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离家出走

    更新时间:2017-08-01 23:46:56本章字数:3027字

    凌月不知是否因为慕嫣那天说的话,受了打击,下定决心去认字。

    飞扬抽时间教她。她发现这些人跟她使用的那些字都有些相似,很快就学会了认字的技巧,认得字了。

    凌月在店里每天都很认真赚钱,还学会开电动车,到处发传单,送外卖,她学会操作手机,打字,发信息,生意越来越红火,月底分红,飞扬还是把一万块给了她。

    就在店铺蒸蒸日上的时候,思瑶父亲竟然利用思瑶母亲偷偷把店铺转让给了别人,拿到转让费后,独自收拾行李跑路了,留下思瑶和母亲母女两人。

    思瑶母亲并不知道自己的丈夫会这么狠心,她虽然参与了这件事,但是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当接手的人拿着合同出现在店里,驱赶他们的时候,大家都茫然失措,当知道真相后,最愤怒的人当属飞燕,她从新东家口中得知是秦姨签字同意转让的,当即狠狠扇了她一耳光。

    “你怎么可以这样?”

    秦姨没有还手,反而痛哭流涕起来,她解释说自己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她也是被丈夫欺骗了,还被抛弃了。

    飞燕十分火大,根本听不进秦姨的解释,嚷嚷着让她解除合同,把店要回来。

    可是事情哪有那么简单?

    合同是具有法律效力的,秦姨也是当时与房东签署租凭合约的人,加上营业执照也是她的名字,所以转让这件事经过她一个人就足够了。

    虽然飞扬是警察,但他根本没有料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当初他们也没有签署合作协议,都是口头约定的,现在追究起来,等于是空口无凭。

    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飞扬看到秦姨的处境也不乐观,让她赔偿费用估计是不可能,眼看自己投资的钱打了水漂,也唯有自认倒霉。

    可是飞燕可没有那么好说,她警告秦姨把转让费一分不少的拿出来,不然到法院去告她。

    凌月不发一言,眼看着辛苦打理的店好不容易有了起色,想到终于可以攒钱赎回自己的玉佩,自己的心愿马上就要达成了,谁知道会突生变故。而且这次创业是她提的主义,也是她找的秦姨合作,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她心中无比自责,根本没脸面对飞扬了。

    新商户准备将这里重新整修一下,装修队的人浩浩荡荡地开工了,飞扬把大家带出门外,安慰了打工的店员,并让她先回家,这两天会把这个月的工资全部结算给她。

    他看飞燕十分暴躁,不停地找人理论,便硬拽着她,走到一边,拦了驾计程车,叫上凌月回家了。

    飞燕一个劲责怪凌月,当初如果不是她从中阻拦,早让秦姨退股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凌月落下了惭愧的泪水,她亏欠飞扬兄妹实在太多了,无以为报。自己又是这样一个无能的人。

    她趁着飞扬把飞燕拉到房间时,将飞扬发给她的一万块放在了客厅的桌上,便一个人悄悄走了。

    她下了楼,怕飞扬追下来,便快步跑了起来,越跑越快,越跑越远,一直到跑不动为止,才停下来。

    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无力地蹲在地上,感觉天旋地转,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

    现在是大中午,烈日炎炎,酷暑难耐,最可悲的是她身无分文,连买一瓶水的钱都没有,她感觉自己就快要中暑了。

    就在这时,她发现路口有很多人围在那里,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凌月天生好奇心十足。她走了过去,发现每当有汽车停在他们面前,他们就会蜂拥而上,汽车会搭走一些人,慢慢的,等在那里的人越来越少了。

    原来这些人都是民工,他们在这里等待工程的老板来,寻找愿意接活的民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人渐渐走光了,只有一个男生还等在那里,夕阳照射在他的背影,感觉是那么落寞,就像自己这样,形单影只。

    凌月默默地走了过去,问他:“你没有接到活吗?”

    男生回头看着她,看到一身男生打扮,风尘仆仆的,年纪跟他不相上下,有一种亲切之感,便默默点头。

    男生看了她始终站在这里,有些疑惑地问:“你也是在这里等活吗?”

    “我…算是吧…”

    “这么晚了,估计不会有老板来了。”

    “那你怎么不回家呢?”

    “我没有家,接不到活就等到接到为止。”

    没有家?不会吧?

    凌月不可置信地看着男生,他明明长得很清秀,很稚嫩,却穿着与年龄不相符的衣着,头发也乱糟糟的,十分崩塌。

    难道他说的是真的,他也和自己一样,无家可归?

    凌月说:“其实我也无处可去。”

    男生打量着她,看她的表情感觉她没有说谎,两个人同命相怜,便慢慢聊了起来。

    男生说起了自己的身世。

    这个男生从小是个孤儿,被遗弃在孤儿院门外,长大到5岁时,一对夫妻领养了他,刚开始对他很好,正当他陶醉于家庭生活的幸福当中时,弟弟妹妹降生了,是这对夫妻人工授精的龙凤胎。

    他在家里失去了地位,父母的爱都给了亲生的弟弟妹妹,他在家里存在的价值就是照顾弟弟妹妹,有一次,他照看弟弟的时候,一个不留神,弟弟从床上滚下来,额头被椅子撞出了个大包,留了很多血,当他抱起弟弟哭喊着妈妈的时候,这个被他叫着妈妈的女人,从他手里抢过孩子,抬腿就是一脚。把他踢翻在地。

    这不是最难以忍受的,最难以忍受的是她憎恨的眼神,这不再是从前那个慈爱的母亲了,是一个陌生人,甚至是一个恨他的人。

    因为他偷听到了父母的谈话,因为要养育他的关系,花掉了很多钱,不如将他送还到孤儿院……

    男孩听到了这些话心里本来凉了半截,现在又被打,便下定决心要离开这个家,他偷了父亲藏在书桌里的钱,便开始了一个人四处游荡的生活。

    那年他才10岁。

    男孩受过了很多苦,没钱住旅社,就睡桥洞,没钱吃饭就捡垃圾换钱,他身上还带着偷父亲的200块,他害怕父亲找到他,发现钱被他花掉了,会更生气,会打死他,所以一直不敢用。

    他内心深处一定是希望领养父母能够来找他的,他甚至在想,如果被找到了,那就回去。

    可是他一直没有等到他们来找他,他偷偷回去他住的地方,再也没有看到他们,原来他们在他离家出走以后,就搬家了…

    男孩的名字叫许愿,是孤儿院给他取得名字,祝愿他幸福快乐地长大,可是这样的愿望永远无法实现了,他就这样把自己的故事一股脑的告诉了凌月,估计太久没有倾诉过,他的倾诉愿望是那么强烈,刚好遇到一个这么有耐心,愿意听他说的人,对他来说是一种幸运吧!

    凌月听完他的身世,被深深地震撼了,敬佩与同情油然而生,当男生问起她的时候,她竟说不出口,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说她从小在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被父亲呵护长大,却一梦醒来一切化为乌有。

    还是说她遇见了侠义心肠的飞扬,一次次地给予她帮助,这些离奇又幸运的事比起男生的痛苦遭遇实在相差太多了!

    今后她一定要变得坚强起来,不能依靠任何人,也不被现实所击垮。

    她决定要向许愿一样,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哪怕无家可归,也坚强地活下去。

    许愿知道凌月也无家可归,让她跟着自己一起找活路,因为他和她一样没有身份证。

    凌月求之不得,想要找到回家的路,首先要独立活下去,只有靠自己生存下来,才有资本去找寻回家的路。

    他们两人坐在路边的石凳上,等着天亮。

    他们之间有了彼此的陪伴,感觉对迷茫的今后有了信心。

    好不容易等到了天亮了,民工陆陆续续的来了,找散工的老板也林林散散地赶来,许愿带着凌月凑了上去,却因为自己没有一技之长一次次被刷了下来。

    终于有个好心的老板见他们可怜,带他们来到了工地,让他们先从建筑小工做起。

    建筑小工的工作是非常辛苦的,

    完全靠苦力,工资是月结,120元一天,休息没工资。

    而他们的工作内容就是搬砖,抬水泥,拌浆,递水泥浆之类的,都是些最苦最累最脏的活。

    而且他们是新人,所有老员工都随意使唤他们。

    比这些更恶劣的是天气,时间是三伏天,在这样一个季节下,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皮肤白嫩的凌月一天就要晒脱一层皮。

    可是凌月却无所畏惧,她不畏艰辛坚持了下来,当她拿到工头发的工资的时候,她灿烂地笑了。

    这是多么辛苦才能赚到的钱啊!却比在店里赚的钱拿着踏实,因为这是完全靠她努力所得。

    在工地上,虽然有宿舍有伙食,可这么炎热的天气,最需要的其实是水,但凌月甚至舍不得买一瓶水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