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8章 孤身一人

    更新时间:2017-10-10 21:52:05本章字数:3030字

    珍宝的男朋友从美院毕业以后就租了一间小平房,那里面摆放着他的画板、颜料,与他无人问津的画作。

    这地方远离喧嚣,因为便宜。这意味着,珍宝每天上班都是一场长途跋涉。

    但是她愿意。

    每次回家的时候,星星挂在天边,她推开小平房的门,颜料的味道扑面而来,她在味道中寻找张清。张清坐在画板前,眉头紧蹙。他有一点拧巴,也可以说成固执,那些俗人不能理解的画,珍宝为她点赞。所以在他眼中,珍宝是降临人间的仙女。

    这仙女坐在他身边,为他倒颜料,看他创作。画画没有感觉的时候,他就画她。两年时间里,他画了九十九张珍宝。在外人看来,这画没什么两样,像是复制品。只有珍宝和他知道,它们诞生于九十九个不同的时间段。

    张清基本不离开他的小平房,当然,他的小平房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画室。在画室里,他们的娱乐活动就是教珍宝画画。在张清睡着的时候,珍宝会画各种形态的他。

    带着一点俏皮与一点童趣,她把他画成猪,画成蜗牛,画成长颈鹿……唯独画不了真正的张清。没办法,基本功差,但好在她有一双想象的翅膀,所以作品倒也不缺灵气。

    无论小日子如何苦中作乐,也难以改变他的事业现状。坚持了这么久,唯一的收获就是一屋子的画。如果继续无人问津,这会是他们日后生活的负累。所以张清说:“我再拼一次,如果还没有改观,我就去打一份能喂饱自己的工。”

    珍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能做的,就是把他抱得紧紧的。她用自己有限的臂力告诉他,自己一直都在。

    他的运气来了

    张清所说的机会,是一位旅美知名画家为扶持新人举办的作品展,会有专家评出金、银、铜奖。如果有伯乐,以后能少奋斗很多年。

    寄作品的那天晚上,张清喝了很多瓶啤酒。借着醉意,他把自己的画装进泡沫盒子里,仔细地封好。他谢绝了珍宝的帮忙,因为关于梦想的交代,他想亲力亲为。珍宝理解他,支持他,也心疼他。

    作品寄出去了,张清就在小平房里等。

    他收到了入围通知书。

    他的作品进入了三十二强。

    他的作品有人推荐了,因为有成名很久的专家觉得它意向独特,越看越有深意。

    他的作品进入了前十名,这让张清觉得,自己第一次离梦想那么近。以前他只想好好画画,等熬了这么多日子之后,才知道酒香也怕巷子深。

    他在自己的小平房里亲吻珍宝,他说:“所有的奖金都是你的。”他还说,“获奖证书上,我想写上你的名字!”

    他没有吹牛,前十名至少有一个佳作奖。偏偏,他的运气好得很,他接到的通知上说,他得了银奖。

    长这么大,这是他最辉煌的一刻。他去参加了作品展,并领了奖。

    回来以后,他和珍宝说了分手。

    珍宝不想,但感情不是一个人的事。那就……分手吧。

    张郎才尽了

    分手的那天,他们瓜分财产。

    珍宝说:“这些画都是我的。”

    张清说:“留一幅行不行?”

    珍宝摇头:“你还要谈恋爱的。”想到这里,她好绝望啊。

    张清也没有再多说。有画笔在手,他自信还能画出来。那天晚上,月朗星稀,张清推开窗,开始回想她的样子。脑子里总是回想着她离开时那重重的叹息声,那声音似乎有魔力,能抽取他的灵感与灵魂。他的手抬不起来,他怎么也画不出第一笔。

    张郎,才尽了。

    等珍宝把所有的画装进小卡车的时候,她开始犯愁。她不知道自己值不值得,为了一份被抛弃的感情这么冲动地做出这样的决定。油画哎,放哪里?

    在广州这样的地方,珍宝租了两室一厅。

    有一间屋子始终锁着,里面住着她死去的爱情。卧室里装着她空洞的灵魂。

    张清的人生自此开了挂,有画廊签了他,给他委派了经纪人。他画不出新作没问题,过去那些无人问津的画一样可以包装包装。就连那些没完成的作品,都有人给它灌注另类的深意。

    他的生活大变样,但他还住着那间小平房。他和珍宝不一样,珍宝处处捉襟见肘,要省吃俭用才能勉强维持生活,维持那两室一厅的租金。他却可以轻轻松松把那一排平房都给租下来。

    珍宝努力工作只为了一次涨薪,他把所有的钱放在一张卡里不用,只为了体会以前那赤贫的状态。

    他以前睡不着,因为未来动荡。现在他在小平房里还是睡不着,因为他想要的依旧在天边,像星星不可触摸。

    人生啊。

    总有人守着坚持

    珍宝守着分手的秘密,因为她的闺密都劝她复合。

    珍宝知道,不可能了。

    人呀,总会遇到许许多多意外。她最大的意外是,那天画了一张叫《男朋友》的画,画上是一只长颈鹿,长颈鹿下面写着张清的名字。

    评委们的获奖词里说——这是第三种感情的意识苏醒,是想要获得社会认同的无声呐喊,反对世俗又不媚俗,有无尽的想象空间。

    回来后的张清说:“我从来没有想过,一直以来的梦想会被这样的方式揉碎。”

    他三岁学画,二十四岁毕业,今年二十六岁。二十三年的坚持,却敌不过一个学画不到两年的新手。这个世界,真会玩人。

    他完全没有想过,是他自己寄错了画。

    命运高高在上,审视着他们。他与她,都不知道哪里犯了错。珍宝了解他,知道他的逆鳞所在。她觉得无辜,但那又能怎样?

    再见吧,再见吧。

    总有人守着坚持。

    比如珍宝。那九十九张画已经到了令人咋舌的价格,随便处理几张都可以让她过得很好。因为那些画代表了张清的最高水准,每一张都饱富深情。那感情融在颜料里,取不下来了。可她一凑近,还是会忍不住掉眼泪。

    珍宝说:“我养你啊。”

    张清摇头,他用忧郁的眼神看着她,他的双手有力,抱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他说:“还是我养你吧。”

    如果没有那一次的阴差阳错……不想了吧,她把所有的好运气都给了他,有什么不好呢?在一起的时候,不就是想着他能梦想成真吗?虽然还有些不圆满,至少,他能活得更好。

    她呀,也要恋爱了。

    现任和前任

    珍宝拒绝了好久,还是被那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家伙感动了。

    她跟他坦诚了过去,这可真是恋爱的大忌。可她的好运气还没有被花光,他呀,并不介意。他感谢那个画家的有眼无珠,才将这么好的一个姑娘推到自己身旁。

    他开窍得晚,但想得极多。所以他懂得很多道理,也愿意花心思来疼一个好姑娘。他改造了一个废弃的仓库,专门存放她过去的爱情。

    在那里,九十九张画重新装裱,挂在墙上。他牵着珍宝的手,一一路过它们,然后在上面找不同。

    他挑出其中几幅,告诉珍宝,那些时候,她是有心事的。

    珍宝歪着头,看着上面的日期,在回忆的箱子里翻了翻,虽然有些事她记不真切了,但好像真是那么回事。她暗自佩服张清对情绪的捕捉能力,又忍不住为现在的男友点赞。她有多怀念过去的幸福时光,就有多想珍惜现在这份感情。

    他们都是爱她的人,在不同的时间段。

    男友带着珍宝去看张清的画展。好遗憾啊,一幅新作也没有。

    一路上,男友死死地抓着珍宝的手,呵,这个大度的小气鬼,似乎在宣示主权。珍宝并不觉得尴尬,毕竟她问心无愧。倒是张清,显得有点局促,不自在。珍宝心软了,想松开手,可是有个人啊,片刻都不肯离开她。

    “给我们画幅画吧。”男友的脸皮很厚,主动上前去索画。

    张清沉默了一下,还是同意了。大不了,什么都不画,送她一张油布。这么一想,他就坦然了,还很给面子地说:“你们结婚那天我会很忙的,去不了了,就把这幅画当礼物吧。”

    在画室里,他支上画架。他一点也不自信,还很怕。因为在珍宝离开的那些天里,他失去了画画的能力。

    可是现在,他下笔如有神,就像几年前那样,恣意挥洒。每一个动作,都增添她的神韵。已经有许久没有这么酣畅淋漓地画过了,他知道,未来也不会再有这样的日子了。

    那些年里,她鼓励他,似赠他以铠甲,冥冥中赐他名利,如同赠他翅膀。而他,却将它们磨成刺,扎在脚底。

    他永远也走不远了。

    这好像是上天给这个好姑娘的一点善待。尽管,珍宝并不想这样。

    暧昧是爱情最美的状态,让我们保留在爱情最美的时候······

    凌月写下这段话,决定要走出这段感情,不要再深陷下去。

    哪怕黎陌以后孤身一人,她也不会再去介入他的生活。

    放自己也放他一条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