“那也要你服从安排才行,只要我满意了,玉佩自然会还你。”

    “好…伍哥。”

    凌月答应了,只要能拿回玉佩,做他小弟她也心甘情愿。

    姜伍拍着凌月的肩膀笑着说:“哈哈,好兄弟,我不会亏待你的。”

    他说完,停顿了一下又说:“我饿了,去给我打份快餐吧!”

    凌月一愣,原来这才是他的目的。

    为了拿回玉佩,凌月只能听他派遣。

    姜伍每天都窝在家里玩游戏,凌月几乎整天都要守着他,给他端茶倒水,替他买烟买饭。

    这哪是小弟啊,简直是全职保姆。

    反正各种各样用得着凌月的地方,姜伍都会叫她。

    而帮他买东西的钱,都是由凌月支付,凌月哪有钱啊!

    只能又问飞扬借,飞扬给了她500块,没过几天就快花完了,凌月实在不好意思再问飞扬,只好省着花。

    这天,姜伍没烟抽了,又让凌月去给自己买烟,凌月去到便利店,却发现身上的钱根本不够支付买烟的费用。

    一包烟50块,而凌月只有35…

    她抱歉的说钱不够了,老板好心地说,那你要这种吧,只要25。

    凌月一听,也不错,就要这种吧。

    她拿着烟回去交差,被姜伍好一顿数落,这个货我不抽!50块的烟已经是最低标准了!

    凌月感到委屈,现在的她只剩10块钱了…

    但她什么都没说,一切隐忍都是为了让他满意,只有他满意了,才能拿回玉佩!

    没一会,姜伍又说饿了,让她去打饭,凌月摸摸兜里仅有的10块钱,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因为这里的快餐最便宜也要13块。

    怎么办呢?凌月想到干脆自己亲自下厨吧!

    飞扬已经教会她如何使用燃气灶了。

    她到厨房冰箱里找食材,翻来翻去只找到了一把面条。

    她开火准备煮面,姜伍不知从哪冒出来说道:“我不吃面!”

    “你不是饿了吗?”

    “是啊,所以才让你去打饭嘛!”

    “我没钱了…要么你吃面,要么…”凌月伸出手来:“你给钱我去买。”

    “靠!”姜伍翻了个白眼埋怨道:“你可真够穷的!”他又走去房间继续打游戏:“算了算了,吃就吃吧。”

    他也没钱,上次给凌月那几百块真的是他最后积蓄。

    凌月把面用清水煮好,端来放在电脑桌上:“好了,吃吧。”

    姜伍低头一看,立即皱起眉头,暂停游戏,用筷子在碗里捞了捞:“清汤寡水,怎么吃啊?”

    “我放了盐的。”

    姜伍脸一黑,振振有词道:“难道还有人煮面不放盐吗?难道放了盐就可以了吗?盐是什么好吃的东西吗?盐好吃的话我直接吃盐好了!”

    面对喋喋不休的姜伍,凌月嘴巴翘的老高,她恨不得把面条一盆子扣在他脸上,然后帅气的走掉,可是…可是…

    “可是你家里面除了面条,什么都没有啊!”

    凌月无奈的说。

    “反正我不吃,宁愿饿死也不吃!”姜伍把面推开,继续打游戏。

    你…你太过分了!凌月心里骂道。

    她真是受不了姜伍这气焰嚣张的态度,但是她得忍,必须忍,凌月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那你想吃什么?”

    “要求不高,水煮鱼加一瓶rio。”

    凌月伸出手来:“50块。”

    姜伍吃惊的看着她。

    “你别这样看着我,我说过我没钱了,你想让我帮你买,就必须给钱。”

    姜伍看她理直气壮的样子,感到意外,他扬扬眉毛轻笑说:“钱?我没有,但是我可以把我赚钱的手艺传授给你。”

    “手艺?”

    姜伍将电脑关机,攀上凌月的肩膀道:“走,现在就带你去赚钱吃大餐。”

    姜伍带着她来到火车站的候车大厅。

    “你看,这里人多吧?”

    凌月一脸懵逼:“是啊,怎么了?”

    “你观察下这里哪些人比较有钱。”

    凌月顺从地看向候车室里的人群。

    “观察好了再看看哪些人比较露财。”

    哪些人有钱?哪些人露财?观察这些做什么?凌月满心的不解。

    “找一个容易下手的。”姜伍用手比划着夹东西的姿势。

    凌月还是满脸问号模仿他的手势道:“这是干啥?”

    姜伍用手指戳着凌月的额头:“你真是傻得可以!”

    他重复夹东西的手势小声说道:“就是这样子把别人包里的钱拿出来…”

    听他解释后凌月惊得要跳起来:“这不是偷东西吗?!”

    “嗯哼,你总算是明白了!”非要说得这么露骨他才懂,真是有够迟钝的!

    “你!”凌月感到不可置信,这实在太出乎意料了!让她偷东西,凌月怎么能肯,她拒绝道:“我不去!”

    “你去不去?”

    “决不去!”

    姜伍看着她倔强的样子,冷冷说道道:“好,你有骨气。”他停顿一下,冷冷道:“既然这样,玉佩你也别想要了!”

    他说完便要走。

    凌月一听,急忙拉住他:“你什么意思?”

    姜伍冷笑:

    “我去把玉佩当了,换点钱花。”

    “不行!不要去,求你了!”

    姜伍冷哼一声:“不去也行啊,只要你肯听我的,把那人的钱包偷来,我就把玉佩还你。”

    姜伍指了指着正前方候车室里坐着的中年男子,他带着黄金项链,镶砖手表,一副爆发富的样子。手抓包随意的放在身侧,目不转睛的看着手机。

    凌月沉声问道:“非要这样吗?”

    “你去不去?”

    凌月的心内拼命挣扎着,打死她也不愿意去偷,但是玉佩于她而言比生命更重要,她结巴道:“那…那我偷来之后,你可要马上把玉佩还我…”

    姜伍看着凌月:“好啊,我说到做到。”

    ……

    凌月心慌意乱的走向那个人,屏住呼吸轻轻在那人身旁坐下,鼓足勇气伸出手,却兀自停在半空中一动也不动,她实在下不了决心,咬咬牙拍了拍那人的肩膀提醒道:“大爷,注意你的包。”

    说完她一溜烟的跑到姜伍面前。

    姜伍看她满脸通红一副慌张模样,觉得好笑,却不露声色问道:“怎么样?到手了吗?”

    见凌月低头不语,又问:“失败了?”

    凌月抬头:“我真的下不去手…”

    “你!”

    姜伍恼怒的指着凌月:“我不过让你去偷东西,又不是让你去杀人!你看你就怕成这样,还怎么做我小弟啊?”

    凌月打开他的手:“做你的小弟就要偷东西吗?你就是这样做人大哥的?没错!我是想要回玉佩,所以你让我帮你买饭买烟都可以,我都会听,但你让我去做坏事,那我就决不会听!”

    姜伍刚想说话,她就厉声打断:“我知道你又想用玉佩威胁我,如果你真的要去当就去当吧!我不会因为任何事情出卖自己的灵魂!”凌月说完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留下哑口无言的姜伍独自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