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工地磨难

    更新时间:2017-08-15 22:47:13本章字数:2999字

    许愿的话有些莫名其妙,但却直击凌月的心,凌月也迷茫了,她这是怎么了?黎陌不是爹,即使玉佩能在他的手中发光,他也不可能是爹的,不可能!

    明知道,他们不是同一个人,为什么我却对他有这种复杂的感觉呢?

    他总是那么不可一世的样子,对人爱搭不理,又冷酷无情,与温文尔雅、体贴入微的爹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为什么我却总是会把他们两人混淆在一起呢?

    凌月啊凌月!醒醒吧!别再把对爹的感情寄托在他的身上,他与爹完全就是两个人,你应该努力去寻找爹的下落,努力回家才是!凌月默默劝告着自己。

    “走吧,回去吧!”许愿又一次催促道。

    凌月回过神,对许愿点点头,他们两个走去对面的公交车站,等回去的那班超难等的公交车。

    黎陌开车来到了一个高档小区,他将车车停到了车位后,乘坐电池来到了16层,回到了自己租的公寓,这是一套精装修的复式楼。

    总面积260平方的景观房,装修非常有格调,因为他有洁癖,所以固定每周都会请专业打扫卫生的阿姨来家里做清洁。

    他的公寓非常干净,整洁,装饰也很简约,相对也比较冷清,与他的性格相得益彰。

    他回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洗了个澡,换了套家居服。

    他来到沙发上坐下后,便拿出手机打视频给慕嫣。

    慕嫣没有接视频,她拒绝后,发了消息过来:正忙,晚点联系你。

    黎陌丢掉手机,怏怏地窝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他对电视没有兴趣,便又拿起电话打电话给姜伍,约他出来吃饭。

    可是姜伍竟然也说自己有事,不方便出来,黎陌接连遭到拒绝,还是自己最看重的两个人,心情很糟,想要发泄掉自己郁闷的情绪。

    而发泄情绪的最好办法就是:打游戏!

    于是他便走到卧室拿起了床头的苹果笔记本玩起了游戏。

    凌月跟许愿回到了工地,段老板看到他们,还主动打招呼,并未因为她擅自离岗而介怀,他猜到凌月是在医院照顾在工地晕倒的那个人。

    他估计打电话给他找凌月的人就是他,他们两个应该是认识的朋友,之前是自己想多了。

    “你们回来了?”

    “是啊,老板,我们明天就可以干活了。”

    “你的伤好了?”段老板问道。

    “是啊,我休息这么久了,已经好了。”许愿回答道。

    “好了就行,以后好好干,别再意气用事了!我不会亏待你们的。”段老板爽快地说,说完他侧头看向凌月:“你的事情也处理完了?”

    “嗯,这些天没有征求您的批准就擅自离岗,真抱歉。”说着,凌月惭愧地深鞠一躬。

    “算了,算了,以后有什么事说一声就行了。”许愿摆手说道。

    “谢谢老板。”凌月感谢道。

    “行了,你们进去吧,我先回去了。”段老板说完,拍拍许愿的肩膀,便转身走了。

    两人在宿舍煮了清水面吃,凌月的厨艺好,清水面也煮得很好吃,许愿一口气就把面吃光了。

    凌月要去洗澡,许愿自从知道她是女生之后,凌月每次去澡堂洗澡,他总是跟着,在门口守着,等凌月洗完了,他送凌月回宿舍后,再自己去洗澡。

    凌月一开始不愿意这样麻烦他,可是许愿一再坚持,为了保护她的安全,毕竟这里的澡堂是公用的,这一片的工人都是男的,所以等于就是个男澡堂,凌月一个女生在里面洗澡,万一哪个男生冲进去了,后果不堪设想,许愿说什么也要坚持在外面守候,凌月拧不过他,只好随他去了。

    第二天,凌月和许愿都起得很早,他们都很用心开始工作。

    可是在凌月拉货路过脚手架的时候,不慎被高处掉落的砖头砸中脑袋,伤口顿时血流如注,她捂住脑袋,痛苦地蹲下身子,许愿在远处看到了,失声大喊道:“凌月!”他连忙丢下手中的活计跑过来。

    “你还好吗?”许愿焦急道。

    凌月勉强点头:“嗯。”

    他看到她的伤口出了很多血,马上脱下自己的白色T恤,为她包住伤口,希望能把血止住。

    许愿在凌月面前蹲下身来说道:“来,上来,我背你去医院。”

    凌月拒绝道:“不用了,没事的,你用衣服包扎以后,已经不流血了。”

    许愿看凌月不肯去医院,站直身子,拉着她激动地说道:“怎么会没事!我的脑袋受伤,在医院缝针以后住了几天呢!”

    “那你是晕倒了嘛,我这不要紧的,你不用担心我。”

    “你别逞强了!你出这么多血,怎么能不去医院呢?快上来!”说着,他拉着凌月就要背起她。

    “我没有逞强啊!我这些天已经耽误了很多时间了,这点小事,不用去医院的!”

    “你去不去?”许愿斩钉截铁地说。

    凌月看着他严肃的表情,有些小委屈地摇摇头。

    许愿看她固执着不肯去医院,不由分说地懒腰将她抱起。

    “干什么啊?”凌月吓一跳,她挣扎着想要挣开许愿的怀抱。

    “别动!再动就扯到伤口了!你现在就好乖一点,除非你想在医院多呆几天。”许愿正色说道。

    凌月听他这样说,只好停止动弹,乖乖地窝在他的怀里。

    许愿抱着凌月跑了起来,他跑到段老板的办公室门前,把凌月放下,便用力敲起办公室的门,一边敲一边喊道:“老板!老板!老板在吗?”

    现在还是早上,段文豪还没有来工地,他的办公室也上了锁,所以许愿敲了很久也没人应声。

    “他可能还没来吧······”凌月的伤口还在冒血,她因为失血的原因,嘴唇开始发白,说话也很虚弱了。

    许愿看她情况不妙,没再等下去,一把抱起她,朝工地外面跑去。

    凌月在颠簸中,慢慢失去意识。

    “凌月,凌月!你怎么了?你振作啊!你醒醒啊!”许愿看凌月晕了过去,着急坏了,他停下了脚步,在路上见车就拦。

    “停车啊!停停啊!”

    可是车来车往,没有一辆车停下来。

    许愿和凌月都没有手机,许愿在工地上又没认识几个人,同宿舍的人和他的关系又不好,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段老板,可是在这个紧急关头,他又偏偏不在工地,他不知道该去求谁!

    他只能在路上见车就拦,可是没有一辆车停下来,因为看到他怀里倒着一个人,这年头,大家都怕麻烦,都不想惹事,所以都没有停下车来。

    许愿一直拦不到车,凌月又怎么叫都叫不醒,他吓坏了,只好抱起凌月,拼命跑起来。

    凌月的体重很轻,但是许愿抱了这么久,渐渐筋疲力尽,他急得快哭了,实在拦不到车,他无助地走着。

    这时,百无聊赖的黎陌开着车子到处兜风,鬼使神差地开到了这里,遇到了怀抱凌月的许愿,他在远处看到他走几步,便停下来对着车子招手,然后又抱起凌月快步走起来,似乎出了什么事。

    黎陌一脚油门,像风一样瞬间开到了许愿的门前,在许愿被突忽其来的车子吓蒙的时候,打开车门,酷酷地从车上下来。

    他什么都没说,便下车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许愿记得他,马上从惊吓的情绪中跳脱出来,快步走到车门处,把凌月轻轻地放到车后座躺着,自己上车,扶住她的脑袋。

    “凌月受伤了,快送我们去医院吧!”

    黎陌从后视镜里打量了一下他们,说道:“坐好。”便发动车子,以极快的速度赶往医院。

    黎陌带凌月来到了这家最近的医院,送凌月进了急救室。

    凌月的伤口经过医院的缝合,发现她失血过多,便对她进行输血,血库的血不够,便要求许愿与黎陌捐血。

    可是黎陌与许愿近期都接受过手术,所以必须要找亲友来帮忙。

    许愿低下了头,他身边没有亲戚更没有朋友,他不知道要找谁,能够找谁。

    黎陌答应了医生,说会尽快找人来输血的。

    他拿出电话,拨通了姜伍的电话。

    “喂,在哪?”

    “我在办事呢!怎么了?”姜伍过了一段时间才接电话,他又跑到雷彪身边,邀活了。

    “有事,需要捐血,你现在赶来医院吧!”

    “捐血?怎么啦?谁要血啊?你啊?”姜伍惊异地问,他在想,黎陌不是刚才出院吗?怎么又跑到医院去了,还需要输血,什么情况?

    “你能别问那么多吗?来医院吧!还是那家医院。”黎陌没有解释,他带有命令的口吻说。

    “······呃······好吧,我等下就去。”

    “别等了,现在就来,算了,我去接你,你在哪?”黎陌急切地说。

    “啊?不用了。”姜伍可不想黎陌知道他在雷彪的组织里,雷彪也不愿意别人知道这里,他急忙说:“我现在去,马上坐车去,你在医院等我就行。”

    “快点。”黎陌冷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