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 奇怪的她

    更新时间:2017-08-22 22:04:41本章字数:3144字

    凌月发现玉佩已经不亮了,再看到那封信,原来爹是去发现了杀自己的凶手然后去调察的时候负了伤,回来的途中被追踪。

    凌月发现玉佩不亮。

    以为爹已经死掉了,悲痛欲绝。

    医院这边,在黎陌的支持下,医生全力抢救凌月,凌月终于醒了,发现玉佩在黎陌的手里可以发光,认定他就是爹。

    黎陌也从心里接纳了他这个朋友。

    凌月发现根本不能去想,想到就会流泪。

    她知道自己的医药费都是黎陌垫付的,心里十分意外和感激。

    凌月身上有块玉,是凌风给的,凌风出生就带来的玉,凌风每次出行,凌月都会很担心,为了逃出屏障,弄得遍体凌伤,凌风把玉给她,告诉她,这块玉在,他就在。这块是长生玉,人亡玉碎。之后凌月遇到周陌,本以为他是父亲的化身,可是他的性格与父亲天差地别,直到周陌受伤昏迷,玉的水色尽失,变了颜色,直到周陌醒来,玉慢慢变得温润,她又开始觉得父亲就是他。她开始执着改变周陌,不管受到多少挫败,都初心不改。

    故事一开始写凌风和凌月与黑衣人打斗的画面,众多杀手凌风应接不暇,一个杀手从背后突袭,凌月为了挡剑扑了过去,被剑刺入胸口,倒在凌风的怀中,凌月以为自己死了,然后描写她死后的心理,交代与凌风的关系。醒来的时候穿越到了现代。

    穿越到现代之后,遇到了身为警察的男二,云飞扬,云飞扬是个富有同情心的人,他带她去吃面,看她饿极了,询问她的来历,

    当凌月再次醒来已经穿越到了现代,她想:“我以为我死了,但我又活了过来,但是这与我以前的世界完全不一样,难道这里是仙界吗?”凌月对眼前的一切感觉很陌生,她四处寻找父亲,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又找不到父亲的她,着急的拿出身上的佩玉细看,佩玉还好,没有裂开,破碎,说明父亲还活着,凌月担心的心情微微放松,可她还是十分担心再也找不到父亲凌风了……

    凌月来到现代,还是古装打扮,在路边遇到一个可怜的女孩被醉酒父亲虐待,挡了上去,救了她,带她飞走了,女孩父亲迷糊了,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喝醉产生幻觉了,便回到家报警,称女儿被人贩子拐走了,凌月就这样被诬蔑成了人口贩子。凌月带走女孩受伤的思琪,思琪哭泣,说爸爸经常喝醉,醉后就会拿她出气,打她,因此想就此不回家罢,思琪肚子饿了,去偷东西被抓,两人被拿去了派出所,正好遇到思琪的父母在警局报案,凌月遇见了男二云飞扬,警察给思琪与她父母做了笔录,放他们回去了,后盘问凌月,拘留了她,后证实她并非人口贩子,但是十分不明,可能患有精神问题,后放了她,飞扬留心她,下班追了出去,看到她无家可归,心生怜意,带她去吃饭,询问她的身世,凌月如实说自己是古代的人,飞扬看她认真的样子,竟有点相信她了,凌月为了让他相信,还带他飞了起来,飞扬开始怀疑她真的是穿越过来的,决定带她回家,收留她。

    莫飞在与凌月朝夕相处的过程中,被她天真烂漫的个性吸引,本只把她当作好兄弟的他在无知无觉中喜欢上了凌月,这份喜欢在没确认的时候不敢说,确定之后,却说不出来,原来心动的女孩心里一直有着一个人,那个三番五次惹是生非的允佑。

    云潇有门当户对的女友,一个出生在官员世家的大小姐,在她惊艳的外表下有着一颗高傲又目中无人的心,她与云潇一直分分合合,在允佑家里破产的时候选择出国,再无音讯。

    云潇大受打击,在酒吧里买醉,却染上了毒瘾,凌月想要帮他戒毒,带他回家,照顾他,莫飞本不答应,想将云潇送到戒毒所,凌月悄悄带走云潇,与云潇两人流落街头,云潇开始弹吉他卖唱,凌月终于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凌风的影子,莫飞终于找到他俩。

    他选择妥协,决定跟凌月一起帮云潇戒毒。

    周陌后妈在破产后,想让周陌带周周,自己去找工作,周陌没责任心,凌月帮周陌照顾小周周,周周很黏凌月,拉近了凌月与周陌的距离,周陌说别想用周周来接近自己,凌月笑了,她说你这样是叫自恋吗?

    凌月说秦阿姨并没有那么坏,周陌曾以为父母是真心相爱,没想到父亲那么容易就从悲伤中走出来,当初日子过得很拮据,但是一家人的心紧紧贴在一起,妈妈每天等着爸爸下班,可是那天一直等到半夜爸爸还没回家,外面下着雷雨,我被雷惊醒了,发现爸妈都不在家,原来,妈妈去厂里找爸爸了,可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莫飞终于向凌月表白,凌月说,我说不定还是会回到原来的地方,莫飞说,那你既然要回去又为何对云潇痴心?凌月无言…。

    云潇见了翩翩起舞的凌月有些心动,可看到她转脸过来脸上的疤痕,突感幻灭…。 最后在他们的努力下,云潇远离了毒品和之前的放纵,他也渐渐对执着的凌月产生了好感,

    这时前女友文希回来了,她决定帮云潇复兴他的家业,从伯父手中夺权。

    关颖从英国回来,找到周陌,跟他解释说当初是因为父亲要给她安排婚事,才逃去外国留学的,一直放不下他,所以回来希望周陌可以跟她一起到英国进修,周陌看了一眼门口的凌月,直径走向她,拉着她走了,关颖第二次来找,跟凌月到咖啡馆谈,希望凌月退出,让凌月赶周陌出来,她会带走周陌,凌月说会尊重周陌的选择,但会劝他去留学。周陌此时心里对凌月已有好感,但她劝自己去找关颖,认为凌月并不喜欢自己,便决定离开,在关颖的一再坚持下,跟她去了英国,在周陌离开之后,他心里才看清自己爱上了那个一直帮他度过难关的女孩,凌月,他回来找凌月,于飞告诉他凌月消失了,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其实她在一次解救人质的时候中枪生亡了,于飞保留了凌月的日记,上面记录着周陌每天的事,看着这唯一可以证明凌月存在过的证据,周陌落下泪来,这一切多像一场美丽的梦。

    凌月给思琦输血,晕迷生命垂危,她穿越回了古代,来到山谷,凌月四处找寻父亲,可是找遍竹屋都不见父亲的踪影,她拿出手心的玉佩,发现没有灵光了,彻底黯淡,颜色灰了下去,她跪地哭喊:“爹!爹……”手心紧握玉佩埋于胸前

    这边医生对凌月正进行抢救,飞扬在急救室外揪心等待,终于凌月苏醒,她非常伤心欲绝因为玉佩失色,心恐爹已经不在世上,心痛流泪,飞扬知道凌月苏醒,奔进来,只见凌月惨淡的面容,目光呆滞,黯然神伤,医生不知凌月为何突然晕迷至此,要查明,可是查来查去,没有异常,飞扬怀疑跟输血有关,他看凌月如此反常,追问发生了什么。

    凌月拿出玉,想说回去古代的事,突然发现玉又有了水色,她大惊,突然她跳下床,推开飞扬拼命跑出来,飞扬不明所以,担心着追出去,凌月手握玉佩找到黎陌,看到玉的颜色越来越明亮,她慢慢走到黎陌面前,眼泪不由落下,心内喊着,爹,爹,你…就是爹吗?真的是爹吗?

    黎陌看着凌月失魂落魄的样子,十分迷茫,突然凌月面色惨白,再次晕倒,黎陌大跨步扶住她,这时飞扬赶到,急切地喊:“凌月!”

    黎陌看到飞扬赶来,把凌月放在飞扬怀里,这时他也注意到凌月的手抓着他的衣角,这样一拉就滑落了,手里的玉也掉了,黎陌将玉拾起,想还给飞扬,可是飞扬急忙抱起凌月再次赶往医院,没有注意到,黎陌注视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拿起手中的玉打量。

    这次,凌月没有回到古代,而是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很像爹的背影,穿着洁白的斗篷,越走越远,凌月拼命追赶,终于背影听到她的喊声,回过身,竟是黎陌!眼神复杂地看着她。

    凌月再次醒来,仍然是飞扬守着她,她看见飞扬焦急关切的样子,抿嘴微微一笑,突然她想起手中的玉,却发现怎么也找不见,慌乱追问,玉去哪了?

    这时,门外的黎陌走进来,把玉还给她,定神看了眼凌月,此时的凌月接过玉,眼睛噙着泪,直直的看着黎陌,黎陌马上把目光移开,不发一言默默离开。

    凌月看着他的背影,奋力坐起来,欲言又止,一旁的飞扬也注意到凌月饱含深情的眼神……

    凌月泪目追忆起跟爹一起生活的幸福时光,爹的话犹然在耳:“不用担心我,这块玉就代表爹,我不管身处何处,都会和玉相连,只要玉照常明亮,我便会好好的”“月儿,不管爹在不在你身边,玉会替我陪着你,这期间不论遇到什么事,你一定要坚强,好好生活”、“月儿别怕,爹定会护你一世周全”她的眼泪滴落在玉上,最后她抹干眼泪,心下暗暗做了决定,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一定要守护黎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