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添油加醋

    更新时间:2017-08-25 22:34:46本章字数:3064字

    飞扬感到难以置信,自从在医院醒来之后,她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是什么导致她这样的转变?!

    她离家出走以后,再次见面的时候她就变成了这样,究竟是离家出走之后发生的转变,还是受伤昏迷导致的呢?

    她一定经历了什么才会这样的!

    以后一定要看好她。

    “她这明显是故意去撞的。”小关说。

    飞扬担忧地眉头紧锁。

    “她怎么会想不开呢?”

    “小关,我先去医院了,今天谢谢你了。”

    飞扬再次来到医院。

    当他赶到医院探望凌月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探视时间了。

    “你是看望哪一床啊?”

    “12床凌月,她现在怎么样了?”

    “凌月啊,她刚才已经恢复意识了。”

    “真的吗?太好了!”

    飞扬松了一口气。

    “嗯,你可以去跟医生说,情况稳定的话明天就可以转到病房了。”

    “好,那麻烦医生照看好她,有任何情况通知我。”

    “嗯,会的,你也可以去熬点汤来,我们可以喂给她喝。”

    “嗯嗯,好的,谢谢医生了。”

    飞扬去通知主治医生后,便回家熬汤去了。

    他在路上买了一条鲈鱼,准备熬鲈鱼汤。

    他坐车刚到家,一开门飞燕便凑上前来问他:“这么久才回来?找到凌月了没有?”

    “找到了。”飞扬的语气有些冷淡。

    “那她人呢?”飞燕望了望门口追问道。

    “……”飞扬用责备的眼神瞪了她一眼道:“她在医院。”

    “在医院?”飞燕瞪大眼睛道:“她又怎么了?”

    “……她受伤了。”飞扬说完,便越过飞燕拿着鱼直径走到厨房,准备熬鱼汤。

    “她怎么又受伤了?”

    飞扬不理会飞燕的疑问,把鱼拿到水池里冲洗。

    可鱼还没有洗好,他的电话便响了起来,是警局打来的电话,有重大案件让他立刻赶到警局。

    飞扬只得拜托飞燕帮忙熬汤。

    “燕儿,我有事必须赶去警局,你帮我把这鱼熬好汤送到医院给凌月好吗?”

    “啊…”飞燕有些不情愿。

    “求你了,妹妹。”

    飞扬恳求道。

    “好吧好吧。”飞燕答应了。

    凌月转到病房之后,心中还是燃起了自杀的念头,其实她不是想自杀,而是希望像上次那样穿越回无忧谷,解开那些疑惑,所以她故意支开飞扬,拔掉了针管。

    幸亏飞扬回来的及时,挽救了凌月的性命。

    飞扬想到让凌月想到一心求死的原因,是因为她知道了父亲的死。

    以前她总是误以为黎陌就是父亲,所以飞扬想到去求黎陌假装是凌月一的父亲,和她一样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

    为了凌月活下去,他只有想到这个办法了,他去跟黎陌商量。

    黎陌十分为难,说要考虑之后再答复。

    他想到凌月救过他一命,虽然知道这样骗人很不道德,但是还是得试一试,便还是答应了飞扬。

    飞扬说不能直接告诉她,得想办法让她自己相信才行。

    凌月感觉到玉佩发光,再次怀疑起黎陌就是自己父亲。

    难道黎陌真的是爹穿越过来的吗?

    他们心照不宣。

    “黎陌······”

    “怎么了?”黎陌不解地看着她。

    “谢谢你。”

    黎陌害怕凌月再次轻生,没有逃。

    凌月醒来后,医生第一时间通知了飞扬,凌月来到ICU看望黎陌,让他感到很意外,他恍然想起那天是被凌月救下,而是怎么来到医院的,他没印象,应该当时已经昏迷了,当时他本以为自己肯定死定了!

    没有想到却是大难不死······

    凌月对他微笑,眼里满是激动:“你终于醒了!”

    她弯下身轻声问道:“感觉怎么样?伤口还会痛吗?”

    黎陌看她的关心的样子,感到很不适应,叹了口气,闭上眼睛,把头扭向一边,不理她。

    黎陌的情况已经稳定,被转到了普通病房,凌月一直跟随着,来到病房,医生给黎陌装上监测仪并叮嘱凌月要留心观察病人的情况,有任何问题随时按铃,通知护士。

    黎陌全身插着管子,身体十分困乏和虚弱,医务人员发来催款单表示已经欠费了,如果不及时交费,院方无法进行后续治疗。

    黎陌听了,声音微弱向凌月问道:“我车子呢?”

    “在楼下,钥匙在我这里。”姜伍那天开车赶到医院把车停在了车位上,回家的时候把钥匙给了凌月。

    “我的钱包放在车上副驾驶的抽屉里,你能······帮我去拿一下吗?”

    “好。”凌月听了,马上跑下楼,拿钥匙开了车子,找了一会才知道哪里是副驾驶,拿到钱包后她赶到病房,交给黎陌。

    黎陌自己按了铃,叫来了护士,把钱包里的现金全部拿出来,递给护士:“这里有几千块,先交上,过几天,我再去取。”

    护士不收,她让凌月去交,黎陌没办法,就把钱交给凌月让她替自己交一下。

    他其实不想再麻烦凌月,他很不解为什么凌月要这样帮他,怀疑她别有居心,毕竟第一次见到她,她就给他留下非常古怪的印象。

    使他对她的抵触至今挥之不去。

    凌月交钱回来,他便让她回家,今后不用再照顾他了,这段时间的花费,他也会在出院以后如数归还。

    凌月不愿意。

    “我和你非亲非故,你没必要救我,更没必要呆在这里照顾我。”

    “我不可能见死不救,也不可能丢下你不管。”

    黎陌有些激动:“我不要你管!你走吧!”

    凌月默默地低下头,心情沮丧:“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我可以尽量回避,我会一直站在门外,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说完,她慢慢向门口走去。

    他不明自己的态度都如此恶劣了,凌月为何还要忍气吐声待在这里,照顾自己,面对她一片好心,他做不到铁石心肠,他的态度起了一种不易察觉的变化,说话的语调也变平和了:“我这里真的不需要你,你回家吧。”

    “我不能走,你现在还不能下地,医生说了,必须要有人在这里陪护的。”他不能没人照顾,哪怕他再怎么拒绝我都不能离开,不光因为他有着与父亲一样的外貌和经历,哪怕他只是他,是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人,她遇上了,就不能坐视不管。

    黎陌很无奈,她怎么说不听的呢?

    他真的很想摆脱她,无论她是不是好心,他也不想接受。

    而她说得也没错,自己现在的情况,一个人的确行不通。

    他想到了女友慕嫣,但是又随即否定了。怎么能让她来照顾自己?这件事还是不要告诉她,不能让她担心。

    而家人就更不能说了,说了也无济于事……

    唯一的办法就是请一个护工。

    他表情漠然,语气冰冷:“我可以请护工,你走吧!”他的态度不容拒绝。

    凌月没有办法,只能走到门外,站在走廊上,如果护工真的来了,那她就会离开。

    她搬了个椅子坐着,默默守在门外,在他输液需要换药的时候通知护士,而黎陌也渐渐睡着了,凌月趁他睡着,马上去为他开水,和稀饭放到桌上。

    黎陌身上插着尿管,尿袋满了,护士叫来凌月让她给倒掉,凌月才察觉到这件事,护士提醒道,你要注意啊!满了得马上倒掉!

    凌月虚心地点点头,并向护士询问方法,护士只好指导她操作。

    黎陌被吵醒了,发现这个情况,非常窘迫,他很想赶走凌月,不让她做这件事,但这件事必须有人去做,而这里除了凌月以外,他不知道还能麻烦谁,只恨自己不能下床,只好闭着眼睛,继续装睡。

    他想着得尽快下床自己解决才行。

    他等凌月出去后,要求护士拔掉尿管,护士说最快也得明天,而且现在不能下床,拔掉尿管只能用尿盆接尿,那更不方便了。

    黎陌左右为难,只好作罢。

    他看了一眼桌上的粥,知道是凌月买来的,碰都不碰,虽然他的确有些饿了。

    到了晚上凌月实在困了就在椅子上打瞌睡,她时不时醒来去看看黎陌的情况,见他睡得很沉,便回到椅子一直坐到天亮。

    第二天大清早,飞扬就带着鱼汤过来了,他带了两份,一份给凌月一份给黎陌,凌月很开心,致谢后,把汤拿进病房放到黎陌桌上,可她看到昨天打的粥和饭菜原封不动地放在那里,有些愣神。

    突然,黎陌用手一推,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扫落,“哐当”一声,饭菜和汤全部打翻在地,溅了凌月一身。

    黎陌竟没有发现凌月是女生,但除了他以外,大家都知道了凌月的真实性别,包括他的女朋友慕嫣在内。

    慕嫣前段时间一直很忙,在黎陌住院的时候都没有去陪在他身边,可是当她从姜伍那里知道黎陌这段时间一直跟凌月两个人混在一起,却不乐意了。

    尤其是当她知道了凌月竟然是个女生。

    难道凌月是故意装成男孩子是接近黎陌?

    她决定去找黎陌当面揭穿她。

    慕嫣不明说,而是拐弯抹角地让黎陌知道,当黎陌明白的时候,他傻眼了!

    黎陌知道凌月是女生立刻疏远了她。

    在慕嫣添油加醋下,他认为凌月是别有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