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 生死一线

    更新时间:2017-09-07 20:47:07本章字数:3109字

    姜伍和飞燕去吃夜宵,飞燕因为一点点小事,和隔壁桌的客人产生了冲突。

    隔壁桌坐的是三个壮汉。

    “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会手下留情!”其中一个纹了纹身的壮汉骂骂咧咧地站了起来。

    “怎么样?你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吗?”飞燕顶撞道。

    那人怒不可支,马上捏起拳头,朝飞燕挥过来。

    “住手!要动我的女人,先得问过我的拳头肯不肯!”姜伍把酒杯一摔,站起来接住壮汉的拳头,把飞燕护在身后。

    “妈的,找死!”另一个壮汉,拿起一个啤酒瓶就向姜伍的头挥打过来。

    姜伍躲闪不及,顿时头破血流。

    他吃痛地捂着脑袋,立刻向身后惊讶的飞燕说:“快跑啊!”

    “那你······”飞燕还没说完就被姜伍打断:“别管我了,你先走!”

    他强硬的态度让飞燕心一惊,她似乎没有时间去考虑了,只好拔腿就跑。

    三个壮汉向姜伍扑来。

    姜伍举起板凳向他们砸去,顺势向后退,其中一个壮汉被砸中后摔在地上,另外两个躲开后,更加恼怒地与姜伍动起手。

    姜伍打架经验丰富,但以一敌三,还是力不从心,不久便被他们摁到在地,大大小小的拳头落下,随后转为脚踢,他忍受着疼痛,慢慢失去了知觉。

    姜伍为了保护飞燕,和三个男生动起了手。

    飞燕跑远后,看没人追来,担心姜伍的情况,便拿起手机拨打哥哥飞扬的电话。

    电话响了一会才接通,飞燕焦急道:“哥哥,快来帮帮我!”飞燕着急地声音都变颤抖了。

    “怎么了?燕儿?”飞扬也很着急,今天让姜伍和燕儿来照顾凌月,不会出什么事吧?

    飞燕顾不上多作解释,急忙说道:“姜伍快要被打死了,你快来救他!”

    “被打?你们在哪?”

    飞扬问清楚飞燕的情况,叫上一个手下,开着警车便赶过来了。

    他来到飞燕说的夜市摊,只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一看就知道情况不妙。

    他们下车跑过去,推开人群,看到姜伍满头是血,浑身是伤倒在地上。

    “姜伍!”飞扬失声叫道,他蹲下身,看姜伍还有气息,只是气息已经十分微弱,奄奄一息。

    “快叫救护车啊!”飞扬对手下指挥道。

    “哦,好!”

    飞扬对着姜伍的耳边开口叫他。

    可是无论怎么呼叫姜伍他都没有反应,看情形,伤势已经危及生命,飞扬祈祷小心翼翼地握住姜伍的手腕:“你可千万别死,一定要撑住!”

    姜伍缓缓睁开眼,看着眼前的飞扬,不禁有些恍惚:“云……警官。”

    “姜伍,你一定撑住,很快医生就来了!”薛宁不怎么放心,又包了两包的冰块,塞到他的腋下,“要不,你告诉我给那鼻烟壶是怎么来的吧。”

    “别人送的。”透心凉的冰块压在头上,那种烧灼的感觉散了些许,顾旭白半眯着眼粗粗喘气。

    “谁送的,你知道吗?”薛宁来了精神,黯淡的眸子倏然发亮。

    顾旭白摇头。他是真的不知道,又不是什么太贵重的东西,仿品到处都是,上淘宝一百多就能买得到,没什么稀奇的。

    薛宁拿不准他到底是不是在说谎,追问了一遍,见他还是摇头,干脆就不说话了。

    她忽然沉默下去,顾旭白也不知道怎么继续,微眯着眼伸手去够水杯。

    薛宁握住他发烫的手,端起水杯把剩下的半杯水喂到他嘴里,跟着将压在他头上的冰块翻过来,再次开口:“前天在医院,你怎么就确定,我一定会带你走,就不怕我两面三刀,把你卖了?”

    “你不会。”艰难地张开嘴,顾旭白给了她一个肯定的回答,“我相信你。”

    薛宁眼底划过一抹诧异,抿着唇不吭声。顾旭白的嗓音越来越弱,持续的高烧让他喘气都有些费劲,意识也越来越模糊:“等我伤好,你辞职来君安。”

    他说得费劲,薛宁却一个字都没听到,拿起压在他腋下的冰袋也翻了一面,起身去拿体温计。给他夹体温计的时候,双手忽然控制不住地开始抖,她叫了几声不见他有反应,眼泪毫无预兆地落下:“顾旭白你别吓我,我真的会怕,不要丢下我自己一个人……”

    顾旭白一动不动,呼吸似乎也变弱了。

    “你们都是骗子……”薛宁喃喃出声,握紧他发烫的手,大颗大颗的眼泪砸到他的手背上。那时候爸爸也骗她,让她下楼去买烟,说好久没抽了,可是等她买了烟回来,爸爸已经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一句话都不给她留。他明明从来不抽烟的……

    薛宁哭了一会儿,手被他的体温烫到回魂,彻底慌了,胡乱擦掉眼泪,抖着手抓起丢在茶几上的手机:“你不要死,不要丢下我……我马上打电话给120找人来救你。”

    她的动作很大,撞到了顾旭白身上的伤口,他的手动了下,勉强抓住她的衣角:“我……没死。”

    薛宁慌张地抓住他的手,翻出先前打过的号码,再次打过去。拨出的一瞬间,门铃也响了起来。

    匆忙挂断电话,她吐出一口气,飞快起身跑过去,透过猫眼往外看。来人跟顾旭白差不多的年纪,眉目齐整,表情冷肃。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一副杀手模样的打扮。

    她不太放心,拿起手机翻出刚才的号码拨过去,听到门外有手机铃声响起,这才打开门。邵修筠进门,看到她的瞬间没来由地怔了下,冷冷地发问:“人呢?”

    “沙发上,你快救救他。”薛宁把门关上,打开鞋柜拿了双新的拖鞋丢给他,掉头折回去,紧张地握住顾旭白的手,“有人来救你了。”

    “帮我把挂衣架挪过来,给他挂水。”邵修筠低头把野餐包里的输液瓶拿出来,开始配药。薛宁应了声,动作很快,转眼的工夫就把挂衣架挪了过来,死死地咬着唇,低头注视着仿佛昏迷过去的顾旭白。

    邵修筠回头瞟她一眼,拿着注射器,蹲下给顾旭白做皮试。打完皮试针,留意到她在观察自己的木箱子,唇角微微下抿,转过身把针头取下来,装进一只干净的塑料盒子里。

    薛宁帮不上忙,站了一会儿难受地蹲下,额上冒出冷汗,手臂不受控制地发抖,脸色发白。顾旭白听到邵修筠的声音,勉强睁开眼,余光留意到她的不对劲,张了张嘴,邵修筠忽然出手,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软绵绵地倒下去。

    “你至于吗,她就是……一普通女孩子。”顾旭白眼角的肌肉剧烈抖动,额上冒出大滴大滴的汗珠。邵修筠弯腰把地上的薛宁抱回房间,关门出去。

    “!”顾旭白生气,却又无可奈何。

    飞燕把体温计拿出来看了一眼,无视他的愤怒,抬手看表:“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命硬,烧成这样,我晚一步你就得把自己给作死。”

    姜伍烧得双眼刺痛,索性闭上眼不看她。

    “喀喀……”姜伍被他的话震到,不可思议地睁开眼,“你想哪儿去了?她是之前在山水一色被我连累的那姑娘。”

    “原来是她……回头带在身边,小天不会放过她的。”邵修筠嘴角抽搐,“卿云的行程定了,回来过元旦,你要管闲事要报恩避着点,你们这么多年都没能在一起,冷不丁看到你身边有女人,肯定会吃味。”

    姜伍沉默了一会儿,再次剧烈地咳嗽起来。怕扯到伤口,他的声音很闷,很压抑。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咳停了,粗粗地喘着气疲惫地闭上眼。

    姜伍也不说话,等着时间到了,确认皮试没有问题,旋即给他打上点滴。顾旭白疼得难受,睡不着,睁开眼没有聚焦地望着天花板:“别把我在这儿的消息告诉任何人,谁都不行。”

    “你说你……”飞燕的嗓音低下去,停顿了好长一段时间,缓缓吐出一口气,“怎么也不知道跑呢?”

    姜伍点点头,沉默下去。从她不细问就带他离开医院,他相信她。刚才迷迷糊糊中听到她哭,他竟有种负罪感,心似乎也被扯到。

    薛宁醒来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睁开眼,龇牙咧嘴地揉了揉发疼的脖子,寒着脸掀开被子下床。她开门出去,顾旭白已经打上点滴,脸上的红色还没完全退去,不过情况应该比之前好了一些。

    她环顾一圈,视线落到站在阳台的那一抹身影上,双手随即攥成拳头,踢掉拖鞋,无声无息地靠近过去。姜伍正在想事情,听到阳台的推门被拉开,条件反射般回头。

    飞燕听到房门关闭的声音,这才走出阳台,捂着被打疼的嘴角,脸色非常的难看。

    “这次你被揍,都是因为我。”飞燕闷声说道。

    姜伍自己的口水呛到,涌到嘴边的话,被逼着硬生生地吞回肚子里。她吃完饭,把碗筷收去水槽,想了想,到底还是拿了只干净的碗,给姜伍盛了小半碗粥送过去。

    姜伍张嘴把粥吃掉,没接话。飞燕见他不吭声,干脆也不问了,沉默着把小半碗粥喂完,把纸盒丢进垃圾桶。

    快中午的时候,药水打完,她还在犹豫要不要帮他拔针,门铃声又响了起来。姜伍睡了一觉,精神已经好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