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4章 假装不在意

    更新时间:2017-09-25 22:30:20本章字数:3110字

    “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自恋啊?”

    飞燕翻着白眼说。

    “不可以,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不爱我,唯独我不可以。”

    黎陌后妈在破产后,想让黎陌带弟弟周周,自己去找工作,黎陌没责任心,凌月帮周陌照顾小周周,周周很黏凌月,拉近了凌月与周陌的距离,周陌说别想用周周来接近自己,凌月笑了,她说你这样是叫自恋吗?

    凌月说秦阿姨并没有那么坏,黎陌曾以为父母才是感情,没想到父亲那么容易就变心了,说起父母很相爱,妈妈每天会做好饭等着爸爸回来吃,那天下很大雨,爸爸迟迟没有回来,妈妈哄我睡觉后,去找爸爸,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以前喜欢一个男生,总是偷偷去听他听过的歌,还把他歌单里的所有歌听了好几遍。那个时候总觉得,听了他喜欢的歌,就会明白他的喜怒哀乐,似乎离他更近了一点。他不再是遥不可及。

    也一直有种错觉,自始至终,我们都不是一个人在听歌,而是在分享着同一副耳机。

    这种感觉,又甜又涩,默默藏在心底。

    有时会想,无论是网络上偷偷听喜欢的人的歌单,还是现实中彼此分享同一副耳机。

    只要是他,这首歌就会变得特别,这小段时光此生难忘。

    大概,这就是青春吧。

    你知道有那么一个人,他就在那里,你明明很喜欢他。明明很想他,但是你永远都不能去打扰他了。

    凌月曾想过不顾一切去追求,想方设法和他在一起,让黎陌爱上自己,和他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可是那只是一时的冲动想法。

    当我想你的时候,我就会来唱吧看看你,你说世界这么大,为什么非你不可,我说世界这么大,我的心却很小。

    他才后知后觉想起,这是个丫头,不是自己粗神经的兄弟们。自己,好像,是有点说得太过了。

    他别扭地伸出手去,给阿秋擦眼泪。“好了好了,别哭了,我说错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靖远哥哥……”,阿秋抽噎着说:“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唐靖远楞了一下,不喜欢?没有啊,虽然有点烦她,但阿秋还是蛮乖巧的。他赶紧自我检讨了一下平时对阿秋的不耐烦的态度。

    “没有啊,我没不喜欢你。”

    “那……靖远哥哥就是喜欢我了?”

    唐靖远胡乱地点着头:“对,喜欢你。”

    阿秋顿时破涕为笑:“靖远哥哥,你真好。”

    之后,唐靖远和阿秋的关系亲近了许多。他常常会给阿秋带些小礼物。阿秋也是每天都嘴里念叨着靖远哥哥。

    唐父唐母当然是乐见其成的。见两孩子相处融洽,他们再高兴不过。

    然而事情的突变,就在于那天,唐靖远带阿秋去见他喜欢的女生。

    他喜欢那个女生很久了。

    说唐靖远洁身自好吧,他从小到大不知道谈过多少女朋友,对感情从不上心,谈上一个月就分了。说他花花肠子吧,他又纯情的很,真正喜欢上一个人,就跟个毛头小子一样手足失措。

    他喜欢那女生挺久了,一直不敢告白。好容易壮了胆子,约人家吃饭,又紧张,怕自己不该说什么,到时候冷场。

    于是他就带上阿秋那个小尾巴,女生见女生,总有话聊。

    谁知阿秋见了那女生,一脸敌意。还抱着唐靖远的胳膊说:“靖远哥哥,你不是要娶我吗?”

    唐靖远看到对面女生的脸色变了,连忙甩开阿秋的手,严厉训道:“乱说什么?”

    阿秋看着唐靖远,心痛万分。靖远哥哥不是说,喜欢自己的吗?为什么要对那边的小姐姐那么好。他不喜欢阿秋了吗?

    女生气冲冲走了。唐靖远丢下阿秋去追。

    阿秋默默地一个人走回家。她本就不爱说话,此后,更加寡言。

    唐母知道事情经过后,沉默良久,对唐靖远说:“靖远,要不,你就娶了阿秋吧。”

    唐靖远一脸不可置信:“妈!凭什么?我干嘛要娶她?”

    唐母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唐靖远从此,便对阿秋态度恶劣起来了。无论阿秋怎么讨好,他总是一副冷脸,不愿多看她一眼。

    阿秋说话越来越少。整个人就像失了阳光的干花,像是随时要枯萎。

    唐母心里着急,却也无可奈何。

    她心疼阿秋,但是,她也没法强迫自己的儿子硬娶阿秋。

    唐靖远意识到阿秋不对劲,是在一年后,他的一个学医的朋友,讲到一个病例。

    “……创伤后,心智倒退。对周围事物接受慢,往往对某些事物或某些人过于执着……积极治疗的话,会慢慢好转。”

    唐靖远听到这个病例,脑子里咯噔一下,浮现出阿秋的身影。以前他心大,神经粗,从没注意到阿秋有不对劲的地方。

    现在回想起来,阿秋说话少,翻来覆去,就是那些简单的句子。做事一派天真,反应也比别人慢半拍。他一直以为,这是阿秋笨。

    总缠着他,他觉得阿秋很烦。却从没想过,一个正常的小姑娘,被人嫌烦的话,早就发脾气不理人了。

    那天,他被喜欢的女生拒绝,回家冲着阿秋发了一顿大火。

    阿秋站在他的房间里,低着头哭着跟他说对不起。

    他当时估计是气疯了,拽着阿秋把她往门外推:“滚出去!别让我看到你!”

    阿秋不肯从他房间出去。手指死死扣住门槛,声嘶力竭地大哭:“靖远哥哥,别赶我走。靖远哥哥,你说喜欢阿秋的,你说喜欢阿秋的!”

    “谁他妈会喜欢你这个搅事精!亏我平常那么疼你!你就这样坏我大事!滚!”

    唐靖远这种狗屎脾气,也是一路长歪了的。发起脾气来,口不择言,不管不顾。

    他把阿秋的手指,一根一根从门沿上掰开。然后不顾阿秋哭得要断气,狠狠把门一关。

    之后,阿秋生了一场大病,发烧了好几天,躺在医院里眉头紧皱。嘴里不停嗫嚅着。唐母凑上去听,听到阿秋小声在喊:妈妈,妈妈……

    唐母当时眼泪就掉下来了。所以她才和儿子说,要不,你娶了阿秋吧。

    本来看到阿秋虚弱的样子,内心十分内疚的唐靖远,一听母亲这样说,立刻就炸了毛。

    再之后,阿秋好了以后,还是跟前跟后,赖着他。他心中愧疚渐消,只觉得烦。态度不知不觉又变得恶劣。

    唐母看到他对阿秋态度如此之差,气得吃不下饭。干脆和唐父商量了一下,把他撵出去让他到外边闯荡几年,别在眼前碍眼。

    阿秋之前还总给他打电话,迫于母亲淫威,他总是会接。接了后,不耐烦地说一声干嘛,敷衍几句,就挂掉了。

    但最近两三个月,阿秋都没有来电话了。

    是出什么事了吗?唐靖远心沉下来。他赶忙买票回家,想看看究竟。

    到家没看到阿秋。只看到唐母。

    唐母快一年没见到儿子,见他回来也很高兴。忙给他张罗饭菜。

    唐靖远沉声问:“妈?阿秋呢?”

    “阿秋出去玩了,怎么了?”

    “妈,阿秋……是不是有病。”

    唐母诧异地看过去,唐靖远认真地看着她:“妈,你跟我说实话。”

    唐母叹了口气:“妈和爸不想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阿秋,想让阿秋在轻松的环境里,慢慢康复。所以一直瞒着周围人。你又是嘴上没把门的,一开始不放心告诉你。后来,你对阿秋态度那样差,不敢告诉你。”

    唐靖远心中酸涩:“在你们心中,我就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吗?”

    “可不是?你若肯好好的,温柔待阿秋,我们早就告诉你了。但你看自己,之前是对阿秋不耐烦,后来是对阿秋冷嘲热讽。阿秋喜欢你,有什么错。你就算不喜欢她,也不应该那样。”想起了,唐母忍不住又红了眼眶。生了个这么不省事的魔王,她都怕将来百年后没脸去见阿秋的母亲。

    “我……我不是……”唐靖远想解释,又不知从何解释。连自己的父母都这么认为,那阿秋肯定也是这么想罢。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是这么一个混蛋,现在才发现,他唐靖远确实是个混账。他其实不讨厌阿秋的,其实,他是有几分喜欢阿秋的。

    只是阿秋那么赤诚地对他好,无论他什么态度,她都小尾巴一样绕在他身边。他对阿秋的态度就随意起来了。

    他心想,以后一定要好好对阿秋。如果,阿秋肯听话,不那么烦,那,娶了她倒也不是不行。他有点变扭地想。

    “妈妈,我回来啦!”门外响起阿秋欢快的声音。阿秋现在叫唐母也叫妈妈。

    唐靖远赶紧起身去迎,然而,看到门边的人时,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胖子,你来干吗?”

    胖子,不,也许现在不应该叫胖子了,因为他现在一点都不胖了。他牵着阿秋的手,笑着说:“靖远,我和阿秋一起来。”

    阿秋看着唐靖远,怯怯的,无措地看了一眼胖子。胖子赶忙捏捏她的手:“没事昂,咱们进去吃好吃的。”

    黎陌面无表情地让开。飞扬拉着凌月从他的身边走掉了。

    黎陌虽然表现出漠不关心的样子,但他心里知道,他无法忽视,他渐渐开始在意起,这个曾经让他看不起的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