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章 恋爱的感觉

    更新时间:2017-09-13 21:39:51本章字数:3184字

    半晌,她喃喃地问:“你说什么?”

    “我…”黎陌本不想再说第二遍,但他看到凌月傻傻的样子,便耐着性子说:“要不要做我女朋友?”

    ……他在说什么?

    凌月愣愣地张着嘴,以致于下巴都快脱臼了。

    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他竟然问我要不要做他女朋友?!

    她还没反应过来,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她可有够呆头呆脑的,黎陌有些不耐烦起来:“我需要有人做我一段时间女朋友,怎么样?你愿不愿意?”

    这回黎陌说的很大声,这回凌月听清了,尤其是一段时间那几个字清晰地回荡在她的脑海。

    他冰冷的态度和命令的语气,分明在告诉她,不要想多了!

    “你需要有人做你一段时间的女朋友?”凌月反问道。

    “对!”

    “那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

    “…不是。”黎陌无奈的说:“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但是具体是谁不重要。”

    具体是谁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她不答应,他就会去找另外的女孩?

    他心里面的人应该是慕嫣没错,至于他会想要再找一个女朋友…

    “你这样做是为了气慕嫣吗?”

    黎陌冷冷地看着凌月,嘴角勾起嘲讽的笑意:“怎么样?要不要跟我开始一段短时间的恋爱?”

    “好。”凌月这一次没有犹豫,坚定地说。

    黎陌带凌月去吃宵夜。

    凌月的心情十分复杂,一人吃掉一大锅面条,撑得胃痛,黎陌看她吃饱了送她回家。

    飞扬看到黎陌这么晚才送凌月回来,有些不悦。

    他一向如此,将她的事看得比什么都重。

    关上门,飞扬严肃地望着她。她被看得心慌气短,问他:“怎么啦?”

    “你怎么总是突然消失?”

    “我……”

    他难得生气:“如果你要走,一定要告诉我一声。因为你突然消失,我会担心的!”

    她面上的笑容渐渐落下,因为读懂了他话里真切的畏惧。也许这就是她答应做黎陌假女朋友的原因。

    她不属于这里,他哪怕不知道,也会下意识地阻止她的离去。

    “是我不好。”她说,“我不会这样说了。”

    他听了,揉了揉她的头发,从口袋里掏出一粒水果糖给她。那糖很甜,她含在舌根下,将真正要说的那句歉意咽了回去——

    是她不好。一开始就不该招惹他的。

    她同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交集。可她没放在心上,到了这个时刻才明白,一举一动都如同被绳索狠狠缠缚。这一点似乎无关紧要的任性,也许早晚会害了他们。

    她这日后就情绪不大好。

    他工作忙,为了哄她开心,请同事吃饭换班,空出周末带她去海洋公园玩。经济不景气,连公园都人烟稀少。他怕她冷,替她缠上厚厚的围巾。

    正是盛夏,来回的温度差令她感冒了。两人坐在摩天轮里,她蔫蔫的,将手放在他的掌心说:“我听过一个传说,在摩天轮接吻的两个人不会分开……”

    “你是在暗示我吻你?”

    她捂住嘴巴:“不行,会把感冒传给你的。”

    窗外星星点点的灯次第亮起,香港不会下雪,哪怕冬日仍是和煦的天幕。他笑出声:“可我想吻你,怎么办?”

    “你敢吻我,我就喊非礼。”她瞪他,没忍住也笑了,“哎呀,我们都感冒了,谁来做家务?”

    他从不跟她争执,看她执着,只在她的额上轻轻落下一吻。这一吻像春风,吹得百年的时光都温情脉脉。她倚在他怀中,轻声说:“下一次。等下一次,我们一定要狠狠地亲。”

    她说话没有大家闺秀的矜持,想要什么从不含糊。可他就喜欢她这样的性格,因为母亲从来都隐忍,一生都不曾幸福。

    他没言语,替她将围巾掩得更紧。他带她去坐过山车同旋转木马,围栏一开,她就冲进去,抢到最大的那匹独角兽,扬扬得意地冲他招手说:“费列罗,记得将我拍下来!”

    那年头的相机笨重极了,价格又贵,不晓得他从哪里借来的。她说了,他就认认真真当她的摄影师。透过镜头看她,她笑得十分开心,围巾垂下去了一点也不晓得,还在对着他挥手。

    旋转木马渐渐停下,她没等停稳就跳下来,大步向他跑来。人流熙熙攘攘的,她姜黄色的大衣是最明亮的一抹。他张开手臂,可当人群散开时,她却也不见了踪影……

    人生就是这么平淡与残酷。

    飞扬在执行任务中,被人一拳打中了眼角,眼睛肿了起来。他下班时已经超过晚上九点,电车停运了,只好借了自行车骑回家中。

    楼下的路灯坏了一盏,仅存的一盏投下一点儿伶仃的光。他将车停在楼下,却忽地停下脚步。影子里坐着个人,把头埋在膝头,大概是冷,蜷成小小的一团。他轻轻碰了碰,她抬起头。看到是他,迷迷糊糊说:“飞扬,你去哪儿了?”

    “凌月?!”他惊讶:“你在这里干什么?!”

    风刮得她长长的头发也凌乱了,额角细碎的绒毛像是蒲公英。她刚刚大概睡着了,揉了揉眼睛:“我在等你呀……我去你上班的路口,可是你不在,我又没有地方找你……”

    到底还是把她扯了起来。她将手放在他的掌心,冻得冰凉,像是握住小小的一块冰。他怕她融化,却又怕她冷。左右为难下,最后提议:“上楼吧,我给你泡杯热牛奶喝。”

    说这话时他很忐忑,觉得夜深人静,她一个人在这个深巷太危险了。

    飞扬到家,熟练地煮好面条,用叉子,把整锅端上桌。碗给了她,自己就用锅盖。两人低着头,在小小的桌边。雪白的热气升腾上去,熏得人脸颊发烫。

    “喂。”她突然叫他,“你谈过恋爱吗?”

    他咬了舌头,“嘶”一声,慌张地回答:“嗯。”

    “恋爱是怎样的感觉?”

    他小声说了什么,她没听清。只看到他面红耳赤,艰难地重复:“记不清了……”

    “怎么会记不清呢?”

    “太久远了…你怎么会这样问呢?”飞扬问。

    凌月是想起刚才黎陌问自己的那件事…

    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这是多么让人意想不到的问题呀!

    黎陌,一个与自己心结有些诸多牵绊的人,一个自己一直想接触想了解的人。

    一个一直将自己拒之于千里之外的人。

    突然要问自己要不要做他的女朋友?!

    能和黎陌谈恋爱,她应该是欣喜的吧!

    有些事情我们往往无可掌控,无法让它按我们想要的那个方向去发展。活着活着,眼前的一切就变成了另外一副样子。就像会因为距离和好友走散,彼此有各自不同的生活,又或者是我们要和过去的恋人告别,开始出现另一个男/女主角。

    就拿天气来说,小时候觉得三十度都是非常高温了,但是现在,各个城市都普遍四十多度了,简直惊呆了。

    真是一个变化多端的世界。

    不过,就算这世界再怎么改变,凌月对父亲的依恋却从来没有变过。

    一如当初,刻骨铭心。

    那她对黎陌的感情又是什么呢?

    对父亲的感情的转移吗?

    “拒绝她呀,不然还能怎么办?”我想我的口吻很肯定。

    “可我从来也没接受过她呀!”他的口吻更加肯定。

    “可是,你也从来没有非常彻底且明确地拒绝过她吧?”

    否则那女子怎么会死心塌地地留在原地,幻想着自己可以为你付出一生一世?

    很久以前便读过那句“红颜转瞬老,刹那芳华”,意思是,女子的青春短暂而金贵。

    拿这大好韶华为你付出一年、两年、三年,你以为这是为什么?如果没有某种持续的动力,你真的以为单纯的“爱”便可让她将暗恋进行到底吗?

    没有一段毫无回应的暗恋能持续到天长地久,暗恋了别人久久的女子,也总是在继续与不继续之间徘徊——

    我该继续等他吗?

    这样没有回报的付出,我已经做得够久了!放手吧?

    可是,可是他怎么又突然打电话给我了?

    什么?他失恋了,很受伤?

    他这么受伤的时候还会和我说,可见在他的心里,我也是有一点分量的吧?再说了,我又不是长得很抱歉,脾气又不是很糟糕,内涵也不是很空白,他怎么可能永远也不会有爱我的一天?

    是的,其实你是知道的,会这样长久地坚持一段感情,她心中对于这段感情也定然是抱有希冀的——我以为,你总有爱我的一天。

    你看,你会对我微笑,生病时会过来看望我,我有困难时你也会帮我解决——或许在男子看来,这一切只不过是投桃抱李,甚至只是举手之劳。可在暗恋着你的她看来,这就是你对她所有感情的回应。

    于是,每当她想要放弃时,你一个善意的回眸,又将她打回了原地。

    周而复始。

    这就是所谓“暗恋”的始末。小辛同学,你真的以为女子的付出都是不求回报的吗?

    不,不,你不知道的,我会长年如一日地等着你,不过是因为我以为,你总有爱我的一天。

    “凌月。”飞扬叫她,她这才站起来:“你怎么突然来了?”

    “我若是不来,怎么发现得了你竟然偷偷跑出去了?你还准备在那里待多久?!”

    飞扬难得动怒,凌月无法辩解,垂下头轻声说:“我知道我做错了……”

    “错了就要改!”

    “可是……”她嚅嗫着,“你让我再回去一次吧!”她哀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