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离别之后

    更新时间:2017-08-02 23:37:16本章字数:3028字

    工地的宿舍是四个人一间,凌月和许愿还有另外两个男子。

    工地的设施很简陋,虽然条件艰苦,但是凌月和许愿却很满足,毕竟有了一处容身之地,不用再流浪。

    工地的工作很辛苦,每天从早上7点一直到晚上8点,中午有3个小时休息时间,凌月会利用这段时间给许愿洗衣服。

    凌月把许愿当成弟弟一样照顾,一方面也是报答他与她一起找到了工作。

    许愿虽然叛逆,但骨子里却是善良的,他一点也不懦弱,在工地上每当凌月受人欺负的时候他都会挺身而出。

    姜伍见到凌月后通知了飞扬。

    这天,凌月和许愿负责拌水泥浆,两人认真地将浆拌好,凌月把拌好的浆用水泥桶装好递给大工,大工瞟了一眼,没接,反而用泥刀挑剔地搅了搅,扬眉高声说:“拌得太稀了,怎么用啊!”

    凌月惭愧地垂下头:“太稀了啊,那我再加点水泥吧。”

    “快点!不要耽误我们的工!”

    “好。”说完,凌月一刻不敢耽误,赶紧将水泥浆抬回,混入水泥浆中,重新加了包水泥,搅拌起来,许愿瘪瘪嘴,有些无奈地动手搅拌。

    他想肯定是大工故意刁难,他们总是欺负新人,所以有些心不甘情不愿。

    泥浆拌好了,凌月又一手提一桶,将两桶提到大工面前:“师傅,你看看这样行不行?”

    大工好半天才回头,看了一眼,嚷嚷道:“你是不是傻啊!这么干,怎么用啊!你是不是故意耽误我们时间啊!”

    凌月看了看手中的泥浆,小声问:“太干了吗,可能是我水泥放多了······”

    “不干了,不干了!跟你们这种小工干活,简直是白干,也不知道谁把你们招进来的,蠢得和头猪一样,什么都不会!”大工把手中泥刀一扔,说着就要走,凌月见状后,条件反射地拦着他,恳求道:“师傅,是我做的不好,你不要生气,我马上去重拌。”

    “滚!”大工看她挡住自己的去路,不耐烦地用手用力推开她。

    远处的许愿一直盯着这边的动静,他本来就看不惯大工得瑟的态度,现在他竟然对自己的朋友动手,实在忍无可忍,冲了过来,用力将大工推开,骂道:“你够了!”

    大工看这样一个新来的小工竟敢冲撞自己,有点傻眼,因为他跟包工头是同一个村子的人,一直跟着包工头干活,仗着这层关系,从这个工地开工以来就一直在工地上称王称霸,气焰嚣张,除了工程师和监工以外,每个人都要给他面子。

    他想都没想,对这许愿的脸就是一拳,许愿的鼻子马上青了一块,一股血腥味涌出,鼻血流到了嘴唇上,他不甘示弱,用手随意一擦,挽起袖子,扬起拳头对着大工的下额挥去,他这一拳出手虽重,可是却落了空,大工灵活地躲过了。

    凌月看事情不妙,马上放下手中的泥浆,拉住许愿的手臂,想劝阻他,不要打架,可是大工没有手下留情,又利落地打过来,许愿就这样又挨了一拳。

    “啊!”凌月看到许愿又挨了一拳,心痛地惊呼,她拦在许愿面前,劝道:“师傅,别打了!”

    “嘣~”凌月被一脚踢开,跌倒在地。

    许愿发了狂,跳起来一口咬住大工裸露的手臂。

    大工吃痛地哀叫,随手拿起手边的铲子,对着许愿的后脑砸了过去。

    “呃!”许愿后脑被铲子重重砸下,顿时血流如注,晕了过去。

    旁边的工人看到事情不妙,马上跑到办公室通知包工头,包工头赶过来,不想把事情闹大,没有拨打120救护车,而是令人抱起许愿到他的车上送往医院救治。

    凌月一直跟着,包工头叮嘱他,到了医院不要乱说话,不然不好收场。

    凌月心乱如麻,没有理会他,而是默默祈祷许愿不要出事。

    来到医院,凌月发现这家医院正好与黎陌住的医院是同一家,这所医院前一段时间,她几乎每天都要赶来,已经十分熟悉了,有点触情生情,她看着黎陌住的那层楼,有些走神,不过又立马回过神来,扶着晕迷的许愿进到抢救室。

    还好,伤口不深,就是有些失血过多,加上许愿长期营养不良,有中暑征兆,才是昏迷不醒。

    缝合伤口,输血后,许愿脱离了危险,包工头交了住院费用,便先行离开,他叮嘱凌月照顾好许愿,有事随时联系他,还给了她一些现金,他还是个负责的包工头,只是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对工程影响不好。

    凌月坐在许愿的病床旁边,看着病床上的许愿,恍惚间眼前浮现出黎陌生病沉睡时的模样,她发现她还是放不下同是住院的黎陌,便决定偷偷去看一下黎陌,看他是否还在这家医院,还是已经出院离开。

    她来到黎陌居住的楼层,慢慢朝他的病房走去,走到病房前,看到牌号还是写着黎陌的名字,心里五味杂层,怎么他还没有出院呢?已经这么久了,难道他的身体还是没有好转吗?他不是最讨厌医院了吗······

    可是她却又有一丝丝喜悦,她透过玻璃看进去,看到姜伍也坐在病床旁边,跟坐在病床上的黎陌说着什么,表情严肃。

    突然姜伍似乎感觉到了凌月的视线,朝她看过来,凌月马上意识到他的眼神,马上躲开了,朝楼上跑去,她不能和姜伍见面,至少现在不行。

    姜伍已经看到了凌月,马上起身朝门外走来,可是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凌月早已跑上楼,消失不见,姜伍偏了偏头,心想:刚才那人是凌月吧,应该是他!

    原来他还在这里,这些天,他都去哪了?

    姜伍思索着,想着要不要通知飞扬,因为这些天,飞扬不止一次来医院找他们,就是来寻找凌月的下落。

    店铺没有了,凌月离开了,她没有带手机,不留只字片语,只是把赚到的一万块留了下来,就消失无踪,就像从未出现过那样,不留踪迹,让飞扬急坏了,顾不上手上的工作,请假到处寻找她。

    飞燕看哥哥六神无主的模样,抱怨道:“你何必去找他呢?发生这种事,他也有责任,应该一同面对,可是他却选择了逃避!他就是个懦夫,不敢承担责任的懦夫!”

    飞扬瞪了她一眼,不发一言。

    这段时间,飞燕总是嘀咕个没完,不是指责亲姨就是抱怨凌月,埋怨他。

    他被飞燕折磨得不厌其烦,也恨不得不回来了,可是他又害怕凌月会回来拿东西,因为她的衣物还放在房间里,因为她身无分文,因为她无处可去。

    他已经找了凌月好几天了,却一无所获,她就这样从天而降,又消失无踪吗?

    她还会回来吗?还是从此消失在我的生命里······

    她真的如飞燕所说,那么懦弱,一直逃避着,逃避着他的感情······

    黎陌看到姜伍站在门口发呆,下了床,走到他身边,问道:“怎么了?你看到谁了?”

    姜伍眨眨眼,回头说道:“好像是凌月。”

    “凌月?”黎陌听了,微微一愣,有点不可置信,凌月失踪后,飞扬一直来医院找她,都没有找到,她真的会来这里吗?

    黎陌欲言又止,他不知道他是否在多管闲事,因为他的人生格言就是,不管自己的事情,绝对不参与,所以他还是决定不问了,可是姜伍却问道:“我是不是应该通知云飞扬,他似乎很着急找他。”

    “随便你······”黎陌假装无所谓,可是他内心深处,还是希望来的人真的是凌月,为什么会有这种期待呢?这种期待真是无从解释,莫名其妙的。

    姜伍想了想,还是决定拨通飞扬的电话:“喂,是云队吗?”

    “姜伍!”飞扬接到姜伍的电话很激动,他急切地问道:“你打我电话,是有凌月的消息吗?”

    “也不知道算不算······”姜伍停顿了一下说:“我刚才似乎在医院看到了凌月。”

    “真的吗?”飞扬衣止不住内心的欣喜,问道:“你看到了凌月了?她来医院找你们?”

    “没有,并没有见面,就是看到了一个很像她的身影,其实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他啦!只是看你那么着急找他,就告诉你一声咯。”

    “谢谢,我知道了。”飞扬挂了电话,马上拉着飞燕,说:“燕儿,跟我去医院,凌月似乎去医院了。”

    飞燕一脸嫌弃地扯掉飞扬的手,说:“似乎?”她的语气很不耐烦:“只是似乎,你就要拉上我陪你去医院找啊!”

    “应该是她,燕儿,求你了,陪我一起去找好吗?就当哥哥求你。”

    飞燕想了想,嘟着嘴说:“不知道他在你心里怎么这么重要,我怕出走的人是我,你都不会如此着急。”

    “燕儿,你别耍小脾气了,你出走,我怎么会不着急呢?只是现在不见的人是凌月,所以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心情。”

    飞燕虽然不满,但是拗不过哥哥的执着,只能跟随他赶到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