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 再次轻生

    更新时间:2017-08-24 22:08:45本章字数:2993字

    “喂,是云队吗?”

    “对,小关,有什么事吗?”飞扬接到小关的电话感到有些意外。

    “是这样的,我刚才巡逻的时候,发现一个女孩晕倒在路上,她长得和你屏保上的照片很像·····”小关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打断了。

    飞扬听到小关这样说,马上联想到了凌月,急忙问:“在哪里?”

    “我已经把她送到医院了。”小关看飞扬这么激动,有些诧异。

    “哪家医院?”飞扬焦急地向小关问出医院地址,便挂了电话。

    虽然小关说的并不是很肯定,但直觉告诉他,这人就是凌月!

    他当即想都不想,便赶往医院。

    一路上他心急如焚,坐立不安,他感到深深地自责,凌月好不容易死里逃生,自己应该多一点时间照顾她陪着她,万一这一次她又有什么不测···

    飞扬想到这里,胸口便猛然地收紧,他催促着司机:“师傅,麻烦你快点好吗?”

    “我知道你赶时间,已经开很快了,放心,快要到了。” 司机踩着油门,答复道。

    终于车子驶进医院,在门口停下,飞扬丢了一百块钱说不用找了,便急忙跳下车,一路狂奔上电梯,刚到电梯口便看到了小关等在那里。

    “小关!”飞扬大声叫道。

    小关看到他,有些惊讶:“云队,你来啦!”他想不到云队竟然能够这么快就赶过来。

    “她人呢?你救的那个女孩呢?”飞扬满脸焦虑地问。

    “她被送进急救室了,在那边,我带你过去。”小关指指路口的尽头说道。

    飞扬听到凌月被送进急救室,心马上提了起来,他匆忙点头,在小关的指引下快步向急救室走去。

    来到急救室门口,看着急救室紧闭的门,飞扬深深地皱起眉头,他转身问小关:“她进急救室多久了?”

    “半个小时不到,我打你电话的时候刚送进去。”

    “你看到她的时候,她晕倒在路上?”

    “是啊,她晕倒在电线杆旁边,额头青紫了一大块,估计是撞到电线杆撞的······”

    “撞到电线杆?!”飞扬的心一紧,“怎么会这样呢?” 

    “这个我不清楚,我看到她的时候,应该晕倒了一段时间了。”

    “晕倒有一段时间了?”

    “对啊,那条路比较偏僻,过往的人比较少,我开着巡逻车大老远就看到她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我抱起她的时候,感觉到她的气息很微弱,便马上叫救护车过来了。”

    飞扬听着,拳头不自觉地紧紧握了起来,手背上的青筋都暴露了出来,他的脸上露出焦虑又不安的表情,那是满满的心痛与担忧。

    “······辛亏被你遇到了。”

    小关看明白飞扬的心情,安慰道:“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我想应该没有生命危险的。”

    飞扬苦笑了一下。

    不久,医生便出来了,飞扬连忙凑上去:“医生,她怎么样了?”

    医生本想跟小关交代凌月的情况,看飞扬凑上前来,便问道:“你是病人的家属?”

    “是的。”飞扬连忙点头。

    “病人之前后脑受过伤吗?”

    “嗯,她的后脑受过伤,才刚出院。”

    医生听了,点点头说:“这一次,她的额头再次受到撞击,幸好没有造成头骨破裂,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听到医生说凌月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飞扬稍微好受了一些,他关切地问道:“那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基本脱离生命危险了,不过还在昏迷当中,建议转到ICU观察,等到清醒之后再转入病房,因为她这样的情况十有八九会有脑震荡的风险。”

    ”脑震荡?”

    “对。”

    凌月从急救室直接转入了ICU,每天只能在固定的时间去探视,不超过两次。

    飞扬留在医院办理凌月的住院手续,小关陪着他,看他忧心忡忡心神不宁的样子,安慰道:“别太担心了,医生说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会没事的。”

    “嗯。”飞扬想不通凌月的额头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地受伤,他跟小关说:“等下带我去凌月晕倒的地方,我想去那里看一下监控。”

    “好。”小关爽快地答道。

    飞扬办完手续,去ICU看望凌月,他穿着隔离服来到IUC病房,看到满身插满仪器的凌月,心一阵一阵地揪痛。

    “凌月,你一定要好起来!”

    飞扬离开IUC病房,和小关一起来到凌月晕倒的地方,调取了那里的监控,查看她受伤的原因。

    小关大约推断了凌月晕倒的时间,他们目不转睛地看着从那个时间段开始的监控录像,凌月在周围找寻着什么,后来站在那里犹豫了一会,便直接朝电线杆撞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飞扬与小关都被吓到了。

    这录像清楚地记录着,是凌月故意去撞的电线杆,这样的行为分明就是自杀!

    为什么,凌月会做这样的事情?!

    她明明乐观又开朗,为什么会想到去自杀呢?!

    飞扬感到难以置信,自从在医院醒来之后,她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是什么导致她这样的转变?!

    她离家出走以后,再次见面的时候她就变成了这样,究竟是离家出走之后发生的转变,还是受伤昏迷导致的呢?

    凌月在他心目中一直是坚强,勇敢,执着的女孩。

    凌月转到病房之后,心中还是燃起了自杀的念头,其实她不是想自杀,而是希望像上次那样穿越回无忧谷,解开那些疑惑,所以她故意支开飞扬,拔掉了针管。

    幸亏飞扬回来的及时,挽救了凌月的性命。

    飞扬想到让凌月想到一心求死的原因,是因为她知道了父亲的死。

    以前她总是误以为黎陌就是父亲,所以飞扬想到去求黎陌假装是凌月的父亲,和她一样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

    为了凌月活下去,他只有想到这个办法了,他去跟黎陌商量。

    黎陌十分为难,说要考虑之后再答复。

    他想到凌月救过他一命,虽然知道这样骗人很不道德,但是还是得试一试,便还是答应了飞扬。

    飞扬说不能直接告诉她,得想办法让她自己相信才行。

    凌月感觉到玉佩发光,再次怀疑起黎陌就是自己父亲。

    难道黎陌真的是爹穿越过来的吗?

    他们心照不宣。

    “黎陌······”

    “怎么了?”黎陌不解地看着她。

    “谢谢你。”

    飞扬感到难以置信,自从在医院醒来之后,她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是什么导致她这样的转变?!

    她离家出走以后,再次见面的时候她就变成了这样,究竟是离家出走之后发生的转变,还是受伤昏迷导致的呢?

    她一定经历了什么才会这样的!

    以后一定要看好她。

    “她这明显是故意去撞的。”小关说。

    飞扬担忧地眉头紧锁。

    “她怎么会想不开呢?”

    “小关,我先去医院了,今天谢谢你了。”

    飞扬再次来到医院。

    当他赶到医院探望凌月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探视时间了。

    “你是看望哪一床啊?”

    “12床凌月,她现在怎么样了?”

    “凌月啊,她刚才已经恢复意识了。”

    “真的吗?太好了!”

    飞扬松了一口气。

    “嗯,你可以去跟医生说,情况稳定的话明天就可以转到病房了。”

    “好,那麻烦医生照看好她,有任何情况通知我。”

    “嗯,会的,你也可以去熬点汤来,我们可以喂给她喝。”

    “嗯嗯,好的,谢谢医生了。”

    飞扬去通知主治医生后,便回家熬汤去了。

    他在路上买了一条鲈鱼,准备熬鲈鱼汤。

    他坐车刚到家,一开门飞燕便凑上前来问他:“这么久才回来?找到凌月了没有?”

    “找到了。”飞扬的语气有些冷淡。

    “那她人呢?”飞燕望了望门口追问道。

    “……”飞扬用责备的眼神瞪了她一眼道:“她在医院。”

    “在医院?”飞燕瞪大眼睛道:“她又怎么了?”

    “……她受伤了。”飞扬说完,便越过飞燕拿着鱼直径走到厨房,准备熬鱼汤。

    “她怎么又受伤了?”

    飞扬不理会飞燕的疑问,把鱼拿到水池里冲洗。

    可鱼还没有洗好,他的电话便响了起来,是警局打来的电话,有重大案件让他立刻赶到警局。

    飞扬只得拜托飞燕帮忙熬汤。

    “燕儿,我有事必须赶去警局,你帮我把这鱼熬好汤送到医院给凌月好吗?”

    “啊…”飞燕有些不情愿。

    “求你了,妹妹。”飞扬恳求道。

    “好吧好吧。”飞燕答应了。

    凌月转到病房之后,心中还是燃起了自杀的念头,其实她不是想自杀,而是希望像上次那样穿越回无忧谷,解开那些疑惑,所以她故意支开飞扬,拔掉了针管。

    幸亏飞扬回来的及时,挽救了凌月的性命。

    飞扬想到让凌月想到一心求死的原因,是因为她知道了父亲的死。

    以前她总是误以为黎陌就是父亲,所以飞扬想到去求黎陌假装是凌月一的父亲,和她一样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