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飞了起来

    更新时间:2017-06-24 22:55:22本章字数:2340字

    飞扬与凌月回到家后,飞燕在客厅里看电视,吃了很多零食,垃圾堆成满满一大袋,凌月拿去倒。

    飞扬趁凌月下楼,告知飞燕不要再提让秦姨退股的事,飞燕大为不解,怎么刚答应的事,转眼就变卦了,难道因为是凌月从中劝阻?!

    她试探道:“哥,你怎么突然变卦?是因为凌月说了什么吗?”

    飞扬不自觉地眨了眨眼睛,没有回答。

    飞燕确定了心下的猜疑,大为恼火:“哥,凌月是你什么人?为什么你总要偏袒他?”

    飞扬知道飞燕有火气,耐心劝道:“凌月既然来到了我们家,就和我们是一家人,而且我没有偏袒她,我刚才答应你,是我欠考虑,这件事真的没有你说的那么容易。”

    “你别少来了,你别再说冠冕堂皇的借口,我和他之间有什么事,你都会护着他,我才是你妹妹,你怎么老是帮一个外人!”

    “飞燕,你怎么又来了?我都是就事论事的好吗?”

    “呸!你根本就是喜欢他!我就看出来了!哥,没用的,这种感情,不光我不会支持,爸爸妈妈更不会支持的!”

    “够了!”

    “怎么?你害怕面对了?你有种喜欢,没种承认吗?!”

    飞扬站起来刚想说什么,却听到门合上的声音。

    原来凌月倒垃圾回来看到他们又在为自己争吵,深感内疚,便把钥匙放在玄关的鞋柜上,默默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飞扬追了出来,在楼下拉住了她,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结巴道:“你······你去哪?”他不知道凌月听到了什么。

    “我不能在你家住下去了。”

    “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听到飞燕的话,被吓到了?

    凌月怔怔地看着他,把他抓住自己的手拉开:“我们天天住在同一个房间,总是不妥······我毕竟是女生。”

    飞扬看她这样说,确定她已经听到飞燕说的话了,他想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解释。

    半响他才犹豫开口:“那···你能去哪?”

    “其实店里面可以住人啊,库房挺空的,我可以睡在那里。”

    “那···那里根本不方便的。”飞扬想了想,说道:“不如,你干脆坦白自己是女生,和飞燕一起住吧。”

    “不了,我已经决定了,我去店里面住,飞燕会比较安心,我也是。”

    凌月往上一看,抿抿嘴说:“你回去吧,飞燕在阳台看着呢。”

    飞扬回头往上看,只见飞燕在楼上狠狠地瞪着自己,当他回过头,凌月已经走远了······

    他很想追上去,却实在找不到追上去的理由。

    凌月走在去店铺的路上,却遇到了瘫坐在路边的黎陌,他手里握着一瓶白酒,时不时地往嘴里猛灌,看情形是喝醉了。

    凌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快步走上去,确定是他后,一把夺走他手里的白酒:“你身上还有伤呢!怎么能喝酒呢?”

    黎陌根本不看是谁,只管抢她手里的酒:“还我!还我·····”他眼睛红红的,满是血丝,嘴里散发出浓烈的酒气,衣服乱糟糟,跟平时注重形象的他判若两人,连住院时,他都是整洁体面的,此时却显得十分狼狈。

    看黎陌不依不饶地抢酒,凌月一狠心,把酒往地面一摔,酒被砸得四分五裂,黎陌不可置信地看着她,摇着头,却体力不支往后倒去。

    凌月扶住他,见他瘫软成一团,便吃力地背起他,来到店里,把他放在椅子上,帮他擦干净脸,脱掉吐脏的衣服,当看到他贴着纱布的伤口,这伤刺痛了她的心,她忍不住轻抚他的伤,呢喃道:“还会疼吗?”

    她闭上眼,脑中浮现出为爹包扎伤口的画面,爹苍白的脸,紧闭着眼,就像此时的黎陌。

    凌月睁开眼睛,饱含深情地看着黎陌:“你会是他吗?”

    不是,凌月心下否定,她轻摇着头。

    “我和爹身处不同的世界,我永远回不去了。”凌月痛苦地闭上双眼,眼中的泪被沁出。

    但这世界,让我遇见了你,这是命运吗?

    或许这仅仅只是巧合······

    凌月用几张椅子拼凑成一张床,把黎陌背放到上面,用外套盖住他的上身,让他睡觉。

    她拿黎陌的上衣去清洗的时候听到“哎呀”一声,原来黎陌一个转身,摔到地上,惊醒了。

    凌月放下手里的衣服,跑过去,扶起他。

    黎陌手扶着头,面前的景象晃来晃去的,他摇摇头,试探看清楚一点,凌月的脸就这样清晰地呈现在他眼前:“你没事吧?”

    他推开她,摇晃着往外走去。

    凌月追上去,扶着他。

    这次他还来得及推开她,突然胃里翻江倒海,呕吐了起来。

    凌月心中一悸,轻拍他的背,想让他舒服一点。

    吐完后,黎陌的胃终于舒服一点了,但是全身无力,双腿都快软了,凌月双手撑着他,把他扶到椅子上。

    他实在难受,缓缓地闭上眼睛,凌月拿手巾轻柔地帮他擦嘴。

    他没穿上衣,凌月怕他着凉,把刚才那件外套给他披上。

    黎陌休息了一会,稍微好些后,便执意要出去,凌月拗不过他,只得服从地开了门,凌月看他走路不稳,跌跌撞撞的,试探扶着他,却总是被他推开,他四处张望,寻找自己的座驾。

    凌月带他去相遇的地方,却还是找不到。

    黎陌颓废地在路边坐下,凌月也静静地坐在一旁陪他。

    两人不发一言,静默良久,突然黎陌竟然莫名其妙地问道:“你是不是会飞?”

    凌月诧异,随即莞尔一笑:“是啊。”说着,凌月站起来扶起黎陌带他飞了起来,飞到了屋顶上。

    黎陌惊魂未定。

    黎陌惊魂未定,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凌月,这是梦还是现实呢?

    他沉默了一会,说道:“你真的好奇怪。”

    “哪里奇怪了?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常人而已。”

    “普通却不平常,没有正常人会抱着与自己年龄相当的人叫爹的。”

    他还是耿耿于怀这件事。

    凌月被黎陌说得,羞怯地低下了头:“……当时我太激动了,因为你跟我爹长得一模一样,我想都没想就把你认成了我爹。”凌月认真地看了一眼黎陌,讪讪一笑道:“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我知道你并不是他,你们只是长相相似罢了,可能你不相信我说的,但事实就是这样。”

    如果事实真是如此,那是我一直误会他了。

    黎陌说起自己的事来,他喝醉了变得畅所欲言:“我爱了她很多年,从高中开始,就一直爱着她,我的梦想就是娶她为妻。”

    突然黎陌的眼神里满是苦涩:“今天我向她求婚,却被拒绝了…”

    说完,黎陌想站起来却一脚没踩稳,摇摇晃晃地从屋顶上摔了出去。

    “小心!”凌月紧急一跃,飞身而下用手紧紧环抱住他的腰,使用轻功抱着他徐徐落地。

    黎陌还是站不稳,头昏眼花地看了一眼凌月,心想,我一定是喝醉了,便眼前一黑晕倒在凌月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