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章 被你打败

    更新时间:2017-09-17 21:35:04本章字数:3044字

    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喜欢上飞燕这样的女生。

    那个初次见面毫不起眼,脸胖嘟嘟,红扑扑的女生。

    她一点都不可爱,一旦眉毛微蹙,就是要发飙的前兆。脾气一点都不好。

    还是个暴力女,惹她生气,上来就给你一爪子。上次嘲笑她买的新裙子像道姑服之后,被她捣了一拳的乌青现在还在。

    她也不温柔,说话一针见血,最烦听人碎碎念。一批评她袜子好几天不洗,她就斜着眼看你:“是不是男人?跟我妈一样爱唠叨,要不要给你买点太太口服液。”

    可他,就是不小心,喜欢上这个嘴硬心软,爱多管闲事的女生。

    谁知,躲了几天后,被飞燕堵在了洗手间。

    他慌忙把裤子穿好,结结巴巴地说:“你,你干嘛?”

    飞燕斜眼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样子:“你以为我想看你上厕所?谁让你每天躲得比兔子还快。”

    姜伍有点心虚:“谁躲你了?我这几天有点忙?”

    “忙个屁。”飞燕忍不住爆了粗口。被表白了,她还没来得及害羞呢,这位倒是跑得不见人影。“你要这样下去,我就搬走。”

    “别!”姜伍条件反射般喊道。回过神来才呐呐地说:“别走。我……喜欢你。”

    “嗯。”

    嗯?嗯是几个意思?

    看着他满脸疑惑的样子,飞燕伸手摸了一把他的脸。嗯,皮肤还不错。

    “嗯就是,我同意你喜欢我的意思。”

    然后呢?

    “然后,你猜?”

    他有点怕。

    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喜欢上飞燕这样的女生。

    那个初次见面毫不起眼,脸胖嘟嘟,红扑扑的女生。

    她一点都不可爱,一旦眉毛微蹙,就是要发飙的前兆。脾气一点都不好。

    还是个暴力女,惹她生气,上来就给你一爪子。上次嘲笑她买的新裙子像道姑服之后,被她捣了一拳的乌青现在还在。

    她也不温柔,说话一针见血,最烦听人碎碎念。一批评她袜子好几天不洗,她就斜着眼看你:“是不是男人?跟我妈一样爱唠叨,要不要给你买点太太口服液。”

    可他,就是不小心,喜欢上这个嘴硬心软,爱多管闲事的女生。

    谁知,躲了几天后,被飞燕堵在了洗手间。

    他不是饥渴了,趁喝醉了要霸王硬上弓吧?!

    “不要啊!我还是处女!”

    姜伍目瞪口呆地愣了半天,才吐出一句:“我擦!”

    这就很尴尬了。

    闹了这出乌龙后,姜伍一直躲着飞燕。

    他一来觉得没面子,二来忐忑飞燕知道自己喜欢她后会是怎样的态度。

    飞燕都来不及去找凌月的麻烦,便逃也似得回了杭州,她觉得自己还没有想清楚是否要接受姜伍的告白。

    凌月又一次来到黎陌的家。

    进门后看到黎陌耷拉着那双桃花眼,懒洋洋地靠在吧台后的一根砍去枝桠的树墩上,像一个无所事事的失业青年。

    家里正在放王菲的歌《不留》:“我把电影票给了你我把座位给了他,我把烛光给了你晚餐给了他,我把歌点给了你麦克风递给他……”

    谁知黎陌看到她来了,从吧台后转身,径直朝她走来。她紧张地看着黎陌,像一只猫科动物一样,优雅又带着落拓不羁地朝她逼近。

    她跟钉子般钉在门口,突然挪不开脚。

    黎陌看到她,露出微微一抹惊诧,转瞬即逝。

    “你怎么来了?”黎陌的意思是,没有叫她,她为什么要来。

    “我路过这里,就来看看你,吃饭了吗?”

    “没有。”

    “我去帮你买吧?”凌月连忙说。

    黎陌这才看到她头发湿漉漉的,衣服也湿掉了。

    他望阳台看去,原来外面下雨了。

    等他回过头,凌月已经出去了。

    他打开门,皱着眉头看着滴答滴答的潮湿天空,对她说:“下雨了,带伞去吧!”

    平铺直叙,男人语气沉稳,却不容拒绝。

    凌月窘迫地接过伞,低声说好。

    没过一会,凌月拎着打包的馄饨和牛肉炸酱面回来了。

    她知道黎陌最爱喝咖啡,便泡了一杯速溶咖啡,连着牛肉炸酱面,一起放到黎陌面前。

    “请你。”说罢,便自顾自地开始吃那碗大份的牛肉杂酱。他吃得很香,大口大口的,酱汁儿都沾到嘴角上。

    “你也可以不请我吃啊,岂不更省钱?”

    “我不喜欢我吃饭时,别人流着口水干看着。”

    好吧,这是一个在某些方面,有一定原则的老板。

    有些问题早已心照不宣。但她不说,黎陌就假作不知。

    他这家偌大的咖啡店,只有她这么一个熟客,他依稀有几分留恋。并不想捅破那层窗户纸。这种小女生的喜欢,让他觉得好笑,又觉得可爱。

    没人时,他和她,也会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聊天。

    凌月是个很有分寸感的女孩子,她从不会突兀地提一些过分的要求。她就是每周来喝三四次咖啡,然后托着腮帮子,心满意足地看着吧台上英俊的男人。

    他眨眼时睫毛的扑闪,说话间唇角偶而划过的笑意,还有骨节分明的手指握住咖啡机的样子,都让她百看不厌。

    甚至他身上那股浓烈的烟草味,也叫她着迷。

    明明她从前很讨厌抽烟的男人。可他却例外。

    原来喜欢一个人,不是他有多好,而是他有多不好,你都一样沦陷。

    偶尔他玩游戏的时候,他烟盒空了,便会打发她帮忙去小超市帮忙买烟。

    她便屁颠屁颠地去买,买回来也不肯要钱。

    他那么爱抽烟,就一定不会忘记,那个总帮他跑腿买烟的她。

    他是一个懒性子,不太爱为这等事纠缠。你要给钱,便给。

    他很少过问凌月的事情。总是凌月何叽叽喳喳地说自己最近发生了什么,他便在一旁懒懒听着。

    凌月有时会忍不住想问他一些比较私人的问题。可却总是话到嘴边便咽了下去。

    她会涨红了脸,支支吾吾,眼神躲闪着不敢看他。

    凌月窃喜,她仿佛窥伺到他的私人世界,离他更近了一步。

    可说他们关系亲近,也不尽然。他们之间仿若隔着一道安全门。黎陌总是忽远忽近。

    一个犯傻,一个装糊涂,倒也相安无事。

    橘日黄昏,夜幕将临。凌月带来的向日葵有点蔫头蔫脑。

    家里仍旧放着王菲的歌,声音空灵,绕梁不绝。

    “突然天亮,突然天黑,诸如此类,远走高飞……”

    她拿着那个绿漆的铁桶喷壶在给花浇水。而陈冰则拿着一块乳白色的毛巾,在擦拭木桌上的灰尘。

    浇完最后一盆向日葵,她犹疑着脚步,踌躇了一阵。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走到黎陌身边。

    她低着头,扯了一下陈冰身上那件宽大的破了几个洞的破T恤。

    黎陌回头,疑惑地看着她。

    “我,我可不可以当你女朋友?”

    黎陌抱起胳膊,沉默地看着她。

    半晌,才说了一句:“你现在不就是我的女朋友吗?”

    坐立不安的凌月听到这句话,眼睛顿时溢出光彩,她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脸上漾起大大的笑容:“嗯。”

    黎陌不屑一笑,便继续去擦桌子了。若有人仔细看,便会发现,他的神色有些仓促的茫然,那块乳白色的抹布被他不自觉地揪成了一团。

    他的意思是这是真的恋爱吗?她喜滋滋地想。

    有次聊天。她赖在他背后,像一个黏人的跟屁虫,牛皮糖似地用脑袋拱着他。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闲说着话。

    可偏偏遇到黎陌,她从没计算过值不值得。

    她温顺又调皮地靠在黎陌背后,问他:“你觉得那种女生比较帅?”

    黎陌沉吟片刻,说:“会弹吉他的女生吧。”

    她嘴角扬起一抹笑。决定要给他一个惊喜。

    于是这一两个月她便没有等到黎陌一起打烊,而是八九点就早早回了自己租的小格子间。一遍一遍抱着吉他联系。从五线谱都不认识,到能够熟练地弹和弦,她费了老鼻子劲儿,可比当年念书还要用心。

    她想给他唱《流年》。就是这家咖啡馆的名字。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她想着待到黎陌十月份生日的时候,听到她弹唱这首歌时可能会露出的惊诧表情,便忍不住傻笑出声。

    她从不对黎陌的温吞有任何微言。他本来就是这样一个波澜不惊地,像猫一样的男人。

    直到她看到,他牵着一个女人的手,笑得阴霾散尽,眼睛亮得刺眼的样子。

    他们去了酒店。

    他们笑着,柔情蜜意地,依偎着,黏腻着,她挽着他的胳膊,他笑着碰了碰她的脸颊。甚至,他头发梳得分外齐整,穿了一身白衬衣和西裤,衬得身形更加修长笔挺。这是她从来没享受过的正装待遇。

    她咬着嘴唇,想扯出一抹自嘲的笑,却面前一片模糊,被泪水朦胧了双眼。

    她早该知道,她早该知道。

    世界上没有冷淡如斯的男人,如果他爱你,一定是炙热而浓烈的。

    可惜,也许他一直没爱过她。她自说自话了一些对白,自导自演了一场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