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面临散伙

    更新时间:2017-06-23 23:40:41本章字数:2645字

    飞燕按照网上提供的方法验证了药,她告诉飞扬:“哥,药是正品,我查过了。”

    然后走到打扫卫生的凌月面前,把药交给她:“药是真的,但效果是不是真的,我就不知道啦!”

    凌月拿着药,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药出神,想不到,姜伍竟然会给自己送药,他不是总爱捉弄我吗?难道他因为这段时间我对他的关照,开始心软了?那我今后要再接再厉,尽量满足他的要求,说不定他就会主动把玉佩还给我呢!

    飞扬注意到她对着药出神,以为她因飞燕的话而介怀,走过来,安慰她道:“别担心,就算疤痕消不了,也不要沮丧,它的形状像一轮月亮,弧度似月牙般完美。”

    凌月回过神来,仰头看着飞扬:“月亮······月,不就是我的名字吗?”

    飞扬会心一笑,坚定点头。

    凌月手抚脸上的伤疤,心想,这疤是因黎陌而留下的,说不定会成为永远的印记。

    想到这,凌月嘴角不由得浮现出淡淡的微笑。

    飞扬看凌月笑如清泉,毫无阴霾,脸上露出浅浅的梨涡,顿时被她所感染,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凌月想到他拒人千里的样子,不想自讨没趣,再受打击,便联系姜伍让他到店里一趟,把钱交给他,让他帮忙转交。

    刚好黎陌请姜伍吃完晚餐,便顺道送他来到大月月烧烤店。

    姜伍收了钱回到车上,把用信封装住的钱递给黎陌。

    黎陌微微一怔,没有接钱,而是不痛不痒地说:“你收着吧。”

    姜伍很惊喜,愉悦一笑:“那我不客气啦!”他爽快地把钱收进包里,黎陌经常接济他,这样的事,他早就习以为常。

    晚上生意清淡,大家搞搞卫生,准备打烊。

    思瑶的父亲突然出现,他和往常一样,又喝得醉醺醺的,一来就问要钱。

    秦姨没办法,总是偷偷拿些钱打发他走,今天飞扬在这里,她不好意思去收银台支钱,便拉着他到一边商量。

    “都说了,以后别来店里要钱了,店里赚的钱不是我一个人的,我做不了主。”

    “他妈的,少废话!”

    “啪。”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打在秦姨的脸上,把她扇倒在地。

    思瑶父亲怒骂道:“臭婆娘,我找你要钱,你竟敢不给!找死啊!”

    这时店里的人都看向他们,思瑶本在擦桌子,看到这一幕,突然愣住,紧咬着唇,双眼散发出惧怕的光,这种事在她家里再寻常不过,但是发生在店里,众人的注视下,让她感到无地自容。

    凌月跑过去,扶起秦姨:“秦姨。”

    “照你这样说,还开什么店!我不如把这个店砸了!”说着,他举起椅子就往桌上砸。

    突然,他手举的椅子在将要砸落的时候,被愕然握住。

    思瑶父亲一怔,看向来人,正对上飞扬冷厉的表情。

    他虽然喝高了,但是思维还是清醒的,飞扬凛冽的眼神威慑力十足,让他不寒而栗,他畏惧飞扬刑警队长的身份,不想招惹他,把手一松,椅子落在飞扬的手里被他轻轻放下。

    “哼!”思瑶父亲对妻子冷哼一声,咬牙切齿道:“回去收拾你。”

    思瑶父亲刚走,站在收银台的飞燕对着他的背影“呸”了一声,满脸黑线。

    凌月安慰了秦姨,从收银台里拿出所有现金交给她:“秦姨,这是今天的收入,你拿回去给伯父吧,好好跟他说,别再起冲突了。”

    秦姨拿着钱,苦涩地笑了笑,她拉着思瑶提前回家了。

    “谁给你的权利啊?这家店是你一个人的吗?”飞燕不满地抱怨。

    凌月看飞燕不高兴,抱歉地说:“飞燕,这钱提前支给秦姨,月底再清算就好了。”

    “哼!以后我不收银了,你来收,到了月底你慢慢算吧!”飞燕赌气走了,刚出门又打转回来拉走飞扬。

    留下凌月一个人在店里,她叹了口气,继续打扫店里的卫生。

    “哥,我跟商量件事。”

    “什么事?”

    “我们把秦姨投资的钱,退给她吧,别再和她合伙了。”

    飞扬不作声,他知道飞燕一定是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有所不满,但是因此就要别人撤股,未免太小题大做了。

    飞燕继续说:“其实我早就发现,秦姨老是背着我偷拿店里的钱,虽然数额不大,但是次数多了,积累起来也不容忽略啊!”

    飞燕越说越激动:“更何况,她这样私自拿钱,入账对不上,到了月底就无法清点账目,一家人还好,可是她毕竟外人啊,月底是要给她分红的,到时候该怎么给她算呢?”

    飞扬没料想到会有这种情况,这对他来说很意外,他是个很讲究原则的人,这种事严格来说已经属于偷窃了。

    “哥,她那时候是投了5万块吧?我们干脆想办法把这钱凑给她,让她退股吧!”

    飞燕看飞扬有些犹豫继续说:“哥,还有她那丈夫,简直不要太恐怖,今天辛亏有你在,不然他恐怕真的会把店砸掉,他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以后后患无穷啊!”

    飞扬思索片刻,答应道:“好吧,但是这件事要急不得,一定要挑个合适的时机好好跟她谈,而且这段时间的收益要全部算给她,另外还要给她准备一笔补偿金。”

    飞扬送飞燕回到家,又打转到店里接凌月,凌月刚拖完地,在整理桌椅,飞扬忙过去,帮她摆椅子。

    “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来接你啊。”

    “家又没多远,我自己走回去就可以了。”

    “刚才我是被飞燕拉走的,我怎么忍心留你一个人在这里干活。”

    “······刚才我自作主张拿钱给秦姨,惹飞燕不高心了,是我太冲动,下次不会了。”

    “她没有怪你,她只是想跟我谈谈秦姨的事。”

    凌月一愣,秦姨的事?会是什么事呢?

    飞扬看她充满疑惑地看着自己,知道这事瞒不住,便告诉她:“飞燕她想让秦姨退股·····”

    话音刚落,凌月便惊声问道:“什么?让秦姨退股?为什么?”

    “飞燕跟我反映了店里最近的情况,觉得和秦姨合伙多有不便。”

    “不便?哪里不便了?而且秦姨为了跟我们开这个店,把原先的烧烤店都转让了,现在突然让她退出,她以后该靠什么赚钱?”

    “我会把她投资的钱退给她,另外给她一笔补偿金,包括最近的赢利,算起来,应该会有个七八万,完全能够重新开一家烧烤店。”

    凌月有些激动,这样的事她接受不了,她必须要让飞扬改变心意:“我们不能这样过河拆桥,秦姨一直都想开家店,她能把钱投给我们,就是对我们的信任,我们不能因为一点不合就让她退出。当初合伙开店,是为了携手共创未来,即使中途有分歧,有矛盾,我们都可以协商解决,不要轻易放弃彼此。”

    凌月动情地说:“更何况,重新开一家店谈何容易,一切都要从头再来,秦姨已经选择一次,才刚起步就让她退出,那不是证明她的选择错了吗?”凌月停顿一下,恳求道:“能不能站在秦姨的角度去想想,包容一下她,好吗?”

    飞扬点点头:“你说得对,让她退出实在太自私了,这件事我会跟飞燕解释,不会再提让秦姨退出的话了。”

    凌月听到飞扬的话,松了口气,感激道:“谢谢你,开店我没有出一分钱,店铺的赢利不用算给我,我有份工作,能解决伙食就行了。”

    “这怎么行呢?说了赚钱要分你一份的。”

    “我的那一份就当作我对你回报的吧,不必算那么清的。”

    不必算那么清,听到这句话,飞扬的心咯噔一下,被击中了,他看着凌月,她那感激的眼神,微笑的唇,像夜晚的微风,轻抚着他柔软的心,让他无法移开视线,这样笑这样人,就这样,萦绕心头,无法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