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 尴尬共处

    更新时间:2017-09-08 22:33:44本章字数:3071字

    果然,黎陌的开场白如她所料,依然冷冰冰。

    黎陌个性向来直接,和凌月对视片刻,认真地问:“凌月,你是有意缠着我吗?”

    凌月漫不经心地回答:“也许吧。”

    说完这话,凌月的眼神微微闪烁着,的确是不确定的神情。

    黎陌沉默着,良久,脸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晕。

    不知为何,黎陌又开始焦躁了。

    等了很久,黎陌终于开口:“那你一个人呆着吧!”

    “啊?”

    黎陌没再说话而是起身走进室,“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

    凌月一直在玄关傻站着。

    直到她感觉身体都变僵硬了,心里一直想知道黎陌把自己丢在这里,去干什么了。

    便浑浑噩噩地走到黎陌卧室门前,轻轻地敲门。

    “进来。”黎陌不耐烦地叫到。

    凌月小心翼翼地推开门,看见黎陌在电脑前投入地玩游戏。

    凌月又愣住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

    黎陌见她一直悄声无息,忍不住回头看她。

    “傻站着,不累?”黎陌挑眉问道。

    “我…”

    “除了不要打扰我,其余自便。”

    黎陌直爽地说。

    “啊?”凌月又愣了愣神。

    当最后一缕阳光消失于地平线,凌月已经置身于黎陌的厨房。

    她在冰箱里找到食材,正在做饭。

    她还要不要回到飞扬家?她也不知道。

    正当她切菜走神的时候,刀落在了她的手指上。

    因为力道不轻,血一下就冒了出来,她赶紧把刀放下,打开水龙头冲伤口,可是血却像止不住似的,越冲越多。

    除了飞扬,估计没人会担心她的死活了。

    良久之后,手指伤口的血终于止住了,她继续做菜。

    煮了一荤,一素,一汤,便又去敲黎陌的房门。

    黎陌不搭理她。

    凌月不放弃,一直敲着。

    黎陌终于不耐烦地打开门:“干什么?不是让你别打扰我吗?”

    “这个时间了,你肯定饿了,我煮了些饭菜,来吃吧。”

    黎陌想回绝,但肚子却不争气地骨碌叫起来,他的确是饿了,便跟着她来到餐厅。

    凌月马上乘好饭端给黎陌。

    黎陌接过饭的时候,看到了凌月手指上明晃晃的伤口,他心一惊,想要装作没看见。

    可是他却总是忍不住去观察她手指的受伤程度。

    “你…手指上的伤是刚才弄伤的吗?”

    凌月赶忙解释:“没事。”

    黎陌放下碗筷,去找急救箱。

    他找出创口贴:“把手拿过来。”

    他霸道地把创口贴贴上,又拿起碗埋头吃起来。

    凌月却因为他的体贴举动涨红了脸。

    飞扬说这话的时候,正默不作声地坐在一旁,偷偷观察着凌月的表情。

    他眼中看上去没有丝毫笑意,像在认真地思考着什么……

    凌月不由得心虚地握紧了拳头。

    黎陌刚进门,就发现凌月在望着门口出神。

    而凌月也发现黎陌走进了自己的视线,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与黎陌尴尬地对视一秒后,她扭头准备装睡,黎陌赶紧叫住她:“等等!我有话跟你说。”

    凌月顿了顿,反问她:“怎么这么认为?”

    飞扬目不转睛地盯着凌月,不吭声。

    “是不是觉得这样的我很可笑?”凌月冷不丁地开口。

    飞扬轻笑一声,从袋子里掏出一盒才买的牛奶,递给她:“我没那么认为,非要说的话,我只是觉得可惜,而不是可笑。”

    飞燕狐疑地打量了他很久,吸了一口牛奶,慢吞吞地道:“凌月,你真奇怪。”

    她想了想,问他:“又是飞扬叫你来的吗?”

    “所以呢?”言晏有点惊讶,却没有否认,他嘴角不自觉地弯起一个温柔的弧度。

    黎陌竟看得有点怔了,因为这个笑容,和他见过的所有的笑容都不一样。

    黎陌突然发现,一度喜欢围着自己转的凌月,突然消停了,变得冷淡起来。

    他当然乐得清静,然而有一次经过厕所,无意间却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哎,说真的,要是我有黎陌那么好命就好了,家里突然发了财,哪里明白我们这些普通人的心情。”

    “不过他仗着家里有钱无心赚钱也好,那就有时间陪我们了。”

    飞燕轻松地说。

    “还好他选择浪费自己的聪明,不然我们就惨了……”

    又是一年春,草长莺飞,万物复苏的美丽时节,她安静地站在溪边,竟然觉得冷。

    耳边不断回响的,是飞扬曾对她说的那句话——“我是觉得可惜,而不是可笑。”

    凌月使劲扯了扯嘴角,却没能笑出来。

    真有这么厉害?

    经过飞扬的劝导后,凌月渐渐多了一个不算爱好的爱好——她习惯观察黎陌生活中的小动作。

    比如,黎陌跟人说话的时候,会不自觉地挑起左边的眉毛;还比如,他每次拧开钢笔笔帽后,会转一圈笔杆,再开始写字。他从没开怀大笑过……这些琐碎的小细节,往往能让她自己偷着乐很久。

    下车的时候,飞燕默默掏出姜伍刚

    她隐约觉得,自己终于看清了眼前想走的那条路。

    尽管它依然漫长,且未知。

    路的尽头究竟是落日还是森林?

    她既好奇,又好期待。

    凌月心中逐渐产生了新的忧伤。

    凌月听罢垂下头,心里浮起一丝担忧。

    慕嫣有一次来找黎陌,凌月自身后凝望了她很久,一霎间恍然,难怪黎陌会喜欢她。

    慕嫣几乎是所有少女渴望成为的那种女性,睿智、干练,又不温柔。

    飞扬望了一眼窗外纷纷扬扬的白雪,又低头看了一眼满桌的珍馐美味,心中逐渐生出一种山雨欲来般的不安。

    果然,飞扬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

    凌月还是选择了自杀!

    飞扬下班回家推开门,就看见瘫坐在沙发上,两眼无神的凌月。

    “凌月,今天怎么样?给你煮的饭吃了吗?”

    凌月不说话,站起身向卧室走去。

    飞扬突然失控般地跑向她,颤抖着拉住她的手:“凌月,,振作一点吧!面对现实好吗?”

    那一夜,凌月失眠了。

    她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再轻轻擦干脸上的泪痕,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壁钟,十点半了……她咬牙站起来,打开门,朝门外走去。

    “黎陌,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个忙,送我去一个地方?拜托了!”

    想来想去,能够帮助她,且不会多问的人,只有黎陌了。

    “你要去哪里?”

    “我不知道…”

    黎陌不作声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眼睛红红的女孩,半晌后说道:“我知道在哪儿,我送你去。”

    车开到飞扬楼下,凌月才一下子清醒过来,开始感到害怕。她怕面对飞燕的责备与排斥。

    好在事实并非如此,出来替她开门的是飞扬看上去疲惫极了,眼中布满血丝。

    “你去哪了?怎么到处乱跑呢?”飞扬忍不住责备道,但这里面透露着更多的是担心。

    “……我迷路了。”她实在说不出自己是故意去找黎陌的。

    飞扬愣了一下,很快就看穿她的心思,苦笑一声:“好在你找到了回来的路。”

    有人把天赐的财富当作命运给予的机遇,有人则把它当成后半生安逸的保证。这两种认知没有对错,只是当观念产生分歧时,渐行渐远却是最合理也最无可奈何的结果。

    凌月走过去:“黎陌,今天谢谢你。”

    她虽是哭腔,却没有落泪。

    黎陌沉吟了片刻,抬起头:“这是你的人生,我可没办法帮你选。”

    他一本正经的语气令凌月发笑,眼泪却先淌下来:“你就不能帮我分析一下吗?你真的很奇怪。”

    黎陌却说:“非要我给建议的话,我希望你赶紧回家睡觉。”

    凌月垂头:“黎陌,你觉得我这样做行吗?”

    “又不是数学题,只有一个正确答案。”

    黎陌不斜视地掌着方向盘,后视镜中表情冷酷的他看上去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人。但后来的凌月,却分外感激当天他那种不近人情的冷酷。

    是这种冷酷令她学会独立思考与抉择,而不必在往后的人生中,成为那种抱怨被别人主导了命运的人。

    但这对凌月来说似乎于事无补,她始终郁结难消,说今后只有他相依为命了。说着说着,就低声抽泣起来。

    凌月听罢,失神了片刻,接着又“嘤嘤”地哭了起来。

    黎陌目送她离去,心中难免五味陈杂。

    巧的是,那段时间周围刚好发生了一桩年轻女孩抢劫被杀的案子,一时间人心惶惶。凌月嘴上不提,心里却多少有点发怵。所以当黎陌说顺道载她去回去时,她的确心动了一下。

    但她后来还是拒绝了:“算了,黎陌,虽然我知道你担心我现在一个人不安全,但你的车太打眼了,我不想飞扬多想。”

    黎陌愣了一下,他倒没考虑到这一层。明白飞扬的话有道理,便同意了:“那你自己注意安全。”

    “放心!”凌月难得露出近来的第一个笑容。

    黎陌不置可否,朝她挥挥手便发动车子走掉。

    月光笼罩着少女苍白的脸庞,黎陌从后视镜中瞥了她一眼,心里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

    他也听说了前几天发生的那个案件,现在嫌疑人还未落网,真的要让她一个人走回去吗?

    黎陌一脚油门往前飞驰,在路口调转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