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迷情一夜

    更新时间:2017-06-26 21:59:05本章字数:2111字

    十二点,飞扬出神地看着手机上的时间,不安地想:凌月会去哪呢?

    凌月走后,他想到店里根本没有床,便特地跑到警局去拿折叠床和盖毯,送到店里来,他到的时候,凌月和黎陌刚走,所以没有遇上他们,飞扬没有看到凌月便打电话给她,发现她把手机留在了店里,他急忙出去寻找,在附近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便折回来等在店铺门外,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

    街头的灯光很昏暗,他却一眼看到了远处走来的凌月,她驼着背缓缓走着,步伐艰难的样子。

    飞扬迅速跑了过去,叫道:“凌月!”

    当他看到凌月背上的黎陌,大吃一惊,感到十分意外:“他怎么了?”

    “喝醉了。”凌月吃力地说。

    “我来背吧!”飞扬想从凌月身上接过黎陌,却被她固执地拒绝了:“不用了,快到了。”

    飞扬很无奈,一个女孩子背一个男人该有多吃力,不用想也知道,她实在太固执了,飞扬在一旁扶着黎陌,想为她减轻些重量,在到门口的时候,飞扬提前开了门,让凌月顺利进门把黎陌放在椅子上。

    凌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飞扬关心地问:“你从哪里背他的?累坏了吧?”

    “还好,你怎么来了?”

    飞扬指了指身后的库房说:“我拿了张折叠床过来。”

    “折叠床?”凌月不知道什么是折叠床,跑到库房去看,

    飞扬把床展开铺好:“这个打开就是一张床,收起来又不占地方,挺方便的。”

    “真的呢!”凌月惊叹,她突然扬起笑脸:“太好了,可以让黎陌睡这。”

    飞扬想了想,也微微一笑,主动把黎陌抱到了床上,为他把盖毯盖好。

    飞扬又想说服凌月回家,可是无论他怎么说,凌月都毫不动摇,决心留下来,她趴在桌上,假装睡觉,飞扬没辙,只能留下来陪她。

    他坐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为什么她会这么固执,执意不肯回去呢?在这趴着睡该多累啊!该拿她怎么办呢?

    飞扬无奈地叹了口气,把自己的棒球服脱下来为她披上,便也趴在桌上睡了起来。

    第二天,凌月第一个睡醒,她起来便开始干活了,飞扬睡得浅,一会就被响声给吵醒,他伸了个懒腰,觉得腰酸背痛、手臂发麻、他看到凌月在擦窗户,她那不知疲倦的样子,深深击打着他的心。

    他走过去从她身后握住了她不停擦窗户的手,这一举动吓了凌月一跳,她仓皇地抽出手,吃惊回头,印入眼睑的是飞扬温柔的笑脸。

    她眨眨眼睛,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你···你醒了?”

    飞扬半开玩笑地说:“是啊,被一个勤劳的小蜜蜂吵醒的。”

    他拉伸着手臂,笑说:“趴着睡,可真累啊,要是你昨天跟我回去就好了。”

    凌月虽心下过意不去,但是又不愿回去住,便嘴硬道:“你就不应该留下来陪我···”

    说完她提着水桶走开了,她把水桶放回洗手间,便去库房看黎陌,发现他睡得很沉,为了不吵到他,便轻轻合上了库房的门。

    秦姨和店员陆续来到了店里,飞燕姗姗来迟,本来她因昨天的事耿耿于怀,但知道黎陌来了,睡在库房,十分惊喜。

    飞燕蹑手蹑脚地来到库房,看他还在睡觉,便用手机拍了他各个角度的睡颜,为了挑选一张做屏保纠结了半天。

    中午时分,黎陌的手机响了,宿醉的他被手机的铃声和震动吵醒,他疲惫地用口袋里拿出手机,看到来电号码后,犹豫着该不该接,这时,库房的门被打开,飞燕探头来看,发现他醒了,热情地打招呼道:“黎陌,你醒了?”

    他愕然回头,看到飞燕后皱起眉头,思索着昨天发生的事,奇怪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可是电话铃声不断再响,他无奈地接通电话:“爸。”

    “臭小子,这些天跑哪去了?现在还没回来?今天是你弟弟7岁的生日,你不知道吗?”

    “我在医院,不方便回去。”

    “什么?医院?在医院在什么?”

    “我在住院。”

    黎父有些狐疑,沉默了一会问道:“住院?你怎么会住院?你不会故意骗我吧?”

    黎陌叹了口气,不知道怎么回答。

    飞燕走过来,把电话抢了去:“你好,这里是中心医院。”

    “中心医院?…你是谁?”

    “我是这里的护士啊,也是黎陌的责任护士,伯父,您是黎陌的父亲吧?黎陌的情况还挺稳定的,过几天就会出院了。”

    “他怎么了?”

    “他······摔了一跤。”

    “摔了一跤?那他是摔断了脖子还是摔断了腿啊?”

    飞燕听到黎扶这样说,大感意外,一时竟磕巴了起来:“他…他…”

    黎陌把电话夺回来,说道:“你爱信不信!”便挂断了电话,关机了。

    飞燕见黎陌一脸不悦,好奇道:“你跟家人关系不好吗?”

    黎陌置若罔闻,黑着一张脸,似乎在用表情驱赶着她。

    飞燕嘟起嘴,怏怏地退出了库房。

    黎陌见自己未着上衣,睡在折叠床上,深感困惑,他又打量起四周,心想,这是什么鬼地方?

    他搜寻着昨晚的记忆,感到不可置信,竟分不清是梦,还是喝醉导致的幻觉。

    凌月知道他醒了,端了绿豆粥给他喝:“你一定饿了吧,喝完粥吧,既解救又暖胃。”

    他这次竟然破天荒地接受了,拿着绿豆粥慢慢喝了起来。

    凌月感到庆幸,淡淡一笑,温柔地看着他,突然她好似想起什么一般,说道:“对了,你的衣服···”

    她说着,便要出去:“你等等,我去拿给你。”

    她看衣服还有些潮湿,便想拿到火上去烤干,飞燕看到她这样怪异的举动,问清原因,知道是黎陌的衣服,便屁颠颠地主动拿去用吹风机吹干。

    姜伍了解到自己那天破坏了鹰龙帮的交易,使得雷门成功接替鹰龙帮与合作商达成合作,便找雷彪邀功,雷彪承诺会给他一笔钱,作为奖励,可是绝口不提让他加入社团的事,姜伍问其原因,雷彪解释说为了避免鹰龙帮报复,所以只能让他先避避风头,过段时间找个合适的时机再让他加入。

    姜伍无所事事,在家里闷得慌,便来到了家附近的大月月烧烤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