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3章 意料之外

    更新时间:2017-09-14 21:58:30本章字数:3164字

    飞扬与她相处这么久,早就明白她的性格,太过执拗,见她这样也是十分心疼:“你和黎陌在一起了?”

    她不说话,可怜巴巴地垂着眼。

    飞扬能感觉到凌月的心思,但黎陌对凌月是真心的吗?

    “有……”她没忍住,掉下眼泪,抓住自己的头发用力揉搓,“我就是喜欢他……”

    “可你离开这么久,他还会喜欢你吗?”

    “会的。”

    “天真。”飞扬被她气死,却又心疼,“如果他变心了呢?”

    “不可能!”

    她说得干脆,是最最执迷不悟的样子。飞扬也头疼,不明白两个人究竟为何会爱成这样。可年轻的爱本就这样轰轰烈烈,从来不是细水长流,是最无法无天的汹涌。

    说到底,还是飞扬先妥协:“我祝福你们,但是在你完全康复之前,我希望你还是少出去一点。”

    她哭得伤心,没有说话。飞扬无奈,起身走了。良久,她掀开被子,利落地下了地,她要去洗个澡,不再去想这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黎陌垂着眼睛,身边的女人凑过来替他斟酒:“怎么了?”

    他没说话,将杯子里的酒喝净,望着窗外的大雨出神。

    酒吧外大雨倾盆而下,掩过万丈红尘。可是这里却永远没有夜晚,无数金钱流淌。穿着暴露的女子在他身边穿梭着,似乎想引起他的注意,可却丝毫不入他的眼,姜伍看他兴致不高,笑说:“别一直喝闷酒嘛,这么多靓女,挑一个呗?”

    黎陌冷冷地说:“要挑你挑。”

    姜伍坏笑道:“我家妞知道了会杀了我。”

    黎陌嘲讽地看了他一眼:“你也有这一天?”

    姜伍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黎陌说:“回去吧,明天我还要约会。”

    “约会?和谁啊?”姜伍问道。

    黎陌神秘地笑了笑。

    “你和慕嫣和好了?”

    “我们什么时候不好了?”

    这时,黎陌的电话响了,是慕嫣。

    黎陌犹豫了半响才接通。

    “陌,睡了吗?”

    “没。”

    “哦…那你在哪?”

    “我和姜伍在喝酒。”

    “你又和他在一起喝酒啊?”

    “我们在一起怎么了?”

    她娇嗔:“我担心你跟他学坏啊!他总说女人如衣服,万一要你穿一件更漂亮的解闷怎么办?”

    黎陌沉默了。

    “你不吭声不会被我说中了吧?”

    “你关心吗?”

    黎陌见慕嫣没有回应,立刻挂了电话。

    慕嫣拿着手机,出神了…

    他从来不说甜言蜜语,有时觉得闷,可更多的是觉得安心。

    可是现在他却让她开始担心起来。

    黎陌拨通凌月的电话:“明天出来吧?我在老地方等你。”

    第二天,凌月早早赶来在那里等他。

    天空突然下起了雨。

    周围没有躲雨的地方,只有在远处才有屋檐,她怕去那里,黎陌会看不到她,所以她依然站在雨中,等待着黎陌。

    雨越下越大。

    黎陌终于开车出现,透过苍茫的雨幕,在远处凝视着她,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浑身湿透站在那里瑟瑟发抖。

    深秋的天气真冷啊,她快要冻僵了。

    他从车上下来,慢慢走近自己,凌月带着哭腔叫他:“黎陌……”

    黎陌站定,一时间动弹不得。他几乎隐约开始心疼。道歉的话快要说出来,可是没有。

    凌月从雨中走来:“你来了。”

    她脸色苍白,只有唇是嫣红的,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好像要哭了。雨水顺着她的面颊流淌下来,蔓延过每一寸思念的土壤。

    黎陌用尽力气假装若无其事:“嗯,上车吧。”

    这一句话说得好僵硬,却已经是他演技最高明的一次。因为她呆住了,看着他嘴唇发抖,委屈得要命。

    “可是我会弄湿你的座椅的…”凌月怯怯地说。

    黎陌狠下心道:“那好,我走了。”

    黎陌绝情地丢下她,上了车,他把车开得飞快一会儿便消失在雨中。

    黎陌心里不由得感叹道:“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凌月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他总是这样,一次次给他希望,又一次次让她绝望。

    黎陌跑去最近的商场,买了一把伞,和一套女装,又赶到刚才的地方。

    可是凌月已经不在了。

    凌月回到家,飞扬打开门看到她的时候被吓了一跳。

    站在门外的凌月就像个女鬼。

    “你这是怎么了?”

    她牵强一笑:“我出去了一趟……”剩下的话她没说下去。

    “你是去见黎陌了吗?”飞扬问。

    凌月没有回答。

    她好难过,恨不得自己已经死掉。回来时她吐了一大口血,像个为情所困的笨蛋。

    飞扬犹豫着抱住她,她没哭,小声说:“我好冷……好冷…”

    “没事了,有我在!”飞扬抱着她,一边用手搓着她的背,一边把她拉进房,关上大门。

    “快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了吧!”飞扬心疼道。

    凌月抿抿嘴。

    汤扶烟在实验室待了半个月,一日,送饭的推开门却吓了一跳——一直坐在电脑前的汤扶烟不见了踪影。唯有电脑屏幕上,通过软件分析出的照片显示,那名引发车祸的男子肩头有一枚警徽,编号是4578。汤扶烟记得,这是费烈的警号。

    当年引发了1996太平山特大车祸的神秘人士,竟然就是费烈!

    汤扶烟赶到太平山时,浑身都是冷汗。她费了太多时间打听费烈的住处,等她找到时,却只看到了正在哭泣的Abby。

    这个女孩还很年轻,被保护得太好,大哭着告诉她:“阿烈被发现……是警局的卧底,Daddy很生气,带人追杀他……”

    汤扶烟没时间安慰她,要了车钥匙便开车离开。她在祈祷,祈祷自己可以改变这一切。可理智告诉她,一切都是注定的。历史不可更改,就像人生不能重来。她只是旁观者,根本无法参与。

    这一夜有月亮,雪白的光洒下来,令一切宁静而祥和。可疾驰而来的一辆辆车打破了这片宁静。弯道处,从前面的车上跳下来一个人,翻滚着跌入路边。在一旁守护已久的汤扶烟立刻上前,小心翼翼地将他抱起,果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是逃生至此的费烈!

    她将他拖入草丛中,没有时间哭,把准备好的医疗包拆开,替他包扎止血。当他缓缓睁开眼,她含在眼底的泪终究落了下来。

    “费列罗,你还记得我吗?”

    他凝视着她,在她忐忑的视线里笑了一下:“我是在……做梦吗?扶烟,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终于放声大哭,怕到了极点,恨不能把心掏出来给他看。他努力抬起手,替她把眼泪擦干:“嘘——别哭了,傻姑娘,哭什么呢?”

    他们分开这么久,可他说话的语气还是这样熟悉。她不敢说话,怕自己会哭得太凶。他抱住她,亲吻她的额头:“这么久不见,你过得好吗?”

    “不好……”她说,“我很想你。”

    他笑了:“好巧,我也过得不好,因为想你。”

    风吹过草地,将月光都吹散了。他身上有血的味道,可她紧紧抱着不肯松开。追捕他的人还没放弃,声音越来越近。他叹了口气,用力将她推开:“扶烟……”

    “不!”

    “你听我说。”他知道她猜到了,却还是温柔地说,“我要走了。”

    “不可以!你会死的!”

    “你怎么知道?”

    她就是知道,历史就是这样,命运就是这样!他为了引开追兵,同他们同归于尽。而她,她这个时光的过客,只能旁观!

    这是多么绝望的一件事啊!他低下头来亲吻她的眼睛,又从脖子上拽下一枚戒指塞入她的掌心:“这是我母亲给我的,要我送给我心爱的人。扶烟,我没有机会替你戴上了。可我希望,你能收下。”

    她颤抖着,胡乱地往手指上戴戒指。她的指节被箍得通红,勉强笑道:“我戴上了,费列罗。我嫁给你好不好?”

    他望着她,一寸一寸掠过眉眼,就像这是一生最重要的事。良久,他笑了:“好啊,扶烟,等我回来,我们就结婚。”

    他没有等她回答,一瘸一拐地站起来向外走去。他没有回头,也没有看她。她站在那里凝视他,绝望到极点,却到底无力回天。

    当惊天的爆炸声响起,汤扶烟的视线一片模糊。老师一定又在强行将她召回了……

    月光揉碎了,落在地上。世界都安静了,全港亮如白昼。

    她努力看向爆炸的方向,终于明白,自己已经,彻底失去了费列罗。

    “你又回去了一趟?是为了什么?”

    汤扶烟躺在病床上,身体再一次因为时光穿越而濒临崩溃。可她笑了一下,淡淡地说:“我回到过去,找到了费烈的母亲。这个小骗子,他居然是个有钱人。我把一切都告诉了他的母亲,哀求她,让未来的子孙能够资助我们的研究。唯一的要求,就是追查出1996年太平山特大车祸的真相。”

    “三合会将真相湮灭,费烈本来是英雄,却只能寂寂无声……”

    “你疯了吗!”

    飞扬责问她,她却无动于衷:“我没事。”

    如果命运注定他们会相遇,谁推动了这一切,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们注定会在无数的时空相爱,然后分开。可是他们每一次相爱,都是快乐的。

    她爱过,遇见过。

    这一生比宇宙还漫长,可他亮起,再也没有熄灭。

    慕嫣从没想过黎陌会变心,当他牵着凌月的手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瞬间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