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章 产生心结

    更新时间:2017-09-04 21:40:15本章字数:3053字

    黎陌沉着脸,似乎很不高兴,慕嫣看得出来,他估计是为刚才撞见自己与男性朋友跳舞而生气,他占有欲很强,一直都不喜欢自己与别的异性接触。

    慕嫣看他这个样子,非但不着急,反倒还有些高兴,这么久不见了,如果还不让他吃点醋,怕是自己在他心里的分量就淡了。

    看他还会吃醋,自己就放心了。

    他这段时间不主动联系,或许只是在和自己较劲,他就是这样一个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还重要的人。

    慕嫣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扭头对调酒员说:“帮我们开一瓶92年的拉菲。”

    “好的,请稍等。”调酒员笑眯眯地说。

    “怎么啦?有心事吗?看你似乎有些不开心呢!”慕嫣问。

    “你这段时间不理我,是因为和他们在一起吗?”他看向圆桌那边慕嫣的朋友。

    “什么可能,我一直都在忙正事呢,连你都顾不到,怎么可能管他们?”他果真是吃醋了,而且醋意还很浓。

    “如果我不来,你不是跟他们玩得很嗨吗。”黎陌酸酸地说。

    “那是因为你拒绝了我,我才会答应他们的邀约。”慕嫣高傲地说。

    这时,调酒师把拉菲端了过来。

    “你好,酒拿过来,请问需要醒酒吗?”

    “倒进醒酒器里,放在这里就好了。”慕嫣客气地说。

    “好的。”调酒员对慕嫣这个大美女有很深刻的印象,因为她每次来都会点很贵的酒,明明是富二代,却一点都不傲慢,十分客气落落大方。

    调酒员把酒当着他们的面倒入醒酒器,放到他们面前,便离开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慕嫣看他离开后,赔着笑脸问黎陌:“那你呢?这么久没联系,你在忙什么啊?”

    “什么都不忙,天天在家。”黎陌拽拽地答道。

    “那岂不是很无聊?”

    “不是很无聊,是非常无聊。”黎陌直直地看着慕嫣说道。

    慕嫣不卑不亢,缓缓说道:“那你怎么不去你父亲的公司帮忙呢?总好过天天呆在家里无所事事吧。”

    黎陌听她说完,心里十分意外,他拿起酒杯,倒了一杯酒,拿在手中摇晃着,自嘲地说道:“我不想去,去了也没有我的位置。”

    慕嫣又问:“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黎陌定定地看着慕嫣,当初是她说要好好放松放松,陪他玩个痛快,可是毕业以后,慕嫣总是忙自己的吗,很少跟自己见面,别说去玩了。

    她现在这样问,是什么意思?出尔反尔还是有了鄙夷?

    慕嫣看他瞪着自己,沉默不作声,便问:“怎么了?干嘛这样看着我?”

    “某些人说的和做的不一样。”

    慕嫣知道他说的某些人就是自己,的确这段时间,自己一直在忙,没有抽时间去陪他,与当初说的不一样,可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该为自己的今后做打算了,总不能一辈子啃老吧?

    “黎陌,我知道,我说这些你不爱听,但是我还是要说的,你知道、我爸很看重年轻人的自身能力,如果你不找份工作,成天只顾着玩的话,我爸是肯定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的。”

    “够了!你不是说你爸不会同意,就是说你哥不会同意,正是因为害怕他们知道我们的关系,我们躲躲藏藏了这么年,根本就不像真正的男女朋友!”

    “就是因为我们保密工作做得好,才能交往这么多年啊!”

    “意思我们就是见不得光呗!反正在别人眼里,我就是配不上你!”

    “你怎么这样说啊!我本是担心你无聊,才让你去找点有意义的事去做,而我的家人你也是知道的,他们本来就是非常现实的人,所以我才希望你能够改变,我们的关系才能够早一点被我家人接受啊!”

    “改变?怎么改变?我为你改的还不够多吗?还有,我问你,什么是有意义的事?上班?考公务员?还是开公司呢?反正在你眼里我所有的爱好都是不务正业!”

    “黎陌,你别激动啊!我说这些都是为你好啊!”

    “不必说了,我不想听。”

    黎陌站了起来,没有再啰嗦一句话,便大步离去了。

    周陌后妈在破产后,想让周陌带周周,自己去找工作,周陌没责任心,凌月帮周陌照顾小周周,周周很黏凌月,拉近了凌月与周陌的距离,周陌说别想用周周来接近自己,凌月笑了,她说你这样是叫自恋吗?

    凌月说秦阿姨并没有那么坏,周陌曾以为父母才是感情,没想到父亲那么容易就变心了,说起父母很相爱,妈妈每天会做好饭等着爸爸回来吃,那天下很大雨,爸爸迟迟没有回来,妈妈哄我睡觉后,去找爸爸,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知道周陌是外协,凌月点掉了脸上的大痣,变得很漂亮,

    周陌后妈在破产后,想让周陌带周周,自己去找工作,周陌没责任心,凌月帮周陌照顾小周周,周周很黏凌月,拉近了凌月与周陌的距离,周陌说别想用周周来接近自己,凌月笑了,她说你这样是叫自恋吗?

    凌月说秦阿姨并没有那么坏,周陌曾以为父母是真心相爱,没想到父亲那么容易就从悲伤中走出来,当初日子过得很拮据,但是一家人的心紧紧贴在一起,妈妈每天等着爸爸下班,可是那天一直等到半夜爸爸还没回家,外面下着雷雨,我被雷惊醒了,发现爸妈都不在家,原来,妈妈去厂里找爸爸了,可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莫飞终于向凌月表白,凌月说,我说不定还是会回到原来的地方,莫飞说,那你既然要回去又为何对云潇痴心?凌月无言…。

    云潇见了翩翩起舞的凌月有些心动,可看到她转脸过来脸上的疤痕,突感幻灭…。 最后在他们的努力下,云潇远离了毒品和之前的放纵,他也渐渐对执着的凌月产生了好感,

    这时前女友慕嫣回来了,她决定帮云潇复兴他的家业,从伯父手中夺权。

    这边医生对凌月正进行抢救,飞扬在急救室外揪心等待,终于凌月苏醒,她非常伤心欲绝因为玉佩失色,心恐爹已经不在世上,心痛流泪,飞扬知道凌月苏醒,奔进来,只见凌月惨淡的面容,目光呆滞,黯然神伤,医生不知凌月为何突然晕迷至此,要查明,可是查来查去,没有异常,飞扬怀疑跟输血有关,他看凌月如此反常,追问发生了什么。

    凌月拿出玉,想说回去古代的事,突然发现玉又有了水色,她大惊,突然她跳下床,推开飞扬拼命跑出来,飞扬不明所以,担心着追出去,凌月手握玉佩找到黎陌,看到玉的颜色越来越明亮,她慢慢走到黎陌面前,眼泪不由落下,心内喊着,爹,爹,你…就是爹吗?真的是爹吗?

    黎陌看着凌月失魂落魄的样子,十分迷茫,突然凌月面色惨白,再次晕倒,黎陌大跨步扶住她,这时飞扬赶到,急切地喊:“凌月!”

    黎陌看到飞扬赶来,把凌月放在飞扬怀里,这时他也注意到凌月的手抓着他的衣角,这样一拉就滑落了,手里的玉也掉了,黎陌将玉拾起,想还给飞扬,可是飞扬急忙抱起凌月再次赶往医院,没有注意到,黎陌注视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拿起手中的玉打量。

    这次,凌月没有回到古代,而是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很像爹的背影,穿着洁白的斗篷,越走越远,凌月拼命追赶,终于背影听到她的喊声,回过身,竟是黎陌!眼神复杂地看着她。

    凌月再次醒来,仍然是飞扬守着她,她看见飞扬焦急关切的样子,抿嘴微微一笑,突然她想起手中的玉,却发现怎么也找不见,慌乱追问,玉去哪了?

    这时,门外的黎陌走进来,把玉还给她,定神看了眼凌月,此时的凌月接过玉,眼睛噙着泪,直直的看着黎陌,黎陌马上把目光移开,不发一言默默离开。

    凌月看着他的背影,奋力坐起来,欲言又止,一旁的飞扬也注意到凌月饱含深情的眼神……

    凌月泪目追忆起跟爹一起生活的幸福时光,爹的话犹然在耳:“不用担心我,这块玉就代表爹,我不管身处何处,都会和玉相连,只要玉照常明亮,我便会好好的”“月儿,不管爹在不在你身边,玉会替我陪着你,这期间不论遇到什么事,你一定要坚强,好好生活”、“月儿别怕,爹定会护你一世周全”她的眼泪滴落在玉上,最后她抹干眼泪,心下暗暗做了决定,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一定要守护黎陌。

    “你知道自杀是多么懦弱的行为吗?”

    “我不是想去死,我只是想回到真正属于我的地方。”

    “你这样太冒险了!绝不是办法!而且有些事,你得相信命运,既然命运把你再一次送回这里,必然有它的道理,说不定你苦苦寻找的人就在你身边。”飞扬故意这样说,想暗示凌月,让她重拾信心。

    凌月一怔,她喃喃地说:“······在我身边?”她想起玉佩在黎陌手中发光的事情。

    黎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