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1章 如果的事

    更新时间:2017-10-13 21:51:43本章字数:3680字

    “一班陈江川要上楼了,阿月,喂,张月!”在教室门外打扫卫生的同桌林婉晴把脑袋探进窗户里,低声叫她的名字。

    前一秒还跟前座吴靖宇东拉西扯的张月从座位上一跃而起,用手扒拉了一下头发,慌忙跑出班级,在他回教室的必经之路上站好。

    林婉晴站得远远的,对她竖起大拇指:“速度哦。”

    张月挑眉,用口型说了三个字:“必须的。”

    下一秒,陈江川同一群男生从走廊的另一头走过来。

    “陈江川同学,下午好呀!”张月故作老练地对着少年挥挥手。

    陈江川没有反应,持续面瘫,他周围的同学却早已哄笑一片。

    “又是那个女生啊,江川。”

    “是啊,真是够执着的。”

    “懂什么啊,这年头追男神就得这种阴魂不散的精神!”

    ……

    这话要是别的女生听到,怕是早就要羞得钻到地底下了吧。可张月只当没听见,目光全程锁定少年清隽的脸,一颗心随着他脚步的临近“扑通扑通”加速跳动。他经过她面前留下的侧影,更是令她有种脚下虚浮的兴奋感。

    她的心上人可真好看。

    小虎牙,白衬衫,笑眼弯弯。

    上课铃响了,那个清冷的背影也消失在一班门口,对她的热情视而不见。张月一路小跑进教室,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用手当扇子扇风给自己降温,心满意足地舒了口气。

    林婉晴凑过来:“记得请我吃冰激凌。”

    张月小手一挥:“没问题。”

    前座的男生吴靖宇却转头皱着眉毛:“那个陈江川到底有什么好?无非就是一张脸。”

    张月还没开口,林婉晴先撇嘴:“你脑子坏啦?说本校年级第一名只有一张脸?”

    “你懂什么啊?!”数学老师进了门,张月白了吴靖宇一眼,再开口时声音压得低低的,眼角眉梢都挂着甜,“姐姐我就喜欢那张脸。”

    晚上放学,林婉晴被老师叫了去,张月一个人先去喂猫,学校操场后街的台阶上,流浪猫们早已经等不及了。

    她拿出食盒,给猫咪们上供。在它们进食的时候,一个人坐在台阶上,一本正经地对猫咪道:“猫咪啊猫咪,你们的养父叫——陈、江、川。嘿嘿——”

    这话张月觍着脸说完了,又觉得不好意思,嘤咛一声后把脸埋在自己的双膝之间。

    “麻烦让一下。”有个好听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张月继续埋脸没有动。

    “同学,你挡着路了。”

    咦?张月仓皇地抬头,正对上那双眼。

    陈江川?!张月的心忽地陷落一下,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喂,你听不懂人话是吗?”这次说话的是他身后的男生,他从陈江川的身后探出头来,拧着眉毛不耐烦地说,“怎么又是你!”

    “说什么呢?你说的那叫人话吗?!”林婉晴不知什么时候来了,手叉腰站在那个男生的身后骂。

    张月继续选择性失聪,只对着那个白衬衫的少年挥手:“嗨!陈江川同学,放学……好啊?”

    事发突然,她没有平时显得沉稳老练。

    “嗨什么嗨,你倒是让一下啊!”陈江川背后的男生越发不客气,“你站这里我们这些要搬自行车的怎么过啊?!”

    张月这才发现陈江川也扛着自行车,她缩了缩脑袋,大窘,侧身靠边。

    “什么人啊!”林婉晴站在张月的身后,看着那两个嚣张的背影气得直跺脚。

    张月刚打算开口,嘴角又冻住,因为重新骑上自行车的陈江川堪堪回头,往她这边看了一眼……

    心上人跟自己说的第一句是:“麻烦让一下。”

    这真不是什么好兆头。张月郁闷了三秒钟,很快就把这件事给忘在了脑后。她依然每天等在班级门口,早中晚三餐问候陈江川,即使石头人也该被感化了吧。但陈江川的心大概是钻石做的,依然不为所动。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本校对他有好感的女孩不止张月一个人。

    “所以你觉得,他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呢?”张月问林婉晴。

    你说多奇怪,张月每次从口中念出那个“他”字的时候,心里都有婉转的甜。

    “什么样的?”林婉晴想了很久,“特别的吧?!”

    “哦,”张月如释重负地笑,“那还好。”

    林婉晴觉得奇怪:“什么还好?”

    张月拍拍胸脯说:“我这人最大的好处就是‘特别’好吗?!”

    林婉晴不客气地问:“成绩特别差的特别吗?”

    张月挥拳打在她肩膀上的那一秒,陈江川正好从她们俩面前经过。张月愕然,林婉晴“扑哧”一声笑出来,望着那个英挺的背影说:“还是特别暴力的‘特别’?哈哈哈——”

    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后来在元旦的文艺汇演上又遇见他。这当然不是巧合,张月是为了陈江川才报的节目,只因为他是主持人。林婉晴跟她都是舞蹈队的,两人临时抱佛脚,胡乱排了一曲《梁祝》代表班级参加晚会。

    在后台等待的时候,她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陈江川的背影,只是人不好意思钻出来让他看见,因为舞台的妆容太浓了,近距离看很可怕。但临上场的时候,她却被林婉晴一个助力推到了陈江川身边。林婉晴一边推她还一边说:“来都来了,你好歹给我弄出点动静啊!”

    这下子动静有点大,眼看着就要撞到他的背部。陈江川的身后却像是长了眼睛,转身及时伸出手,握住她的手腕。

    张月稳住身形,看着他覆在自己手腕上的手,耳边却是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对不起啊,陈……”

    她抬起头,看到他眉头上拧起的一个大结,眼神看上去非常烦。

    张月下意识地抽回手,对着他笑了一下:“谢啦!”往前走了两步又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对他道,“主持得不错啊,陈江川。”

    主持的搭档看着陈江川的侧脸,陈江川却只看着那个飘然上台的背影。

    “艺术班张月,艺术班张月……”

    她是他从别人口中常常能听到的女孩。也许是因为练舞蹈的关系,那个身影真是纤细、柔软,在舞台明亮的灯光下,肤色很白很白。

    因为高,舞蹈《梁祝》中她的角色是梁山伯,虽然距离太远看不到眉眼,但举手投足都是生动的。水袖摇摆起来的时候,仿佛能在他的心里掀起海潮。

    晚会的最后一项是颁奖,她们的舞蹈节目得了二等奖,主任在台上把证书跟奖杯颁给她和另一个女生,她的目光却越过主任的肩头投射到他这里。

    陈江川扯起嘴角。

    “有什么好笑的啊?说出来听听呗。”跟他搭档的女生柔声问他。

    陈江川摇头,垂眸将手里的演讲稿收起来。

    “晚上一起回家好吗?”搭档不死心地向他发出邀请。

    “不了。”他想都不想地拒绝。

    “为什么,你有约了吗?”

    张月下台了,陈江川也收回目光看向搭档:“对啊。”

    “女朋友?”

    “嗯,”他笑了一下说,“快了。”

    “张月,你的脸最近看上去都好丧。”吴靖宇回头递给她作业本。

    “那是,”林婉晴笑,“现在是校丧时间。”

    吴靖宇讶然:“校丧?”

    “对啊,校草恋爱了,对象不知是谁。大半个学校的少女都在心碎,所以是‘校丧’时间。是不是啊,阿月?”林婉晴用手肘捅了张月一下。

    张月不说话,手托着腮看向窗外。陈江川仍然每天都从这里经过,不过她再不会出去跟他打招呼了。

    他有心仪的女生了,名字、身份、背景神秘莫测。

    校园里的消息传得特别快,但谁都不知道哪一个是陈江川喜欢的女孩。

    “喂,江川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传球都不看的。”队友不满地抱怨。

    他居然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后问:“很萌的。”

    陈江川站在场边喝水,眼睛却看着艺术班的方向。开学很久了,再没听到她的问候。

    他想到这里,好看的浓眉拧起来。

    “情场得意,球场失意嘛。正常。”另一个队友说。

    大家都看着陈江川:“什么时候把女朋友带来让哥几个看看啊!哪个学校的?”

    “本校。”他低声答。

    “哈?不是吧?谁啊?从来没见你跟哪个女生多说过两句话啊?!”队友愕然。

    说话间,二楼有个熟悉的身影凭栏眺望过来,他用余光都认得她,是张月。

    她的目光如夏日里的一抹清凉,开学以来陈江川一直紧蹙的眉头忽地舒展,把球扔给队友:“再来!”

    放学后,陈江川刻意经过她喂流浪猫的台阶,今天只有张月一个人,那个总跟着她的女孩不在。

    陈江川走过去的时候她正垂头给小猫顺着毛发,嘴里嘀嘀咕咕不知在说些什么。

    上学期他还是它们的“养父”呢,现在……她在他面前都不露面了。

    “陈……江川?”张月顺着那双白色的板鞋望上去,终于发现了来人。

    他还是老样子,校服裤,白衬衫,不说话时眼角眉梢都是淡漠,但只要微微挑起嘴角,周遭的一切都能霎时间温暖鲜活起来。

    陈江川没说话,只看着她放在猫背上的手,手指纤长如玉。春天的风很暖,把她鬓角的发也扬起来,如小羽毛在他的心上刷了一下。

    “你也……喜欢猫吗?”张月觉得,他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只有这一个解释。

    其实并不是,他更喜欢她。

    但他只是“嗯”了一声,不置可否。

    应该找一点什么话说的,但又不知道应该是哪一句。张月憋了好久才开口:“那个……晚上好啊。”

    他依然蹙着眉,好像并没有因为她的问候而感到愉悦。

    “你……在等女朋友?”张月试着猜测,她突然觉得这是一个契机,搞清楚情敌是谁也好啊,死也要死得明白一点。

    陈江川的目光终于往上,定格在她的脸上。少顷,突然笑了一下:“也许。”

    张月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脱离了肉身独个儿去坐了个跳楼机,那感觉真是酸爽。不过都已经这样了,她也不怕接着问:“你女朋友……”

    陈江川的眼神仿佛在鼓励她:“嗯?”

    “是我们学校的?”

    “对。”他的回答毫不犹疑。

    “啊!”张月顿了好久才发声。

    除了“啊”一声外,她是真的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

    小猫发现她没有摸自己的兴致,转身走了,角落里瞬间安静下来。张月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眼睛没有再看他:“那你继续等,我先走了。”

    她说着,转身就打算离开。

    “喂。”陈江川在她身后发出声音。

    “是谁你就不用告诉我了吧!”张月回头看他,改主意了,她并不想知道他的心上人是谁,彼时她的眼角都红了,“你别说没看出来我喜欢你。”

    “你的书包。”他俯身捡起来递到她的面前,等她伸手过来接又缩回去,“所以……你喜欢我,然后呢?”

    然后?

    凌月被他问得愣住了。