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欢喜冤家

    更新时间:2017-08-26 21:45:20本章字数:3029字

    “凌月求你别做傻事了好吗?”

    “你为什么会想不开呢?”

    “你之前是那么开朗、乐观,为什么现在变成这样呢?”飞扬苦口婆心地说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我好吗?”

    凌月说:“我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

    “什么事呢?”

    凌月红着眼睛努力睁大不让眼泪流下来。

    “我没有理由在这里活下去了······”

    “错过的都是风景,留下的都是人生,能被别人轻易拿走的东西从来都不属于你。”

    穿越到现代之后,遇到了身为警察的男二,云飞扬,云飞扬是个富有同情心的人,他带她去吃面,看她饿极了,询问她的来历,

    我以为我死了,但我又活了过来,但是这与我以前的世界完全不一样,难道这里是仙界吗?

    凌月来到现代,还是古装打扮,在路边遇到一个可怜的女孩被醉酒父亲虐待,挡了上去,救了她,带她飞走了,女孩父亲迷糊了,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喝醉产生幻觉了,便回到家报警,称女儿被人贩子拐走了,凌月就这样被诬蔑成了人口贩子。凌月带走女孩受伤的思琪,思琪哭泣,说爸爸经常喝醉,醉后就会拿她出气,打她,因此想就此不回家罢,思琪肚子饿了,去偷东西被抓,两人被拿去了派出所,正好遇到思琪的父母在警局报案,凌月遇见了男二云飞扬,警察给思琪与她父母做了笔录,放他们回去了,后盘问凌月,拘留了她,后证实她并非人口贩子,但是十分不明,可能患有精神问题,后放了她,飞扬留心她,下班追了出去,看到她无家可归,心生怜意,带她去吃饭,询问她的身世,凌月如实说自己是古代的人,飞扬看她认真的样子,竟有点相信她了,凌月为了让他相信,还带他飞了起来,飞扬开始怀疑她真的是穿越过来的,决定带她回家,收留她,

    在一次行侠中,凌月与养父失散,她在找寻养父的过程中,不幸发生事故,穿越到了现代,

    凌月来到现代对一切事物都感到很新奇,她在想怎么世界变了个样,在她发型自己来到另一个世界,她想恐怕再也找不到养父了……为了生存,她得想办法赚钱,她像在古代时一样,想在街头卖艺,找到一根树枝用来当作木剑在广场上舞剑想要获得盘缠,可是却被城管驱赶,因为饥饿她不得不趁夜使用轻功偷东西,被监控拍到,早上被抓到了警局,认识了男二,莫飞

    莫飞是个热情开朗有爱心的警察,他看到凌月一问三不知,既没有身份证,也没有家,怀疑她失忆了,看她只是在超市偷了吃的东西,并且还有没吃掉的东西(因为找不到方法打不开)便放了她,他担心她无家可归,下班的时候故意路过她被抓住的地点,果然看到她睡在石墩上,害怕她遇到危险,又看她很饿,带她去吃饭,可是她错漏百出,让人忍俊不禁,跟她聊天后,发现她天马行空,特别单纯,

    你是穿越来的?…应该是吧

    你会轻功?对啊!

    看她认真的表情,莫飞哭笑不得,甚至怀疑她精神出了问题,但是吃完饭后,看她无助的样子,不忍心丢下她一个人,便带她回自己租的房子,从此收留了

    不久,飞扬母亲打电话过来,飞扬近来接手的案件多,没时间回家去,飞扬妹妹飞燕大学要放暑假了,母亲准备和飞燕来看看他,凌月凑在手机旁听到了,飞扬推脱说要自己回去接飞燕,回家看看父母,凌月问飞扬有时间吗,飞扬说要请假,可是他请不到假,又不想凌月自己出去,凌月不想让他担心,便自己在房里把一头长发剪短,想要女扮男装,她跑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短发,跑到飞扬面前,飞扬看她一头短发狗啃似的,吓一跳,像狗啃一样,莫飞见了爆笑,挖苦说你唯一最好看的地方都没了。飞扬说你把全身上下最美的头发剪掉了。干啥,凌月说要女扮男装,就可以留在家里,你也不会担心被母亲误会了,飞扬说你的声音可一点不像,凌月就故意低沉声音说话,逗得飞扬哭笑不得,不过飞扬觉得凌月女扮男装确实是歌好办法,可以继续住在家里,飞扬说要穿男装才像,凌月说那可以穿你的旧衣服吗,飞扬说我这么高,你穿不到的,飞扬就带凌月去商场买男装,看凌月穿上男装,眉目清秀,笑她变身男孩倒帅气了。

    一次出警的时候,凌月来警局找莫飞,看到了因为飙车滋事被抓的李允佑,惊觉他就是失散多时的养父。

    她兴喜若狂,扑上去对他突口而出叫爹,羽莫被她吓一跳,大喊滚,将她推开,李允佑二十几岁,大学刚毕业,是个性格傲慢的富二代,他没有工作,成天与哥们到处混,气焰十分嚣张,他看到丑陋夸张的凌月,一脸嫌弃。

    可是凌月却因为他长得跟养父一模一样,认定了他。

    莫飞在与凌月朝夕相处的过程中,被她天真烂漫的个性吸引,本只把她当作好兄弟的他在无知无觉中喜欢上了凌月,这份喜欢在没确认的时候不敢说,确定之后,却说不出来,原来心动的女孩心里一直有着一个人,那个三番五次惹是生非的允佑。

    云潇有门当户对的女友,一个出生在官员世家的大小姐,在她惊艳的外表下有着一颗高傲又目中无人的心,她与云潇一直分分合合,在允佑家里破产的时候选择出国,再无音讯。

    云潇大受打击,在酒吧里买醉,却染上了毒瘾,凌月想要帮他戒毒,带他回家,照顾他,莫飞本不答应,想将云潇送到戒毒所,凌月悄悄带走云潇,与云潇两人流落街头,云潇开始弹吉他卖唱,凌月终于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凌风的影子,莫飞终于找到他俩。

    他选择妥协,决定跟凌月一起帮云潇戒毒。

    周陌后妈在破产后,想让周陌带周周,自己去找工作,周陌没责任心,凌月帮周陌照顾小周周,周周很黏凌月,拉近了凌月与周陌的距离,周陌说别想用周周来接近自己,凌月笑了,她说你这样是叫自恋吗?

    凌月说秦阿姨并没有那么坏,周陌曾以为父母是真心相爱,没想到父亲那么容易就从悲伤中走出来,当初日子过得很拮据,但是一家人的心紧紧贴在一起,妈妈每天等着爸爸下班,可是那天一直等到半夜爸爸还没回家,外面下着雷雨,我被雷惊醒了,发现爸妈都不在家,原来,妈妈去厂里找爸爸了,可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莫飞终于向凌月表白,凌月说,我说不定还是会回到原来的地方,莫飞说,那你既然要回去又为何对云潇痴心?凌月无言…。

    云潇见了翩翩起舞的凌月有些心动,可看到她转脸过来脸上的疤痕,突感幻灭…。 最后在他们的努力下,云潇远离了毒品和之前的放纵,他也渐渐对执着的凌月产生了好感,

    这时前女友文希回来了,她决定帮云潇复兴他的家业,从伯父手中夺权。

    关颖从英国回来,找到周陌,跟他解释说当初是因为父亲要给她安排婚事,才逃去外国留学的,一直放不下他,所以回来希望周陌可以跟她一起到英国进修,周陌看了一眼门口的凌月,直径走向她,拉着她走了,关颖第二次来找,跟凌月到咖啡馆谈,希望凌月退出,让凌月赶周陌出来,她会带走周陌,凌月说会尊重周陌的选择,但会劝他去留学。周陌此时心里对凌月已有好感,但她劝自己去找关颖,认为凌月并不喜欢自己,便决定离开,在关颖的一再坚持下,跟她去了英国,在周陌离开之后,他心里才看清自己爱上了那个一直帮他度过难关的女孩,凌月,他回来找凌月,于飞告诉他凌月消失了,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其实她在一次解救人质的时候中枪生亡了,于飞保留了凌月的日记,上面记录着周陌每天的事,看着这唯一可以证明凌月存在过的证据,周陌落下泪来,这一切多像一场美丽的梦。

    飞燕打电话给姜伍。

    “喂,你吃饭了没有?”

    “还没,怎么?想请我吃饭啊?”

    “对呀,上次我答应过你要请你吃饭的嘛!”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会主动约我吃饭?”姜伍有点不相信。

    "来不来?”

    “你不会又有什么事找我吧?”

    “见面再说。”

    “好。”

    姜伍来到了飞燕约的地方,发现对面是一所医院。

    “怎么约在这种地方啊?”姜伍很惊讶。

    “你想吃什么你自己点。”飞燕把菜单递给姜伍。

    姜伍有些不太满意这样的安排,他抱怨道:“你也忒小气了吧,这样就想打发我!”

    “你不满意,我可以下次再请你。”飞燕说道。

    “是不是啦?”姜伍故作惊讶地瞪大眼睛。

    飞燕扬一扬下巴,表示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