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医院陪护

    更新时间:2017-06-20 23:06:27本章字数:2016字

    黎陌醒来后,医生第一时间通知了凌月,凌月来到ICU看望黎陌,让他感到很意外,他恍然想起那天是被凌月救下,而是怎么来到医院的,他没印象,应该当时已经昏迷了,当时他本以为自己肯定死定了!

    没有想到却是大难不死······

    凌月对他微笑,眼里满是激动:“你终于醒了!”

    她弯下身轻声问道:“感觉怎么样?伤口还会痛吗?”

    黎陌看她的关心的样子,感到很不适应,叹了口气,闭上眼睛,把头扭向一边,不理她。

    黎陌的情况已经稳定,被转到了普通病房,凌月一直跟随着,来到病房,医生给黎陌装上监测仪并叮嘱凌月要留心观察病人的情况,有任何问题随时按铃,通知护士。

    黎陌全身插着管子,身体十分困乏和虚弱,医务人员发来催款单表示已经欠费了,如果不及时交费,院方无法进行后续治疗。

    黎陌听了,声音微弱向凌月问道:“我车子呢?”

    “在楼下,钥匙在我这里。”姜伍那天开车赶到医院把车停在了车位上,回家的时候把钥匙给了凌月。

    “我的钱包放在车上副驾驶的抽屉里,你能······帮我去拿一下吗?”

    “好。”凌月听了,马上跑下楼,拿钥匙开了车子,找了一会才知道哪里是副驾驶,拿到钱包后她赶到病房,交给黎陌。

    黎陌自己按了铃,叫来了护士,把钱包里的现金全部拿出来,递给护士:“这里有几千块,先交上,过几天,我再去取。”

    护士不收,她让凌月去交,黎陌没办法,就把钱交给凌月让她替自己交一下。

    他其实不想再麻烦凌月,他很不解为什么凌月要这样帮他,怀疑她别有居心,毕竟第一次见到她,她就给他留下非常古怪的印象。

    使他对她的抵触至今挥之不去。

    凌月交钱回来,他便让她回家,今后不用再照顾他了,这段时间的花费,他也会在出院以后如数归还。

    凌月不愿意。

    “我和你非亲非故,你没必要救我,更没必要呆在这里照顾我。”

    “我不可能见死不救,也不可能丢下你不管。”

    黎陌有些激动:“我不要你管!你走吧!”

    凌月默默地低下头,心情沮丧:“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我可以尽量回避,我会一直站在门外,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说完,她慢慢向门口走去。

    他不明自己的态度都如此恶劣了,凌月为何还要忍气吐声待在这里,照顾自己,面对她一片好心,他做不到铁石心肠,他的态度起了一种不易察觉的变化,说话的语调也变平和了:“我这里真的不需要你,你回家吧。”

    “我不能走,你现在还不能下地,医生说了,必须要有人在这里陪护的。”他不能没人照顾,哪怕他再怎么拒绝我都不能离开,不光因为他有着与父亲一样的外貌和经历,哪怕他只是他,是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人,她遇上了,就不能坐视不管。

    黎陌很无奈,她怎么说不听的呢?

    他真的很想摆脱她,无论她是不是好心,他也不想接受。

    而她说得也没错,自己现在的情况,一个人的确行不通。

    他想到了女友慕嫣,但是又随即否定了。怎么能让她来照顾自己?这件事还是不要告诉她,不能让她担心。

    而家人就更不能说了,说了也无济于事……

    唯一的办法就是请一个护工,可是他很不习惯别人的照顾,尤其是一个陌生人,他谁也不想麻烦,决定自己一个人。

    他表情淡漠,倔强地说:“我可以请护工,你走吧!”他的态度不容拒绝。

    凌月没有办法,转身走出门外,她的脚步悄声无息,卑微地像一粒尘埃。

    她想,如果护工真的来了,那她就会离开,因为护工一定比她照顾得好。

    她搬来椅子坐着在走廊上,默默守在门外,在他输液需要换药的时候通知护士,而黎陌也渐渐睡着了,凌月趁他睡着,马上去为他开水,和稀饭放到桌上。

    黎陌身上插着尿管,尿袋满了,护士叫来凌月让她给倒掉,凌月才察觉到这件事,护士提醒道,你要注意啊!满了得马上倒掉!

    凌月虚心地点点头,并向护士询问方法,护士只好指导她操作。

    黎陌被吵醒了,发现这个情况,非常窘迫,他很想赶走凌月,不让她做这件事,但这件事必须有人去做,而这里除了凌月以外,他不知道还能麻烦谁,只恨自己不能下床,只好闭着眼睛,继续装睡。

    他想着得尽快下床自己解决才行。

    他等凌月出去后,要求护士拔掉尿管,护士说最快也得明天,而且现在不能下床,拔掉尿管只能用尿盆接尿,那更不方便了。

    黎陌左右为难,只好作罢。

    他看了一眼桌上的粥,知道是凌月买来的,碰都不碰,虽然他的确有些饿了。

    到了晚上凌月实在困了就在椅子上打瞌睡,她时不时醒来去看看黎陌的情况,见他睡得很沉,便回到椅子一直坐到天亮。

    第二天大清早,飞扬就带着鱼汤过来了,他带了两份,一份给凌月一份给黎陌,凌月很开心,致谢后,把汤拿进病房放到黎陌桌上,可她看到昨天打的粥和饭菜原封不动地放在那里,有些愣神。

    突然,黎陌用手一推,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扫落,“哐当”一声,饭菜和汤全部打翻在地,溅了凌月一身。

    站在门外的飞扬看到这一幕,十分吃惊,他冲进来拉住凌月问道:“你没事吧?”

    凌月低下头,看着满地的饭菜汤汁,幽幽地摇了摇头。

    飞扬看着凌月满身的污渍,责怪黎陌道:“你干什么啊?你不吃也没必要这样吧?”

    黎陌冷眼看向飞扬,又转向凌月说道:“我就是这么可恶,如果你继续留下来,只会看到我更可恶的一面。”

    “你!”飞扬被黎陌气得说不出话来,什么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他今天算是领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