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章 冒一次险

    更新时间:2017-10-01 21:57:33本章字数:3028字

    她很失落。

    跟他说话,他的神情,比以前更冷清。眼神都不多给她一个。

    凌月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喜欢,让他发现了。

    是啊,我有什么资格喜欢他呢。

    凌月黯然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想,别傻了,我们是不可能的。

    可是,她还是喜欢他啊。

    看着小保安那满是关心的神情,李毓清心中一软。轻轻嗯了一声。

    “再挂完这瓶水就可以出院了。医生说,你明天要在家好好休息。”

    李毓清知道,医生是绝不会说明天得在家休息这种话的。一定是小保安假借医生之口。但她也没戳穿他。

    “明天得上班。”

    陈磊急了:“上班重要还是身体重要?不行,你得请假。”

    李毓清皱了皱眉,她不太喜欢这种命令式的口吻。“你管的有点多吧。”

    陈磊看着她沉下来的脸色,也知道自己的过多干涉惹她生气了。呐呐地说:“那,那不休息一天,也至少要休息一个上午吧。医生说要好好休息的,要听医生的话。”声音越来越小,边说边小心翼翼地看她。

    李毓清心里叹了口气。到底没再发火。

    此后,李毓清对陈磊的态度好转了不少。

    陈磊记吃不记打,又跟之前一样,开始嘻嘻哈哈。一见她,就笑得见牙不见眼。

    不知他怎么打听到的。李毓清生日那天,她进小区的时候,被陈磊喊住。

    只见他红着脸捧出一个包装精致的蛋糕:“喏,送你的。祝你生日快乐。”

    李毓清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无耻地享受小保安的好,吊着他,却没法给他任何承诺。她决定跟他好好谈一谈。

    咖啡厅里,陈磊一个劲傻乐。啊,太好了,她居然邀请我来喝咖啡。我不是在做梦吧。

    李毓清看着那种傻乐的脸,有点无奈。

    “今天我们好好谈一谈吧。”

    “啊?”看着李毓清严肃的脸,陈磊才后知后觉地从喜悦中清醒过来。

    “你知道我多大了吗?我28岁了。”

    “我,我也不小了!”

    “你今年19岁,比我小9岁。”

    “9岁又没差很多?你看那个女明星,叫贾静雯的,她老公不也是比他小九岁。”

    “如果在古代。你可能跟我儿子差不多大。”

    “我读书少你别骗我,古代哪有9岁就生小孩的。你,你就是不喜欢我。我知道我穷,我笨,我配不上你……”说着说着,陈磊垂下了脑袋。

    李毓清见不得男人摆出一副哭丧脸。

    “对,没错。我是不喜欢你。我为什么要喜欢一个比我小9岁的穷鬼。等你和我结婚了,有钱了,再出去找年轻的女人吗?你喜欢我,凭什么我就得喜欢你?”

    陈磊低头不说话。半响,却看到有眼泪,掉在了桌子上。

    李毓清又好气又好笑。感觉自己在欺负小孩子。她从兜里拿出纸巾递给陈磊:“擦擦眼泪。”

    “不。”陈磊吸着鼻子不肯接。

    “擦一擦,别哭了。”

    “不,我就不。我就要哭。”陈磊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自己这么幼稚,就跟吃不到糖的小孩一样闹别扭。

    “好好好,你哭,你哭吧。”

    陈磊心里更委屈了。你不喜欢我就算了,我哭你也不管我。我怎么喜欢你这样的坏女人。

    反正哭鼻子也被她看到了,陈磊干脆破罐子破摔,呜呜地哭出声来。

    李毓清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气得一个大男生哭成这样。顿时也有点慌。她缓和了声音劝道:“我们不合适。我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人。自私,计较。我不骗你,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见陈磊压低了哭声,认真在听。她又继续给他讲道理:“我混到今天,不容易。也不靠爱情吃饭。只有你这种小年轻,才会为爱哭哭啼啼。我这个年纪,看得是利弊。你想想,你一穷二白,年纪又小,我嫁给你的话,还要承担父母那边的压力,还有年老色衰你劈腿出轨的风险,可能还得被你吃软饭。你说我划不划得来嘛。”

    “是划不来。”陈磊抽噎着说。“可我有什么办法,我也不想喜欢你,我也知道自己是妄想。可我就是喜欢你啊。”

    李毓清看着小保安那张哭成花猫的脸,心里暗叹一口气。她伸手摸了摸小保安的头安慰道:“都会过去的。喜欢这个东西,都会过去的。”

    陈磊乖乖地垂着脑袋让她摸。他绝望地想,这是她对我最温柔的时候了。以后,我再不能喜欢她了。

    谁都没想到,凌华小区会发生纵火案。

    2栋6楼的住户,因酒驾撞死了人,却靠着关系只判了一年刑。还缓刑一年。死者家里只剩一个老爹爹。可怜他白发人送黑发人,而害死儿子的人却逍遥法外。咽不下这口气的他,在晚上从小区后门栏杆处爬进来,溜到2栋6楼,在楼道里撒满了汽油,决定跟仇家同归于尽。

    没过多久,2栋就冒了浓烟。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陈磊几乎要疯了。他癫狂般地往2栋楼跑去。因为他知道,李毓清就住在2栋5楼。而她肯定正在睡觉。

    陈磊跑到5楼的时候,6楼的火势已经蔓延到这里。他拼了命的敲门。没听到响动。拿着锤子便砸门。一下比一下急,一下比一下狠,他从来没这么有力气过。

    终于把门砸开了。他冲到里面。李毓清紧闭着眼,皱着眉头。他把她摇醒。

    看着外面的火光,李毓清就算天不怕地不怕,现今也心生惧意。她无措地看着陈磊。

    陈磊把带着的一条防火毯递给她。把毛巾浸湿,放在她手里。“捂住鼻子,往下跑。”

    “那……那你呢。”李毓清惊慌地问。

    陈磊把另一条防火毯裹在身上,大着胆子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我跟在你后头。”

    李毓清还要再说。陈磊拽住她就往外推。李毓清刚跑到楼梯口,只见门前竖着的边柜带着火光一下子倒在了门口。挡住了陈磊出来的路。

    “陈磊!”李毓清眼泪掉了下来。她大声叫道。

    “不要管我,你快跑,快呀!否则我做鬼都不放过你!”看她停着不动,陈磊急坏了,他哑着嗓子喊。“我有办法逃出来,你必须得活着,听见没!”

    最后关头,他挺高兴的,他终于在她面前不是小孩子了。他像个男人命令自己的女人一样,指挥着她。

    李毓清被他挥着的手往外赶。她一咬牙,以最快的速度跑了下去。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往下掉。他既然豁出性命来救我,我就不能浪费了这条命。

    待到安全处,李毓清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紧紧地盯住楼门口。她执拗地在那等着。她一定要等着那个傻子出来。

    她后悔死了,她后悔,为什么之前他哭得那么伤心,自己都不肯答应他和他在一起。

    他干嘛要救自己这个没心肝的冷情女人,她从来不曾对他好过。

    医院里,陈磊躺在病床上,吊着一条腿。

    那天,燃着的柜子挡住了门口,他逃不出去。但他也不想死。他才19岁,他连喜欢的女人的手都没牵过。他舍不得死。

    还好李毓清家里有个小阳台,没有装防护窗。陈磊心想,摔死总比烧死好。一咬牙,就从5楼往下跳。

    所幸是老天嫌他傻,不肯收。那三楼的人家做了个延伸的花架,给他挡了一档,才让他没有直直地掉到楼下,摔个粉身碎骨。

    但到底还是摔伤了。腿给摔断了,手也骨折了。

    好歹小命是保住了。陈磊被包得像个木乃伊一样,仍然美滋滋的。因为旁边坐着李毓清,正全神贯注地给他削苹果皮。

    “你个傻子,值得吗?”

    李毓清看着他满足的笑脸,不由叹道。

    “我不管值不值,反正我当时怎么想,就怎么做。我跟着我的心走。”

    “我欠你一条命。”

    听到这话,陈磊有点急。这欠不欠的,说的这么明白,是要撇清关系吗。他一急,连苹果都不肯吃了。“你什么都不欠我,我自愿的。”

    李毓清哪还看不清他那点小九九。她翻了个白眼:“你听我把话说完。既然我欠你一条命。我就给你一条命。以后,我们就在一起吧。”

    “哼,你是因为我救你才同意和我在一起。你又不喜欢我。”陈磊扁着嘴不高兴。

    李毓清看不得他唧唧歪歪。“要不是喜欢你,你就是把命赔给我,我都不愿意。不过,说实话,如果没这事,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我不爱说那些假大空的话。但陈磊,你要明白了。咱们在一起,是第一个槛。接下来,还有很多个槛。”

    陈磊懂她的意思,赶忙说:“嗯,我也要想办法赚钱养媳妇的。我不当吃软饭的,我不出轨,我会让你父母同意的。”然后一脸我乖不乖的样子,求表扬。

    姜伍好笑地看着她,低头亲了亲她的脸。“嗯,一起努力。”

    毕竟现实,不是谈谈恋爱就算。以前她没有耐心,去等一个人长大。但现在,她愿意为了他,赌上一生,冒一次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