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 真相大白

    更新时间:2017-08-30 22:17:35本章字数:3370字

    黎陌点了份牛肉面给凌月,飞扬回来也打了粥回来,他看到凌月捧起牛肉面准备要吃的时候,去拦住,让她吃粥,

    凌月不解,飞扬说牛肉是发的,病人不能吃。

    凌月说没关系,坚持要吃。

    黎陌本来脸色有些不好,现在看到凌月坚持要吃自己买的面。心里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飞扬走在学校的绿荫小道上,神情看上去有些悲伤,皱着眉头。

    这条小道是通往医院草坪的,飞扬刚忙完现在正要回到病房去,两人约好了在草坪见面。

    在草坪上,飞扬看见了在那等他的黎陌,这个时候许杰正在跟一个女子有说有笑,看到这种情况作为女朋友的文若当然心里有些不舒服,所以她立马上前问道:“许杰,她是谁?”

    许杰听到了文若的声音,回过头看向她说道:“哦,你来了。”

    “嗯,她是谁?”文若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话。

    “我约你来这里是为了告诉你,我已经有别的女人了,我们两个玩完了,你好自为之吧。”许杰毫不留情面的说道,声音很平淡。

    “你说真的?”文若有些不相信,前两天他们两个还一起去看电影,也没吵架,今天怎么突然就变了?

    “真的,不骗你,她就是我新的女朋友,叫艾尔。”许杰说着一把将艾尔搂在了怀里。

    看到这一幕文若有些呆了,心脏仿佛被一记重拳狠狠的击打了一般,她和许杰是在半年前认识的,因为当时许杰对她很好,两人很快就确定了情侣关系,接下来的交往也是挺顺利的,感情一直不错,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男人说变就变。

    “好吧,我知道了。”文若脸上流着泪,转身撒腿就跑,她受不了她爱的男人在她面前跟另外一个女的搂搂抱抱,如果再待下去恐怕她会疯掉。

    俗话说祸不单行,文若的妈妈在三个小时前受伤进了医院,需要缝针,要交上万块的医药费,必须在明天之内交齐,但是文若从小跟着妈妈两人相依为命,为了供文若上大学,家里的积蓄已经快要花光了,只能拿出七千块钱来,这也是为什么文若刚才的神情有些悲伤,皱着眉头的原因。

    文若直接跑出了大学的校门,朝着医院的方向奔去,因为坐车要花钱,所以她选择步行,她家里已经没有多余的钱给她花了。

    来到医院,文若带着泪水,看着躺在床上的妈妈,心中就是一阵酸楚。

    文若的妈妈经营流动摊档的,平时就靠卖烧烤赚点钱,一个月下来盈利也有几千块,除去伙食水电之后所剩无几,可以说是过的非常的艰难。

    至于文若的爸爸,早在她三岁的时候就已经离婚出走,至今没有任何音讯。

    “妈,你现在不疼了吧?”文若流着泪问道,也不知道这泪是因为许杰的抛弃而流,还是因为妈妈受伤了心中酸痛而流,又或者两者都有吧。

    “不疼了,你找到许杰没有?”文若的妈妈有些期盼的问道。

    “没有,他在忙,我今晚才去找他,您放心医药费的事情不用担心,我会解决的。”文若看着病床上的妈妈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文若的妈妈点了点头。

    文若一直陪着妈妈聊到了傍晚。

    “妈我去给你打饭。”文若说着就站了起来。

    “最便宜的就好。”文若的妈妈叮嘱道。

    “那怎么行,现在您是病人,要吃点好的。”文若说完就走出了病房,来到了医院的饭堂。

    她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掏出仅有的二十块钱,打了一份营养快餐,三昏两素,拿回了病房。

    “你这孩子又乱花钱了是不是?”文若的妈妈看着这饭菜责问道。

    “没有,就十块前而已,最便宜的。”文若说着拿起了饭盒跟一次性筷子开始喂食。

    她妈妈的伤在手臂上,现在缠着绷带,还没有做手术,医生说要先观察一天,实际上就是怕她们没有钱,等钱交齐了就可以手术了。

    喂过饭,文若要开始考虑怎么在一晚上弄出三千块钱了,亲戚那边是不可能的,最近的一个表哥家也距离沧海市六百公里,她知道这事拖不得,万一妈妈的伤口恶化了那就更加麻烦了,所以也没时间去找亲戚了。

    本来唯一的希望是许杰,要是许杰能借给她三千块钱,一切都好办,但是许杰现在跟她的关系已经破裂了。

    剩下的就是文若在大学的朋友了,她有两个朋友,一个是陈微微,一个是林雪。

    文若以去找许杰为由,离开了医院,她掏出了自己身上的手机,是那种几百块一台的老人机,这种手机只能打电话发短信玩玩贪吃蛇。

    只见她走在了大街上,漫不经心的拨通了陈薇薇的电话。

    “喂?文若吗?找我有什么事?”许微微在电话中问道。

    “我妈妈受伤住院了,缺三千块钱的医药费,你能不能先借给我,我有钱了就还你。”文若说明了事情的原因。

    “你怎么不找许杰?他家应该是做生意的吧。”陈微微没有马上答应下来。

    “我跟他分了。”文若老实的说道。

    “…………”大概有十多秒陈微微没有再说话,接着电话就传来了嘟嘟声,很明显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文若很伤心,一个很要好的朋友竟然连三千块钱都不肯借给她,脸上不知不觉又流起了泪水,她现在真的很无助,因为林雪家的情况也不比她好多少,林雪的父亲得了癌症,要进行化疗,那是一大笔开销,她们家都是朝亲戚借的钱,文若实在没办法开口朝林雪借。

    就在她将要绝望的时候,想到了唯一的一个办法,虽然有些羞耻,不过却能够短时间弄来钱。

    于是文若下定了决心,走到了一间名叫蓝色月亮酒吧的门口,看着酒吧门口进进出出的人,一时之间她也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的好。

    她咽了一口唾沫,似乎是做好了准备,而后就疾步走向一个刚从酒吧里走出来的青年,这个青年年纪跟她应该相仿。

    “这位帅哥,我妈妈需要一笔钱做手术,我陪你一晚,你给我三千就好。”文若弱弱的说道。

    那个青年一听,抬起头一看脸色变了变说道:“虽然你长得很不错,但是一晚三千,你真当自己是个雏儿吗?像你这种出来拉客的我见多了,卸了妆跟个鬼一样!”

    “我没化妆,我真的是第一次。”文若依旧弱弱的说道。

    凌月脸色苍白,脸颊上犹有泪痕。

    他不耐烦地说:“你怎么又哭了?”

    凌月咬住嘴唇,低下头,不让黎陌看到自己 的表情。

    本以为,黎陌知道凌月是女生身份一定会与凌月断绝来往,没想到,他竟然还会去见凌月!

    这太令她感到意外了!

    如果一开始就凌月是个男生那就罢了,可是她是用男生的身份接近的黎陌,与黎陌建立了友谊,现在知道她是女生,黎陌心里应该会有所排斥才对啊!

    难道那个笨兮兮、成天只知道装可怜的傻女人在他心里开始重要起来?

    不可能!——只要有她在,她就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你想多了,我不是你爹!你到底要我说几次,你才肯相信啊?!我来这里不过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受人之托?”凌月顿了一下,“······是飞扬拜托你吗?”

    “对。他求了我很久,不管我怎么拒绝,他都不肯放弃,我没办法,才来的。”

    黎陌说得云淡风轻,凌月却听得心惊胆颤。

    原来这一切都是飞扬的安排,是飞扬恳求他,他才会出现的,这一切都是他的逢场作戏罢了。

    她也真是天真,竟然会以为黎陌真的是爹,也是穿越过来的。

    如果他真的穿越过来的,怎么会什么都不记得,就算是失忆了,他也不可能有家呀,年龄也不对!

    自己太傻了,非要把不相关的两个人联想到一起!催眠自己······

    凌月苦笑着,强忍着悲伤道:“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了,你走吧,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情麻烦你了。”

    黎陌呆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太冲动了?明明知道现在的她有多脆弱,自己却这么无情地说出这一切,这不是在帮她,是在害她!

    可是她又不是自己的谁,何必在乎这些呢?

    尽管转瞬即逝,她还是从他脸上捕捉到了那丝焦虑和后悔的表情。

    这是为什么?是看到自己的狼狈样了吗?

    “你走吧。”凌月再一次让他走,说完她就嗖地躺下身。

    黎陌是什么人,他会赖着不走吗?

    所以他马上离开了病房,但是走出病房后,他还是在门外停顿了一下,发了一条信息给飞扬。

    你拜托我的事,我搞砸了,你来善后吧!

    飞扬在警局收到黎陌的信息,马上打电话给黎陌。

    飞扬接到电话,马上挂了,匆忙离开病房外,确定铃声不会传到病房后,才接听电话。

    “黎陌,你刚才的信息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字面的意思啊。”

    “搞砸了?怎么会搞砸呢?我不明白。”

    “我把实情告诉他,他已经知道我并不是他爹,只是受你之托。”

    “······那她现在?”

    “她现在一个人在病房,你不放心的话,就过来吧,我走了。”黎陌还没等飞扬回答便切断了电话。

    飞扬的话到了嘴边,却咽了回去。他当然不放心,凌月一个人在医院。尤其是知道这件事,她一定受了打击。

    可是他现在正在开会,不能说走就走,只能拜托靠谱的人去照顾凌月。

    他脑袋里快速搜寻着人选。

    飞燕不行,她对凌月的意见很大,这一点显而易见。姜伍呢,他也不是那么靠谱。

    找许愿,那个人还是挺沉稳的,可是他的情绪又有些极端,不知道他会不会安慰凌月,这段时间凌月发生的事情他也不了解,跟他解释又太复杂。

    他唯一想到的办法,只能是让姜伍约上飞燕两个人去医院照顾凌月!

    俗话说,两个臭皮匠顶过一个诸葛亮。

    事到如今,只能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