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 要找个男人了

    更新时间:2017-09-10 21:38:50本章字数:3074字

    飞燕到学校以后,姜伍经常会打电话联系她。

    他们两个人关系变得微妙起来。

    这天黎陌来他家一起玩游戏,

    半夜的时候,姜伍忽然接到飞燕的电话,说她在医院里难受得快要死掉了,只得无奈放下鼠标,边说边站起来:“哪家医院?”

    沉默地听她说完,姜伍结束通话穿上外套,问黎陌拿了钱和钥匙下楼拿车。赶到飞燕所在城市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姜伍来到到飞燕所在的医院,下了车快步跑到门诊部。

    门诊楼没人,飞燕惨白着一张脸,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缩在急诊等候区的椅子上,看到他眼泪就下来了。

    姜伍白了她一眼,在她身边坐下,顺势敞开怀抱。飞燕吸着鼻子,一下子倒进她的怀里,没有半分客气:“我觉得我得找个男人了,我在朋友圈问了下,没一个人愿意陪我来!”

    “我觉得以你的智商,基本告别找男朋友了。”姜伍噎她,冷不丁看到一个熟人从住院部那边过来,顿时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赶紧把外套的帽子戴上。

    那人估计很着急,没注意到他,急匆匆地进了急诊室,过了一会儿便拿着单子去缴费处。

    姜伍略有些好奇,他怎么在这里呢?

    轮到飞扬的时候,这家伙已经疼得差不多要晕过去了,姜伍拧着眉把她抱进去,凶巴巴地往椅子上放:“不知道她怎么回事,肚子特别疼。”

    值班的医生年纪不大,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缩成球的姜伍,有些迟疑:“很痛吗?”

    姜伍冲撞道:“你没眼看吗?”

    医生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按压飞燕的腹部:“你是哪里痛啊?”

    “就是你按的这里。”

    “是痛经吧?”

    “可是我以前痛经从不会这么严重的!”飞燕痛苦地说。

    “现在也做不了检查,先给你开些止痛针止疼!白天你去再内科做检查吧!”

    飞燕打完针歪靠在姜伍身上,眼睛闭得紧紧的。在注射室门外观察片刻,出去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姜伍把她抱到车上,打开驾驶座的门坐进去,猛然发现副驾驶座上多了个人,旋即一拳头挥过去:“什么人!竟然敢……”

    那人反应极快地拦住他的拳头,嗓音喑哑:“我受伤了。”

    “呃……”姜伍听出他的声音,意识到他是让自己救命,收回手发动车子掉头往外开去,“伤了你不找医生找我做什么,还能偷车,你怎么不上天。”

    那人不说话,侧着头,就那么定定地看着他,目光幽邃莫辩。姜伍一脸淡定,任由他看,大半夜被召唤出来,天气冷肚子容易饿,他得去吃些东西省得时间长了胃疼。

    茶楼还没开早市,姜伍开着车转了一圈,来到一家早餐铺,停车下去买烧卖。

    那人回头瞄了一眼后座上的女孩,抬手看表。老大估计还在医院里到处找自己,这小子别的本事没有,就是特别会咋呼。找不到自己,他肯定会报警,最好闹大一点,他才能好好养伤。

    姜伍买完东西回来,开了灯,视线在他颈间的颈椎牵引器上打了个转,冷冷地开口:“我跟你不熟,你要死就换个地。”

    “上次给你的烟壶算定金,我手里还有别的藏品,很多。”那人疲惫地闭上眼,看都不看他。

    姜伍心中一动,换了个条件:“我要月底拍卖会的买家邀请函。”

    “你果然在打拍卖会的主意。”那人咳了下,目光一瞬间变得凌厉,静静地睇他。

    “不答应,我马上把你送回雷彪那里。”姜伍从鼻子发出一声轻嗤,戏谑道,“当然,你也可以试试,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那人抬手按了下眉心,咬着后牙槽点头:“成交。”

    “别这么为难啊,我才是被赖上的。”姜伍依旧没好气,也不开车,拿了只烧卖塞进嘴里,嗓音含糊,“我对拍卖会感兴趣怎么了,你管得着吗。”

    “不为难。”那人冷冷地吐出三个字,闭上眼假寐。姜伍旁若无人地吃完一个烧卖,见他跟入定一样,顿觉无趣。

    姜伍定位到飞燕的学校,把车开女生宿舍楼下。

    看飞燕在后排锁着眉头睡着了。

    副驾驶那人问:“你马子?”

    姜伍瞪了一眼:“要你管?”

    “呵,学生妹都不放过。”

    姜伍没有吵醒飞燕,而是问向那人:“你到底要去哪?”

    “你的房子?”顾旭白费力地坐下,看她的眼神满是探究的意味。这个小区的房子可不便宜,不过她也不像是买不起的人。没见过把几百万的宫廷御制玻璃种翡翠十八子手钏,当成玻璃一样带在手上的。再看她的年纪和穿着,不识货的见了,估计也会以为是玻璃。

    “管那么多。”薛宁转身去给他倒水,顺便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有被子吗?”顾旭白见她不想说,后背贴着沙发靠背,缓缓倒下。薛宁翻了个白眼,抱了一床新的被子出来丢到他身上,闷闷地坐到一旁吃烧卖。

    顾旭白在医院是疼醒过来的,这会儿更难受,自己把被子打开,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会儿,闭上眼就睡了过去。

    窗外天色已经大亮,薛宁吃完烧卖,感觉有点撑,又见他睡得很沉,眉头皱起。她好像惹到了一个天大的麻烦,这人是好是坏,她真不知道。

    薛宁拿起手机解锁登录微博,看到关注的海城交警发布了一则关于日前万达门前车祸的说明。法拉利的车主和副驾驶座的女伴当场死亡,牧马人越野车上的两人,一人重伤,一人轻伤。因法拉利超速并道,并且毒驾追尾负全责。

    牧马人越野车?薛宁点开照片,回头瞄了眼顾旭白。如果只是普通的交通意外,他没必要跑,更没必要大半夜地硬是要赖上她。难道又是齐天宇的杰作?她想了想又摇头,能担任君安地产的执行总裁,他不至于这么没脑子。

    出了会儿神,到底还是忍不住,她搜索了下君安、齐天宇。网上关于他的消息不是很多,不过几乎所有的介绍都差不多,三流大学毕业,君安的太子爷,典型的公子哥儿。

    薛宁退出网页,倦意也涌了上来,关了电脑,眯眼扫了扫沙发上的顾旭白,起身回房补眠。大概是因为门外多了个陌生的男人,她明明困得不行,躺下却很难入睡。

    迷迷糊糊躺在床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薛宁忽然被恼人的动静惊得一个激灵。她拱了下身边的唐恬,听到她哼哼,这才惺忪地睁开眼看表,已经早上十点了,难怪会这么吵。

    她爬起来,想起这是二十四楼,楼下就算放鞭炮也不应该这么吵,随即绷着脸开门出去。

    沙发已经收拾齐整,连靠垫都放得板正。收回迈出去的脚步,她抬手挡在嘴边压着嗓子咳了几下,抱起双臂倚墙,眯眼盯着沙发上的被子。虽然已经在很刻意地掩饰,但是还能看出最初叠的是豆腐块。

    他是军人?薛宁歪头,恍惚想起那天梁秋跟自己说,发配边疆又怎样,皇子终究是皇子,思绪渐渐拐过弯来。按照他的意思,顾旭白才是君安的太子爷,可君安姓齐啊,难道……难道齐天宇是私生子?他才是董事长齐博远的亲儿子?

    收回视线,耳边又传来噪音,她下意识往厨房望去。门没关,站在她的角度望正好能看到他的背影。早上回来的时候没注意看,这会儿才发现,他左边的小腿上还打着石膏。

    薛宁看了一会儿,慢慢站直,随意将双手抄进睡衣的口袋,朝他走过去“顾先生,您这是打算死在我这儿吗?”

    顾旭白闻声回头瞟了眼,继续手上的动作。冰箱里基本没什么现成的食物,他又不能出去,只能自力更生。薛宁走到他身后,伸头往锅里看,而后识趣地退开,吊儿郎当地倚着门。

    无论是站姿还是他身上流露出来的气质,跟当初崔立珩给她的感觉都很相似,那是从部队出来之后,无法抹去的印记。他看起来比崔立珩大些,岁月的风霜没有给他留下沧桑,反倒多了沉稳从容。

    即使此刻,他的打扮跟木乃伊差不多,一举一动依旧未有半分狼狈,并让她觉得……还挺好看。她不太情愿地过去帮忙,怎么说也拿了他两百多万的东西,有点不忍心看他自生自灭。

    他只会煮速冻水饺,平时不是在店里吃,就是订外卖,偶尔黎陌来,下厨的基本都不是他。

    姜伍目视前方,简明扼要地说:“我要加入你们帮会,你有办法吗?”

    那人有些迟疑:“我尽量吧。”

    姜伍爽快地道:“成交。”

    他做了两菜一汤,姜伍将这些一一端到餐厅,跟着去把米饭拿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飞燕叫起来,和她一起去洗漱。

    吃饭的时候,飞燕见陌生男子脖子上带着颈椎牵引器,脸颊又有伤,吓得都不敢怎么动筷子。

    “喂,这可是我第一次下厨啊,别这么不给面子吧?”

    “噗。”飞燕一口饭喷出。

    “怪不得!”

    姜伍既好气又好笑,放下筷子,抽了张纸巾擦嘴:“你话里有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