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等你醒来

    更新时间:2017-08-21 22:15:32本章字数:3031字

    飞燕跟随姜伍来到医院凌月居住的病房,在那见到了哥哥。

    “哥,你真的在这里啊?!”飞燕见到飞扬便大声质问道。

    飞扬闻声意外地回头:“燕儿,你怎么来了?”

    飞燕没有回答,而是朝他直径走来。

    飞扬看到了飞燕身后的姜伍,知道飞燕是他带来的,也就不觉得奇怪了,他想着要跟飞燕好好解释,把凌月的情况告诉她,可是还没等他开口,飞燕便走到了他的面前,紧紧地箍住了他的手腕。

    “走,跟我回去。”飞燕一边拉着他的手腕,一边冷漠地说。

    “别闹!”飞扬甩开她的手。

    “哥,你怎么执迷不悟呢?”

    “什么执迷不悟啊?凌月受伤了,你知不知道?”

    飞燕朝病床上的凌月扫了眼,道:“知道又怎么样?”

    飞扬惊讶地看着飞燕冷漠的表情,感到有些心寒,他的语气冷了下来:“我要在这里照顾凌月。”

    “不行!你必须跟我走,我不许你再和他有任何瓜葛!”飞燕强硬地说道,说话间又要去拽飞扬的手。

    飞扬推开飞燕,沉着脸问:“你怎么绝情?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我绝情?我绝情也是因为你太多情!把感情用在不该用的地方!”

    许愿听他们越吵越大声,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门口大声喝止道:“你们吵架可以去外面吗?”

    “难道他变成植物人了,你也要照顾他吗?”

    “对,没错!”

    飞燕指着哥哥的鼻子,气愤地说:“你无可救药了你!”

    飞燕生气地离开了医院,姜伍看医院里有飞扬和许愿便也跟着离开了。

    “这里有你们照顾,我就不瞎掺和了,先走啦!”姜伍说完,便走去病房去追飞燕。

    “干嘛走这么快,等等我嘛!”姜伍叫道。

    飞燕没有理会她,大步流星地走着,气势汹汹的,满肚子火气。

    姜伍追上来,拉住飞燕:“喂,我跟你说话呢!”

    “你最好别惹我!”飞燕警告道。

    姜伍看她怒气冲冲的样子,问道:“你这女人的脾气怎么这么臭啊?谁惹你了?”

    飞燕用厌恶的表情看着姜伍高声说道:“你现在就是在惹我!”

    “我惹你?我好端端地在家里面睡觉,是你把我叫起来,让我带你来找凌月的,现在找到了,怎么?你想反悔啊?”

    “反什么悔啊?”飞燕没好气地问道。

    “装傻啊?你说了请我吃饭的啊!”

    飞燕听了,瞪着姜伍,黑着脸说:“我说过请你吃饭,但没说是今天请啊!”

    姜伍无语地看着飞燕。

    “那你说哪天请?”

    飞燕心里骂道:死皮赖脸的家伙!

    她瞪着他,拔高嗓门道:“随便哪天,反正不是今天!”

    飞燕说完,便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留姜伍一个人用杀人的眼神瞪着飞燕离去的背影。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姜伍站在那里,肚子突然叫起来,他才想起让飞燕买的早点,她也没买,便丧气地对着飞燕离开的方向在空中挥了一拳。

    骂了句粗口:“草!”

    姜伍又想起了黎陌这个长期饭票,于是打电话给黎陌,让他来接自己。

    黎陌刚好没事,接到电话的时候刚起床来,准备洗簌过便叫外卖吃,一个人也无聊,有姜伍陪他吃饭,他求之不得,便欣然答应,让姜伍在原地等他。

    姜伍看不远处有个凉亭,便走过去在凉亭坐下等着黎陌,黎陌不久便到了,也不知道是他的动作快,还是车速快,每次都不让姜伍久等。

    可是姜伍似乎还嫌不够快,黎陌的车刚停稳,他便匆匆坐上去抱怨道:“你总算来了,我都快饿死了!”

    黎陌没理会他的抱怨,直接问道:“想吃什么?”

    “无所谓,只要近,吃什么都行。”

    黎陌透过后视镜看姜伍,问道:“有没有那么饿啊?”

    “我昨天晚上就没吃饱,今天大清早又被吵醒,也没吃东西,能不饿吗?”姜伍夸张地说。

    黎陌无奈地摇摇头,开着车出了医院在门口随便找了个餐厅便停车下来。

    黎陌从姜伍那里听到凌月变成植物人的消息,

    当时我在医院,他一直照顾我,他现在病了,我不能不管,便赶来了医院。

    黎陌跟医生商量用最好的药物来治疗。

    医生给凌月使用了刺激脑部细胞的药物,和促进意识恢复的药物。

    可是当他们吃完饭出来的时候,车子被贴了罚单,黎陌不在乎这个,继续把车子停在这里,

    姜伍站在车门前,等着黎陌解锁,黎陌解锁后,却没有上车,而是把车钥匙丢给姜伍。

    姜伍疑惑道:”你去哪?不开车吗?”

    “我去医院一趟。”

    “去医院看凌月?”姜伍问道。

    黎陌轻轻地点点头。

    “我刚从那出来,就不去了,我在车上等你啊!”

    黎陌又点了点头,朝医院里面走去。

    黎陌来到医院没有直接去病房,而是来到医生办公室,找到凌月的主治医生。

    凌月的主治医生是科室的主任,他正在办公室里办公,看到黎陌敲门走进来,便问:“你是?”

    “你是凌月的主治医生?”黎陌没有回答医生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问道。

    “对,你是凌月的家属吗?”医生问道。

    “嗯,我想知道他现在的情况。”

    “她现在还处于昏迷当中。”

    “是什么原因呢?”

    “根据目前的检查结果判断,她是脑内有淤血压迫了脑组织导致的昏迷。”

    “脑内有淤血?这种情况严重吗?”

    “就目前来看,她的情况还是挺乐观的,一般情况下只要淤血消退后苏醒的几率还是挺大的。”

    “要淤血消退他才会醒?”黎陌问道。

    “对。”

    “那还等什么?赶快把淤血弄掉啊!”黎陌不满地说道。

    医生无奈地摇摇头,耐心地说道:“我们已经指定了治疗方案,正想安排时间跟家属谈,你现在来了,就直接跟你说好了,让淤血消退有两种办法,一种是开刀动手术,还有一种保守治疗,利用药物和仪器活血通络,慢慢让淤血消散。”

    黎陌听了,沉默了片刻,想了想问道:“开刀动手术风险大吗?”

    医生笑了笑说:“动任何手术都有风险,而开颅手术风险相较其他手术的风险又更大些,就目前来看,她已经昏迷了两三天了,说的不好,就会成为植物人,而动手术将淤血清除后,她就能醒来了,而手术的风险就是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黎陌沉默了,良久之后他才缓缓说道:“这件事我做不了主,你们还是另找家属来谈吧,我可以做主的就是费用问题。”

    黎陌顿了顿,十分笃定地说:“我不在乎医疗费是多少,你们尽管用最好的药,制定最好的治疗方案,一定要尽全力将他治好。”

    这时的黎陌已经打心眼里接纳了凌月这个朋友,真心地希望凌月能够治愈醒来,花多少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希望失去这个朋友,这也是他对凌月的一种感激,感激他在医院不离不弃的照顾,与那一次的相救······

    他是救过自己一命的人,所以当他深陷困境的时候,他就必须鼎力相救。

    黎陌离开了医生办公室,走到凌月的病房门前,站在那里,透过镜子看向病床上昏迷的凌月。

    他那苍白的面孔与紧闭的双唇,让人感到担心与心疼。

    当日,他偷偷看我也是这种心情吧?

    突然,黎陌的心漏掉一拍,他诧异自己怎么会有这么怪异的情感,慌乱走掉了。

    飞扬正好回头看到了病房外一闪而过的身影,似乎是黎陌,便起身追出去。

    “黎陌。”飞扬叫道。

    黎陌停下了疾走的步伐,回头看向他。

    黎陌的神色略显不自然,他尴尬地避开视线。

    飞扬捕捉到他的转瞬即逝的表情,问道:“你是来凌月的吗?”

    黎陌扯扯了嘴角说,不知道该不该承认。

    飞扬知道他是来看凌月的,心里有些意外,但还是用温和的语气问道:“怎么不进去呢?”

    黎陌说:“有你们在就行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他想说,让他照顾好凌月,但他始终没有说出口。

    “谢谢你来看她,她知道你能来,一定会很开心。”当黎陌转身的时候,飞扬感激地说道。

    黎陌愣一下,微微笑了笑,还是走掉了。

    飞扬看他走了,马上回到病房,又坐到了椅子上,看着凌月昏睡的样子。

    这张睡容,他已经看过无数遍了,还住在一起的时候,他就经常偷看她睡着的样子,她的嘴唇微微上翘,像微笑的天使一样,让人忍不住怜惜,而她的睡容早已经深深地刻在心里,挥之不去了。

    飞扬很憔悴,整夜没合眼,白天也没打过盹,一直静静坐在病床旁边守着凌月,因为他害怕凌月有任何反应,他会漏掉,他无时无刻不在祈祷,凌月能够早点醒来,温柔地看着他,就像当初一样,她突然走进他的生命里,风吹着她的长发,远远地站着,像一个误入凡间的天使。

    就那一眼就深深刻入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