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3章 错过就是错过

    更新时间:2017-09-24 21:49:19本章字数:3015字

    “哥哥,这是你爱吃的糖醋鱼。”

    飞燕语气里夹杂着一丝讨好。

    飞扬微笑地拿起筷子尝了一口。

    他扔了筷子,挑衅地看着阿秋:“我说过,绝不可能和你结婚。不要赖在我家里了,我不缺厨娘。”

    唐靖远眉眼英俊,哪怕做出一副刁难人的恶样,也并不难看。

    在唐靖远如同利刃的目光下。阿秋更觉难堪。

    她沉默地走过去,把唐靖远扔在地上的筷子捡起。

    唐靖远最烦她这油盐不进的样子。冷哼一声,甩手而去。

    阿秋双目失神地看着门口片刻,又看了看满桌的菜,拿起了筷子,小口地吃已经凉掉的饭菜。

    唐靖远的父母与阿秋父母是世交。

    唐母与阿秋的妈妈是自小一块长大的手帕交,又比她大几岁,对阿秋妈妈比亲妹妹还好。

    唐母出嫁那天,阿秋的妈妈哭得快要晕厥过去。心疼的唐母差点不肯嫁人了。

    长辈关系如此之好,两家的小孩子自然亲近。

    阿秋刚会走,就踉踉跄跄地迈着小胖腿,跟着唐靖远跑。唐靖远也喜欢这个白白嫩嫩的漂亮妹妹,没少在小伙伴面前炫耀阿秋。说阿秋可乖啦,阿秋可喜欢哥哥啦。

    看着孩子们这样融洽,两家就玩笑着说,不如订个娃娃亲罢。青梅竹马的,多好啊。

    小唐靖远得知这一消息时,高兴地不得了。围着阿秋妹妹直转圈圈。“阿秋呀,我要娶你当媳妇了呀。”

    阿秋傻乎乎地笑,任小哥哥亲的自己一脸口水。

    然而,阿秋的爸爸因工作调动,带着妻小离开了X城。小唐靖远抱着阿秋妹妹,不肯让她走。哭得鼻涕眼泪一把:“呜呜,叔叔,你要走就自己走啊,干嘛把我媳妇也带走啊。”

    阿秋十五岁时,父母飞机失事,双双身亡。还不等她从痛失至亲的惶恐中缓过来,就被并不亲近的叔叔们以抚养她的名义,瓜分了家中遗产。

    原本家里衣食无忧,阿秋有父母宠爱,一直觉得这世界光明美丽,没有一处不快活。

    岂料家中巨变,她转眼变成一介孤女,在叔叔婶婶家度日,寄人篱下。心爱的书籍与钢琴,全都不再属于自己。

    白眼,挤兑,轻蔑。她才方知这世界上森然之恶意,既然能无耻至这种地步。

    凌月的情况渐渐好转。

    唐母笑着在电话里打趣他:“你回来可要好好对阿秋,可不能欺负她。当年你可是天天拉着阿秋的小手喊媳妇的。”

    唐靖远面上一窘,不耐烦道:“妈,小时候的事儿还提它干什么。再说了,我干嘛欺负她,我是那种人吗?”

    唐母自家人知自家事。唐父在X城,也算是位高权重。唐靖远身边难免聚了一帮二世祖。一群人追狗撵鸡的,也闹出不少事。

    唐靖远小时候倒还乖巧,越长大越混。自己和他爸都忙于工作,忽略了对他的教育。

    直到有天,唐靖远高中时,因热血上头打群架被抓到拘留所,他们才恍然发现,儿子不知什么时候长歪了。抽烟喝酒样样在行,逃课打游戏是家常便饭。

    唐父唐母自责万分,为了扭转儿子性子,用了雷霆手段。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禁足也禁了。

    可叛逆期的唐靖远哪里管得住。

    后来,两人看着唐靖远虽然混,不上进,但心不坏,品行还正。也就放开手了。纨绔就纨绔吧,没出息就没出息吧,不坏事就好。

    这次阿秋来,就怕唐靖远那个混世魔王,说话没轻没重,欺负了她。

    故唐母提前跟唐靖远敲了警钟,让他对新来的妹妹好些。给他打了好几次电话,唐靖远耳朵都要听出茧子来了。

    男孩本来忘性就大些。7年过去,唐靖远认识了那么多新朋友,因为长得帅,很受女生欢迎。那个年代流行认哥。多少女生争着想做他妹妹。

    他对于唐母所说的阿秋妹妹,早就印象模糊了。反正他就算放假回家,一天到晚不着家的,又碰不上几面。操心这些事干嘛。

    15岁的阿秋,看到19岁唐靖远的刹那。就像戏文里说的那般:那小郎君折扇一摇,这小娘子动了凡心。

    她好像看到小时候的唐靖远,笑着喊她小媳妇的样子。

    我是靖远哥哥的小媳妇呀。她这么想着,一直以来,父母双亡的孤苦,与初到唐家的惶恐,都突然被安抚。我不是一个人呢,妈妈说过,唐家的靖远哥哥最喜欢我了,我长大是要嫁给他的。

    唐母拉着阿秋到唐靖远跟前:“喏,这就是阿秋,阿秋,喊他靖远就可以了。”

    阿秋羞怯仰起脸来,冲唐靖远一笑:“靖远哥哥。”

    唐靖远摸着下巴想:这个新来的妹妹,长得倒是挺好看的。心下立时有了几分好感。

    可没过几天,他就觉得这个妹妹实在太讨厌了。整天黏在他屁股后面。

    如果这个妹妹皮实一点,他把她骂一通,让她别跟着自己就好了。可自己刚想发火,她就一脸惶恐的看着自己,红了眼圈。简直像个瓷娃娃,打不得,骂不得,非得捧在手心里。

    他真的是要烦死了。谁出门天天还带个小尾巴。留着给父母打小报告吗?他要出去喝酒泡妞抽烟蹦迪呀!

    又一日,他要出门。阿秋饭都没吃完,就急急忙忙跑到门口,也跟着穿鞋。

    他不耐烦极了:“你怎么这么麻烦?呆在家里,别出去!”

    老远的,传来唐母的训斥:“唐靖远!怎么跟阿秋说话呢,口气好点。”

    唐靖远今天约好跟以前的兄弟们去教训人。自然说什么都不肯带阿秋。

    他凶了阿秋一顿。唐母看不下去了。拉着阿秋说:“阿秋乖,咱们不稀罕跟他出去玩。阿姨今天带你去逛街买衣服好不好?”

    阿秋垂着脑袋不说话。唐靖远趁机一溜烟跑了。

    和兄弟们接头后,他们一起去找光头王的麻烦去了。

    光头王是X城老街区新起的一股势力。其实说白了,也就是一小混混。但他气焰嚣张,跑到唐靖远兄弟开的酒吧闹事。仗着手下有一批无业游民,砸了店之后还放狠话说,以后见店主一次,打他一次。

    唐靖远听到这事,冷笑一声:“咱们混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抠脚呢。他妈的好大口气!”

    也是光头强刚到X城没多久,刚当上混混头子,得意忘形了。没打听清楚X城的局势,不知道这群人都是X城的官二代,富二代。别的地痞流氓见了这群人都绕道走。他倒好,自己撞上去找死。

    两帮人约战,在X城城南的老巷子里。

    唐靖远他们见了人,也不废话。一上来就开打。

    光头王开场词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唐靖远一脚踹上了。顿时火大无比。能当上混混的,都是气性大又脾气暴的。顿时,他就和唐靖远厮打起来。

    光头王下手狠,唐靖远也是打群架打惯了的。两人拳脚往来,一时间分不出胜负,光头王有个手下,刚打架时就被人踹到在地上装死。看老大和唐靖远打到他身边了,就起了坏心,从怀里抽出匕首,朝唐靖远背上扎去。

    只见一个娇小的白色身影,突然闪过来,推了那手下一把。匕首一歪,没扎着。

    “阿秋!”唐靖远回头一看,吓掉了三魂六魄。那手下卡着那穿白裙的小女生的脖子,拿刀指着她。

    “不是叫你别跟出来!妈的!”唐靖远气得咬牙。“停手!别打了!胖子,打个电话给你爸,让他来收拾!”

    胖子愕然:“说好这事咱们自己解决的!”

    “解决个屁,你没看到我妹被他卡着脖子吗?”

    然后,胖子他爸,带着一群警车赶到。光头王心里苦,他咋也没想到,自己惹上这么一群不按套路出牌的二世祖。你家里有人你就说啊,你还他妈自己动手找我打架。你们这群傻逼合着是拿我当消遣啊。

    阿秋被唐靖远拎小鸡一样拎回家了。一路上,唐靖远恨铁不成钢:“谁让你跑出来了!跑出来就罢了,在旁边躲着看就行了,你撞到刀口上干嘛?”

    阿秋低着脑袋,小声说:“他要拿刀扎你。”

    “扎我?我能让他扎到?我唐靖远打过多少次架,你以为我躲不开?你这小胳膊小腿,细麻杆子似的,能帮上什么忙?纯粹是帮倒忙!”

    “对不起……”

    “对不起就算了?对不起有屁用?知道我今天在兄弟面前多丢人吗?我们这么多年,打架从没喊过家长,今天为了你,喊家长帮忙了!回头胖子可得被他爹揍死!”唐靖远依旧训个没完没了。训了一会,发现自己拎着的丫头片子好久没出声了。

    一看,我的妈,这丫头无声地在哭,眼泪糊了一脸。

    凌月看着黎陌冷峻的脸。心里微微有些难受。

    飞扬听着凌月的笑声,心里分外苦涩。

    他想,凌月此刻一定很开心吧!以前她总是笑得很忧伤,现在她终于可以开怀大笑了。

    感情就是这样。

    错过就是错过。

    再没有重来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