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一反常态

    更新时间:2017-08-06 23:11:31本章字数:3025字

    “你真的生气了?”凌月晾好衣服回到宿舍,看许愿怏怏不乐地仰面躺在床上生闷气,便轻声问道。

    许愿暼了一眼凌月,立刻转过身背对着她,毫不不理会她的示好。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也请你尊重我的选择,让我为了自己的生活努力一把。”

    “随你便,就当我多管闲事好了。”许愿还在赌气,继续躺在床上。

    凌月看时间工地快到时间开工了,便提前去干活了。

    许愿领教了凌月的固执,无奈只能作罢。

    枉费自己的一片好心。

    外面的阳光很刺眼,异常炎热,这种天简直要把人烤焦。凌月站在阳光下打量着周围的建筑,工地的初步规模已经建成,只剩下收尾工作,本来工地是不需要招工了的,刚好有几个民工有事提前走了。段文生才会到路边去找临时工,而许愿他们虽然没有身份证,但是看上去却很老实,出于一种同情,留下了他们。

    凌月看到远处有一个师傅在那里用斗车运送沙子,便主动上去帮忙。

    陈伯查到了段文豪的信息,第一时间通报了黎陌,陈伯通过交警朋友查到了车主信息。

    发现是认识的人,调查到他的联系方式,。

    黎陌拿到了段文豪的电话,犹豫好一会,才决定拨打过去。

    对方也是好一会才接通。

    “喂,哪位?”段文生正在工地上验收项目,看到是个陌生电话,思量了一下,才不慌不忙地接通电话。

    “你是段文生吗?”

    “是的,你是?”

    “我是想通过你,找一个人。”

    段文生听他这样说,十分迷惑与无语,他奇怪道:“找人?我想我们并不熟吧?你为什么要通过我找人呢?”

    黎陌沉默了一会,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截了当地问:“你认识凌月吗?”

    “……”凌月?

    凌月不是那个新来的小伙子吗?他要找的人是凌月?

    段文生心想,他都不告诉我他是谁,就直接想通过我找我的员工,我完全可以不用理会他,更何况万一他是想找凌月麻烦的人,我告诉凌月在我工地上,岂不是自找麻烦吗?哼,不论出于基于何种考虑都不能告诉他,凌月在我这。

    “我不认识,我现在有事要忙,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我先挂了。”

    说完,段文生便挂断了电话。

    黎陌被挂断了电话,却不生气,而是冷冷一笑置之。

    他发动车子,开到了陈伯给的地址,段文生接手的工地。

    而他目前接手正在动工的工地有三个,他准备逐一去找。

    他首先来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工地,把车停好后,他下车观察了下工地的规模,这是一个厂房,面积很大,已经初步建成,这个工厂看上去颇具规模。

    黎陌把车锁好后,慢慢走进了工地,准备亲自寻找凌月的下落。

    他穿戴整洁帅气,一看就是富家子弟,擦地镗亮的皮鞋走在工地上,不一会便布满了灰尘,刚大病初愈的他,身体还很虚弱,鼻腔里吸入灰尘之后,让他敏感地忍不住打起喷嚏。

    他围着工地到处走,时间已经是下午4点,工地的人都开始动工了,挖机和混泥土车来来往往,工人们也三三两两地忙活着,想要在这些人里找到凌月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本来黎陌完全可以把地址告诉姜伍让他自己来还玉佩的,可是经过姜伍三番五次的表现,他有些不放心姜伍,害怕他故意不把玉佩还给凌月。

    而他为什么会这么好心,他自己也说不清,他这种行为按照平常而言实在是太反常了,是出于同情还是感激呢?

    他自己也想知道。

    在工地里找了有一会了,黎陌被烈阳晒得头晕起来,可是他还是坚持继续找下去,他没有找人问询,因为他不是一个爱求人的人。

    而此时的凌月正在独自一人拌水泥浆,虽然她有武功底子,体力很好,可是在这样的烈阳天里做强度这么大的事情,还是让她累得满脸通红,汗水直流。

    但是她没有丝毫偷懒的意思,一直在自觉地干活,她满身是汗,衣服也被工地上的污渍弄得脏兮兮的,和往常的她有很大区别。

    这样邋遢的她会被黎陌认出来吗?这很难说。

    许愿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不再跟凌月怄气了,他坐起身,来到凌月干活的地方。

    在路上,他遇到了气喘吁吁的黎陌,他被黎陌帅气的穿着吸引了,不由自主地慢下脚步走在黎陌身后,打量着他,黎陌感觉到背后的眼神,回过头来,看到身后许愿注视的眼神,冷冷地暼了一眼。

    许愿感受但他不友好的眼神,瘪了瘪嘴,回瞪了过去。

    许愿加快脚步,越过他,向中心方向走去,凌月正在那里干活。

    黎陌实在走不动了,停下脚步休息了一会。

    他注意到许愿走的方向是自己没有去过的,便按照他走的方向走去。

    许愿看到辛苦干活的凌月,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马上走上前一把夺走她手里的铲子。

    “我来吧!”许愿扬声说道。

    凌月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但她不一会便反应过来,想从许愿手里把铲子抢回来。

    急忙说道:“你怎么来了,你的伤还没有痊愈呢,段老板让你好好休息的。”

    “我已经好了,你看。”许愿拍拍自己的后脑,证明给她看,伤口已经不疼了。

    “你又逞能!”凌月运用内功轻松从他手里把铲子夺了回来。

    许愿被她的手法吓得傻了眼,呆呆地看着她。

    凌月看到他呆愣的表情,顿时笑了。

    这时,黎陌也走了过来,看到了他们俩。

    “嘻嘻,傻眼了吧?”凌月笑嘻嘻地说。

    “你…你…你…”许愿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黎陌站在远处看着他们谈话,凌月用余光察觉到了远处的黎陌,当她看到站在远处的人竟然是黎陌,心跳都漏了一拍。

    黎陌知道凌月看见了他,微微勾了勾唇角,表情有些尴尬。

    凌月直愣愣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何故,她想都不敢想,黎陌会为了找他,亲自到工地来。

    可是他为什么会一直看着自己呢?而且他的表情还那么奇怪,是微微含笑吗?还是微微生气呢?

    突然,黎陌在太阳晒得支撑不住,脚步不稳,向前扑倒。

    凌月连忙跑上去扶住他。

    “黎陌!”

    黎陌强撑着,不能让自己晕倒,却还是支撑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晕倒了。

    凌月吓得不行,许愿见情况不妙,也走过来,问道:“怎么了?你认识他啊?”

    “嗯,他昏过去了,快救救他!”

    “他不会是中暑了吧?”许愿说。

    “不知道,他以前受了很严重的伤,一直在住院,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快送他去医院吧!”

    “哦,那我去找车。”

    许愿跑到办公室,刚好段老板验收完项目在办公室准备下班了。

    许愿跟他说明情况,段老板立刻跟随许愿来到凌月面前,三人一起把昏迷的黎陌抬到车上,赶往医院。

    凌月说明黎陌的情况,告诉段老板,黎陌一直在附二住院的事,段老板立刻感到附二就诊。

    原来,黎陌是因为体弱的缘故中暑了。

    段老板知道情况不严重,便叮嘱了一下,就走了。

    许愿陪着凌月等待黎陌苏醒。

    黎陌输液后,睡了一会,慢慢苏醒过来。

    “你醒啦?”黎陌看到守在自己病床前的两人,有些难为情,但他的表情却伪装得丝毫没有变化。

    他用抿嘴回应了凌月的问询。

    “我在工地看到你晕倒了,所以把你送来这里。”凌月解释道。

    黎陌想到自己又晕倒了,感到很丢脸,尴尬地眨了眨眼,低声回应了一声:“嗯。”

    “医生说你晕倒是因为中暑了,其他没有什么,你不用担心。”

    黎陌不知道凌月怎么会这么多话,没有再理会她。

    凌月知道自己又忍他不悦了,便打住了嘴,准备离开。

    她微微一笑,轻轻地说:“没有事,我们先走了,你照顾好自己。”

    黎陌听到她说要走,皱起了眉头,他犹豫着,在凌月将要走出病房时叫住了她终:“喂!”

    凌月听到他的叫喊,立马止住脚步,回头惊讶看着他。

    凌月看黎陌又不说话,以为他不是叫自己,又准备走了。

    突然黎陌从裤子口袋里拿出玉佩:“这玉佩是你的吧?。”

    凌月看到玉佩,眼神都直了,她不由自主地笑了,立马往回走到黎陌面前。

    看到玉佩在黎陌的手里一闪一闪地发光,又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玉佩怎么一闪一闪地发光呢?

    不可能啊!

    玉佩只会在接近爹的时候才会一闪一闪地发光啊!

    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怎么可能?

    凌月吃惊地嘴都不由自主地张大了。

    “拿去。”黎陌看她表情这么夸张,却不接,有点不耐烦地把玉佩放在床头的床头柜上。

    而黎陌把玉佩放在床头后,亮光变得没有那么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