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助人为乐

    更新时间:2017-08-09 21:48:22本章字数:3038字

    凌月走过来,关心地问:“老爷爷。你怎么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凌月态度十分亲切。

    老爷爷看凌月这么客气,便大声抱怨起来:“唉,我儿子今天又不肯过来,这个混账东西,真是和他哥一个德行!”

    “你儿子不肯来照顾你吗?”凌月夸张地问。

    “哼,他心里根本没有我这个爹!”老爷爷十分气愤。

    “可能他们有什么急事,赶不过来吧?老爷爷,我刚好会在这里朋友,你有什么需要,就找我好了。”

    “你?”老爷爷没想到,这个小伙子这么热心肠,便感叹道“小伙子,你真的愿意帮我?”

    “只要我能做到,都不会推辞。”

    “那小兄弟,你去帮我打个晚餐来吧,我实在是饿得不行啦!”

    “好,没问题,老爷爷,你想吃什么呢?我去给你买来。”

    “嗯…筒骨汤和丝瓜炒肉吧!”老爷爷想想微微笑了笑。

    凌月说好,便马上下楼去给老爷爷买饭吃了,老爷爷钱也没有给她,凌月只有身上拿的几十块钱,还是慢慢攒下来的。

    她没有丝毫犹豫,便帮老爷爷按照他的要求买好了饭,还格外给他买了瓶水,不然这种人只能喝开水壶里的水,那里面的水都特别烫,这种夏天。谁敢喝呢?

    凌月快步走回来,把打包好的饭菜端给老爷爷,老爷爷接过饭菜,总算是露出了笑脸,不过他把饭菜放在桌上,并没有立刻吃饭的意思,反而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他坐到床上说:“小兄弟,我实在憋不住了,你可以帮我把床底下的尿盆端给我吗?”

    “啊?尿盆?”

    “嗯,我腿脚不方便,你帮我把尿盆端来,我在床上解决就可以了。”

    凌月作为女生,面临这样的事感到难为情,但是老爷爷完全把她当男孩子了,她也不好推脱,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她从床底下,拿出尿盆准备递给老爷爷,发现他已经把裤子脱了,半躺在床上等着。

    凌月立刻涨红了脸,连忙把脸转过一边,把尿盆递给老爷爷说:“爷爷,给你。”

    老爷爷接过尿盆放到胯下,解起小便来。

    凌月脸红彤彤地背过身子,等待着老爷爷上完小便,帮他倒尿盆。

    这时,黎陌突然醒了过来,看到凌月接过老爷爷手里的尿盆,端着走向厕所,他感到十分意外。

    凌月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而且他干吗要做这些事?

    凌月倒完尿,便将尿盆冲洗干净,放到了原位。

    然后她又到厕所用消毒液将手清洗干净。

    老爷爷解完小便,终于轻松多了。

    他坐起来,开始吃凌月帮他打包过来的饭菜。

    可他全然忘了饭菜的钱是凌月垫付的。

    凌月虽然是用身上仅有的几十块钱买的饭菜,但她并不在意老爷爷是否会把饭钱给她,虽然她很穷,但她很慷慨。

    老爷爷吃完饭,把垃圾往地上随手一扔。

    这让有洁癖的黎陌看了,十分不满,但他又不好发作,只能默默忍受着。

    凌月并不知道黎陌已经醒了,而是默默地将老爷爷的垃圾清理干净,然后帮他和黎陌打开水。

    当她回来的时候,老爷爷又叫住她:“小兄弟,这天气实在太热了,你可以帮我打盆水来吗?我想抹一下澡。”

    “抹澡啊?”凌月想了一下,然后心里劝自己要放宽心,人家都是老人家了,没必要不好意思的!

    凌月开导完自己,便勤快地点头回应道:“好嘞,爷爷,你的澡盆就是放在阳台上那个吗?”

    “是呀,我的毛巾也挂在阳台,就那条黄色的。”

    “好的,你等等我马上拿来。”凌月来到阳台,把脸盆和毛巾洗干净,打了盆温水过来,给老爷爷。

    老爷爷把衣服解开,光着膀子等着凌月。

    她把毛巾洗干净,递给老爷爷,老爷爷接过毛巾便慢慢擦起来。

    凌月细心地洗着毛巾,一旁的黎陌偶尔偷瞄两眼。

    看到凌月做这些,心情感到十分复杂。

    该说他乐于助人呢?还是多管闲事呢?不过印象中的凌月真是一个十分爱管闲事的人,这次也不例外。

    照以往,他肯定会赶他走,可是现在他并没有去赶他走,而是静静地躺在床上装睡。

    难道他是真的想跟凌月交朋友,还是已经把他当成了朋友呢?

    老爷爷在凌月的帮助下把身体擦洗干净后,便让凌月把床的靠背摇下来,躺在床上看起了电视,或许是他上了年纪,刚躺一会儿便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凌月看老爷爷睡着了,还是没有闲着,主动把老爷爷换下的衣服拿去厕所洗干净,晾了起来。

    忙完这些之后,她才坐到椅子上休息。

    她看向病床上的黎陌,才发现黎陌一直在看着她,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起来。

    黎陌突然冷冷说道:“你又不是护工,没必要做这些。”

    “反正我也没事,举手之劳而已。”

    黎陌没再说什么,而是移开目光,闭上了眼睛。

    两个人没再交流,病房里异常平静。

    这时,老爷爷的呼噜声打破了病房的平静。

    黎陌反感地看向老爷爷,他喜欢安静,可是着震天的呼噜声,让他心浮气躁起来,本来老人家的各种行为就引起了他的不悦,现在他又有睡觉打呼噜的习惯,更是引起他的不满,他恨不得马上搬走,他之前住的都是单人间,可是这次是被凌月送进来的,所以才把他安排进了一个双人间,和一个老人家住在一起。

    凌月却丝毫没反应,她不知何时靠在床边睡着了。

    黎陌肚子咕噜作响,他中餐还没吃,更别说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他轻轻坐起身子,准备打电话叫外卖。

    他之前在这里住院也是叫外卖吃的,他打通了经常订餐的那家饭店,那家的消费是外卖里面最贵的,但是他从不在乎这些。

    他故意压低声音说话,点了几道常吃的菜,和两份饭。

    店员刚接通电话,便知道是他了, 他是那种让人一眼忘不掉的类型,不光是外型养眼出众,连出手也是十分阔气,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富家子弟,给店家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店家接到他的订单后都会马上配餐,尽快配送的。

    黎陌挂掉电话以后,便静静地靠坐在床上,他不由自主地看向趴在床边沉睡的凌月。

    他瘦瘦的身躯小心翼翼地靠在床沿,生怕压到自己的被子。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黎陌否定了之前对他的看法,打消了对他的排斥。

    以前总以为他神经兮兮的不正常,但那只是他的误解,因为这段时间,他分明看到他总是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不留余力地帮助人,是一个心地善良的热心肠。

    对于这样的他,黎陌有些无可奈何。

    要像以前那样冷漠待他吗?

    态度恶劣地拒绝他的好意,狠心地把他赶走?

    这样是否太神经质了,他或许真的只是把自己当作一个与父亲相似的人而已。

    为什么要一次一次地拒绝他的好意,把他拒之千里之外呢?

    有必要那么铁石心肠吗?

    唉…可能自己冷漠惯了,已经不习惯接受别人无缘无故的付出了。

    外卖不一会便送到了,送餐员兴高采烈的声音把凌月和老人家吵醒了。

    老爷爷不满地对送餐员抱怨道:“有完没完,送完快走,别吵我睡觉!”

    黎陌拉下脸,冷冷地憋了一下嘴,也不知道是在生谁的气。

    凌月连忙解围道:“谢谢,谢谢,辛苦你啦!”

    送餐员看到凌月和和气气的,长得也是眉清目秀,立刻一扫刚才的怨气,冲着凌月甜甜地笑了笑说:“亲,记得要给我们5星好评哦!”

    “额…”凌月一听,有些意外,她看向黎陌,见他淡淡地抿了抿嘴。

    便对送餐员点了点头说:“嗯,好。”

    送餐员得到了肯定,便向黎陌与凌月挥挥手,离开了病房。

    凌月偷偷地打量着黎陌的表情,看他面不改色地打开餐盒,默默揣摩起黎陌的心思。

    按照以往,他看到我在这里,一定会不耐烦地赶我走,怎么今天却毫无反应呢?

    难道他着急吃饭,顾不上这些了?还是他根本懒得理我,让我自己知难而退?

    我不能自己吓自己,除非他坚决让我走,不然我不能离开。

    正当凌月想得入神的时候。

    黎陌竟然突然把一盒饭递到凌月面前,把她吓了一跳。

    黎陌瘪瘪嘴,淡淡地问:“吃吗?”

    “啊?给我吃?”凌月感到意外又惊喜。

    “不吃就算了。”黎陌说着,就要把饭丢

    ..进垃圾桶,凌月马上从他手里拿过来,说:“我吃!怎么会不吃呢?”

    凌月接过饭,感激地笑着说:“谢谢啦!”

    黎陌听了没有反应,开始低头吃起饭来。

    凌月也打开饭盒,站着一边吃起来。

    她没有去夹菜,而是默默地吃着白饭。

    黎陌注意她没有夹菜,一直吃着白饭,微微皱起了眉头。

    但他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留意着他。

    看他快要把饭吃完了,都没有夹过菜,忍不住问道:“菜不合你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