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穿越回去

    更新时间:2017-08-08 22:20:03本章字数:2998字

    “许愿,如果我真的是穿越了,我还能回到原来的时空吗?”凌月泪眼婆娑地看着许愿问道。

    “如果是穿越了,怎么可能还回得去?你以为…”许愿一边说着,一边留意着凌月的表情,当他看到凌月脸上的变化,马上止住了口,不忍心再说下去了。

    凌月把脸埋进腿里,她的心跌入谷底,顿时绝望地哭起来,眼泪像断了线一般,把衣服都沁湿了。

    许愿看她可怜兮兮地哭着,一时手足无措起来,他也蹲下来,拍拍凌月的后背说:“喂,有这么伤心吗?你都还没确定是不是穿越呢?怎么就哭起来了?要不要这么脆弱啊?!”

    “你不懂!你不懂!”凌月痛苦地摇着头,她不敢想象今后回不去的生活,她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能够回家,见到心心念念的父亲。想要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

    “我不懂,是啊,我真的不懂,为什么你会哭成这个样子?不就是回不去了吗?我不也是一样吗?”许愿皱眉,不耐烦地说道。

    凌月听了许愿的话,微微一愣,泪眼婆娑地看着许愿,“难道你离开家,你从未伤心难过吗?”

    “伤心难过有什么用?就好比你现在痛哭流涕有什么用呢?除了会被人看笑话,真的毫无意义!”许愿斩钉截铁地说。

    “我一直都以为,我可以回去的…我一直以为…”凌月伤心无助地说着。

    许愿不忍心看她这么痛苦,好心劝导她:“凌月,我知道你很想回家,当你知道回不去了,肯定是十分无助的,其实谁也没说,你一定是穿越了,你既然那么想回家,那就不要轻易下断言,更不要轻易放弃啊!”

    凌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啊,哭也无济于事啊!我还不能确定一点是穿越了,我不能放弃,一定要想办法回去!找到爹!

    凌月抹掉眼泪,站了起来,牵强地笑了笑,对许愿说:“你说得对,我不能自己吓自己,现在还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我是穿越的,说不定只是我想多了,我一定能回家的,一定。”

    许愿看凌月决定振作起来,欣慰地点点头,鼓励道:“是啊,现在说放弃还太早!以后我会帮你的,陪你一起找回去的路。”

    “嗯,谢谢你。”凌月感谢道,她看看手中的玉佩说:“更何况,玉佩已经找回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凌月爱惜地抚摸着玉佩,将它小心翼翼地佩戴在脖子上,玉佩终于回来了,以后我再也不会弄丢你了!

    凌月压抑住内心的悲伤,想到了黎陌······

    我这样走了,把黎陌一个人留在医院,没人照顾······

    而且他竟然会主动把玉佩还给我?!

    ······玉佩不是在姜伍的手上吗?姜伍不是一直都要我拿两万块钱去赎吗?为什么黎陌会分文不取就主动把玉佩给我呢?

    姜伍不会这么好心的!难道是黎陌问姜伍要的玉佩?

    可是黎陌怎么会这么做呢?他一直都那么冷漠,那么反感自己!

    这一切的一切实在太难以解释了,看来只有亲自问黎陌,才知道原因了。

    可是他,会告诉我吗?

    我不能就这样走了,留下他不管!凌月想到这,跟许愿说:“黎陌是我的朋友,他现在一个人在医院,我不放心他,这样吧,我先送你回去,我再赶过来。”

    “你要在医院陪他?”许愿问。

    “是啊,他身体一向不好,不能没人照顾。”

    许愿想了想,故意说:“可是你还要工作呢,你自己跟段老板说,要上班的,总不能又请假吧,这样太说不过去了。”

    凌月知道许愿说的一点没错,她刚请假照顾完许愿,又要请假照顾黎陌,实在说不过去,她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所以对这份工作还是十分重视的,但是黎陌对她而言是非常特别的存在,对她有着特殊的意义。

    所以在工作与黎陌之间,她真的很难选,她希望段老板能够再一次开恩,给她这一次机会,如果他因此辞退她,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许愿,你回去帮我跟段老板说一下这边的情况,求他再批准我请几天假好吗?”凌月求情道。

    “请假这种事,还是你亲自说比较好。”许愿不为所动。

    “但我不一定遇得到段老板啊…”

    “先回去再说,他要是不在的话,我就替你说。”

    “好,谢谢你。”

    “别总是说谢谢,这样显得多生分。”

    凌月与许愿一起坐公交车回工地。

    公交车到站后还要走一段路程,足足有8公里。

    许愿一边走着,心里一直纠结着,要不要凌月陪自己走这段路。他其实也没必要非让凌月送回来,自己的伤势也好得差不多了。

    而且他也可以帮凌月向段老师请假,段老板人很开明,应该会理解的。

    但是他不知道为何就是有点不愿意让凌月去照顾那个高高在上的黎陌。

    他总是摆出自命不凡,不可一世的样子,清高得不行,根本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他这样的人,就该让他一个人呆在那里,凌月为何要去照顾他?这不是热脸贴冷屁股,自讨没趣吗?

    可是凌月这种人又固执得不行,一旦决定的事情,别人怎么说也毫不动摇的。

    他们顶着大太阳一路走着,想到凌月待会送自己回去,还要打转走这条去搭公交车,实在有些于心不忍,便开口说道:“凌月,送到这里就可以了,你去医院吧!”

    “快要到了,没事的,而且我还要去工地找段老板请假呢!”

    “哎,你是不是傻啊,我的意思你还不懂吗?我会回去帮你跟段老板说的。”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去跟他说就好了。”凌月说。

    “你这人怎么这么固执呢?待会你回去了,又要打转赶回医院,我好心让你少走些路,你都不领情!”

    凌月被他说得有点无言以对地低下头。

    “好啦。快回医院吧。你不是要赶去照顾黎陌吗?再不去万一他又发生点什么,你又该懊恼了!”

    凌月听他这样说,立马心一紧,他当下决定赶去医院,她跟许愿说:“那有劳你帮我跟段老师说一声哦!”

    “好啦好啦,你快去医院吧!”许愿不耐烦地摆摆手,催促她离开。

    凌月看了,感激地微微一笑:“那我先走了,你照顾好自己,慢点走哦!”

    “行了,知道了,真是啰嗦啊,大姐。”

    凌月三步跨两步地走着,许愿站在远地看她越走越远,便转身往工地走去。

    凌月心急得很,担心着黎陌的病情,便一路小跑来到了公交车站台。

    可是她等公交车却花了很长时间,这个站比较偏僻,所以上车的人少,公交车只有一趟刚好凌月到的时候公交车刚走,等下趟来要一个小时,她一开始等得心急如焚,但是公交车迟迟未到,她明白再心急也没用,就慢慢静下心来,坐在椅子上等待着。

    太阳慢慢下山了,天也渐渐黑了起来,等公车的人也慢慢多了,不再只有凌月一个人傻坐着,而是很多下车的人一起等着公交车的到来,终于,公车在大家的焦急等待下,来到了这个站点。

    凌月投币之后,看到很多空位,但她没有去坐,而是站在后门的位置,其实医院离这里并不太远,几个站就到了,只是凌月没有走过,不然她肯定会选择走路去了,而且说不定,走路去的话,早就已经到了医院了。

    几个站以后,公交车在医院门口停下凌月冲下公交车,便赶往黎陌所在的病房。

    这时,黎陌睡得正香,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窝处,精致的五官镶嵌在雪白的肌肤上,真是让女孩子都自叹不如,汇成一副动人的画面,简直让人移不开视线。

    凌月痴痴地看着病床上的黎陌,心里不由得感叹道:“单从外表上看,黎陌实在是太像爹了,同样绝世的容颜,而且他们睡觉的样子也是那么相似,安静纯洁地像小孩子一样,他安静的样子, 他睡觉的样子,他不那么飞扬跋扈的时候,还是很像爹的,而我之所以这么放不下他,也是因为他与爹爹有着相似之处吧,或许在我心里还是隐隐约约觉得他身上有些爹的影子……”

    凌月轻轻地在黎陌病床前坐下,生怕把黎陌吵醒,她用手抚摸着颈子上的玉佩,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她想,如果我真的是穿越过来了,那有没有可能,黎陌也是穿越过来的呢?爹变成了黎陌,所以他才会跟爹长得一模一样,所以爹的玉佩在他手里才会闪闪发光!

    当凌月想到这里,她都被自己的想法吓一跳。

    如果他真的是爹,如果他真的是爹……

    当她还沉思在自己的想法里无法自拔的时候,隔壁床的人突然叫了起来。

    “哎哟,真是造了孽了,唉!”

    隔壁床住的是位老人家,他接了电话后,便骂骂咧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